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新版 > 第七十三章 依恋(大结局)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新版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新版》 桐华/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18

来源:虐心小说

第七十三章 依恋(大结局)

一连两个月我都没有见到吴升的踪影,不由得有些担心。而慕容婷在这段时间变地更加不爱说话,上课总是喜欢发呆。我心中不免开始怀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据传言,德军和法军在华南一带被击溃,遣散回国,其中,德国首领瓦希德身中数弹后失踪,有人说他被送回德国治疗,也有人说他已经死了,具体真想,无人得知。不过在一百年后的那段时间,我意外发现过瓦希德的坟墓,想必他现在已经死了,并且没能把尸体运送回国。孙先生他们的组织液开始了正式进攻,在对外的同时也把矛头指向落魄的清政府,一发不可收拾。当然,孙先生为了不连累学堂,早已辞退校长一职。

赵县的日军已经尽数撤走,全都集中在河北一带,向清政府发起总攻,立誓要将慈禧太后等重要人物赶出北平。全国人民呼声四起,各地百姓纷纷加入孙先生所在的组织,规模越来越庞大。

日军撤走后,曾经投靠日军的教书先生也无法继续猖狂,被当地愤青围殴致死,学堂又换了一位年轻的教师,在对学生进行教育之时,同时也高举爱国的旗帜,参与革命。

教书先生尸体置放于家中,不敢抬出埋葬,怕人们在气愤之时砸掉棺木,幸好有当地官员干涉,这才解决了此事,在官兵的维护下,他的家属将棺木从古老的大门抬出。我突然想起一百年后的那些事情。那天,我与刘冰他们坐在操场的石凳上,问他们在玩通灵游戏的时候看到了什么,记得刘冰曾说,他看到的是一位身穿寿衣的老头;王宇看到的是一个古老的大门,几人抬着一个黑漆的棺木,后面跟随者一支哭丧队伍。当时我没太在意,以为全是他们瞎编的,现在才有点怀疑,他们两人所看到的幻境结合起来,不就是教书先生死后的一幕吗?!至于大个子刘博文所看到的女子和姚康看到的小孩,想必便是慕容婷和她未出世的孩子!

慕容婷?!我恍然一惊,“啊”地叫出声来,抬头一看,却见同学们全都惊讶地看着我,不知所谓,慕容婷此刻似乎心不在焉,反而并未发觉这些,低着头看着书桌。教书先生叫刘志,大家都叫他刘先生,他用手扶了扶眼镜,问道:“洪磊同学,我讲的课有什么不妥吗?”

我连忙摇头道:“没……没,讲的很好,请继续。”

他点了点头,继续授课。水心踩了我一脚,低声道:“你怎么了?”

我答道:“吴升失踪了两个多月了,慕容婷会不会……”

她看了看慕容婷,然后摇摇头道:“不知道,我们这些天多留意一下她,以防不测。”

忽然我感到一道寒冷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忙转头过去,却见陆雨辰刚好收回目光,看着黑板。我心中突然感到很不安,兰若寺的制造者就是陈雨露,而陆雨辰只是陈雨露的一个虚拟替身,要不是她知道我身边的水心对她的威胁很大,早就将我解决了,我和她之间,有种未知的仇恨。

晚上放学后,慕容婷魂不守舍地走在街道上,我。水心。姜乔和陈瑶都远远地跟随其后,确保她在途中的安全。

经过一家药店门口时,她稍稍犹豫了下,转身走了进去,出来时双眼微红,看起来很是伤心。

我们赶忙闪进药店,找到药店郎中问道:“大夫,刚才进来的那女孩买了什么药?”

大夫摇摇头道:“抱歉,作为一名大夫,我要为求医者保密。”

我掏出五个洋钱丢在他面前,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他坚定地摇摇头,把钱推到我面前道:“对不起,还请收回吧,我是不会透露别人的隐私的。”

范水心对我眨眨眼,衣袖一挥,药店的木门自动关上。在大夫惊愕的目光中,水心手掌挡在他眼前,两边轻轻的晃动,很快,大夫的眼光开始涣散起来。

水心阴沉地问道:“刚才那位女子怎么回事?”

大夫老老实实道:“有喜……”

“有喜?”我们几人同时一僵,事情果然在沿着历史的脚步走……她何时怀孕的?腹中到底是谁的孩子?一个个疑问简直让我脑袋都大了。

水心从惊愕中回过神来,继续问道:“怀孕几个月了?”

大夫道:“两个多月了……”

两个多月?!我倒吸一口凉气,难道是那天教书先生把她叫去后……,可是吴升也去了,但吴升却也是在那时候失踪的,莫非是教书先生强奸了慕容婷,然后被吴升发现了,教书先生杀人灭口?可是慕容婷为什么不敢声张,莫非是怕丢脸?

“喂,小磊,你在想什么呢。”姜乔捅了捅我问道。

我摇摇头叹道:“哎,真是冤孽,看来事态越来越严重了,我们以后要更加注意慕容婷的一举一动,千万不能让她靠近学堂的荷塘。

她们一齐点了点头。

次日,街上传来一大新闻,最后一批驻守赵县的日军在盘山公路全部随车坠毁,共计一千七百人,他们本来准备前去支援北平的日军主力,可一夜之间全部死亡,引起满城轰动,人们纷纷说那是报应,拍手称快。

来到学堂,水心悄悄看了眼陆雨辰,提醒我道:“昨晚之事,肯定是陆雨辰所为,我感觉地出来,她的怨气越来越重。”

除了她还能有谁能如此厉害,我深信不疑地点点头道:“看来她已经按捺不住了,我们要处处小心。”

正说话间,陆雨辰站起身走了过来,双眼中透出可怕的寒光,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的事你们最好别插手,否则你们一个都不想活着离开这个时代!”

我站起身,面对她丝毫不惧,冷笑道:“陈雨露,别以为换个名字我就不知道你心里想的什么,你害日本人我不反对,而且表示赞成,但你不要想着害慕容婷!”

她额头青筋逐渐显露出来,双目中布满殷红的血丝,盯着我道:“曾经有一个男人,强行夺取未婚妻的红丸之后,卷尽女子的家财逃走,骗财又骗色,之后女子甘认命苦,去了一家尼姑庵带发修行,但男子害怕女子有一天会报官,便在一天夜晚潜入尼姑庵。将女子杀害,并且杀害后强奸了尸体,用水泥将女子砌入墙中,瞒天过海,你说,他该不该死!”

看她那激动的神情,我便知道那个死去的女子一定是她,但还是忍不住道:“冤有头债有主,你该杀的是那男子,慕容婷又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却想着害她?”

她的眼珠中映着我的倒影,咬着牙道:“那男子叫慕容超,当年我刚死,还是个小鬼而已,根本就害不了他!经过一天又一天,直到昨晚,我才积累了足够的怨气,他是慕容婷的曾祖父,既然我杀不了慕容超,那就用他的后辈来祭奠我的亡魂!”

“疯了,简直是疯了,你已经被复仇的火焰蒙蔽了双眼,别再沦落下去了,醒醒吧。”我好心劝道。

她哪里会听我的劝告,抓住我的衣领道:“谁要是敢阻止我,我就杀了谁!”

陈瑶脸色苍白,对她道:“你这个疯子,快放了小磊!”

陆雨辰缓缓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站在我身后的陈瑶,冷笑道:“连你也想阻止我?!”

“何止是她,也算我一个,你这般喜欢杀人,简直就是个疯子!”姜乔也怒了,她跟随着我经历了不少事情,对鬼魂的恐惧感也少了很多,不再是以前胆小的姜乔了。

水心一掌拍开她的手掌,道:“陈雨露,你别太过分。”

“这都是你们逼的!本来我还想留你们些时日的,今天看来不必了,想死的就过来!”她身体突然向后一飘,抓住正在看书的慕容婷。从窗口飞来出去。学堂众人大声惊呼起来,他们还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我冷静地吩咐道:“乔乔,陈瑶,你们两人不会法术,去了反而更危险,你们就暂时留在此地,我和水心过去救慕容婷。”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俩却不依,异口同声道:“不行。”

水心望着窗外道:“罢了罢了,你们要去就一起去吧,救人要紧!”说完便率先化作一道轻烟飘出窗外。学堂内的学生们再一次惊呼出声,晕倒了几人。

我抓住姜乔和陈瑶的手臂,口中默念遁地术,“唰”地一声钻入地下,又是几名心脏不好的同学晕倒在地上。

等我们三人到时,水心早已和陈雨露对上了,她们二人早已变了形象,皆为披头散发的恐怖模样。而慕容婷此刻就站在池塘边。

我连忙喊道:“慕容婷,快过来!”

她茫然地看着我们,双目流出眼泪,摇着头哭道:“我早就不想活了,你们不要过来!”

陈雨露衣袖向后一挥,慕容婷的身体便被一阵寒风卷了起来,落在池塘中央的亭子中。

我大惊失色,那亭子可是慕容婷死去的地方,要是重蹈覆辙,那我们的努力可就全白费了!

我正准备冲过去将她带过来时,水心一声闷哼,被陈雨露打了一掌,飞到我怀中。

此刻的水心虽然面貌恐怖,但我却觉得她分外美丽,轻声道:“水心,你保护姜乔和陈瑶,我来对付陈雨露。”

她点了点头抽身后退,与姜乔和陈瑶站在一起。

我掏出一张符纸,快速丢向陈雨露,口中念道:“灭魔符,破!”

陈雨露冷哼:“雕虫小技。”一脚掀起一块大石头飞了起来,刚好挡住符纸,“轰”的一声,符纸燃烧起来,瞬间化为灰烬。

她腾空飞起,双臂突然变长,居高临下朝我扑来,我大惊,手捏法印在身前虚空一划,一道八卦屏障挡在身前,发出淡淡的金光。

陈雨露并未收手,反而咬着牙硬冲而来。我暗呼不妙,赶紧打了一个滚,躲到一旁。那八卦屏障被她生生撕裂,可见其法力高深,而我刚才所处的位置,早已花草腾飞,地上多出一个大坑。

她双目如炬,直直地盯着我,仰起头看看天上的太阳,似乎想到了什么,举起手衣袖狂舞,顿时天地变色,乌云立即遮挡住太阳的光芒。四周的环境开始扭曲,最后学堂居然变为了兰若寺!只有荷塘中央的那古亭却依旧没变,似乎在暗示什么。

眼看陈雨露怨念上涨,我忙脱下外套,咬破中指在上面画了一道血符,大声吼道:“临兵斗者皆列阵在前,麻里麻里轰!开道!”

血符旋转着飞向陈雨露,她躲闪不及,被血符击中,顿时一声巨响,她的身子被炸飞老远,胳膊撞在石头上,扭了一圈,显然是脱臼了。

谁料她咬着牙站起身来,用另一只手抓住脱臼的手臂,使劲一扭,居然硬生生接好,狂笑道:“就这点道行,还想跟我玩?!”说着便再次扑来。

水心一惊,身子一闪,将我拉到一旁,躲过一击。陈雨露双爪虚空使劲一捏,顿时鬼哭狼嚎,兰若寺的墙壁上顿时涌出一股股猩红的鲜血。痛哭之声不绝于耳,听的出来,这声音不是幻觉,而是真的有人被害!难道学堂的学生全被……我大怒,吼道:“陈雨露,你简直太没人性了,你杀了这么多无辜的人,简直十恶不赦!”

她丝毫不理睬我,眼睛茫然看着前方,大声念道:“借我之身,引其之魂,以血祭尸,万人葬坑!”刚念完这些奇异的咒语,天空降下无数道闪电,尽数落在院墙周围。脚下的土地开始剧烈颤动,突然,墙角爬出一具具尸体,朝我们这边围拢过来,而那些尸身居然是学堂的学生!

“妖孽!”一声怒吼从天而降,余音在兰若寺中回荡,只见一位道人手持拂尘,从院墙处跃了进来,拂尘在空中一扬,泛发出一圈金光,逐渐扩大,最后将那些尸身挡在光圈之外,不得进入。

“师父!”我惊喜地叫道:“您来的正是时候,快快收了她。”

来人正是徐道云,他对我点点头,二话不说,冲过去便和陈雨露斗成一团,难分高下。

慕容婷呆呆的站在古亭之中,突然眼中发出仇恨的光芒,抓住从亭子上垂下来的一根白绫,将脑袋伸了进去。

“不要!”我和范水心同时奔到她身边,伸手拉她,可是……我们的手却从她身体中穿过,只抓了一手空气。

眼看着她就要上吊自杀,我不禁惊疑道:“这怎么回事,我怎么碰不到她!”

水心怒道:“肯定是陈雨露事先将这亭子施了法,慕容婷和我们根本就不在一个空间里,我们所处的是虚幻的兰若寺,而慕容婷,现在恐怕还在真实的学堂里!”

我绝望了,深深的绝望了,陈雨露不死,我们就无法解除幻境,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发生,却不能为力,世上最伤心的事情,莫过于此。

慕容婷终于将脖子套进白绫中……然后……她掏出一把早已准备好的匕首……轻轻的……轻轻的……划开肚皮,掏出还未成形的婴儿……她笑了……然后白绫开始向上收缩……她的双脚悬空……没有痛苦……只有眷念……

周围的打斗依然在继续,但这都无所谓了,慕容婷一死,我们便都回不去了,一辈子都将在这个年代度过。我心中万念俱灰,没想到,没想到我们千辛万苦来阻止这一切发生,却依然改变不了历史的航道……

(全书完)

片后话:也许很多读者都会问,这样就算完了?到底谁输谁赢?主角他们怎么样了?在这里,我跟大家解释一下,整篇文章其实都是在说明一件事情:无论人们多么强大,但始终都改变不了历史的长河;无论怎样躲避,都将成为历史的一部分,是善是恶,只在一念之间。

很开心和读者们度过这么长一段日子,此书完结后请大家继续支持我,支持,我的另外一本新书也在起点首发,书名叫《仙属传》,换了个笔名,叫:仙属。最后预祝大家新春快乐!

[bookid=1477238,bookname=《仙属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