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待到橙林尽染时 > 第34章 重新开始

待到橙林尽染时

《待到橙林尽染时》 禅心月/著, 更新于: 2021-02-24 00:48:0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34章 重新开始

白眼狼三个字一出,院子里的众人像是被人扔了炮仗一样的炸开了。吴婶子和陈正会家的,先受不了了。对着许若兰伸出手指。

“你怎么骂人啊?”

“对啊。承担责任不是你女儿说的?难道我们找她找错了?”

“是啊,那郑海难道不是因为她才放火的?我们说错了?”

完全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的冉璎紧紧的蹙眉,她挡在了许若兰面前。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吴婶子,陈伯母,你们别吵了。都冷静点。”

“冷静?你妈骂人那么难听你让我们冷静?”

“就是。你妈骂我们白眼狼。我们怎么是白眼狼了?谁家的钱不是辛辛苦苦赚的?想方设法凑的?难道是大风刮来的?我们现在要求赔偿损失,难道我们错了?”

“我并没有那个意思。”

冉璎想为自己辩解,但是刚才许若兰的话,明显让村民们很气愤,大家一人一句完全不给他们辩解的机会。

“你没那个意思,你妈有那个意思。你听听她说的话?这是人话吗?什么叫我们是白眼狼?你答应了长根家的给他们赔偿,却不肯赔偿我们的。你什么意思啊?”

“就是啊,你把话说清楚,什么意思?”

“凭什么答应了赔偿给长根家的却不赔偿我们家的?”

“对啊,凭什么?”

事情超出了冉璎的控制,她想让大家冷静,可是眼前的局面把许若兰也气到了。

“我有说不赔吗?你们这根本就是胡搅蛮缠。”

“胡搅蛮缠?”吴婶子嗓门一下子高了八度:“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们胡搅蛮缠?啊?今天我就把话放这了,你们要是不答应赔钱,我们就不走了。”

“对,不走了。”

“赔钱。”

“对。赔钱。”

“各位乡亲们,你们冷静点。”

冉璎抬手想让他们冷静下来,可是他们人太多了。

“你们吵什么?”夏听云到的时候,就看到冉璎的院子里挤满了人。

“阿璎?”

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的她往冉璎的方向挤,吴婶子冲在了前面,她朝着冉璎伸手:“不赔钱就打欠条,反正你之前答应了我们的。”

“对,我们也要,你们怎么赔偿给长根家的,我们家也要。”

“阿璎,怎么回事?乡亲们,你们先别吵了。”

夏听云完全没想到自己一来就遇到这样一场冲突,身为干部的她,不管眼前到底是怎么回事,她都有义务要让这群人先冷静下来。

“大家冷静一点,先不要吵。”

她的声音这会没人理会,吴婶子和陈正会家的一起往前挤,夏听云也在这个时候往冉璎的方向去。冉璎看到夏听云来了,往前走了两步。

结果吴婶子以为她要动手,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大步。她这一步刚好就踩到了陈正会家的脚,陈正会家的被踩住了脚,失去了平衡往后倒去,就这么压在了夏听云身上,防备不及的夏听云,被陈正会家的这样一压,彻底的坐在了地上,摔倒了。

“听云——”

冉璎吓了一跳,顾不上其它人,快速上前想扶起夏听云,却见夏听云整个脸色都变了,五官挤在一起。

“唔。好痛。”

痛?冉璎低下头,看到夏听云身下的血迹时,大脑有几秒的空白。

她顾不上其它,快速的把陈正会家的拉了起来,双手都不知道要怎么摆:“听云,你没事吧?”

夏听云肚子痛得厉害,她说不出话,看着冉璎一脸关心,她的目光扫过其它人。

“你们,别吵了。有什么事,慢慢说——”

“你别说话了。”冉璎看她脸都白了,抓住她的手:“你先休息,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在场的其它人都吓到了。有过生产经验的吴婶子和其它人,这会都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一群人脸都白了,刷一下就退开了。

许若兰没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她看了眼从刚才就一直想开口却没机会的冉池:“他爸,你还愣着干嘛?还不快送夏干部去医院?”

“听云?你坚持一下。”冉璎大概也意识到,问题不太好,可是眼下,她不能慌,慌乱是不能解决任何问题的。

冉璎这会完全顾不上其它乡亲了,跟着冉池手忙脚乱的把夏听云扶了起来,村长家有三轮车,他们把夏听云抬上车,第一时间赶往乡里的卫生所了。

许若兰站在卫生所的走廊上,看着紧闭的手术室的门,她突然就抬手往自己的嘴角打了一下。

“你看我这个嘴。要不是我,怎么会害了夏干部?”

“不怪你,怪我。”冉池脸都是黑的:“我没用。既没能帮上阿璎,又没能阻止乡亲们的发难。”

“怪我。”冉池抬手就要给自己也来一下,冉璎快速的挡住了他的手。

“爸妈,你们别这样。”

冉璎心里也是火烧火燎的,可是现在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

“有什么事,等医生出来再说吧。”

这是离大石村最近的卫生所,条件比不上县城的医院。可是要是送去县城,就太远了。她也不知道夏听云会怎么样,现在只希望她没事。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医生终于出来了。

“对不起,孩子没保住。”

听到医生这句话,许若兰当场就脚软了,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冉璎嘴唇动了动,好半天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医生,不能再抢救一下吗?”

“你这个姑娘。里面的病人才怀孕一个多月,正是胎相不稳的时候,被那么大力的撞击,孩子能保得住才怪。”

医生交代了几句注意事项就走了,冉璎看着已经被推出来,因为疼痛而失去意识的夏听云,不敢想象,呆会她听到了这个消息会是怎么样的伤心。

“阿璎?”许若兰的脚都是软的:“现在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