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冷艳女帝之将仆

《冷艳女帝之将仆》 卉冰/著, 更新于: 2021-03-07 08:15:57

来源:手打8小说

结束

祈天寺里,眼目众多,陈铖独守在房门口。

“皇舅舅,坐。”

皇帝这辈子都没做过这样的事情,心中倒是没有怨言,满满的嫌弃着这奴才的衣服。

“事急从权,皇舅舅莫要怪罪。”

皇上心道,能怪你?是八十大板还是砍头!

“算了。”摆一摆手,皇上喝了一杯茶,“你就是四公子芙坂,来坐下来。”

芙坂闻言,坐在了旁边。

皇上说道,“皇后这几日,很挂念你。”

“谢姑姑疼爱。”

白风倒是问了芙坂不敢问的事,“皇舅舅,台柱是否曾上书,说了芙坂公子意图谋反之事?”

芙坂一惊看了皇上,皇上也惊,心想,这件事他倒是不想让白风扯进来,故而只字未提。加上影队飘忽不定的踪影,也不可能是影队通风报信。

见皇帝的神色,白风笑了说道,“推测而已。”

“台柱说我意图谋反?”芙坂暗暗说道。

“芙国台柱曾说,若是你到了尧天,便把你押送回去。只是皇后一再阻拦,正好书信来时,你们曾被山匪劫持,故而朕放了消息。”

白风说道,“既然皇舅舅放了消息,自然芙坂也能进宫见皇后。但是皇舅舅却下旨,让芙公子来到这祈天寺,这就是说明。”白风替皇上倒了一杯水。

“风儿,怎么不说了呢。”

笑而不答,房中还有他人。皇帝倒是将手伸去给他,白风便在他手上写下,“宫中有人。”

收了手,皇帝失色几分。

白风原本是猜测,现在更是笃定,“皇后力保芙公子,说明皇后应该有某种方法与台柱与国王通信,得知消息。”

“风儿,你……”

“先不必惊讶。”白风说道,“但是皇后想立保,可曾想要助芙公子回国,力除异党?”

倒是连铖怜和赵渚也听出来了,不是皇后想,而是在问皇上想不想。

芙坂心切回国,而皇后本也是芙国人。举兵助国,可是两国之间的事,并非两家亲家的家务事。

“风儿觉得,此事该如何。”

皇上能这么说,说明自己也不能权衡。陈国虽说是大国,几十年前由于先两代皇帝的糜烂昏聩,倒是败了许多家底,而先帝到了晚年才发现,陈国已经不堪,徒有其表。

陈国自己近三十年来,才恢复了些生气,现在的兵力还是由赵老将军练出的锐气,虽说五军,能扛兵打仗的,倒也只有北军一支。

“芙国与陈国自古便是深交之国,邻邦有难,我们自要帮衬几分。自然是要帮。”白风说道,“却又不帮。”

“何意。”

“梧桐,你来说。”

说了这么多,白风喝了茶。

赵渚说道,“出师无名。就连芙公子也不能有十足的证据,贸然出兵,只会添加陈国莫须有的罪名而已。公主说不帮,便是此理。”

皇上点头,心里便是这样想。

“难道我是白来了?”芙坂说着,眼色中多了黯然。

赵渚说,“公主的意思不是说了,自然是要帮公子。”

“风儿可是这样想?”

白风点头。

赵渚接着说,“皇上,公主说帮,但是我们也不能出兵。”

“不能出兵?”

“不能出兵?”

三人看向赵渚,又看了白风,倒是这个公主一脸势在必得的样子。

……

眼下,已然完全入冬。尧天的冬寒比不上辽国汴京。

白风看着京城中的大树都空了枝,天色也一天更似一天的阴沉。

前一日白风说的那个计划,赵渚想了一整晚,实在不行。就她这样的身子,就算妃光已经给了解毒剂,但是这个只是能缓解她发毒之症。

谁知,余郭也不知道从谁那里听闻要去芙国的消息,好巧不巧地在他面前转悠。“听说公主欲想帮芙国?”

“是。”

“这两日我研究了那天那人给的解药。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

“难不成你想说,芙国有解药!”

余郭点头,“不是说那人寻觅了八种草药,而这八种,便是散落在各国之中,不可多得的灵药。”

怪不得妃光提到过,那制药的人,可是花了几年的时间还凑起这几味药。

“你把这所需的几味药写下,我派人去问问。”

“好。不过还有一些没有解出,可能还需要些日子。”

“郭子,等下。”赵渚抓着他的手,“如果公主这次执意要去芙国,你怎么看。”

余郭说道,“昨日我替公主请了脉,脉相稳定,毒也压制。若是一年内的,无事。”

这件事,也不知是长还是短。

“这个毒,究竟是什么。”

“不清楚。”

“你……饭桶!”

“滚!”

余郭说无事,应该便是无事。接下来就要看皇上是如何安排,芙国之行,没有白风是万万不可能办成。要去,赵渚自然也要跟着去。

……

入冬之始,小松大病一场。

每日见小松的赵渚与白风丝毫没有察觉,小松自己也是硬抗着。

连着两日高烧,白风几乎都搬到了小松的房间,整晚照顾,更是连国学苑干脆也不去了,告了两日假。

赵渚又是伺候白风,又是伺候小松。“主子,先下去休息吧。”

“余大哥还没回来?”

“已经让暗卫去找人了。”

“快去找!”

几日前,余郭为了调查那解药的事,出了尧天城。但白风也不是这么钻牛角尖,并非余郭一人不可。

让赵渚请了几个大夫,皆说是普通风寒,都开了几乎相同的药方,除了不见好,反而病症更加严重。不得已,白风还请了太医,包括余太医在内都束手无策。

“梧桐,人来了吗。”

“还没。”

每半个时辰,白风就问一次。

安顺从外面跑来,“公主,余大夫回来了。”

余郭蓬头垢面,衣衫还有些褴褛,不等他说话,赵渚说,“郭子,淇华怎么高烧一直不退!”

走到床边,将药箱放下,用手背摸了小松的额头,心道会这么热。“这情况多久了。”

“淇华可能已经好几日,但是不说。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晕倒在房间。”赵渚说道。

余郭又检查了一遍,发现小松确实是属于小儿发热症状,之前的大夫所开药方都没有问题。

“余大哥?”

见余郭呆滞了一会儿,白风问道。

“淇华确属小儿之症。”余郭答道,“淇华这个年纪,入冬之时常常会得上风寒。”

“郭子,淇华已经有几日已经高烧不退。你确定只是风寒。”

余郭点头,手持银针,按着穴位刺了下去。小松还是小儿,下的手法与力度皆有不同。正想教梁双儿,见她还未归来。

白风终于被赵渚劝回去吃了些粥。

“唉,终于肯回去吃点东西了,主子已经好用没用过食。”

“淇华真是好福气啊。”余郭说道,“能有公主这样爱护。”

“不对,郭子,你怎么针下得越多,淇华越发抖。”“不对郭子,还流鼻血了。”

怎么可能!余郭心道,这般小儿之症他可是看了几千几万有余。余郭拿着帕子替小松擦拭鼻子,眉头紧锁,“渚子,你觉不觉得,这个血……”

“和公主的一样。”

“怎么可能……”

余郭拿着小刀,将小指切了一口,将血倒进茶杯中。“果真是中毒。”余郭说道,“并且这毒……与公主的情况相同,也是从母体中带出。”

怎么可能!两人呆滞。

余郭说了一个假设,“渚子,我说万一,万一……淇华是公主所生……”

“去你的,公主才刚十六。哪有八岁生孩的道理!”

“难道是三公主……”

赵渚说,“不得胡说。你说有没有一种可能,这个毒当年并非只有三公主中,还有其他人?”

“渚子,这毒又不是满大街都有的老鼠药。想必此毒与这解药一样,毒物都是极其难配齐,这样的毒,不可能大范围中毒。”

“况且渚子,你也可曾想过……为何公主要收养小松?”

这样一说,赵渚便不可能不往哪个方向想。算一算小松的年纪,也并非他们所想的事,不可能不会发生!

“郭子,若说这毒相同。那这瓶药……”赵渚从怀里拿出那瓶解药。

“给淇华服下。”

自然也不耽搁,赵渚给淇华喂了一颗。

这样一来,又有另一个问题,两人若是都是中毒,那解药也只有这一瓶……

“渚子,为何公主十六岁才发现中毒之迹,淇华才八岁?”

余郭看了看淇华的脸色,“有这样的一个可能。若真是三公主,我说如果。三公主中毒不久,便诞下公主殿下,只是公主的毒不但没有停止,还继续被人下毒。直到三公主生下,生下淇华……我说假设,别捂我……所以淇华的毒,比公主还严重……”

这件事若是真的……那三公主,当真生下淇华,为何不上玉碟!为何还要将淇华遗弃……

不对,是翁笠拾的淇华!

这些如果不是巧合,就有可能,淇华当真是位世子殿下!

“郭子,今日的话,不可传给第二个人听。”

“我当然知道,我并非没有分寸。渚子,其实你心里也这么想,对不对。而且不是我说,你再仔细看看,淇华的眉目,不得不说是与公主有几分相似。”

“不许胡说。”赵渚说道,“你知道这可是会杀头的。”

“好好好。”

“可是渚子,你知道现在解药只有一瓶,而中毒的人却有两个。”

赵渚清楚。

……

一晚,小松的病痊愈。

大家都认为是余郭医术高超。

只有二人清楚。

“淇华,身体好些了吗?”

小松混混地应道,小到大也没有这么多人关心自己围在身边,险些还是以为是在梦境,“师父,我做了一个梦。”

安顺捧着清粥来,“做梦喝了安顺做的粥吧。”

“可能是吧。”

安顺一口一口喂他喝着粥,“饿了吧,都几天没吃东西了。”

铖独说道,“淇华你都不知道,你枫姐姐都担心成什么样了。”

说话之间,白风已经进了宫,小松四处看了看不见踪影,眼神还有些失望,但是转眼又听到白风担心,表情又上扬,“枫姐姐平常事情这么多事情要做。”

“你枫姐姐疼你,淇华别多想了。”赵渚说道,“郭子,明日小松还可如往常练武?”

“梧桐,你这个没心没肺的,小松才刚醒,还没好呢!”

“师父,小松可以。”

余郭把小松按回了床上,“不行!渚子,别捣乱,淇华这两日好好在床上呆着。”

“我就说说,看看我这徒弟还有没有心练武。”

余郭说道,“练练练,就知道练。”

一间房间,两个武痴这就不开心了,赵渚和铖独说道,“要你管。”

“……”

刚大病初愈的小松,余郭也说了不能让人过分打扰,将众人赶了出去,留下自己。

……

上午得知小松已经退烧,白风才放心地进了宫。

连着告了两日假,连皇上也奇怪,不免还让太监去公主府问了白风是否病了。

直到宫人回复,是公主府上的小孩病了,皇上更加吃惊。白风能为了一个孩童,连着两天不进宫。

从国学府出来,被请到了清明殿中。

“风儿,见你进宫,看来你的府上的那小孩儿已经无事了。”

白风说道,“风儿知错。”

“何错之有。”皇上说道,“你府上的那个小孩,略有耳闻。”

“淇华与我,甚是投缘。”

皇上笑说,“那改日,把这个赵淇华带进宫来。也让朕好好瞧瞧。”

“不过是寻常小儿。”

见白风婉拒,皇上也就罢了罢手,“且不说此事。那日你说的事,朕想了想,觉得不妥。”

“何不妥。”

“朕心里就是不放心。这不比去瑛州,乐州,至少是在我们陈国。可是到了芙国,堪比四面楚歌,何人能护你。风儿,你到底是孩子。芙国,可不是辽国,毕竟当时我们两国还有约定。”

芙与辽到底还不能相比,皇上说得没错。连明眼人也知道,白风若是去了芙国,能有几分安全可言。

更别提说是现在的芙国,以非同往日。

《冷艳女帝之将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