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与君一醉一苍流 > 第36章 戒(2)

与君一醉一苍流

《与君一醉一苍流》 陌离浔/著, 更新于: 2021-02-23 22:47:4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36章 戒(2)

药王孙思邈已经治疗过冷素月的伤了,但肋骨断裂也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养好的,此刻冷素月仰面躺在床上,被裹得像一只白色的蛹,素白的脸上不见一点儿血色。

乐平楚守在冷素月的床前,他闭着眼睛,但微微颤抖的睫毛揭示出他此刻并无心沉睡。

房间早已被大锁锁了起来,门外也尽是侍卫把守,这都是为了防止冷素月醒来发疯所设置。

寂静的院子中突然传来一阵微弱的风声,有人在房间的门框上轻轻敲了敲,乐平楚睁开眼睛,他担心地看了冷素月一眼,这才蹑手蹑脚地走到门前。

“你若是现在后悔了,本宫还能去求了父皇让你出来。”乐平楚也没想到,这夜深人静时刻,来到这儿的竟然是寒国的大公主冷婉宁。

“多谢公主记挂,平楚誓要守护阿月,更深露重,公主早些回去,莫要伤了身子。”乐平楚不卑不亢地说道。

虽然隔着门,但乐平楚还是能够感受到门外人此刻的不屑和恼火,他微微垂下头,虽说他对这位大公主并无好感,但也不会恶语相向。

“乐平楚,你可知兹事体大,你可能会丢掉半条命,为了她那种卑贱的人,根本不值得。”冷婉宁此刻十分恼火,她不明白这乐平楚究竟为何愿意为冷素月拼上自己的性命,在她看来,乐平楚这种举动十分幼稚和愚蠢。

“公主此言差矣,人与人之间何来卑贱一说呢?”乐平楚眼底闪过一丝寒意,虽说他不想惹恼这位公主,但对方的话还是扎在乐平楚胸口。

“哼,她母亲不过是卑贱的医女,自然血统低贱。”冷婉宁对冷素月十分不屑,虽同为公主,但冷婉宁自认为冷素月那是低贱的人,万万不可与自己相提并论。

乐平楚双拳紧紧攥起,他抬起头,眼底尽是冷漠,一字一句地说:“医女如何?宁氏嫡女又如何?生而为人,何来不同?我以为生在寒国,公主能够磨灭世家那肮脏的烙印,如今看来,世家卑微的血还真是固执。”

“你!”冷婉宁整张脸都扭在一起,还从未有人这么说过她,她自幼便养在宁太后身边,世家那些道理深深地烙在她身上,虽然有时候冷婉宁也想逃脱世家的枷锁,但她绝不允许有人践踏世家的尊严。

“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本宫也不多管闲事,你便自生自灭吧。”冷婉宁被乐平楚的一席话气得浑身颤抖,哪里还想帮乐平楚。

听着冷婉宁走远的脚步,乐平楚叹了一口气,他轻手轻脚地走到冷素月的床边,慢慢坐下,借着不多的月光,打量着冷素月的脸。

冷素月慢慢伸出手抓住乐平楚的手,她抬了抬有些沉重的眼皮,终于是挣开了眼睛,虚弱地看着乐平楚。

“她有意拉拢你,若你与她修好,便可为乐家赢得助力。”冷素月有些力不从心,说话声音宛如游丝一般,轻飘飘地落在乐平楚耳朵里。

乐平楚沉默不语,正如冷婉宁说的那样,自己此举确实不划算,能救乐家的法子千千万万,但他依旧选择了这条路。

“我以前自持力很好,从不会有多余的欲望。但不知道为什么遇到你之后,好像那欲望就像是在心中扎根了一样,完全不受控制地疯狂野长。明明理性告诉我这般做不好,但却控制不了自己的感情,我想我是个贪心的人,我舍不得乐家落败,也舍不得离开你……”乐平楚扯着嘴角,自嘲地笑着。

他见多了为了权势,为了钱财,或者是为了女色作出种种不合理行为的人,他总是嘲讽这群人头脑不清醒,如今到了自己头上才明白,世人皆为此苦,不是不苦,不过是时候未到罢了。

冷素月忍不住笑出了声,紧接着就咳嗽了几声,乐平楚急忙按住冷素月的手腕,想要查看她身体的情况。

冷素月摇摇头:“吐几口血不碍事,有师傅在,这点小伤也不算什么。”

冷素月用力地将自己的头偏过来,她看着乐平楚,好像第一次见面历历在目,那个人那个时候眼底还满是怀疑和警惕,如今同样的眼眸却充满了温柔和担忧。

“在进狩猎场前,我收到一封信,上面详细写了乐家近些日子在梁国的遭遇,以及催促你尽快拿到寒国的帮助。”冷素月回忆起那封自己并不太想看到的信,不禁有些唏嘘。

乐平楚的手微微一顿,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了冷素月一眼,试图从她脸上看出生气或者怨恨的表情,但冷素月脸上什么神情都没有。

冷素月抿了抿嘴,接着说道:“我便知道那日你突然与我交好,定是因为此事。我也有些恼火,也不是傻子,怎么就由得你这般欺骗。”

“我……”乐平楚张嘴想要解释什么,但转而他万念俱灰地低下了头,眼底满是愧疚,此事终究是他错了,利用了冷素月。

“我那时便想将你捆起来好好教训一通,再扔到深山里,让野狼啃了你,看看你的良心还在不在。但我一想到这画面,就心疼得不得了,如何我是不狠心这般对你。我便告诉自己,若是你真心喜欢我,便是利用我又如何?”冷素月说到这,脸上露出一丝柔情,她静静地看着乐平楚,继续说道:“所以狩猎场我便故意去追唐紫微,你若心中无我,便会用心去狩猎,你若心中有我,定会担忧我而去找我,果然,我赌赢了,你真的喜欢我。”

乐平楚听到冷素月这些话,他缓缓抬起头来,他默默地看着冷素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是好,他心中的愧疚并未因冷素月这番话而消失,反倒是更加难受。

冷素月的手在乐平楚的掌心蹭了蹭,她温顺地看着乐平楚,安慰道:“你莫要觉得愧疚,这也是我心甘情愿,何况我知晓你真心喜欢我,真心待我好,这不就足够了吗?”

乐平楚一把抓住冷素月的手,他脸上罕见地露出悲怆的表情,一副要上战场,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的表情,看得冷素月也是一脸不解。

乐平楚在心中暗自想到,能得到这颗真心,说来人生也无悔,今生今世便是用一切来守住这颗真心就是他最重要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