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烟花易冷 > 85 情归何处(四)

烟花易冷

《烟花易冷》 过雨晴/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9:09

来源:虐心小说

85 情归何处(四)

霍展谦将她手上的茶杯拿开,炙热的手掌包裹着她冰冷的一双手,温和的神色中含着几分责怪:

“要来怎么也不早点打电话让我派人去接,现在到处都这么乱,如果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这一次她没有再抽出手来,却不知道接下来该对他说什么样的话,目光中还泊着几分没有消散的迷惘,他看一眼也清楚了,在她身旁坐下来,却只说些平常话题,身体怎么样,丫丫乖不乖,习妈的老毛病犯了没有,她一一答应着,越往后说却越是词不达意,终于渐渐沉默下去,低了头犹豫着,最后轻声问出一句话来:

“展谦,我听说诬陷我的那件事……不是霍展鲲做的。”

他眼中的心痛无奈这一刻几乎都要隐藏不住,他们之间隔着的不光是六年的时光,还有一个霍展鲲,无论怎样回避都无法越过,他眼色愈加落寞黯淡,短暂的沉默之后才轻轻点头:

“是的,陷害你的人不是他,是麦佳慧。霍展鲲通知我去救你,我们能够平安离开边界四省,也是因为他派人一路秘密护送。”

他冒着危险去边界四省看丫丫,霍展鲲全城戒严要拿住他,他动身之前便得到密报知道日本人有意与霍展鲲合作,对这个弟弟他再了解不过,就算他再想将自己置之于死地,以他的骄傲脾气也定然不会选择做日本人的傀儡这一条路,便如自己再怎样痛恨他夺走雪落,也不会利用这一场对日之战来算计他一样,因为他们两人都深知那个道理——皮之不存,毛将附焉?比起国土家园的沦丧,他们的恩怨情仇也不足一提了!他笃定这一点,索性以退为进,只身一人上门求见,一切果真如他所料,霍展鲲的确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却在枪口对准他胸膛的那一刻一枪射偏——这种国难当头的时刻,牵一发而动全身,他如果大仇得报定然会换来北方诸省一片内乱,届时日本人入主中原岂不如履平地?

霍展鲲终于放下了枪,就是在那个时候,他们这一对冤家死敌头一次抛开恩怨携手合作,定下诱敌深入共同抗日的盟约,也是在那个时候,霍展鲲居然主动提出要他先带雪落母子离开,说这句话时他便如在说怎样排兵打仗一般面无表情,可是于他却是止不住的吃惊——只要是被霍展鲲握到手中的东西,若他没了兴趣便是毁了也不会轻易放手,更不要提他费尽心思攥到身边的雪落,他要报复自己,况且他也有他的尊严骄傲,无论怎样也不该这样放雪落离开,那一刻他望着霍展鲲漠然至极绝不外露的表情,突然害怕地预感到,他和雪落遗失的这六年,也许、也许再也追不回来了。

而和雪落回到晴天别院后,她的性子越来越淡,那种感觉便越来越强烈,他总是将丫丫攥得牢牢的,怕这失而复得的明珠会再一次离开自己,也直觉地以为着,只要丫丫还在身边,她,必然也会在吧。

可是她听到边界四省岌岌可危的消息,还是来了。

他似乎泊满的雾气的眼睛在她的复杂脸色上扫过,缓缓开口:

“雪落,我知道你为什么来,我都知道,这一次确实是我不对,明明和他约定了共同歼敌却做不到……”

他熬夜多日面容憔悴,眼中已经布满了血丝,她定定望着只觉心中更是难受,一时之间更分不清楚闷在胸膛里的那股酸楚究竟是为谁,只慌乱说道:

“我知道你有苦衷……我只是……只是很担心……我……我只想见见他……”

吞吐中那句话终于说了出来,她这才蓦然明白为什么李牧问她有什么话需要转述时她会摇头,她不想要人转述,她想见霍展鲲,从来没有这么急迫地想见一见他,曾经她恨极了那个男人,厌恶他,防备他,敷衍他,冷漠而残酷地回应着他所有的关心和爱护,可是却在知道他命悬一线生死难料时还是止不住地担心,还是止不住想起这长长的几年里总让她逃避的那些温柔细节,她理不清楚心中纠成乱麻的爱恨,只知道很多话她一定要亲口问他,亲耳听他回答,这念头仿佛是钻进每一条细小血管中急急爬动的小虫子,只让她心浮气躁,坐立难安!

霍展谦握着她的手不说话,眼睛似乎定在了她身上,很久,才低沉地笑,笑声仿佛旷野中荒凉的风:

“雪落,我多希望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错过,多希望你还殷切盼望我救你的时候就让我找到你,多希望你受了委屈的时候在你身边保护你的那个人是我……”

多希望早一点,再早一点,早到你不由自主记住他的好以前……

她心中翻涌的是难以言说的酸楚和疼痛,只有掐住了指尖才能抑制住眼眶中的湿气氤氲:

“展谦,我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我很脏,名声很坏,早就配不上你了,我一直很怕……怕丫丫长大了也会讨厌有我这样一个母亲,你应该有更好的女子陪着你……”

“我分不清楚,我现在什么都分不清楚,只知道很想见他,一定要见到他……”

他仿佛又见到了当年那个纯真的小丫头,心中有什么迷茫困惑都会对着她的展谦说出来,即使这样的话会让他坠入沉沉无底的黑暗,陷入茫茫无边的害怕,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将心中复杂难言的情绪全部完美地掩饰过去,俯身拥她入怀,轻拍她的背安抚着她的慌乱,喃喃在她耳边低语:

“雪落,别再说这样的傻话了,我依你,都依你,你想见他我便送你去,我尽我所能,一定让你平安见到他,你要做怎样的选择我都不逼你,好不好……”

也如当年那般,她怎样任性胡闹他都毫无怨言地依顺着,纵容着,永远默默守在她身后,默默等她回头。

她伏在他肩头,终于再也隐忍不住,眼中的泪刷地滚落下来。

第二日她便与李牧等人一道登上了去边界四省的列车,火车驰过的很多地方都经过了战火的洗礼,景物破败万事萧条,在那沉沉的天色下愈加教人心生荒凉,她知道边四省战火不断,这一去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却不想在登上火车的当天下午便惊闻另一个消息——霍展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控制了警备司令部,将那几个监督他不许发兵的总统府特派委员全部扔进了监狱,另一边紧急调拨军需物资,不顾大总统府的禁令,再次对日开战。

李牧叹道:

“和大总统府完全决裂,霍督军走这一步,实在是拿自己身家前程做赌注啊!”

他们那时正在餐车上吃饭,本来她就吃得极少,听到那样的话更是什么也咽不下去了。车窗外呼啸的朔风似乎透过车窗渗了进来,她浑身一阵一阵地发冷,心口却烫得火似的,窗外的冬日景色一晃而过,满目萧瑟里她似乎看到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澹澹如水的微笑,他说:

“雪落,我依你,都依你,你想见他我便送你去,我尽我所能,一定让你平安见到他,你要做怎样的选择我都不逼你,好不好……”

恍惚间也想起他曾经说过的另一句话:

“大不了,打败日本人之后我不做这个督军就是,那个时候就再也没人会来质疑我的忠诚,质疑我的选择,甚至……质疑我的妻子了。”

那样充分的准备,迅速的动作,或许他早在做这样的打算了,但如果不是她执意要走,也许,他会拿出更加缜密的计划,不至于和总统府闹到这一步吧!

她唇中呵出的热气在玻璃窗上浮了白茫茫的一团,她伸出手指轻轻在那雾气中划着,反反复复笔画纵横,划来划去却都是一团乱麻,一团乱麻。

从骏都到边界四省的火车有两日路程,却因中途路段的铁路在战火中被炸毁,当天晚上一行人又辗转坐上了汽车,因要绕路远远避开两军交锋的前线,如此一来又耽搁了三四天,沿途处处都听得到前线战事的议论,两军再次联手,战事异常激烈,日本人派进来的二十万大军死伤大半,已是强弩之末,然而边界四省独立支持近一月同样元气大伤,最后一股日军杀红了眼,边四省最后一道防线岌岌可危,霍展鲲同样被惹出了暴脾气,当着所有部众鸣枪为誓,誓言便是战死沙场也绝不让一个日本人从边界四省的地盘上逃脱,必让所有牺牲将士的鲜血都不会白流!他亲自集合了剩余的寥寥几千人守住最后的关口黎源,与狗急跳墙的两万多日军展开了最后一场血拼厮杀!

那是开战以来最惨烈的一次战役,弹尽粮绝之下边界四省的将士几乎都是以一敌几的肉搏,霍展谦的部队赶到时黎源城已是尸堆如山血流成河,阴云翻涌,刀割般的朔风中凝定的是一幅幅惨不忍睹的悲壮画面,边四省的北易军队几乎全军覆没,却终于实现了霍展鲲的那个誓言——不让一个日本人从边界四省的地盘上逃脱,必让所有牺牲将士的鲜血不会白流!

消息传开,四下惊动,李牧一行人已到边界四省,却还有半日车程才能赶到黎源,大战方歇处处骚乱,一路有霍展谦的人护送倒也通行无阻,只是车上的人个个如坐针毡,那表面撑住了镇定的女子更是早将一双手的手背掐得青紫,无数次泪水逼到眼眶,却又让她生生忍了回去,她不能哭,她坚信他一定没事的,那样强悍厉害的人,从来都是他对别人凶,有谁可以欺负到他头上?便是全军覆没他也一定可以撑到最后的,况且,况且他们还有那么多事都没有说清楚,她回来了,他们已经隔得这样近这样近,只有半日的车程,他一定会等着她,一定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