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霸总你离我远一点

《霸总你离我远一点》 药久久/著, 更新于: 2021-01-15 01:01:43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7章

秦早早想了想,完全没问题,就摇头。

连奕之摆摆手,大白哥则去看定妆照了,准备修好图后拿去做宣传,顺便给官网和微博上配图。

张导过来,对着连奕之说:“大神你熟悉一下剧本,吃了午饭后我们再聊聊戏。”

连奕之心不在焉的嗯了声,坐到一边玩手机。

秦早早挺好奇这个剧照是怎么做出来的,就跑到摄影部那边去看人家修图。

摄影师身边的几个助理纷纷站起来,秦早早吓了一跳,心说难道是机密吗不能看的?没想到那人却说:“您坐,您坐!”

连奕之离他们不远,漫不经心地扫了她一眼。

秦早早战战兢兢地坐下,心想我一个助理原来身份地位那么高啊。看了看那些照片,秦早早便说:“嗯……能给我拷一份吗?”

连奕之又抬头看了秦早早一眼,秦早早心说难道你刚才不是这个意思吗?她也不晓得有没有说错话,对方立马客气的压缩好文件,问了秦早早邮箱号,给她发了过去。

近距离看照片的时候,秦早早心道我擦连奕之真心是妖孽得不科学啊,尤其是这一身红袍,美成这样还让不让女人活了啊?

人家一挺漂亮的女主站他身边瞬间从公主变成小丫鬟,简直不要太拉仇恨值!

大概将近一点的时候,这些事情才差不多搞完,众人转移目的去拍摄地点,其他还没折腾好的定妆照放到明天拍,今天下午先把该拍的戏给拍了。

进摄影棚后,有人来送盒饭,大家纷纷上去领。

“午饭呢?”连奕之问。

秦早早:“……”

秦早早恍觉惊醒,火速CALL助理三四五,问怎么还没把大神的饭送过来————

秦早早暗想糟糕,连奕之却没生气:“算了,跟大家一起吃盒饭。”

秦早早:“再等五分钟,那边已经在路上了,马上马上!”

连奕之:“……”

秦早早:“……”

秦早早和连奕之早饭都没吃,摄影机什么的通通都已经架好了,秦早早只好跑到门口仰头张望,希望助理们靠谱一点早点过来啊,千万别等开拍了才过来。

秦早早真心快急屎了,心道连奕之这会的确什么也没说,但晚上回去肯定死定了。

幸好,助理们及时把饭送到了。

秦早早打开便当盒递给连奕之,五菜一汤,荤素搭配,倒是营养。

“你自己的呢?”连奕之挑眉。

“我吃盒饭。”秦早早回道。

连奕之:“那你盒饭呢?”

秦早早:“……”

秦早早跑过去一看,这才发现盒饭已经发完了,发盒饭的人也不见了。

连奕之叹口气,把自己的便当分了一半给她,秦早早连连道谢。

连奕之哼哼道:“别家都是助理给BOSS拿饭,到我这里,反倒是我给你找饭了。”

秦早早:“……”

美人大神要拍戏

这场戏的女主肖彤是个老戏骨,属于一线明星,很有名气。女二陈若雨却是个新人,没几部拿得出手的代表作,据说干爹很强大,硬是花了不少赞助费把她塞进来的。

下午拍的就是陈若雨饰演的女配赵扶摇和苏陵的两场戏。

过程简直NG了不知道多少次,陈若雨红着眼眶站在一边,老是忘词,连奕之也没说她,但秦早早知道丫心情很不好。

后来导演实在看不下去,让陈若雨回去调节调节,把连奕之的戏份先拍了。

连奕之真的是一个很有灵性的演员,他基本上只要看一眼剧本就能自我发挥,然后全是刷刷一次过。

等待的过程枯燥又乏味,有时候一个单纯的镜头就要拍上几个小时。

一个化妆师过来,一边看一边和她小声闲聊:“这个陈若雨也真是的,又不是科班生,也不是戏剧专业的,没演技也算了,长相也一般,我们整个剧组全待这跟她耗着呢。”

秦早早笑笑不说话。

化妆师的徒弟立马接道:“我听说这女人可厉害了,特别会勾引男人,可惜戏拍得不咋滴。”

秦早早:“……”

两位大姐你们这样在背后说人家真的大丈夫吗?就不怕得罪人??

化妆师忿忿不平:“就是就是,上次我跟她合作过,拍个戏就要NG几百遍,简直吓死人啊!”

另外一个场记女孩子也不知道啥时候溜过来的,突然悠悠插了一句:“昨天我还偷听到这个女人跟她经纪人说,要找机会跟咱们大神传绯闻往上爬呢!”

秦早早:“…………”

秦早早心里其实好想跟着她们一起聊的,卧槽听八卦实在不要太带感好吗!

不过她谨记连奕之的告诫,不能喝人家瞎聊,多说多错嘛,不过这不影响她竖得笔直滴耳朵。

这时,那个化妆师猛地拍了一下她:“哎呀你可得注意点了,别让她靠近咱们大神,不然谁知道那女人能整出什么幺蛾子。”

秦早早:“………………”

大姐我只是助理不是保镖啊,人家要靠近的话我也没办法的。

而且这种关于大神私人感情的问题,不归我管的啊!我通常只管他有没有吃饭啊!

场记拼命点头:“对对对!防范意识要做好,绝壁不能让她靠近大神!”

秦早早见大家讨论的辣么激烈,只好笑眯眯:“我会将你们的关心告诉大神的,他一定会感谢你们的。”

小伙伴们纷纷羞涩脸红。

秦早早:“……”

能稍微有点出息吗?

化妆师的小徒弟对着秦早早的脸看了半晌,突然冒出来一句:“我怎么觉得你那么眼熟类?”

秦早早迷茫:“有吗?我第一次来横店。”

化妆师看了看,也点头:“好像是挺眼熟。”

小徒弟双眼大瞪,恍然道:“你就是那个参加《非哥静距离》的代理主持吧?你主持过一场我看过……话说你是大神介绍过去的吗?”

秦早早:“……”

你不说我都快忘记这件事了,那个剧组还没还我钱呢!!!实在太不应该了,回去就管他们要。

秦早早摇头:“不是大神介绍的。”

然后立马转移话题,并且感叹了一番天气真是不错啊……

众人抓着她不放,使劲问她那件事的内幕,秦早早苦着一张脸,我擦哪里有内幕啊,就是入错棚认错人辣么简单而已啊,不过说出来有一点点小丢人,秦早早就没说,站起来,“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木有做。”

小姐请留步!众人纷纷内牛满面拦住她,不能走啊,我们本来就很无聊了,留下来一起聊天不是很好嘛!而且怎么说你也是大神的人,咱们一起聊聊大神怎么样啊!

于是乎,场记只好转移话题:“你跟了大神多久了啊?大神平时也辣么帅么?有木有不为人之的一面啊?私底下会不会为难你啊?”

一听到关于大神的,众女纷纷围上来。

秦早早:“刚上任不久啊,大神……他平常也这样啊,你们干嘛突然那么兴奋?”

我们真哒看上去很兴奋咩?众人一边激动摆手,一边假装表示其实也还好啦,不过是近距离打听大神而已啦……

这时大神的戏份已经拍好了,他朝着秦早早走过来。

小伙伴们两眼放光,仿似几百年没见过活人。

秦早早:“…………………”

回程车上,秦早早很是委婉的提了一下小伙伴们反应陈若雨的情况。

连奕之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面上冷然,心想着这小助理占有欲还真强,看到他跟别的女人搭了一天戏就开始吃起醋,唉,真心拿她没办法。

到酒店后,连奕之在书房处理公务,秦早早觉得很无聊就跑去白特助那边聊天。

两人现在怎么说也算是革命友谊,所以混得特熟,秦早早顺便小小抱怨了一下剧组盒饭收的真特么早今天差一点就要被饿了之类的巴拉巴拉……

白特助给她泡了一杯茶,跟她说:“你以后还是自己准备便当吧。”

“恩,看来只能这样了。

白特助看着她:“或者我去跟大神说说看,你跟着他一块吃,让他分你一半。”

秦早早被茶水一口呛到,咳嗽不停。

“你干嘛?一提到大神就那么激动?”

秦早早想到今天大神还真分了她一半,只是满脸不情不愿,斥责她个做小助理的还要BOSS亲自给她拿饭!

下次如果还敢问他拿,不被他宰了才怪。

“你别瞎忙了。”秦早早连连摆手,怕白特助好心办坏事,立马拉高嗓子:“我跟连奕之关系不怎么融洽,他不烦我我都烦他!!!”

就在此刻大门被“砰”一声撞开。

一切来滴实在太突然,秦早早手里的茶杯差点摔地上。

她瞠目结舌地看着满身低气压进来的连奕之,挤出一个特傻比的笑:“额呵呵……大神你肿么过来了?”

连奕之沉着脸睨她,秦早早被瞪得寒毛直竖,慌忙埋头喝水。

虽说整张脸都几乎埋进大纸杯里了,秦早早还是不忘用余光瞥见连奕之慢悠悠进了客厅,走到她面前,高高在上地睥睨她,然后往她身边一跃,沙发都狠狠被陷了下去。

这个跳跃滴姿势真心特别优美特别帅气。

可怜秦早早却只能使劲喝水不敢欣赏,心底下琢磨,我擦老娘究竟又有哪里惹您不快了呀大爷?莫非听到了她说烦他?可有必要因为这个生气么?你不是更烦我吗吗吗?

连奕之狠狠瞪着拼命喝水的秦早早,心底冷笑,这女人真够虚伪的啊,整天对他摆出一副逆来顺受的乖巧模样,其实心里指不定有多厌恶他吧!

你倒是一直喝啊,我看直接喝死你算了!

白特助特忧愁的瞅着身边气势磅礴地怒视秦早早的连奕之,妖孽大神这状态绝B不对劲啊,他不是应该冷艳高贵嗤之以鼻不屑一顾的吗,可是现在这神色也太狠毒了吧。

照这样下去秦早早非得喝上一晚上水不可。

人家也是个好姑娘啊,而且怎么说秦早早也算他半个徒弟,估计是有什么误会,他一定要帮早早一把……

这么想着,白特助咳嗽了一声吸引大家注意,一本正经道:“对了大神,剧组盒饭收的特别早哦?以后早早能跟着你一起吃便当吗?”

到底还是说了,大白兄真乃损友也!

秦早早恨不能挖个地洞把自己埋了。

连奕之目光依旧盯着秦早早,整个人慵懒傲慢的躺在沙发上,眼皮也不抬的回白特助:“我只和女朋友每天同吃一个便当。”

连奕之目光依旧盯着秦早早,整个人慵懒傲慢的躺在沙发上,眼皮也不抬的回白特助:“我只和女朋友每天同吃一个便当。”

白特助:“你就不能破一次例?”

连奕之挑了下眉,白特助比较自由可以自己出去吃,所以现在白齐问这问题意图再明显不过,铁定是这女人跑来对人家倒苦水了。

他都可以想象出小助理满脸装无辜装柔弱的模样,哼,告状抱怨的女人一生黑不解释!

“倒不是不能。”连奕之漫不经心地看向抿紧红唇的秦早早,居然瞅见她右边脸颊露了个小酒窝,浅浅滴还挺可爱。

咦?以前怎么没发现?

哦!这女人为了能让自己同意和她共进午餐,真是想尽办法卖萌啊。

秦早早纹丝不动,心底咚咚乱跳,也不晓得在紧张啥。

白特助偏头看沙发上的默默喝水者,正要说大神不是挺通情达理的嘛,就听见连奕之漫不经心道:

“不过我不和右脸颊有酒窝的人一起吃。”

秦早早缓缓拿下挡住脸的白色纸杯,抬头看向俯瞰自己的连奕之,心道我擦拜托能别这样霸道吗?右脸颊有酒窝又怎么招你惹你拉?

连奕之对着秦早早瞪了一眼,右脸颊有酒窝一生黑不解释!

白特助也跟着被噎了一下,这神马神逻辑啊啊啊啊:“那万一你以后老婆就是右脸颊有酒窝的人呢?”

连奕之冷着笑找出白齐给他做的宣传初稿,坏心眼地最后扫了眼满脸郁闷加蛋疼的秦早早:“右脸颊有酒窝是硬伤,你会娶有硬伤的女人当老婆吗?”

说罢在秦早早大受打击的目光中,神清气爽地推门走了。

第二天中午,连奕之拍完戏正看见秦早早苦着一张脸找盒饭,然后盒饭又没了,简直无语的要死。

这女人也太会装了吧,刚刚不是还有吗?就为了和他一起吃饭,有必要上演苦肉计?是铁了心要和我天天共进午餐吧?你就不怕噎死你!

这时,昨天和她一块聊天滴那位化妆师的小徒弟跑过来问:“你没盒饭了吗?要我的那份给你吗?”

秦早早笑着摆摆手:“不用了,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