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我是恐婚的南巷 > 第39章 第39天恐婚

我是恐婚的南巷

《我是恐婚的南巷》 李安文/著, 更新于: 2021-02-23 00:45:4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39章 第39天恐婚

今日阳光好好,猫咪窝在沙发睡的正酣,南巷给划拳浇水后,来了兴致,整理起来很久以前的杂物。

库房里面有几个大箱子,放着的全是她的记忆。

南巷拿起扫把扫去箱子外面的灰尘,费了些力气才打开。

“吱嘎”一声,尘土飞扬里,慢慢看清。

这个箱子里面放置的是个样的电子设备。

南巷小的时候的磁带,录音机,光盘,游戏机,甚至还有MP3,诺基亚,都在。只是,大多缺胳膊少腿的。

南巷将卖相还不错的翻出来,又去开其他的箱子。

没一会,她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是不断。

南巷迫不及待的将手上东西放下,擦干净后立即试了下,插上电源,果然,这录音机还能用。

这个磁带,南巷珍藏了很久。是南巷最喜欢的歌手,张杰的歌。

那一首天下,陪着南巷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磁带放的久了,歌声也磕磕绊绊的,那些年青涩的时光,仿佛又回来了。

南巷伸手拿MP3,只是它好像坏了,充电也打不开。

又把她堆积了很久的画板清理干净,上面还夹着一堆画纸。

翻开后,南巷有些发愣。

“这是,四方?”

有些发黄的纸张上,用2b铅笔勾勒出四方的脸。

纸张上的他,还很青涩,利落的寸头,一点都没有影响他深邃的眉眼。

他眉毛微微上挑,扬着下巴,笑的颇有几分玩世不恭。

一眼看过去,满是少年人的朝气与锋芒。

又看了一眼下方自己的字,也带着几分稚气,写着:“原来他叫四方。”

后面淡淡的画了一个爱心的形状,看的出来,有被橡皮擦过的痕迹。

这,大概是八九年前自己的画吧。

那个时候,许四方还不是南巷的男朋友呢。

南巷看着看着,就笑了,说来,很多年没有见到他这个模样了。

想了想,南巷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又欣赏了好一会,才放下。

转头,她又拿起了一个心愿瓶。

是一个大大的,用木头塞子塞得紧紧的心愿瓶子,依稀可见,里面有五六个被绑的紧紧的纸条。

南巷自打工作,就没有碰到这个东西了。

费了些力气打开瓶子,拿出了几个纸条,缓缓的拆开。

【希望早点看到微微和肖奈在一起。】

南巷摇头失笑,心说,自己上学的时候,大概就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日没夜的看小说了。

又打开第二个。

【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大画家,一幅画可以买几百万那种。】

南巷看了看自己的画板,默了默。

你确实学了画画,可是,你只是画了男人...

再开【不喜欢笛子,想学吉他,以后自己有钱了一定要学,像杰哥一样,在舞台上弹吉他。】

南巷:“......”

没想到自己曾经还这么有想法呢。

再次回头看了一眼已经放在床尾巴快一年没动的吉他,南巷忽然觉得有些对不起曾经的自己。

到现在,学了两首歌还磕磕绊绊的,最后还是不喜欢的笛子给加了分,才考上高中的,要不然,就自己那严重偏科的成绩,估计早就要放弃学业了。

下一个是【今天看到了一个男生,他比我高了一个头,还给了我一个阿尔卑斯,好甜。】

【他原来叫四方,哈哈,他今天给我带早餐了,但是呢,我是不会被人轻易追到的。】

南巷笑着摇头:“南巷啊南巷,原来你还是个恋爱脑,看看,有了许四方之后,你就没别的东西,全是关于他的!”

南巷甚至还翻到了好羞耻的【想和他负距离接触】,【好像给他生猴子!】

“南巷,你干嘛呢?快出来吃饭啦!”忽然,南巷的们被打开。

南巷立即背过身去:“妈,你咋不敲门就进来了?”

今日阳光好好,猫咪窝在沙发睡的正酣,南巷给划拳浇水后,来了兴致,整理起来很久以前的杂物。

库房里面有几个大箱子,放着的全是她的记忆。

南巷拿起扫把扫去箱子外面的灰尘,费了些力气才打开。

“吱嘎”一声,尘土飞扬里,慢慢看清。

这个箱子里面放置的是个样的电子设备。

南巷小的时候的磁带,录音机,光盘,游戏机,甚至还有MP3,诺基亚,都在。只是,大多缺胳膊少腿的。

南巷将卖相还不错的翻出来,又去开其他的箱子。

没一会,她便灰头土脸的回来了。

只是,脸上的笑意却是不断。

南巷迫不及待的将手上东西放下,擦干净后立即试了下,插上电源,果然,这录音机还能用。

这个磁带,南巷珍藏了很久。是南巷最喜欢的歌手,张杰的歌。

那一首天下,陪着南巷度过了无数个日夜。

磁带放的久了,歌声也磕磕绊绊的,那些年青涩的时光,仿佛又回来了。

南巷伸手拿MP3,只是它好像坏了,充电也打不开。

又把她堆积了很久的画板清理干净,上面还夹着一堆画纸。

翻开后,南巷有些发愣。

“这是,四方?”

有些发黄的纸张上,用2b铅笔勾勒出四方的脸。

纸张上的他,还很青涩,利落的寸头,一点都没有影响他深邃的眉眼。

他眉毛微微上挑,扬着下巴,笑的颇有几分玩世不恭。

一眼看过去,满是少年人的朝气与锋芒。

又看了一眼下方自己的字,也带着几分稚气,写着:“原来他叫四方。”

后面淡淡的画了一个爱心的形状,看的出来,有被橡皮擦过的痕迹。

这,大概是八九年前自己的画吧。

那个时候,许四方还不是南巷的男朋友呢。

南巷看着看着,就笑了,说来,很多年没有见到他这个模样了。

想了想,南巷用手机拍了张照片,又欣赏了好一会,才放下。

转头,她又拿起了一个心愿瓶。

是一个大大的,用木头塞子塞得紧紧的心愿瓶子,依稀可见,里面有五六个被绑的紧紧的纸条。

南巷自打工作,就没有碰到这个东西了。

费了些力气打开瓶子,拿出了几个纸条,缓缓的拆开。

【希望早点看到微微和肖奈在一起。】

南巷摇头失笑,心说,自己上学的时候,大概就做对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没日没夜的看小说了。

又打开第二个。

【以后一定要做一个大画家,一幅画可以买几百万那种。】

南巷看了看自己的画板,默了默。

你确实学了画画,可是,你只是画了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