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霸总你离我远一点

《霸总你离我远一点》 药久久/著, 更新于: 2021-02-24 00:48:0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67章

那么一瞬,秦早早感觉到他长长的睫毛扫过她的脸颊,好比羽毛一样滑过,却让她全身猛地颤了颤。?

她从来都不知道,就是这样一个亲Wen,竟然可以这样的甜腻,像温水一样将她牢牢包裹。

包间里很安静,灯光很暗,餐座上细细长长的蜡烛跳跃着火红色的烛光,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美好。

片刻后,她推开连奕之喘气,接Wen的时候她整个人都往后仰,虽说腰肢被连奕之用手托着,但还是有些累。

随后,连奕之将她一把抱到餐桌上,让她坐在上面,而后弯腰继续与她接Wen,而秦早早则两手都哆嗦的撑在桌面上。

挂在墙上的石英大钟正在滴哒滴哒的摇摆,除此之外,屋内只有此起彼伏的喘气声……

秦早早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和连奕之松开。

连奕之总能Wen上许久,她本来想推开对方,但看着男人闭着双眸专注又投入的模样,就放佛有蜜汁浇过心头,整颗心都软的不像话。

“这儿可以过夜,我们上去么?”连奕之松开她的唇,又朝她耳朵吹了口热气。

“太快了……”秦早早在连奕之异常灼热的目光中坚定的摇摇头,“大神,我觉得真的太快了。”

连奕之修长如玉般的手指插入她的发丝,小心地抚了抚,虽然心中感觉有些遗憾,但也很尊重秦早早的想法。

他替女人整了整微微凌乱的长裙,并贴心地将无意露出Bra的领口往上拉了拉,最后说:“我非常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你期待个什么劲儿啊!能不能不要那么直白?

秦早早脸颊爆红,感觉自己就像是连奕之手上的一块肉,她潜伏着什么也不敢动,而男人却目光灼灼的在仔细研究如何将她生吞下肚。

“早早……”连奕之磁性的声线中带上了股饱含情Yu的低哑,他忍不住亲了亲她的额头,松开之后又咬着耳朵一遍遍地低喃她的名字。

明明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两个字眼,从他唇齿间绕出一圈却可以发觉她的名字充满了暧、昧的粉红色泡泡,直教人面红耳赤。

秦早早不喜欢连奕之这样压着嗓音叫她,索性就学着他的口气,捧着男人的脸深情款款地叫了他一声,“之之!”

“你!”连奕之眯起双眼,表示很有意见,秦早早一见对方反应立马改口,九曲十八弯的喊了声“连儿!”

连奕之目光熠熠,用自己一米八五的高大身材将女人压在餐桌上,逼迫她正正经经的喊出自己的名字:“亲爱的,你可以叫我奕之!”

秦早早推却不了连奕之这种邪魅又情深的眼神,最重要的是他再次将自己压在了餐桌上,如此一来,她鼻息之间尽是他的味道,挑的她全身酥麻,心慌得不得了。

她连连叫了好几声“奕之”,随即目光央求他赶紧松开。

连奕之倒是喜欢的不得了,欣长的身子只是那么移动,就简单地将女人困在了自己和餐桌之间,宛如一只优雅的猎豹。

“真的,不想试一试?”

他笑得意味明显,非常妖异,殷红的薄唇陪着白皙的下巴,让人不禁想起英国传说中帅气迷人的吸血鬼伯爵,尤其是那一口白森森的牙齿,像野兽的獠牙,随时准备一口把她吞进肚子里,吃干抹净,连渣都不剩。

秦早早刹时就听出了对方话里的意思,顿时恼的不行,这男人怎么可以开口闭口都是那个事,叫她怎么回话才好啊。

她的脸蛋更烫了,红扑扑的放佛就在冒着热气,秦早早用那双又大又水亮的眼睛用力瞪了对方一眼,“不想试不想试,所以你赶紧下来。”

“早早,别这样看着我,这会让我觉得你在勾着我。”连奕之说。

秦早早慌忙收回视线,撇过头,埋怨道:“还要不要接着吃饭了?”

虽然连奕之很想回一句‘我们可以吃掉对方’之类调情的话,但最终还是适可而止了,他不想逼得太紧,免得吓跑小助理。

毕竟,是他的就是他的,别人怎么抢也都抢不走!

最终,两人没有继续那顿吃到一半的晚餐。

天空中,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雪。

伦敦这个城市,常年不温不冷,这个时候却飘起来了雪花,一朵接着一朵,飘飘洒洒,唯美又浪漫,放佛是在为两个有情人欢舞庆祝。

秦早早在房间里泡了个澡,洗手间内被贴心的点上了精油香薰,淡雅的芬芳夹杂着几许清新的味道,让人身心放松。嘴边绽放起连自己都未察觉的笑意,那个男人,总是可以在一些不易察觉的小细节里透露出他的绅士魅力。

秦早早从浴缸里出来,浴缸对面有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子,在厚重的水汽下仍能看见她玲珑有致的姣好身子,她套上水蓝色的真丝睡袍,这才走出洗手间。

吹干头发后,秦早早躺在自己的圆形大床上,想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时而甜蜜,时而担忧,总之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就这样,和连大神恋爱了?

事情的发展还真不可思议,可一切却又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在伦敦,大神的影迷们并没有那么疯狂,加之他一向都是秘密出行,所以并没有拍到什么八卦绯闻,但他们只要回了国,两人之间散发的荷尔蒙很快就会被狗仔队闻到吧?

想到这,秦早早烦躁的翻了个身,叹了口气,到时候会不会影响大神在娱乐圈的前途?会不会因此拖累他?

还有她自己,是不是该尽快给顾淮北做个明确的了断?!

另一边,连奕之也刚好洗完澡出来,他负手站在窗台前,出神的望着露台对面早已熄了灯的房间。

不知道站了多久,他蓦地绕过露台走到隔壁房间,坐在了一架白色的钢琴前。

男人低垂着眉目,舞动着双手,轻快而动听的曲子便从他修长白净的指间流淌而出……

纵使不懂音乐的人,都可以听出弹奏之人的喜悦之情。

一曲终了,连奕之依旧没有丝毫睡意。

大抵是心里有了邪念,再轻快的曲子也无法抹平他体内的Yu望。

连奕之站起身,目光深沉地落在窗外,也正是秦早早的房间。

随后他又侧目看了看黑夜中还在飘扬的点点雪花,有点儿好笑的勾勾唇,都快三十的人了,怎么弄的自己和偷偷早恋的小男生一样。

但是不管怎么想,他还是睡不着。

真是个坏女人!连奕之轻轻哼了一声,躺回到自己床上。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让自己这样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既伤脑又伤心,但这份爱情给他带来的悸动是从未感触过的。

就好比有一双轻柔的手,执着利刃要挖走他的心,而他早就被女人冲昏了头脑,还一脸求之不得的躺在她身前任其为之。

这就是……爱情呐!

连奕之‘刷’一声坐起来,再次进浴室冲了个冷水澡。

翌日清晨,秦早早再次接到顾淮北的电话,对方邀请她一起用餐。

秦早早本能地想拒绝,但想到自己如今已经和连奕之确定了关系,那就该趁早和学长说清楚,不能让他再这样一头热下去。

连奕之知道她准备单独去见顾淮北后,哼哼唧唧的表示不满。

秦早早没办法,只好告诉他自己这次是为了和学长摊牌,连奕之这才‘大度’的给她放行,不过暗示一个小时后他会去亲自接人。

秦早早心下估算了一番,暗道只是说点事情应该半个小时就能搞定,于是也就非常爽快的应允了。

大上午的天空却是阴阴沉沉的,冬雪纷纷,雪花扬扬,像是漫天的飘絮被风吹乱,道路两旁的积雪也已经越堆越厚。

秦早早戴了一顶圆嫩嫩的毛绒帽子,把整张脸藏在层层卷起的围巾下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然而没想到的是,下计程车后,迎接她的是竟然一辆塞满大红玫瑰的加长房车。

顾淮北就这样温文尔雅的站在车前,他穿着一身长版英伦式的风衣,里面是修身的黑色西服,此刻他右手捧着玫瑰花,理了理领带,最后朝她缓步走来。

秦早早想起学长昨天在手机里对她说的话,发誓自己真的只有‘惊’,没有‘喜’!

两人隔着大概只有十来米的距离,秦早早被学长越挫越勇的毅力震惊得原地未动,偏偏顾淮北又走的极慢,这一路下来放佛是电影的慢动作回放。

秦早早移开目光,看了眼四周,不少路人都朝他和顾淮北看过来,他们的目光里全都带着兴奋和了然,虽然不是同一个国家,但是男男女女之间的感情,全世界都是一样的。

尤其是在这个飘洒着雪花的冬季,红艳的玫瑰,奢贵的豪车,俊秀的男人,漂亮的女人,不管搁在谁眼里都是赏心悦目的。

“早早。”顾淮北站在她的身前,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

“学长……”秦早早干干的笑了两声,往后退了两步,躲开顾淮北送上前的鲜花。

顾淮北虽然有点失望,但也没有太担心,他对自己接下来的安排还是有几分把握的,因为据说在异国他乡,最容易勾起女人内心的那块柔软之处。

“早早,你还是要拒绝我吗?”顾淮北低下眸子,认真的问她。

“对不起。”秦早早也很认真,“学长,请你以后不要再这样了,我们绝对不可能。”

顾淮北深幽的黑眸映着几不可见的亮:“理由呢?还是觉得我不适合?”

“是的,另外还有一个原因。”秦早早咬咬牙,开门见山道,“我交男朋友了。”

“什么?”顾淮北还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你交男朋友了?什么时候的事?”

秦早早嗫嚅了一阵,不好意识说就是昨晚的事,但是又不想隐瞒顾淮北,心底那个叫万分踌躇。

顾淮北瞧秦早早此刻吞吞吐吐的模样,心里马上明白过来女人这是在找托词呢。

要是有男朋友昨天早就提到了,不可能在这个结骨眼上拖出来敷衍自己。

顾淮北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嘴巴里苦苦涩涩的就是说不出滋味。

雪瓣仍旧悠悠扬扬的在空中飘落,就像他的心绪一般,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

“如果你觉得现在不是时机,我可以等你,直到你同意的那一天。”顾淮北深深凝视着秦早早,似乎有雪花恰好落在了女人轻柔的睫毛上。

她轻轻眨了两下,白雪融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放佛瞬间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霭,像是要滴出水来……

在这一刹那,顾淮北心里像是有块沾满水的海绵偷偷浸湿了他心里的角落。

她只是安安静静的站在自己面前,却要命的比什么都吸引他的注意力。

她今天戴了一顶圆托托的毛绒帽儿,层层叠叠的大围巾不知何时被拉了下来,露出那张小脸就如粉雕玉琢般精致。

他上前一步,卒然牵上女人的手,“早早,给我一次机会好么?”

“不好意思,我真的交了男朋友!”秦早早当机立断地甩了开来,她有点儿不高兴了,真的不想再这样墨迹下去,免得越说越是误会。

就在这个万分尴尬的当口,有位身姿挺拔的男人从一辆火红色的跑车上推门下来,男人脚步沉稳,高大的身材,深刻的五官,再加上妖冶的薄唇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

然而男人总是一副冷冰冰的孤傲姿态,直到看向不远处带着毛绒绒小帽子的东方女人时,眼角眉梢才露出了几丝暖意。

连奕之看向不远处的秦早早,又冷冷瞥了一眼捧着花束的顾淮北,心头有点儿不爽,有些男人脸皮还真是够厚啊,怎么赶都赶不走!

还想玩鲜花豪车的这一套?

哼,不自量力。

顾淮北比秦早早更先注意到雪中漫步走来的身影,他放眼望去,怔了怔,最后礼貌性的率先打了个招呼:“连总?真是巧,竟然会在这儿遇到您。”

“顾总,幸会。”连奕之微微颔首,随即一挑眉,“不是巧,我只是来找女朋友吃饭。”

“女朋友?”顾淮北死力不让自己因为惊骇而是失态,他整个人僵硬无比,哑着嗓子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恩,女朋友。”连奕之谦和的承认,又问了一句,“我们正好要去吃饭,要一起吗?”

“太不巧了,我已经吃过了。”顾淮北整个人土崩瓦解、溃不成军,心里堵得难受,连奕之,为什么连奕之也会在伦敦?

所以说,秦早早那个做生意的朋友,原来是连奕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