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东宫 > 第132章

东宫

《东宫》 匪我思存/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28

来源:虐心小说

第132章

看来我真的是一个幸运的人啊!而让我更加没有预料到的是,还有更大的惊喜正在等候着我的归来。

小心翼翼的抱着已经陷入沉睡的女儿,我踏着轻盈的步子,与唐风谈笑着走进家门,穿过绿荫环绕的隔院,大厅的门外,俨然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笑意盈盈的望着越来越近的我,一双杏眼却早已经满溢泪珠,如同水晶一般,折射出五彩的光芒,让我不由得怔住,脚步也停了下来。

飞儿,是飞儿。

涵儿传出信息说他已经好多了,可我却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快就恢复了过来。他的眼神,他的表情,他站立的姿势,他紧捏住手帕搁在胸前的手,一切的一切,都是那般的熟悉又陌生。

这样的场景从我知晓他疯魔了过后曾经无数次的出现在我的梦中,而此刻,就在我的眼前。这个为了我吃尽了苦头的男人,依然如同曾经那般,双目满溢着深情,丝毫没有任何的责怪。

何其有幸,我能够拥有这样的感情。在接到那封让我痛不欲生的红色炸弹之后,我的心几乎被撕成了碎片,也是从那一刻开始,我不再相信爱情。

来到这个世界,我却突然收获了几份如此的深情,难道这就是老天给我的补偿么?

怀中的孩子被她的父亲小心的接了过去,只在我耳旁留下一句:“去吧!”便盈盈的朝立在台阶上的飞儿一拂,便带着随侍的人朝后院去了,将空间完全留给了我们。

“飞儿……”呆呆的看了他许久过后,确信他已经完全恢复,才抬起步子迅速闪身到他的面前,双臂一伸,便将他搂入怀中,双手紧紧缠绕,生怕稍稍一个松懈,他就会消失,然后再也找不见。

“妻主……”他颤抖着,哽咽着低低的唤了我一句,垂着的手慢慢抬起,终于也紧紧的揽住了我的腰,整个人深深的埋在我的怀中,两个人之间便再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这一刻,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我们,什么虫鸣蛙叫,什么人喧狗吠,都通通被隔绝在我们共有的世界之外。

从睚婶口中听到他因为知晓了流掉孩子而丧失理智,陷入疯魔之后,我的心中便压下了一块大石头,让许多个独眠的夜晚都辗转反侧,不得解脱。而在邵府看到他呆楞的搂着一个枕头自言自语,惊恐的抢夺被我拿开的枕头而后茫然的哭泣时,也是让我心如刀绞,悔恨不已。这段时间,他封闭治疗传出那凄厉的惨叫和痛哭,更是让我恨透了自己的无能和优柔寡断。

而今天,在我痛痛快快的羞辱了路儿的仇人又狠狠的刺了那个已然忘记当初说过的话的乾帝过后,他竟然完全好了起来,再一次以他那糯糯的音调柔柔的唤我“妻主”,他娇软的身子也再一次投进了我的怀中,让我怎么能够不激动,不开心。

的确,老天待我不薄。

而后好一阵安慰,才止住了他泛滥的泪水,搂着他回到房间,听他断断续续的诉说着。我原以为他好起来之后或许会忘记一些东西,又或者会因为当初的事情而回避着我。却每曾想到原来我在他的心中是那般的重要,我说过的每一句话他都牢牢的记在心中,失贞的不洁也因为我将当初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自己的身上而让他不再如初始那般计较,竟然依旧保持着他原本纯洁调皮的性子。

只是他眼神中偶尔透露出来的迷茫,还是让我知晓了他心中留下的伤痕,或许只有时间才能够完全的将那一切抹去,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如同往昔一样那般的对待他。

没有特别的疼宠,一如往昔。

我依然是他全心依靠,让他仰视的强势妻主,而他,依然是那个穿着大红色的嫁衣款款而来的京城第一美男子。

然而,总还是有一些东西被改变了,这一晚,我享尽极致温柔。大概他对于那一夜的折磨还是存着一些忐忑和心病,他似乎想要在我的身上汲取力量,将那一切给忘记。

今夜的他显得那般的狂野和贪婪,一遍一遍的索取,喃喃的在我的耳旁诉说着他的委屈和思念,哭泣着祈求我再给他一个孩子,说这一次一定会用性命保护好她,一直到最后他终于精疲力尽的沉沉睡去,而我,就撑着自己的头,贪婪的看着他,一直不愿意入睡。

是啊,就算一切都可以回到从前,那个孩子也是隔在这中间一道永远都不可能逾越的障碍。

她没有出生,我难过一段时间过后,也渐渐的能够接受了。只是他,受着“三从四德”和“七出之条”熏陶十几年,无女这一条又向来是压在天下男子心中最沉重的大石。他的父亲,邵府的管家的主夫,也因为这个原因不得不给自己的妻主纳侍娶妾。虽然深受邵太师宠爱,可他到底还是一个男子,在邵家有很多东西都不是他可以接触的,甚至祭祖,他这个嫡子都没有办法踏进那巍峨的祠堂。

男人一辈子唯一能进祠堂的机会就是嫁为正夫,而所嫁之人还必须为其家族的嫡女或者是有特别贡献被特许入祠堂的女人,再不然就是生一个能够光宗耀祖的女儿,那么百年之后还能有机会让自己的牌位在祠堂里占有一席之地。

我的飞儿,他敢男扮女装出府游玩,却从一开始就尊崇祖母的教诲,一心一意的学着如何做我的正夫,从未有任何违背的心思。一开始我甚至觉着如果娶他的不是我而是原本的玫珞,他也依旧会如此对待她,让我有一种无力感,只有到这个时候我才明白,原来他的心中还是有我的,而且看得那般的重要,怎么叫我不去心疼!

孩子一定会有的。这里没有计划生育,男子怀孕的几率极低,生育的时候又是极其危险,因而就算有计划生育,大概也是计划着生越多越好吧!我又是个喜欢孩子的,便多生一些又何妨。

反正有涵儿在,他们几个生产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侧身躺好,将他揽入怀中,他咕哝了一句什么,稍稍动了动,长腿一下搭在了我的腿上,搂着我的手臂蹭了蹭,寻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含着淡淡的微笑,又睡着了,呼吸平稳而悠长。

伸手轻抚他平坦的小腹,我也笑着闭上眼睛,或许这里已经有一个宝贝了。

第二日的饭桌上,总算是全家都到齐了。面色冷峻的娘亲嘴角隐藏着点点零星的笑容,眼睛几乎片刻也不曾离开过虽然已经年近四十却依然美丽的爹爹和他怀中那个调皮捣蛋的孩子。四个风格各异的男人在我身旁依次坐下,好在他们都知道我的品味,倒是没有往脸上擦脂抹粉,亦不像别的男人一般努力的把自己往柔弱扮。

“娘亲,爹爹,烦劳二位寻一个好日子,我想娶唐风,路儿和涵儿三人进门。”午膳过后,待下人将碗碟等收拾下去,送上茶水,几人坐定之后,我才将早已在心中放了许久的话说了出来。

一一看过在场人的面色,娘亲依旧冷峻没有丝毫表情的脸,眼中确实流露出淡淡的欣慰,爹爹更是一脸的喜悦,这个话题在私底下他已经跟我提过好几次,不过他的真实想法是要让飞云名正言顺的成为欧阳家的小姐。我呢,却因为飞儿的病情未曾好转,还记着当初答应过他,他永远是我唯一的正夫,那么我要纳侧妃也就要先得到他的同意,便一直推迟着。如今他好起来了,我的计划也实施了大半,天下的局势也已然安定,至少在十年之内,无人能够威胁到我的我家人的性命,那么我也是时候将他们娶进门了。

飞儿含笑看着我,没有丝毫的不情愿,甚至还悄悄伸出手去,握住了坐在他旁边在我话音刚落就怔忪了一下然后低垂下头去的路儿的手,无言的安慰着他。唐风则双目灼灼的盯着我,满含着热情,让我不由得心中一热。坐在我身边的涵儿最是懵懂,无辜的瞪着大眼睛,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线条坚硬的脸部柔软下来,侧着身子就依偎到我的肩膀上,低声说了一句:“我看过历书了,下月十六号是好日子,宜嫁娶。”顿时,让在场的人不由笑了起来。

只有在面对病人的时候,涵儿才显出成熟的一面,像是这一次给飞儿治病,连我,都被他给拒之门外,一点儿情面也不讲。而平日里,他就像个孩子,特别是凡俗的礼教规矩,他是一丁点儿也不懂的,我本就对这些个东西没有什么好感,自然不会去规束着他,泉州之后他又跟着平日里最是不拿礼教规矩当回事儿的唐风,回到京城过后又闭关为飞儿治病,自然是不清楚在人前,即使是夫郎也不能如他现在这般,与我搂搂抱抱的,何况他还未曾进门,这自己看好日子盼着出嫁的事情更是没有哪个男子敢为的。

不过,这才是他的真性情,单纯而执着。从确定了要嫁给我之后,便一心一意的跟随着我,我说的话他没有不听的,我让他办的事情也从来没有推脱或者办不好的。

与我而言,从最初死里逃生的感恩和依恋,到知晓他身世后的心疼和呵护,再到他一次次助我的依仗和爱恋,他已经成为我生命中必不可少的一个人。

路儿跟我最早,也可以说是我在这个世界里认识的第一个男人,当然这个男人里面不包括那些不属于我的男人。

唐风曾经是我心中一颗永远无法磨灭的朱砂痣,是我想而不该得的。

却是我,欠他们良多。

婚礼,是我目前的第一个补偿,一个完美的婚礼,一个正式的地位,皇家玉蝶上将记载着他们每一个人的名字,而我欧阳家的墓地和皇家祠堂中,必然有他们的席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