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千万遗产 > 第97章

千万遗产

《千万遗产》 小小一只呀/著, 更新于: 2021-04-09 00:43:00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7章

果然他的这话一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那句男朋友给吸引了。

就连李梅都从床上坐了起来,眼睛雪亮,殷切的拉着张峰的手问:“小伙子,你说我们盈盈有男朋友了?她的男朋友是做什么的?对我们盈盈好不好?”

张峰骑虎难下,也不能说出具体的徐老爷子的信息,可也不能不说。

犹豫了一下,他半真半假道:“盈盈的男朋友是一个富商,家里有钱。”

“对盈盈很好。”

他避重就轻,可是李梅的注意点只在:“小伙子,那他具体是做什么的?”

张峰脑袋一片空白,这个时候想要临时的编造也不太好编造,他只能无奈道:“这个我真的不是很知道,伯母,这其实也不重要不是,他只要对盈盈好就好了,不是吗?”

李梅连连摇头:“小伙子,话不是这样说的,他要只是一个有钱人的话,那我们盈盈不适合他,我们盈盈啊,需要一个稳定的生活,他只说有钱,谁知道他以后还有没有钱?万一破产了,又或者是怎么样怎么办?”

李梅担心的比较多,下意识就道:“我们欣欣...”

可是刚说出了刘欣欣的名字,她就又闭上了嘴巴。

只转移话题道:“不行,我很担心,小伙子,你要是不知道的话,你帮我给盈盈打个电话吧,我亲自问问她,我真的不放心。”

李梅有手机,但是她的眼睛不太好,也不怎么会操作,就想求助张峰。

可她这个提议可把张峰吓的冷汗都出来了。

“那个..我...伯母,你不就是想要知道盈盈男朋友的信息吗?我可以给你打听!盈盈现在工作忙,你就是给她打过去,也只能打扰她工作。”

如果让李梅把电话打过去的话,那刘盈盈不就知道他在她老家的事情了,这事就算是被他给搞砸了。

不说徐春兰,就是宋飞徐春梅他们那些人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把他给淹死。

而且他也有理由千万不能让刘盈盈知道他来了这里。

“伯母,您别着急,我给您打听!”张峰只是在不断的重复着这句话,心思百转,想要赶紧的找出一个解决的办法。

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说谎真的是太难了,一个谎言需要千万个谎言去圆,而且说不定什么时候这个谎言就被戳破了。

他额头的冷汗都出来了,他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拿出了手机:“别急,伯母,我记得以前盈盈好像给我发过他男友的照片,我找给你看。”

李梅本来就不想要去麻烦刘盈盈,如果张峰他有照片的话,那就更好了,是不是良人,她就看个照片也能看出一二。

“那小伙子,你赶紧给我找找吧,哎呦,可真的麻烦你了小伙子。”李梅的态度又好了起来,满口的客气话。

视线不停的往张峰的屏幕上瞟,想要快点看一看未来的女婿。

可张峰的手机里哪有徐老爷子的照片,再说了,就算有,他也不可能拿给李梅看。

可是这大话他都说出去了,这个时候再反悔只能引起怀疑。

其他病床的人也不时的都往这看过来,似乎也格外好奇这刘盈盈的男朋友。

张峰的手指胡乱的在相册里翻找了起来,做样子给李梅看,脑海里想的是怎么能巧妙的躲过去这一劫。

而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他忽然在相册里发现了李明航的照片。

可能是之前他无意翻看朋友圈的时候无意保存下来的。

不过这个时候也不管这照片是怎么来的了,他只知道他找到了躲过去的办法了。

在心里默默的给李明航道了一声歉,他把那照片拿给了李梅看:“伯母,你看,就是他。”

李明航文质彬彬,看着就比较讨人喜欢,李梅只看一眼就捧着手机乐开了花:“哎呦,这小伙子看着可精神。”

“一瞅就是有礼貌的人。”

只看了照片,李梅就满意极了。

其他人好奇,也想要看看,李梅连连摆手:“不行,不行,这给你看了,你们再喜欢上了可不行。”

这李明航的长相李梅是满意到不行,怎么看怎么满意。

“盈盈这个男朋友可没有找错。”李梅把手机还给了张峰:“这样的小伙子,应该错不了,一看就不像是会闯祸的人。”

她道:“你也不用问盈盈了,你就让她自己和这个小伙子发展去吧。”

李梅欣慰道:“这样我死了,我这盈盈也有人照顾了。”

张峰低头捏着手机,在心里不停的给李梅道歉,我这都是没有办法了,我这都是为了您好。

再抬头,他的脸上也挂上了勉强挤出来的笑:“是啊,这个男人可错不了,我和他打过几次交道,说话做人都很不错。”

其他人也在一边打趣:“这得是多么优秀的人,让你们夸不绝口了?

盈盈这可是有福气了啊?”

张峰赔笑点点头。

李梅高兴过后,看了还赖在这里的张峰,她指使道:“小伙子,你帮我削一个苹果吧,我想要吃苹果了。”

张峰连忙拿起一个苹果就削了起来。

李梅看了张峰良久,好一会才开口道:“小伙子,其实你认识我们欣欣吧?你不是因为我们盈盈,你是为了我们欣欣来的吧?”

因为李梅突然提到刘欣欣,张峰手里的刀子瞬间失了准头,割到了大拇指,苹果也咕噜噜的滚到了地上。

可此时他也顾不得苹果了,只是无措又震惊的看着李梅。

李梅看着张峰慌张的样子,叹了一口气,拿了一边的纸巾递给他:“不用这么紧张,我还没有老糊涂,你对盈盈的事情知道的不是很多,还一直都想要知道欣欣的事情,我想想也可以知道。”

张峰沉默着捡起了地上的苹果,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因为他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的大脑一片空白。

“我们欣欣以前遇到了一个骗她感情的男人,她的文化不高,没有念过大学,却拼命的赚钱去供那个男人念大学。”

李梅说着眼眶就红了:“我以前说过我们欣欣,我跟她说那个男人就是骗她的,可是她不信,她还和我们家里断了关系,一心扑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张峰沉默着抽了一张纸巾递给了李梅。

李梅接过低声道了一声谢谢。

半晌才继续道:“我和你说这些,只是觉得你不是一个坏人,我本来以为你是骗了我们欣欣的那个坏男人,但我想啊,如果那个坏男人能做到这样体贴的话,换做是我,也会被骗。”

她抬头看了张峰一眼,叹气道:“最关键的是,我觉得那个男人既然能负了我们欣欣,这么多年,也不会有良心再找回来了,也没有意义了。”

张峰没有接话,只是附和的点点头。

而李梅似乎因为说的这些话陷入了沉思里面,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就在张峰以为她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她却忽然又开口了。

“小伙子,我们欣欣过的苦啊。”

说着,她的情绪忽然就崩溃了。

“我们欣欣后来回来了的,可是,是我,是我把她给逼上了绝路。”

李梅拍打着自己的胸脯,痛哭流涕:“是我啊,如果不是我非得要去给她介绍男人,逼着她结婚,她也不会寻了短见。”

她哽咽着几乎说不出话:“我应该猜到的,她那个时候身体已经不行了,她是回来想要最后看看的,否则她那要强的个性就是死在外面也不会回来的,我都应该知道的,可是我还是把她给逼死了!”

李梅哭的悲恸:“都是我,这都怪我。”

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她说起这件事情还是满满的自责愧疚。

而张峰此时什么也听不见了,满脑子都是她寻短见了这句话。

刘欣欣死了!

“伯母,欣欣她...她是什么时候出事的?”张峰问的声音都发抖,眼泪随着问话也无声的流了下来,在被发现之前,又赶紧的抹了去。

“好多年了。”

李梅模糊的回答了一句,其实她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或许是因为她的年纪到了,也或许是因为她总觉得刘欣欣还在,所以怎么也记不清刘欣欣没了的那个具体的年份。

“那...那我能去看看她吗?”张峰死死的捏住了拳头,声音颤抖的询问。

面上还努力的保持着镇静,不想让李梅发现端倪。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李梅深深的看了一眼张峰,问道。

“朋友。”张峰嗓子发涩道:“普通朋友。”

他死死的咬紧了普通二字,手指关节用力的都发白了。

“普通朋友...”李梅重复念了一句,好半会点点头:“只要是朋友,想去见她都是可以的。”

她给张峰说了一个人名:“你去了村子里找冯年,冯叔,你说是我让你去找欣欣的,他会带你去的。”

说罢,她露了疲态,往病床上一躺,开始赶人:“小伙子,你走吧。”

张峰站起,道:“伯母,我看过欣欣我还会回来的,我在这出差,在这段时间,我会一直在这照顾您的。”

顿了一秒,他道:“就算不为了盈盈,也为了...欣欣。”

在他自己哽咽出声之前,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而李梅在他说完了这句话之后,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欣欣,我的欣欣,你看错了人了啊!”

她低声的呢喃,揪着那被子,悲痛到了极点。

那么多年的付出,也不过就换了那小子的一句普通朋友。

“闺女啊,不值得!”

她恨不得都要骂那个小子了,可她不能,她这个当妈妈的也没有资格。

而张峰这边,风风火火的坐上了最后一班车回到了刘家村,心里是一片荒凉。

到了村子里,已经晚了,家家都亮起了灯。

李梅虽然给他说了去找冯年,可是他也不知道冯年具体住在了哪。

无奈,他又去敲了早上那大爷的家门。

好半会才有声音传出来:“谁啊?”

“大爷,您好,我是早上问路的那个人,我想问你一下,请问您知道冯年吗?我想找一下冯叔。”

张峰赶紧回答道,生怕回答的晚了,那大爷就不搭理他了。

“冯年?你去村尾那排破房子找吧,最破的那家就是他家!”

大爷说了这句话之后就不再搭理了,任凭张峰怎么问都没有回声。

无奈,张峰拖着都已经不像是自己的腿的腿去了村尾的位置。

本来以为会很不好找,但是没想到却异常的显眼。

一个看起来像是要倒塌了的屋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还时不时的传出了咳嗽的声音。

犹豫了一下,他慢步上前敲响了房门。

“谁啊?”一声极其暴躁的大嗓门响了起来,虽然隔了一扇大门,但是那声音却像是在他的耳边炸起的。

“冯叔你好,我是李梅,李伯母介绍来找你的!”

张峰也尽量的用大嗓门回应了。

好半会屋里都没有回答,就在他以为还要再说点什么的时候,听到了里面有开门的声音,没多一会,匆忙的脚步声到了门口,一个干瘦的小老头出现在了他的面前,身高甚至还不到他的肩膀。

“冯叔是吧,你好,我是张峰,是李梅李伯母让我来找您的。”

张峰拘束的赔笑。

冯叔只是冷眼斜了他一眼,“那婆娘她让你来找我做什么?”

小老头看着就不是一个好惹的。

“不是...是..她...她让我来找你,想你带我去欣欣的坟上看看。”对上这小老头,张峰紧张的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欣欣?刘欣欣?”小老头本就高昂的声音又拔高了两度。

张峰点点头:“是,是的。”他的手放在身前,恭敬又拘谨。

冯叔上下打量了张峰,哼笑一声。

“这么晚了你去坟堆?”冯叔嗤笑,拉开了大门让张峰进屋:“进来吧,明天再说。”

“不,冯叔,现在就去行吗?”张峰想要抓紧一点时间,他一刻也不想等了。

“不行!你不做亏心事哪有晚上去的?”冯叔一口回绝了。

“我不怕!”张峰赶紧的道。

“我怕,我老头子怕行不行?”冯叔拍拍门板,不耐道:“你进不进来?不进来就赶紧走,别耽误我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