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年轻机长 > 第72章 072她能忘吗

年轻机长

《年轻机长》 公子齐/著, 更新于: 2021-02-23 22:47:50

来源:手打8小说

第72章 072她能忘吗

刘敏玉蓦地盯紧她,盛锦初激发了她心底的激烈情绪,热血像岩浆一样开始沸腾。

冲动是魔鬼,刘敏玉明知这是危险的讯号。

但是,盛锦初打蛇打七寸,她快言快语,每一句都正中她的耻辱,悲愤,和心有不甘。

刘敏玉感觉自己像一团熊熊燃烧的怒火,头脑都是不清的,它嗡嗡作响。

“你该不是怕我吧?”盛锦初还在加码。

刘敏玉仅存的理智的弦彻底勒不住了,冲动的魔鬼跑了出来。

“我有什么不敢的?”

现在她是光脚不怕穿鞋的,顶多盛锦初嘴巴伶俐,言辞上刺激她几句。不信她还能杀了她。

盛锦初一马当先:“那走吧,我知道一家不错的酒吧。”

宋楚知道盛锦初去跟人喝酒了,不会太早回来。

恰巧韩昊江约了他。

国外的航空公司他已经帮忙问过了,也和那边的朋友打过招呼,韩昊江的问题不大。

宋楚做的这些事,让韩昊江非常感激。

虽然在私心里,还是免不了有一点儿嫉妒他,那是人的天性使然。

韩昊江发现,越是生活优渥的人,却容易心思纯净,做个好人。因为不用为了得到费尽心机,自然也就避免沾染不少生活的污秽。

不管是为了生活精明的算计,还是伏低姿态的苟且,嘴脸都不怎么好看。

偏偏这些人生丑态,越脱于普陀大众之上的天之骄子们就不用有。

他们以自来的高贵姿态,轻易就能行得端,走得正。

韩昊江将含在嘴里的酒咽下去,他说;“宋楚,谢谢你能不计前嫌,这么帮我。”

宋楚跟他碰了一个杯子:“谢就免了。倒是你的酒,真的该戒了。如果你自己戒不了,去了那边可以寻求协助,公司会通过咨询机构帮你戒。”

韩昊江笑了声:“滚蛋吧,我又不是那种酗酒成瘾的人。”

“那就好。”

两人又喝了几杯,韩昊江犹豫的看向他,有些话他迟疑着要不要说。

“想说什么就直说。”宋楚都没看他,就说。

韩昊江挺直一点儿身子,他问:“你对盛锦初是认真的吗?你们两个各方面条件看着都不是很合适啊。”

宋楚满不在乎的说:“人的条件一直在变,如果是看条件在一起的,除非一方紧跟另一方的步伐,不然很快就不合适了。”

韩昊江点头,“那倒也对。”看来宋楚动真格的了。像他们这个年纪,从业经历简单的,心思也会比较简单,感情上还免不了有点儿愣头青。

但是,盛锦初不简单,她跟白纸一样的宋楚可不一样。

韩昊江转了转手里的杯子,又说:“你知道我之前打算报复盛锦初,想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还对她做了点儿工作……”他扭过头:“你对她的感情经历了解吗?”

宋楚微微眯起桃花眸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韩昊江说:“我想说她在东航有一个相好的,那个男人是她的大学校友,他们应该在学校的时候就开始了,后来一起进入东航。盛锦初能有今天,少不了那个男人的帮忙。听说两人一路相互扶持,走到高位。感情肯定浅不了,据说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因为男方出轨分了。可是,在一个公司,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又有那么多年并肩作战的情份,真的不会死灰复燃吗?”

韩昊江表示他坚决不信。他问宋楚:“你相信吗?”

宋楚坐在车后座,任窗外的滟艳流光一闪而过,割裂脸颊。

他也说不出自己到底信还是不信。

但是,他想了想,如果是从学校里就开始的恋情,不说扎根心底,也应该有了很深的印痕,想抹去,是不可能了。

至于那个男人,宋楚知道他叫杜崇旭。

他不止一次给盛锦初打电话,听聊天的内容也能断定两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宋楚一度很忌惮他……

或许真的喝多了,宋楚的太阳穴一阵尖锐的刺痛。

他猛地坐直身子,抱住脑袋按了按。

盛锦初很晚才回来。

喝醉的刘敏玉到最后进入了一种疯癫的状态。她又哭又叫,惊动了很多人。

盛锦初不得不扶着她出来,将她安顿在酒店。

从酒店出来,盛锦初一直在盘算事情。知道时间紧迫,明天一大早她就要去公司。不然等刘敏玉酒醒了,不知会有怎样的变数。

夜色阑珊,帝都都快睡着了,她的大脑却一刻没有停止转动。只要人在东航,勾心斗角就不会停止。无时无刻不处心积虑,很多的成功就是这样算计得来的。

其实一个人精明狡诈的程度,也是工作能力的一部分,只不过是隐形的。跟阴险毒辣没有什么不可逾越的鸿沟。

一只勤勤恳恳的老黄牛,犁地三千,也不一定能万众瞩目。

职场生涯就是这么现实残酷,能力不足,智商不够,就注定碌碌无为。

奋斗了一把年头的刘敏玉为此痛哭流涕的时候,盛锦初也颇为感慨。

她以为难缠的对手离开了,工作上不说一片坦途,至少可以获得短暂的放松。

但是,并没有。

斗争的齿轮紧咬到让人窒息。

夜色中没人看到一个光鲜亮丽的职场女性的疲惫。

盛锦初拖沓着步伐,想象自己的满面油光。

妆早已经花了,在酒吧的时候她就看到刘敏玉的脂粉雪山一样崩塌。

盛锦初就知道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和刘敏玉年纪相当。到了她们这个岁数,早晨起来脸是臃肿的,工作一天不到洗手间补两次妆,再昂贵的化妆品也能在眼角堆出痕迹。

想到这里苍凉感油然而生。

盛锦初按下电梯键。

等待的时候冷不防地被人从身后拥紧。

她吓得失声尖叫。

电梯门打开,盛锦初被拖进电梯,旋即按到冰冷的电梯壁上。

宋楚俯下身,挺拔的身体罩住她,吻得很用力。

盛锦初只觉得嘴唇发麻,头昏目眩。

五脏六腑都被搅动得难受。

她痛苦的推拒,但是,男女力量悬殊。略微恼怒的盛锦初张口咬了下去,血液的咸腥味儿接着在唇齿间弥漫。

宋楚皱了下眉头,放开她。

电梯门恰逢此时打开,宋楚一边擦拭嘴角,一边沉默的走出去。

看来咬得不轻。盛锦初跟出来问他;“很疼吗?”她想看一看。

被宋楚偏头躲过去了。

他个子高,盛锦初抬头看他时,正好迎着头顶的灯光。再加上他额发长长了,随着他低头的动作蓬松的覆在眼睛上。

所以,盛锦初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只确定他生气了。

她拉了拉他的袖子:“真生气了?谁让你那样吓我。我都快被你吓死了……”

宋楚还是不吭声。

越发像个执拗的大男孩儿。

盛锦初只得先把门打开,开门的时候才猛的想起来:“你很早就回来了?不会一地在外面等着吧,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

进到室内,宋楚踢掉鞋子才说;“打电话你能早回来吗?”

在她将刘敏玉送到酒店之前,肯定不能回来。

“就算不能早回来,也可以告诉你啊,这样你就不用干等了。”

宋楚不再搭理她,他脱下外套去洗手间的大镜子前看自己被咬伤的嘴唇。

盛锦初跟了进来;“让我看看。”

“不用。”宋楚拂开她,返回了客厅。

盛锦初跟着坐到沙发上,看到宋楚脱掉大衣后就只着一件衬衣。

如果不是坐在车里等,他肯定冻坏了。

盛锦初再看眼时间,更愧疚了。心疼的责备他:“你傻的吗,看到我没回来,外面又那么冷,为什么不回家去?”

宋楚转过头冷冷的注视她。

“这就是你要对我说的?”

盛锦初看了他须臾,没说话,直接起身去拿包。一会儿走过来,直接把一串钥匙扔到他手中,“以后我不回来,自己开门进来。大冬天要俏,你怎么不光着。”

宋楚愣了下,神色马上就缓和了。“我马上就光给你看。”

变脸比翻书还快,真跟小孩子一样。

他又问:“那你刚刚咬了我怎么办?”

盛锦初困死了,不跟他胡搅蛮缠:“你想怎么办?”

“我要咬回来。”宋楚一伸手,把她拉坐到他的腿上。唇齿凑近。

盛锦初问他:“你喝酒了?”先前闻到,还以为是自己的。

现在确定是他身上的酒气。

“你不是也喝酒了,比我喝的还多。”说到这里,宋楚的俊眉又拧紧了,这个男人今晚的脾气大得很,反复无常。他猛地抱起盛锦初去卧室。

盛锦初一双腿在空气中胡乱的蹬了几下:“喂,我还没洗澡。”

宋楚当晚的动作又急又重。

盛锦初只觉得身体被重重的一下,劈成了两页。

她海藻似的长发铺散在床面上,透过天花板虚幻的倒影,盛锦初看到自己妖艳得不成样子。

成了精的树藤一样紧紧缠绕住对方。

原来不止宋楚。

她也野得不成样子。

赢得一场巨大的胜利后,盛锦初回到办公室。

衣衫很薄,身上还是汗淋淋的,在总监办公室的时候,没觉得自己多紧张,但还是抑制不住的全身冒汗,连胃也在抽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