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大佬的亿万新婚妻

《大佬的亿万新婚妻》 岚一笑/著, 更新于: 2021-02-24 00:48:0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67章

只除了,那日在电台被程宇棠羞辱的事儿,被他默默的压在心底,权当没有发生。

“做得好!”许轩哲听到这儿,放下工作,喃喃自语道,“我在想,让姓程的女人留在C市是否合适。否则,谁能担保她以后还会不会发疯,再度袭击苏琅?”

“可她这次受了这么大的教训,应该不敢,也不会了吧!”周助理抛开顾虑宽慰道。

“谁知道呢?”许轩哲凝神沉思了片刻,低头继续批复着各家公司送来的晨报。因为苏琅,他不但没有去参加冷餐会,还耽误了不少的工作。

周助理连忙识趣的站起来,欠身说道,“既然没什么事,我先出去了。”

“嗯。”许轩哲轻喏一声,突然又像想起什么似的,从抽屉里取出一张稍微有点皱的图纸,冲着他没精打采的背影,叫了声,“等等!”

周助理不明就里的回过头。

许轩哲把图纸放在桌上,让对方清楚的看到,这是一张用油画棒和水彩笔勾绘的儿童画。

可与其说这是一幅儿童画,不如说是一张天马行空的涂鸦。

图画上有只古怪的斑马,圆滚滚的身体,洒脱不羁的鬃毛,以及着力不足,略微扭曲的黑白斑纹,谈不上维妙维肖,栩栩如生,却有一种自成一派的独特风格。

不过,这只斑马没有尾巴,身体两边连接着两只相似的头颅,一只似在仰天长笑,一只似在俯首低吟。

“这是……”周助理越发糊涂了。

“你看得懂吗?”许轩哲略带期许的问。

周助理一语不发的摇了摇头。

“我想也是。”许轩哲挫败的吁了口气。

“怎么……”周助理侧着头,小心谨慎的试探道,“许先生,难道这是……你儿子……许家小少爷画的?”

许轩哲似有若无的哼了声。

“画得真是挺好的。”周助理马上笑吟吟的说。

许轩哲冷觑他一眼。

周助理顿时敛声屏息,不敢再咧着嘴巴的傻笑。他知道,他这位老板最讨厌溜须拍马之人。

仅管,许轩哲沉默寡言,从不在人前提及孩子,但周助理还是从他交待的一些琐事上,很容易猜到,这位老板在C市的某处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私生子。

当然,身为一名俯首帖耳,言听计从的下属,周助理就算再好奇,也不会多嘴多舌的凑上前打听什么。

不过,此时看着老板心事重重,愁眉深锁,周助理忍不住倾前身子问道:“许先生,怎么了?这幅画有什么问题吗?”

许轩哲的表情显得有点乏力。他怎能告诉对方,自从王妈走后,他的孩子变得更沉默,更孤僻,更不爱与人交流。只是……时常一个人坐在地板上,默默的埋头作画。

一幅又一幅,不胜其烦,专心致志……

所以,许轩哲想,这画里大概凝聚着一个四岁男孩,所有的想法和愿望。

可他看不懂,当然,也就更不能指望别人能看得懂。

“嗯……”周助理沉寂了一会儿,忍不住又多了句嘴,“许先生,也许……也许我不该问。可……可既然你中意苏小姐,那……那请家教,以及孩子这事……苏小姐她知道吗?”

许轩哲马上收起心思,目光锐利的看着他。这目光的威力,一点也不亚于一场刀光剑雨。

周助理顿时追悔莫及的咽了口唾沫。

他连忙拍了拍胸脯表忠心,“许先生,你放心,我绝对绝对没有在苏小姐面前,透露过一个字!苏小姐也绝对绝对不知道这两件事!”

许轩哲又是一声若有似无的轻喏。

他现在倒不怕苏琅会知道。他只是踌躇,该找一个什么样合理的,让苏琅能顺其自然,心平气和接受的借口,把孩子的身世大白于天下。

突然,他蹙起眉头,把眼前的周助理从头到脚,好好打量了一番。

这位一向注重仪容仪表的下属,今天明显特别的奇怪。

他一脸的倦容,配上一身皱巴巴的西装,再加上,夹在上衣袋口的一片已经蔫干的蓝色花瓣……他这是几天没换过衣服了?

许轩哲若有所悟,略带调侃的问,“你怎么这付邋遢样?这是抱着鲜花,向谁求婚失败了?”

呃?周助理没料到,他会冷不丁的冒出这样一句,俊朗的脸上旋即露出一个苦笑,“我……我哪有什么机会求婚呀!许小姐连一顿饭都没赏脸和我吃过?”

“沛煜?”许轩哲没想到,这位木讷憨厚的下属,居然对沛煜有意思。

不过,温婉恬静,善解人意的沛煜,的确是块未经雕琢的璞玉。但凡稍有点脑子的男人,都能忽略她平凡的外表,正视她身上的优点。

“许先生,我知道我配不上许小姐,”做为一名失意者,周助理直言不讳的承认,“我也知道,许小姐只是顾及我的面子,不好意思当面拒绝我罢了。那天程先生已经让我认清了这一点。”

“程宇棠?他和这事儿又有什么关系?”许轩哲不快的问道。这个姓程的,怎么上哪儿都能见他插上一脚啊!

周助理把昨天在电台的那一幕,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其实,许小姐和程医生站在一起,还蛮般配的。而且,一旦程医生选择和许小姐在一起,就不会成为你和苏小姐之间的拦路虎了。”

“哼,不可能的!”许轩哲从鼻子里滚出一声冷哼。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这个妹妹,“沛煜绝不可能看上姓程的。”

“为什么?”周助理的脸上除了不解,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许轩哲目光深邃,敛声屏息的看着他,似乎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周助理也识趣的垂手而立,不敢追问。

这时,许轩哲搁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他暂时放下沛煜的事,顺手接起电话,“喂。”

漫不经心的一声,换来的只有他自己的回音。

电话那头,静得窒息,静得可怕,静得让人好像置身于最深的海洋和密林里。

许轩哲把手机从耳边拿开,匪夷所思的看了眼,不明白这电话是信号出现问题,还是对方已经挂了,怎么连基本的盲音都没出现。

“喂,谁呀!”他保持耐性的追问了一句。

电话那端,还是寂寂无声。

就在他困惑不解,准备挂断时,手机里陡然传来“咔嚓”一声——这分明是对方,先他一步挂断了电话。

这是怎么回事?

许轩哲再度怔怔的看着手机……突然想起苏琅曾说过,在生病期间,因为接到他没有声音的电话,而被吓得胆战心惊的事儿。

他不由茅塞顿开,戏谑的一勾唇角:这电话,是苏琅打来的。是苏琅故意打来和他恶作剧的吧!

可……

许轩哲目不转睛的看着陌生的来电号码,心里一凛,嘴角的笑容又瞬间凝滞。

苏琅真的会借别人的电话,和自己开这样的玩笑吗?要知道,她是那么的憎恶和老魔鬼有关的一切。

为了找到答案,许轩哲干脆按了下这个号码,毫不犹豫的回拨了过去,果然,良久都无人接听。

于是,他又径直拨通了苏琅的号码。

“嘟——嘟——!”电话响了好一阵,才有人慢腾腾的接起来。但电话里传来的却不是苏琅的声音。

“你好,我是苏小姐的护工,请问哪位找她?”

许轩哲在自报家门后,迫不及待的问,“苏琅呢?她怎么不来接电话?”

护工赶紧申明:“苏小姐正在洗澡,是她叫我帮她接电话的。”

“她进去多久了?”许轩哲追问。

“十来分钟吧!”护工如实答道。

这么说,刚才那个古怪的电话,不是她打来的?许轩哲心里不禁即失落,又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不安。

这时,只听一个云雀般的女声,从电话里面稍远的地方传来,“大婶,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许先生。”

“他找我什么事?”

“你告诉她没事,我就是问问。”能听到苏琅的声音,许轩哲悬在半空的一颗心,早就放下了一半。

“许先生,等苏小姐出来,要让她给你回个电话吗?”护工殷切的问。

“不用了,你就让她安心的……慢慢泡着吧!”许轩哲慢条斯理的说着,肾上腺好像配合着某些粉红色香艳的画面,显得特别的亢奋。让他觉得,那天只是从苏琅身上猎得一个小小的吻,似乎有点不太划算。

正好,苏琅的声音,又从电话里隐隐约约传来,“那姓许的有说,他今天要来吗?”

赶情,这女人不但泡着澡的时候想着他,而且,还眼巴巴的盼着他去呢!许轩哲心里,顿时像有一群扭着腰肢的夏威夷女朗,欢快的跳起了草裙舞。

因为工作,因为应酬,因为要陪孩子,他确实有好几天都没去医院了。

所以,这会儿,他不慌不忙的翻了翻手上的文件,计算了一下时间,对着电话里的护工又说,“你告诉苏琅,大概十二点半,我会来医院陪她吃午饭。”

“嗯。”护工一边应着,一边顺嘴就把消息转给了苏琅。

“还有,你们要特别小心她头上的伤!”许轩哲最后悉心交待了一句,挂断电话。

“怎么样?苏小姐没事吗?”周助理倾前身子,担心的问。

许轩哲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恐怕是多心了。刚才……那个没有声音的来电,也许只是一个搭错线,或是有故障的电话。

他放宽心,回过神来,看到周助理还伫在大班台前,等着自己的答案……

许轩哲明白,其实对方内心更期待,更想知道的,是关于沛煜为什么不会选择程宇棠。

他神情凝重,言简意赅地说,“三年前,沛煜曾经有过一个男朋友。就在他们求学回国后不久,沛煜带着他来许家见长辈。等吃完晚饭,她送对方回家的路上,不幸发生了一场车祸,现场很惨烈……”

说到这儿,许轩哲不由顿了顿,“她的男友当场死亡。至于沛煜,最后经过了几天几夜的抢救,才捡回了一条命。所以……”

“所以,许小姐才每次乘车时,都会显得特别的紧张,特别的惶恐,而且还从来不愿坐副驾驶座?”周助理不由恍然大悟的叫起来,“难道,当初车祸时,她就坐在副驾驶座上,这给她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许轩哲三缄其口,不置可否。

他莫名的想起了苏琅,想起四年来,刻意和所有异性保持距离的苏琅。

她和沛煜在某些地方,十分的相似,比如同样不受家人的重视,再比如,有着一样伤痕累累的过去。

可见,每一张倔强的面孔后,总是隐藏着一个令人唏嘘的故事!

周助理沉思了片刻,设身处地的开口又说,“我看,就算许小姐对她男友念念不忘,三年的时间于她来说,也够漫长了。她总得开始一段新恋情吧!这程医生的出现,说不定正好填补了这个空白。”

“可沛煜曾发过誓,这辈子绝不会嫁。”许轩哲终于为她揭开谜底。

周助理倏然一惊,没料到许沛煜对前男友的感情,居然如此刻骨铭心。

“要说沛煜的前男友,也是个贫寒刻苦的留学生。所以……”许轩哲语重心长地说,“别给我丢脸,尤其是别输给那个姓程的。”

想到程宇棠混水摸鱼,在美国霸占了苏琅四年。许轩哲就打心眼里,希望自己这位得力的下属,能把程宇棠打得落花流水,抱得美人归。

“嗯。谢……谢谢许先生。”周助理一点没想到,能得到老板的鼎力支持。他似乎又燃起斗志,发自肺腑的朝许轩哲连鞠了好几个躬。

“至于这幅画……”许轩哲说着,指了指儿子的那幅拙作,带着几分宠溺的味道叮嘱道,“你拿去找人帮我裱个框。记住,要用最好的材料。”

“是。”周助理精神抖擞的应道。

许轩哲目送着他走出办公室,再次低下头准备应付工作时,脑子里已经被各式各样,拥有各种娇柔妩媚的表情,和身着各式睡衣晃来晃去的苏琅占领。

这些苏琅们,挥舞着小皮鞭,易如反掌的驱散了那匹古怪的双头斑马,尔后,对着他跳起了一种能让人心神恍惚,醉生梦死的舞蹈……

直到一道尖锐的铃声,击碎了这些妙不可言的画面。

许轩哲回过神,按下桌上的对讲机。

杨秘书悦耳的声音,立刻在他宽绰的办公室里响起,“许先生,有位自称电视台副台长的女人找你。她说,你最近曾派周助理和她接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