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游族 > 第57章 他还说了什么

游族

《游族》 K伯爵/著, 更新于: 2021-04-09 09:43:31

来源:手打8小说

第57章 他还说了什么

“糖糖.......”

在模模糊糊之中,苏棠仿佛听见了梅千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她有些艰难的睁开眼睛,就见到自己躺在了落梅院中的那棵梅花树下。而梅千白,此刻就靠着树干坐在自己的身边。

“糖糖,你还好吗?”

“这是在梦里吗?”苏棠开口问着,声音很沙哑。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河水的原因,她在说话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嗓子像是被刀刮过一般火辣辣的疼着。

梅千白点了点头:“是在梦里。.......你把这个喝了吧,会好受些。”

他一边说,一边伸手递过来一个长颈的白瓷瓶子。

那瓶子大约有五分之四的地方都只有手指粗细,只在最下边五分之一的地方稍稍粗壮一些。

苏棠接过来,没感觉到里面装的什么,只听了梅千白的话扒开了上面的红色塞子。一股十分浓郁的梅香顿时从里面传了出来。

许是看出了她的疑惑,梅千白主动开口说道:“这是梅花花露,能缓解你的伤势。”

虽然是在梦境之中,看着就算在这里缓解了也没什么用处。但是苏棠想着既然梅千白提出来了,应当是不能以寻常梦境来推测的。

那一瓶的花露全部都被喝了下去,虽然闻着有十分浓重的梅花香味,然而喝着的时候却并没有什么其他的味道,就和喝白水一样平平淡淡的。

但是喝下后没有过了多久,她就感觉到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自己的疼痛感慢慢的消失了。

也不是消失,而是减淡了许多。

苏棠动了动手脚,刚刚她还只能躺在地上,现在已经能自行坐起来了。

“我在这里好了之后,外面也会好吗?”她忽然想到了什么,侧头看向了梅千白。

后者微微抿了抿唇,道:“放心,在外面,你的伤势不会突然完全好的。”

“那就好。”不管怎么说,前一刻还是骨折、错位等算得上严重的伤势,过了一夜就全部好了。这已经不是医学奇迹了,而是令人感到惊诧不已的程度。

会被抓去切片研究吧?

苏棠发散性的想到了一个不可能会出现的结果,随后自己没忍住笑了一下。

“对了,黑籽榴我已经拿到了。等寻个机会,我就拿来给你。”

闻言梅千白微微愣了一下,而后看着她片刻,才低下头说道:“既然已经拿到了,便不着急了。你先好好的养伤,等伤势好得差不多了再来也无妨。”

苏棠倒是没有想到他会这么说,不过仔细想了想,按照自己现在这个伤势短时间内医院可能不会让自己走的。而且还有警察......

拧了拧眉头,苏棠到底还是点点头说道:“好。”

说完之后,她抿紧了唇欲言又止的看了梅千白许久,最后还是开口问道:“小白,你知道钥匙吗?”

“顾云川和你说的?”梅千白没有去问她到底是什么钥匙,在短暂的神色变化之后,他直接问了这样的一句话。

不过,虽然说是问话,实际上却用的肯定的语气。

梅千白的视线落在了苏棠的侧额处,那里,是先前顾云川伸手拂过之后留下那朵牡丹花刺青的地方。

在他的手伸过来的时候,苏棠下意识的后退了几分。

梅千白便也没有继续,转而重新坐了回去:“寻常人所知道的钥匙,是专门去开锁用的。但是传闻之中的那把钥匙,据说是在守门人的手中。只要拿到它,就可以随意开启或关闭任意空间。”

同样的话,顾云川也是说过的。苏棠又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会觉得我知道钥匙在哪里?在没有到白塔之前........我就只是个普通人,甚至不知道这世上居然真的有妖精、法术甚至活死人的存在.......更别说你们口中所说的钥匙了。我知道的钥匙,只有开门用的那个。”

为什么顾云川会认定了她知道钥匙在哪里?

这是苏棠怎么也想不通的问题。梅千白虽然没有像顾云川那样直白的说起过,但是后者的话里话外全部都在说他帮助自己其实就是为了钥匙。

或许是猜到了苏棠所想,梅千白难得主动解释道:“糖糖,我最开始帮助你,并非是为了钥匙。”

不是为了钥匙?

苏棠微微睁大了眼睛。原本她不应该相信的,但还是不知道为什么,梅千白说出来,她就觉得或许真的就是这样。

“我一开始决定帮你,只是因为那时候你阻止了你的同伴折我的花枝。”梅千白站起身来,面对着那棵梅花树,因为光线暗淡的原因,坐在地上的苏棠有些看不清他此刻的神色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这棵梅花树乃是我的本体,折这树上的花枝便如同损我根基。虽说区区一点花枝并不会造成多大的伤害,但是痛还是会痛的。在你们之前,也有不少人折过.......”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梅千白低下头眼中带着几分戾气。

不过这一切苏棠都没有发现。她只是有些意外,意外梅千白亲口讲出来的原因。

后者很快恢复了惯常在苏棠面前表现出来的清冷温和:“你是第一个,阻止同伴动手的。.......先前的那些人中不乏有没有攀折花枝的人,可是他们对其他人的动作却视若无睹。”

“我知道你们需要拍摄视频去领取奖金,那时候在白塔下面的路上指点你不要从正门进入,也是为了让你们避开正对正门的那口棺材。那里面........有一个我也对付不了的敌人。”梅千白说道这里,微微叹了一口气,看上去似乎是为自己没能帮得上忙而感到愧疚。他接着说道:“原本从后门进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被安置在那里的僵尸轻易不会被惊动,你们只要拍完了视频尽快离去便好。”

“但是我没有想到,在你们之前,已经有人惊动了他。那时候........我若是没有离开,或者再来得快些,你的两位同伴便也无须遭此危机,以致你后来还需要继续东奔西走。”

梅千白转身面向了苏棠,她看到他的脸上确实带着愧疚和悔意。他是这么说的,便也是这么想的。

但实际上,这件事情根本就怪不到他的身上才对。

苏棠感觉到自己的喉咙有些发紧,她几次张嘴,却是没能说出话来。

“在白塔下面的广场上,也是你吗?”苏棠记得,那时候保安过来拦截她们三人,自己的包里分明没有香烛纸钱的,伸手去掏的时候却真的掏到了。

那时候不清楚原因,后来因为没有再发生什么别的不好的事情。她一度以为是游族APP的帮助。毕竟都能凭空出现符纸了,再凭空出现香烛等物又有什么可稀奇的?

现在看来,这却是梅千白的手笔才对。游族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拿出它需要的东西去交换才行,又怎么会平白无故的给予帮助呢?若当真如此的话,那她在后续的探索之中也不必几次面临险境,甚至现在还落了个几乎全身骨折的结果了。

梅千白果然点了点头:“是我。”没有等到苏棠再继续问些别的什么问题,他就接着自行说道:“一开始,我帮你只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后来.........则是因为发现你乃是我一位故人之后。当年我们因为一些误会分开,其后数十年未在见面。等到最后,故人已化为一抔黄土,而我.......也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至于你先前所说,为什么我们会认定你知道钥匙的下落,不过是因为.......当年我的那位故人,便就是当时的守门人。”

“原来......是这样吗?”苏棠的神色有些恍惚。“但就算我是小白你的故人之后,那我也确实不知道钥匙到底在哪里呀........不管当年的那位先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身份,现在的我只是个普通人,甚至往上数到我祖爷爷那辈,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普通农民。”

不过,不管怎么样,苏棠现在却也只能想办法找到钥匙才行。

她抬手摸了摸有着牡丹花刺青的地方,忽然撩起了头发:“小白,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顾云川做的?”梅千白的神色大变,他凑近了些目光落在了那朵栩栩如生的牡丹花刺青之上,看了许久之后,才有些神色恍惚的说道:“眠花咒.......”

“棉花咒?”苏棠一时之间有些听岔了,但是看梅千白这个神色,也不免让她紧张起来:“是,是什么很危险的东西吗?”

“此咒......倒也谈不上危不危险。最初的时候,不过是一些女性修士用来妆点自身的。因这咒术施展之后,受咒之人身上会散发出只有施咒者才能闻到的特殊香味,是以在其他时候被用来追踪一途居多。”

原本在对方神色大变的时候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却万万没想到最后得到的是这样的答案。

梅千白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

苏棠看了看他,到底没有问出来。耳边听到他又说道:“此处虽是梦境,却并非普通梦境。糖糖你该醒了。”

他这么一说,苏棠就感觉到自己的意识再一次变得有些模糊起来。

恍然间,她似乎还听到了梅千白说了些什么,但那声音却变得十分模糊且遥远,根本分辨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