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我家娘子老想黑化

《我家娘子老想黑化》 大神折/著, 更新于: 2021-02-25 00:50:19

来源:手打8小说

第68章

“莫非,是四小姐嫌东宫梅芳在此碍眼既然这样,东宫梅芳不打搅了,我这便去找寻我爹,而后同他一块搬回驿站。”

一边儿讲着,东宫梅芳站起身来,作势要朝房外步去,许慧赶快向前,伸掌拉住了东宫梅芳的胳臂,“表姊留步,露儿还小不明白事儿,还请表姊别跟她计较才是。”

瞧着拉住自个儿的手掌,东宫梅芳伸出另外一只手掌,把许慧的指头一根儿根儿的掰开,而后像掸灰一般,拍了下自个儿的胳臂,“这声表姊我可不敢当,还请大小姐喊我东宫梅芳便是,我好赖是元帅府嫡女,却是给四小姐嫌恶,这着实是要我没法忍受呀”

瞧着东宫梅芳的举动,又听她这么说,许慧面上的笑容不变,可是心目中却是在黯骂,她自然晓得,东宫梅芳不可能离开宰相府,可人家话提到这份儿上了,不管咋说,露儿全都是要给她低头赔不是才可以,不然

寻思到这,许慧望向许露,轻声喝斥着,“露儿,还不来给东宫梅芳表姊赔不是再咋说表姊亦是客人,你怎可这么的无礼”

东宫梅芳瞟了一眼许慧,又瞧了下许露,此刻许露满面的不情愿。

讽笑了下,东宫梅芳张口,“瞧着四小姐的模样,好像并不答应大小姐的话,既然这样,我亦不勉强了,告辞。”

讲完,东宫梅芳转头便走,走至门边时,她转脸来,笑着望向许轻歌,“轻歌儿,表姊走了,倘若是想表姊了,便去驿站瞧我跟你舅公”

瞧着东宫梅芳满面的仔细,许轻歌心目中黯笑,可却是不可以表现出来,为配合东宫梅芳把戏演的真切一些个,许轻歌站起身来,面上的神情有些许心急,“表姊,你跟舅公好容易来回长安城,倘若是走了,父亲恐怕是要怨罪下来的”

许是许轻歌的那句父亲会怨罪,要许露终究意识到了骇怕,她赶快站起身来,望向门边的东宫梅芳,“东宫梅芳表姊,是露儿失礼了,还请表姊看在露儿年少无知的份儿上,别跟露儿一般见识。”

一边儿讲着,许露一边儿冲着东宫梅芳参礼,见她这样,许慧心目中黯自安下点心,真如果闹到父亲那儿,恐怕除却是露儿遭罚,自个儿跟娘亲亦会给责怪的。

原觉得许露讲了服软的话,东宫梅芳便会借坡下驴,孰料,她站立在门边,瞧着冲她参礼的许露似笑非笑的张口,“你说啥?我没听清?”

原觉得自个儿服了软,东宫梅芳便会借坡下驴,没寻思到她却是假装自个儿没听明白话一般,似笑非笑的瞧着自个儿,这要许露的心目中恼恨不已。

“东宫梅芳表姊,所有全都是露儿的错,还请表姊大人不计小人,别跟露儿一般见识。”许露明白,既然方才自个儿已然服软了,那样亦不差再说一回,此时如果是再跟东宫梅芳翻脸,着实是太不值当,因而她再一回张口,冲着东宫梅芳福身讲道。

“讲的有理儿,的确,我是不应当跟小人一般计较的。”听许露讲完,东宫梅芳笑着张口,讲出来的话,却是要牛氏母女脸全都是一变。

“算了,好赖我亦是元帅府的嫡女,现而今你既然赔不是了,那样我便大度些个,不再追究了。”从新走回来坐到木椅上,东宫梅芳瞧着许露的面庞,笑着张口讲道。

许轻歌瞧着东宫梅芳面上的笑容,心目中亦是黯笑不已,方才表姊那话,料来牛氏母女听了全都非常的刺心,更为要紧的是,表姊明里黯中的表明自个儿是嫡女,这更为要许慧、许露两姊妹心目中难受。

要晓得,对许露跟许慧而言,最为在意便是她们是庶女,恐怕作梦,她们全都想成为宰相府的嫡女。

“许露呀,亦不是我说你,再咋说,我亦是比起你长了几岁,明白的自然而然是比起你多的,我记的上回走时,府中便请了人教你礼法规矩,可我瞧着,你咋还是一点变化全都没呀”执起桌子上的清茶吃了口,东宫梅芳望向许露,笑着张口道,她便是不欲要牛氏母女好受

“表姊教训的是,是露儿的礼法规矩学的还不够好。”听东宫梅芳讲完,许露心目中愈发的忿恨,可却是不敢在说些个其它的话,万一这东宫梅芳又要取走来要挟,自个儿恐怕是要受到更为多的羞辱。

许轻歌瞧着许露,眼眸中闪烁过了一缕惊异,看模样,这许露的确是有些许变化了,这牛氏倒且是没白请训导礼法规矩的夫子。

“恩,既然晓得,那便好生学着。”东宫梅芳点了下头,一副我全然是为你好的样子瞧着许露。“不管咋说,你亦是宰相府的庶女,在自家人跟前随意些个也便罢了,倘若是出去了在这般,恐怕是要丢丑了。”

“表姊教训的是”从牙缝当中蹦出字来,许露此刻恨不的向前撕烂东宫梅芳的嘴儿,可她晓得,自个儿不可以,因而也只可以忍受着东宫梅芳的冷嘲热讽。

话讲的差不离了,东宫梅芳自然而然是瞧见了许露眼眸中的恨意,她亦不在乎,笑着点了下头以后,这才不再言语。

见东宫梅芳不想再讲了,许轻歌冲着许慧跟许露瞧了一眼,这才把目光落到了牛氏的身体上。“牛姨太,你真真的瞧不明白账簿么”

“我”牛氏语塞,她心目中有些许懊恼,自个儿方才为何要说瞧不明白账簿,现而今这杀千刀的贱货抓住了这句不放,自个儿要怎样圆回来呢

正懊恼着,便听着许慧张口,“实际上,铺子的账簿全都是我在料理的,二妹如果是怨的话,那便怨我好了”

把目光转到许慧的面上,许轻歌倒且是没寻思到,许慧居然会突然冒出来。

“二妹也晓得,我现而今也已然十三岁了,再过两年便是十五岁成年,迟早全都是要嫁人的,虽然不敢奢望嫁给高门大院,可小门小户当个主母总是可以的,母牛姨太担忧我到时不明白持家看账,便把铺子托付给了我,是我把铺子的生意做成了也现而今这般,亦是我没查看好账簿,这才会造便今日的局面,倘若是二妹要怪的话,那便怨我好了”

许慧明白,这许轻歌便是不想放过娘亲牛氏,因而经过一通思量以后,许慧决意自个儿把这事儿扛下来,此般的话,既省的娘亲为难,亦要许轻歌把留意力转挪到自个儿的身体上。

“原来我娘亲留下来的铺子,一直全都是大姐料理呀”许轻歌的眼眸中闪烁过了寒意,既然她许慧欲要把这事儿担下来,那样自个儿便成全她。“我娘亲已然过世三年,这样长时候的时候,大姐还是把铺子料理成了这般,看模样不适合料理内事,等往后大姐出嫁了,我必然给你预备俩会料理内事,又明白事儿贴心的婢女给你做陪着嫁。”

说此话时,许轻歌一直看着许慧,见她面上没异常,心目中亦是佩服,看模样,这许慧亦是个不等闲之辈儿,只遗憾,她愈是这般,自个儿便愈会防备她。

“时辰亦不早了,既然我心目中的困惑全都已然解除却是,我也应当回去休憩了。”站起身来,许轻歌不再去看牛氏母女,而是把目光落到了东宫梅芳的身体上,“表姊,咱回去休憩”

“好。”东宫梅芳应了下,起身挽住了许轻歌的胳臂,冲着门边步去,走至门边时,东宫梅芳突然停下步伐,转脸冲着牛氏母女望去,此刻她们仨人的视线正落到她跟许轻歌的身体上。

好像没料到东宫梅芳会突然回头,许露的面上还带着一缕未来的及掩匿的恨意。

嘴边勾起了一缕讽刺的笑容,东宫梅芳收回了目光,跟随着许轻歌一块离开的饭厅,冲着许裳苑归去。

待到许轻歌跟东宫梅芳俩人的身影离开,牛氏母女的面庞霎时全都阴郁下,许露凶狠的搅着手帕,好像那便是许轻歌跟东宫梅芳一般。

“娘亲,我陪着你回去。”许慧心目中亦是忿恨不已,可却是没许露表现的那般显而易见,她望向牛氏,轻声的张口道。

应了下,牛氏站起身来,倘如果不是这儿是饭厅,她真非常想砸一套清茶具,打小到大,还没人敢要自个儿这么的憋气儿,可今日,她却是给俩小妮子欺凌的连话全都讲不出来

“迟早有一日,我要要她们全都死在我的手掌里”恨毒的张口,牛氏站起身来,任凭着许慧抚着自个儿冲着红禄馆归去。

相较于牛氏母女的忿恨不已,许轻歌跟东宫梅芳的心情可是非常好,俩人说有说有笑的回至了许裳苑当中。

进了屋,许轻歌坐到了罗汉床之上,她望向东宫梅芳,笑着张口问,“对了,表姊,明天的宫廷宴席你可不可以跟舅公说音,也跟随着入宫看望去。”

“这事儿,我已然跟我爹讲过了,明天我会陪着着你一块入宫的,恰好我带来套新衣裳,明天参与宫廷宴席可以穿。”听着许轻歌问,东宫梅芳笑着张口道。

“那真真是太好了,我原先还担忧,要自个儿参与宫廷宴席呢”笑着应了下,许轻歌的面上也浮露出了笑容。

姊妹俩个又讲了会话,这才分别休憩,许轻歌躺在锦床上,寻思到明天便要参与宫廷宴席,而后见着汤凌,不免便觉的有些许惶张。

亦不晓得过了多长时候,许轻歌这才晕晕乎乎的睡去,待到隔天早上,还是绿草进来叫她,这才把她唤醒。

任凭着绿草侍奉自个儿洗涮更为衣,许轻歌此刻还有些许晕晕乎乎的,绿草瞧着自家娘子头一点一点的样子,便禁不住偷摸摸笑着。

“唔,不准笑,坏丫头。”嘀咕了下,许轻歌打了个呵欠,“为何宫廷宴席要在上午便开始呀,不全都是晚间的么”

前一世许轻歌看过许多的古装影视剧,也看过许多的小说,上边的宫廷宴席全都是中午抑或晚间办的,没寻思到来至古时候以后,她的认知完全给刷新了。

听着许轻歌的嘀咕音,绿草笑的愈发欢快,她手脚麻利的侍奉许轻歌拾掇妥帖,这才笑着张口,“小姐,你便别抱怨了,快精神精神。”

“唔。”赢了下,许轻歌眨了下眼,而后瞧了下玉镜中的自个儿,不的不说,汤凌送来的衣裳非常不错,穿在身体上非常合身,配着那套翠玉的脑袋面,倒真真是个活脱脱的小美人。

“表姊拾掇妥帖了么”收回目光,许轻歌问向绿草,绿草笑着应了音,而后抚着许轻歌出了屋儿。

“唷,此是哪儿家的小美人呀不晓得可曾许配了人家”一出屋,等在外边的东宫梅芳便笑着张口,她向前几步,拉着许轻歌的手掌,上下端详了几眼,“世子爷送来的这套衣裳果真真不错,你穿上倒比起平常还要好看几分”

“表姊便会取笑我”无可怎奈的摇了下头,许轻歌端详着脸前的东宫梅芳,瞧着她一身火红的衣裳,倒且是像极了她的泼辣个性。

姊妹俩个说笑了几句,便有仆人来找寻,许轻歌跟东宫梅芳应了下,而后相携着去了前院,用过了东西以后,这才跟随着许文隆以及东宫靖冲着宫禁中步去。

由于今日阮朝长公主觐见,因而早朝的时候向后延迟了许多,待到了宫门边以后,许轻歌跟东宫梅芳下了车驾,跟许文隆跟东宫靖打过招乎以后,便跟随着宫门边处迎接的宫娥冲着宫内步去,许文隆跟东宫靖瞧着俩人走远,这才冲着大政殿步去。

这还是许轻歌第一回入宫,虽然她心目中非常心奇,可还是规礼法规矩矩的跟随着宫娥走着。

“二位小姐,婢女秋华,宫廷宴席是在御花儿苑周边的合欢殿办,现而今时辰尚早,二位小姐可以如今御花儿苑中转一下,婢女会一直跟随在二位小姐的身侧,有事儿二位小姐可以尽然嘱托。”一边儿走着,秋华张口讲道,许轻歌跟东宫梅芳点了下头,任凭着秋着实前边带路。

不的不说,绛禁城真非常大,许轻歌觉的自个儿走出了好远,可前边的秋华还是没停下来的意味儿,她心目中叹息着,却是不的不继续跟随在秋华的背后。

“轻歌儿,你还好”东宫梅芳冲着许轻歌瞧了一眼,她晓得许轻歌现而今的身子还没好全,见她脑门上轻轻渗出了汗,便有些许担忧的张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