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那少年的发丝又软又卷 > 第182章 其实篇 这个老师很硬核

那少年的发丝又软又卷

《那少年的发丝又软又卷》 木橘子/著, 更新于: 2021-02-11 13:21:00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82章 其实篇 这个老师很硬核

江城高中高一部。

“时思鸢!听说齐慕根本就没有妹妹,你总缠着他做什么!”怒斥的人看起来比对面的时思鸢大些,下巴扬起,眼神蔑视,一身名牌,定制包臀短裙,看起来很是嚣张。

此时正是高中大课间,一群学生停留在一旁吃瓜,不明所以地看着两人。

时思鸢淡漠地看着对面比自己高出半头的女生,相比身边的朋友云沫紧张地握住她的胳膊,时思鸢冷静异常,其实,她大概猜出来这人是为什么来找她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情了,以前还小,什么都不懂,而且齐慕的学校就在隔壁,还没发生什么就已经及时制止,现在她已经长大了,不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孩子。

时思鸢转头看向云沫,拂下她的手,微微一笑,“别担心,我会解决好的。”

云沫担忧地看着时思鸢,“可是。。。。。。”

没等云沫说完,时思鸢便向前给了她一巴掌,一巴掌。。。一巴掌。。。。。。

霎时间,空气凝结一般,安静地可怕。

所有人都惊呆了,特别是同班同学,因为时思鸢在他们眼里从来都是个很随和的人,不怎么爱讲话,但是对人对事都很温和。

这一巴掌直接把他们给打蒙了!

云沫惊呆了,她她她她她!云沫闭起嘴巴惊愕地咽了下口水,连忙掏出手机给齐慕学长发了个短信。

她为什么会有齐慕的短信呢?因为齐慕不放心时思鸢,专门拜托云沫如果时思鸢出了什么事一定一定要及时告诉他!

“你竟然敢打我!?”一声刺耳的尖叫声划破天空,岳彤彤气急了,抬手就想去抓时思鸢的头发。

却没想到,胳膊突然被钳制住,抬眼一看,岳彤彤不耐烦地怒吼:“你他妈谁啊!滚开!”

陈海皱眉厉声喝道:“我是她班主任!”

岳彤彤一愣,气势立马弱了下来,但是心里还是很不服气,“你是她班主任,那好,你的学生现在早恋,难带学校里就不管管吗?我的脸还被她打了一巴掌!这事绝不能这么算了!”

陈海瘪眉,“你是谁?不是这个学校的吧?我的学生根本就不会无缘无故打人?如果是你先挑起的事端,那么你就要负起这个责任。”

“再有,你说我的学生早恋,那好,你来说说她早恋的对象是谁?”真当他没经历过早恋事件?想当年,他班里一个比一个嚣张,还有一对现在是亲戚!

“你!”岳彤彤心里是怂的,因为这件事齐慕根本就不知道了,如果让齐慕知道了。。。。。。岳彤彤心里不由得打了个寒颤。

但是听说最近齐慕一直都没有在学校去家族企业实习,应该顾不上时思鸢了吧?

岳彤彤一下子有了底,“总之她这么小就早恋难道作为老师都不管教一下吗?”

陈海护小鸡仔似地将时思鸢拦在身后,“我的学生我说了算!况且,时思鸢同学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为人谦逊,从没出过什么岔子,一直都是班里的学习榜样,就算是早恋,我相信我的学生也能做到心里有数!”

岳彤彤一脸懵逼地看着陈海∑(❍ฺд❍ฺlll),这老师什么情况!?“你这种人配做老师吗?不带着学生努力学习!竟然纵容学生早恋!”

陈海皱紧眉头,丝毫不让,“时思鸢同学的成绩一直是年级前两名,从没掉出过第二名,所以很抱歉让你失望了!”

“四月!没事吧?”齐慕本来就打算来学校接四月,没想到中途看到云沫发来的短信,担心地他心都快跳出来了。

“齐慕!?”岳彤彤震惊地转身,僵硬着身习子,不是说去实习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众人一齐看去,原来就是因为他啊,看起来的确很优秀,有几个从前和时思鸢做过同学的一眼便认出了齐慕,当时他们还以为他是时思鸢的哥哥呢。

女生们花痴地看着齐慕,还有些人害羞得脸都红了。

“齐慕。”时思鸢也微微愣了下。

齐慕跑上前,捏着时思鸢的肩膀转了一圈,紧张地查看着有没有哪里受伤。

额头上冒着细密的薄汗,气喘吁吁地,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叫齐慕的人有多么在乎时思鸢。

“我没事。”时思鸢平静地推开齐慕讲到。

齐慕僵着手停在空中,顿了顿尴尬地放下,突然想到找四月麻烦的人,转头一看,正是大学的同学,也就是岳家的大小姐。

齐慕锁眉,“请问岳大小姐为什么故意来找茬,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我并不喜欢你,你我两家还有合作,我不想闹得太难看!”

岳彤彤气急了!

从刚刚齐慕到这里的一系列动作,简直就是拿时思鸢当个宝!明明对别人那么毒舌,总是面无表情冷冰冰地,为什么在时思鸢面前就可以变成那样一个人!

岳彤彤委屈地抱怨着,“就因为你喜欢她?她就是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而且我调查到她还是个孤儿!根本就配不上你!”

齐慕根本就忍不了别人说四月的半点不是,当即顾不得其他,冰冷冷地怒斥,“我说配得上就是配得上!你连给她提鞋都不配!”

说完抬起四月的胳膊,两人的手腕上正有着一对相似的银镯子,“看到了吗?我和四月小时候就已经有了婚约!别犯贱一次次地凑上来!真恶心!”

时思鸢瘪眉,转头看向齐慕,“你说脏话了。”

齐慕扭过头去,像是犯了错又不想承认的小孩子,心里咚咚咚的打鼓,因为他害怕四月会说,那只是小时候的玩笑而已。

虽然齐慕小时候偶尔会对着四月毒舌一番,但随着年龄的增长,齐慕对四月越来越小心翼翼,大概是太过在乎了,在乎到不敢去确认一些事情。

众人惊叹,天呐!真的是一对镯子!娃娃亲?

陈海挑了挑眉,见多了,习惯了。

岳彤彤瞪眼看着,目光落在那对镯子上,直接傻掉了,张着嘴,一个字也没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