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谜雾散尽后 > 第61章 这个手表是谁的

谜雾散尽后

《谜雾散尽后》 公子无羡/著, 更新于: 2021-04-09 08:43:2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61章 这个手表是谁的

向阳和梁鸿夏压根就不敢对上阮沭的眼睛,谁曾想阮某人却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表情上下仔细的打量着他们。

要不是知道他是什么性子,怕是要觉得他打算调戏良家妇男了。

这年头还真是男孩子出门在外要保护好自己,不然一不小心就容易被人盯上了。

“嗬,能耐啊!前几天电视上那拳王争霸赛的决战都没你俩伤的惨烈啊。”

“队长。”

作为队里的技术骨干体能方面着实很差,也是阮沭一向头疼的那个主。

这要是普通的民警体能差点就差点,可他们是刑侦警察,体能要是差了别说跟犯罪分子打架了,就是跑都不一定跑的过人家。

一不小心就是要丢命的,所以这些年来阮沭也甚少让他跑危险现场,一般都是在局里做做技术活。

这下可好,出去走个访还搞成这样,亏得没遇到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不然连回来的命都不一定有。

“咋的,别一脸娇羞的看着老子。”

向阳:“……”谁一脸娇羞了。

正巧,这个时候分局送人的同事来了这才将他俩从阮沭的“虎口”中救了下来,不然指不定还要说些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言论。

“两位同志辛苦走一趟,进来喝口茶?”

阮沭上前和来人打着招呼,应笙笙则是在背后给他俩使了个眼色示意赶紧进去,两人得了眼神后立马就溜了,阮沭余光自然是瞥见了也懒得去搭理。

来送人的兄弟也很是客套,互相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就以分局里还乱着要回去处理为理由告辞了,被留下的王牧下了车后整个人都傻眼了。

他眼前阮沭前一秒脸上还是笑嘻嘻的,下一秒那两分局同事走后笑容瞬间消失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浑身都散发着铁面无私的气息,变化之大着实有些吓人。

“就不用我请了吧,自己走进去。”

在分局还嚣张跋扈的王牧如今在阮沭面前乖巧的像个小绵羊,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让他自己走进去他也就老老实实的往里走。

刚进市局大门就看见喻扬送苏淮山出来,看这架势两人也聊的差不多了,在路过王牧身边时苏淮山却突然停下了脚步,一脸狐疑的看着他。

突然起来的变故让在场众人心里都产生了不少的疑惑,目光也都不由的落在了王牧的身上,本就被送到市局感到忐忑不安的他如今被这么一看心里更是发毛。

“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手表吗?”

苏淮山的一番话让阮沭他们都觉得很是意外,这好端端的看人家手表做什么,而且王牧手上的手表也不是什么稀罕物件,不过却有些奇怪,表带就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带子任何一家手表店都有的款式,但表盘却不像是便宜货。

王牧也被这话问的莫名其妙,不过却有一个下意识往回收手的动作,似乎并不想让苏淮山看他的手表。

“躲什么?难不成这手表是你敲诈勒索来的?”

阮沭一把抓住了王牧的手臂,不让他在往后躲着。

“谁说我这是敲诈勒索来的,我这就是刚自己买的。”

“自己刚买的?表带和表盘完全不搭,你这是哪里能买到这样的手表?”

起初虽然注意到他的手表有些奇怪但也没多想,可如今苏淮山只见了他一面就要看他的手表,怕是有什么特别之处。

“我……我这是二手店掏的。”

王牧依旧坚称手表自己买来的,苏淮山对此却表示自己只是想看一眼,并不是想抢夺,王牧在众人的注视下只能将手表从手腕上摘下来递过去。

苏淮山在查看手表的时候没有过多的关注表盘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表带上,只见他的指尖在表带的里部摸索着。

却是没想到,在他似乎摸到什么之后情绪却突然激动起来,看着王牧的眼神也充满了怨愤。

“是你!”

苏淮山的情绪转变让旁边的几人都有些莫不着头脑,刚刚还挺客气的说话,怎么转眼就如同仇人一般,在说话间还紧紧的攥着他的领子,若不是阮沭他们在旁边拦着,怕是这一秒就要动手打人了。

“阮队,这个手表是苏旗的!”

听到这话阮沭和应笙笙都脸色一变,看向王牧的眼神也充满了探究,不明所以的王牧很是奇怪的看着他们。

“苏旗是谁?”

可在场众人却都没有回答他,唯有阮沭冷冷的说了句:“审讯室准备。”

由于梁鸿夏身上有伤,这场讯问的记录者就有应笙笙来担任,一般正副队长不会同时在里面审讯,除非是什么重大案件,例如上一次的香水连环杀人案的陈练。

王牧想着自己就是和别人打了一架,结果莫名其妙的被人带到了市局也就算了,现在还被刑侦队的正副队长同时审问,这和分局里的情况可是完全不同了

王牧明显非常的愤怒:“我又没有做杀人越货的勾当,你们凭什么把我当犯人的审问。”

阮沭将手表放在桌上随后问道:“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之间你人在哪里?”

“在家睡觉。”

王牧没好气的说道,显然是对被当犯人审问一事赶到不满。

“有谁可以给你证明?”

“睡个觉还要什么人证明?”

心里虽然在犯嘀咕,可王牧的嘴上却还是不饶人,说话的语气也很冲。

谁曾想,面对他这样的态度阮沭却是突然笑了:“你好像还没意识到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提醒你一下,这里是刑侦队。

你现在坐的位置是一般都是嫌疑犯坐的,自己现在什么处境心里还是要有点数的。”

听到这话王牧慌了神:“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怀疑我杀人?”

“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一点你人在哪里?在做什么?”

阮沭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反而是重复了一遍刚刚的内容。

“在家睡觉。”

王牧的声音明显小了些,语气也带着心虚,可一抬头在对上阮沭的眼睛后下意识的就哆嗦了一下。

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阮沭不笑的时候气场太强了,眼神锐利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铺面而来,本来就美的很有侵略性的一张脸在严肃的时候就更显得冷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