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灯塔下的人 > 第27章

灯塔下的人

《灯塔下的人》 林一锦/著, 更新于: 2021-02-13 22:25:40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7章

从南城到帝都的航班并不多,只有早上七点与九点各一班,还有便是下午三点是最后一班。

师源夫妇很早便起来,将师络姐妹送到了机场,依依不舍的道了别。

兴许是起的太早,师梨上了飞机,便沉沉的睡去了。已是九月末,天气转凉,飞机上的空调开的如此低,让师络感受到了丝丝凉意。她轻声呼喊着空姐,拿了两条薄薄的毛毯,一条搭在师梨的身上,一条搭在了自己的身上。她昨晚没有睡好,可师洛现在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因为收拾东西,早上又匆忙赶飞机,所以她忘记告诉李忻自己的航班时间。也不知道一会下了机,李忻会不会在机场接机。可是若是他在,自己又应该说些什么呢?该如何去打招呼?

师洛完全没有想到,以前打打闹闹的两人,如今会变得如此的不自在。

南城离帝都机程不到两小时,师络陷入在自己的思绪里。很快,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便过去了。

这时,飞机里的广播响起,把师络从自己的思绪里,拉了出来。

还有二十分钟,便要到了。师络调整坐姿,端坐了起来。她抬头透过窗户,看见下面的帝都的景象,那么大,那么的繁华。想留在这座城市,李忻应该付出了很大的努力吧!

怎么又是他?师络甩了甩脑袋,想要将他甩出自己的思绪中。

“姐,你怎么了?脑袋疼吗?”

睡眼朦胧的师梨刚睁开眼,便看见了师络的动作。

“没事。”

师络尴尬的回道。

“你住宿的地方找好了吧?”

师络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她不想让师梨知道自己这件烦心事。

这事连她自己都弄不明白,旁人还是不要明白的好。

“嗯,离公司挺近的,就在城北。”

师梨边把毛毯扯下来,边回道。

“姐,你呢?要不要和我住一起?”

师梨问着师络。

“算了”

师络掂量着,她的公司,在城西,与师梨住的地方离着数十公里。师梨是做金融行业的,自己做自媒体。且不说行业不同,作息时间也不同,这样跑来跑去怪累的。

“那好吧,”

师梨认同着。

“那咱们多久见一次,总不能待在一个城市里,不见吧?”师梨询问着,姐妹都在一个城市了,又不是很远,若是不聚,岂不是说不过去。

“一两周吧,到时看时间。”

师络也说不准,她很可能会经常出差的。

两人在说话见,飞机已经落了地。

两人本来一人只有一箱行李,可昨晚,老妈临时又给他们一人多加了一个,都是些吃的东西,腊肠,腊肉,各种罐头,还有很多的水,他们本来是拒接的,但看着老妈那满满的爱意,又不忍心,还是拿着吧。只是东西太多,累的师梨气喘吁吁。

“这也太重了。”

师梨提下最后一个行李,抱怨的道。

“一会还是打车吧,去挤地铁公交的,太不方便了。”师梨看着地上的四箱行李,还有他们腰间跨的小包提议着。

“到时候看吧!”

师络找不出来更好的说词来推搪,只得含糊其辞。

师洛也不知道李忻是否会来,机场距离西城挺远的,若是他没来,师洛决定一会打电话告诉他一声,就不让李忻来了,免的白跑一趟。

“那我们还是先出去吧。”

师梨将自己的斜挎包又调整了一下,让自己挎起来更舒服一些。然后一手推着一个行李箱向着出站口走去。师络也是如此。跟在师梨身后也走了出去。

刚走出出站口,师络手中的行李箱,便被一双修长的手,接了去。

她愣愣的看着面前的人,他真的在这儿。

“我来吧!”

李忻的声音就像春天的风那般温柔,舒服。

师络放开手,乖乖的将行李箱交给了李忻,随即便安静的站在了李忻身旁。

师梨一个人,还在前面走着,更笨就没发现后面的事情。

她一直自顾自的和师络说道:“我算了一下,咱们还是搭一辆车吧!这样,便宜点,你说呢?”

良久瞧不见身边的人搭话,师梨这才停了下来。

转圈一看,周围哪还有师络的影子。她目光转了一圈,才发现,离着自己十米远的师络,身边还有一个李忻。

“这是来接机的?”

师梨猜测着。

可是来接机,师络也不提前告诉自己一声,害的她在那里谋划了半天。

师梨急速后退,原路返回到师络的身旁。

“忻哥,你怎么来了?”

师梨热情的打着招呼,她与李忻接触过好几次,觉得这人挺实在的,自然好感倍增。

之前的林旭,一直存在与师络的口中,她是见也没见过。

刚开始,师梨还是支持师络的。在她的观念中,人存于一世,就应该追求自己喜欢的事物。

或是人、或是工作,都好。

不然白白来这人间一趟做什么?

可是后来,师络的情况越来越差,越来越差,整个人颓废到极致。浑身扎满了刺,没法让人靠近。

人人常说,好的爱情是让彼此成为更好的人,可师络却说,一切都是因为距离,因为现实,把她逼成了这样。

师梨想拉师洛一把,可怎么努力都是徒劳。

还好遇到了李忻,所以在师梨眼里是感谢李忻的,她更希望两人能走到一起。

“姐,你怎么不说一声?”

师梨假装抱怨着。

“她可能忘了。”

师络还没回答,李忻便抢先回答道。

“哦…………”

师梨暧昧的看着两人,拖着常常的尾音,很明显她是不信的。

“我差点就信了。”

师梨话锋一转,打趣道。

“哎,你们现在……..”

师梨还想问什么。

师络便立刻猜了出来。

这师梨实在是太八卦了些,若是再等她问,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快走吧。”

师络一边催促着,一边从师梨手中,拿过一件行李,脚步直追李忻而去。

到了李忻身边,师洛扯了扯李忻的衣袖,给他使了个眼色,示意其快些走,好把身后那个八婆丢在后面。

“我还没问完呢,你们走那么快干嘛。”

师梨眼看着前面两个身影越走越远,于是也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在后面鬼叫着。

“赶时间!”

师络丢出三个字,便不理会师络。

只下了个电梯,就到了停车场。李忻帮忙把所有的行李都搬到了后备箱。再帮其打开了车门,让两姐妹坐了进去。

李忻现在变得如此绅士,和以前与她相处时完全不一样,令师络都有点不习惯。

李忻又从前面递了一包东西过来。

“这什么?”

师梨好奇的问道。

“早餐”

说完,李忻缓缓启动着车辆。

“真贴心”

师梨接过早饭夸奖着。

他们买的那趟航班,没有餐饮,早上起的又那样早,真的有些饿了。

师梨拆开袋子,里面有豆浆,包子,油条,还有师络最爱的酱饼。

“我知道,这是你的。”

师梨非常识趣的将酱饼递给了师络。

师络全程的没说一句话。

她现在还在恍惚的将身前这人与自己QQ里的那个人做着融合和比较。

李忻的车开的很慢,很稳,就连他们杯中的豆浆都没怎么晃动。

“这东西吃的我真是又甜又酸的。”

师梨吃完最后一口,感慨道。

“那怕是味觉出现问题了吧。”

师络还特意去尝了一口师梨剩下的包子,没有反应过来师梨的言外之意。

“咦!”

师梨满是嫌弃。

“姐,你真的挺呆的。”

师梨嘲笑道。

搁在平常,师络肯定没那么呆,可是现在,她心思,哪会在这些吃食上。

前面的李忻轻笑着,师络疑惑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她给师梨翻了个白眼。

这丫头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再讲话,就把你扔在这。”

师络恶狠狠的威胁着师梨,师梨这才洋洋闭了嘴。

帝都的机场在北城区内,离着师梨的地方二十多公里,不到一会便到了。

李忻将车停在师梨的住所楼下。

这是一所城中村,没在主城区,但也够幽静。

李忻与师络跟着下了车,想要帮忙将师梨的行李搬上去,却遭到了师梨无情的拒接。

按照她的话说,她要故意扮柔弱,想要博得附近广大男同胞的同情,说不定,就能成就一段良好姻缘。

这脑洞,只有师梨能够想的出,既然如此,李忻和师洛便成全了她,又重新返回到车里。

没了师梨,两人之间的气氛再次变为沉默。

师络用余光瞟了一眼李忻,他脸上没什么异样,依旧专心翼翼的开着车,看着前方的道路。

他能憋住,师络哪憋得住。

“你怎么知道我们会坐这班飞机?”

师络问着心中的疑惑。

她一出来,李忻便等在了那里,她又没有告诉他航班信息。

“因为这班最早。”

李忻温柔的回道。

“这算什么理由?”

师络心里想着。

“万一我不坐这班呢?我们可是有三班。”

万一自己不坐这趟,他算错了,不就白等了?

“我就从最早的航班等。”

李忻这回答,让师络始料未及。

他的言外之意就是,他就从最早的航班等,不管哪个时间点,他总会等到,师络忽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起来。她偷瞄了李忻一眼,还好他没看见,不然就太尴尬了。

“你今天不用上班吗?”

师络突然想起来,医院应该挺忙的,李忻一早就过来接自己,不会耽误工作吗?

“调休了。”

李忻短短道。

“那个。”

找个话题实在太难了,要是不说点什么,又会尴尬,真是为难。

师络眼睛一转。

“张医生给我打电话了。”

“说什么了?”

李忻眼睛看着前方的路,声音淡淡道。

好像对张晓这种行为一点也不在意。

“他说你去南城是自己主动的,还说,你过河拆桥,故意针对他。”

找点话题太不容易了,师络在心中默念着:“张医生啊,对不住了。”,以此想来缓解心中的不安。

“去南城,是因为你,刚好张晓要来南城出差,我便走了个后门。”

李忻的情绪中没有多大的起伏,但是师络听到后门两个字,有说不出来的怪异,也只有李忻,才把后门说的如此的冠冕堂皇吧。

“你也不怕给人留下诟病。”

师络调侃着,堂堂的中流砥柱,居然要去走后门。

“走多了,就习惯了。”

说这种话,李忻可是说的特别的顺口,师络已经习惯了。

“关于过河拆桥和针对就更没有了,可能是他想太多了。”

李忻解释着。

“那他为啥那么说?”

师络现在还记得张晓那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样子,委屈的让自己去解救他。

“我只是帮他在技术上,更上一层,让他能够在医院里,稳稳的站住脚跟而已。”

李忻绝口不提自己因为私事,去转移注意力,故意殃及到张晓的事情。

师络满脸的黑线。

人家张医生也呆了十年之久了,需要李忻现在去帮他站住脚跟吗?不过通过这话题,他们好像有点回到从前了,至少没那么尴尬了。

“那你真是用心良苦。”

师络无语了,只能戏谑道。

“我对你更是。”

李忻的话可真是一语双关。

自从捅了隔在他们之间的窗户纸后,二人之间的感觉越发的不同。这下弄得师络都不好接话了,她只好望着街边,看着眼前繁华的街景,想着自己以后的路。

师洛现在知道自己应该去做什么,那就要好好筹划才是。

突然,师洛想到,她还没签约,冒然的过来,也没给元纪打电话。

“哎!怎么把这事忘了。”

“怎么了?”

李忻感受到师络的情绪变化。

“我还没给元纪说呢!”

“我昨天晚上已经告诉他了。”

李忻昨天收到信息,便告诉了元纪,省的那家伙,没事就来骚扰自己。

“那我什么时候签合同啊。”

“合同已经带来了,随时可以。”

元纪比他着急多了,他可不想出什么意外。

说话间,李忻很快便开到了师洛的住所。

两人下了车,李忻一人托着两个箱子,上了楼。师络想要帮他,李忻毫无犹豫的拒绝了。依着他话说,他要刷刷好感,找找存在感,争取早日转正,这话说的如此直白,也是没谁了。

师络住在三楼,房子不大,够她一个人住,打开窗户,对面是个湖,楼不算老,却有着自己的特色,周围是些本地特色的小吃铺,还有繁乱交错的大小胡同。

这是师洛喜欢的地方。

师洛住的房间很干净,她只有两个行李箱,自然不需要花很多的时间,去收拾。

从房子里出来,已是十二点半。

“我请你吃饭吧。”

李忻在楼下提议着。

“应该是我请你吧,你都为我忙了这么久了。”

师络很不好意思,纵然人家对你有喜欢,但是她也不能当成一种优越感啊。

“刷好感度这种事,向来不分时长。”

李忻笑了笑道。

师络以前没怎么看李忻,现在仔细看着,李忻的长相,是符合大多数审美的,浓眉大眼,身才匀称且身高也足有185cm,

师络偷偷瞄了好几次,而最后一次,正好对上李忻的视线。

“你若喜欢,可以光明正大的看。”

这李忻,向来都喜欢逗师络,看着师络有些窘迫,他便更开心。

真的有些累了,师络真不想再走,他们找了一家饺子馆。

在等餐的空隙,李忻从包里掏出一份合同,递给师络。

师络狐疑的接过来,打开,随意翻了两下,便准备签下自己的名字时,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将笔放在桌上。

“怎么了?哪里不对吗?”

看着师络的动作,李忻柔声问道。

他拿到合同时,看了好几次,觉得没什么问题啊。

“那股份我不想要了。”

师络淡淡道。

她知道李忻对她的心后,她没有办法去理所当然的收下这份股份。虽然师洛对李忻是有好感,但二人现在也只是处在试探性的接触种。在这不明不白的情况下就收这样一份股权,师洛心种有着深深的不踏实。

从另一个角度去说。这份股份明显是李忻牺牲自己的利益去保证了师洛的利益,若以前是朋友,她还能够接受,现在把窗户纸捅破了,她很难坦然的接受。

“其实,你不用那么有负担的,这是你应得的。”

李忻知道师络心中的想法。

“难道你没有私心?”

师络反问。

“凡人都有私心,更何况那个对象是你。但是,师络,这东兴不是我一个人的,我只是入股而已,若是真的过分,或者侵害到利益,元纪也不会答应。”

李忻解释道。

他在东兴占得股份是百分之45,但是东兴终归是元纪在管理,若是元纪不点头,他也没有办法。

“真的?”

师络考虑了一会,怀疑的问着李忻。

“自然是真的,元纪可是只狐狸。”

李忻点点头。

当初他看上元纪,同他入股就是这个原因。

“和你比呢?”

师络眨了眨眼睛,问着李忻。

她可是还记得之前李忻设计的种种呢。

“我和他不一样。”

李忻笑了笑道。

“他是狐狸,我是猎人。”

李忻暗藏深意的继续道。

师络心领神会的白了李忻一眼,这是把她比成猎物吗?

“那你打到猎了吗?”

师络装着天真的问。

“还没呢,但我已经瞄准了。”

(上部完)

《灯塔下的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