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大佬的亿万新婚妻

《大佬的亿万新婚妻》 岚一笑/著, 更新于: 2021-01-15 01:01:42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7章

“呃?”苏琅怔怔的看着他,不管眼前的男人刚才说的这一段是真心话,还是客套话,都足以熨贴她伤痕累累,千疮百孔的心……

程宇棠被阳光洗礼的脸庞上,露出一个灿然的笑容。他似乎很满意苏琅这付懵懵懂懂的表情。突然探前身子,情不自禁的在她的前额落下了一个吻。

这,是他第二次吻苏琅,仅管还是只限于额头,但他的动作,明显更具有目的和侵略性。他直接用手扶着了苏琅的后脑,吻得有点用力,却充满了真挚的情感,让苏琅都快要丢开囚禁她数年的自卑,试图跟随对方开始一段新旅程……

但这时,苏琅的手机,在她的包里响起来。

程宇棠只好意犹未尽的暂时放下她。

苏琅定了定神,拿出手机,一看来电,错愕的表情下,更多的是一种惊喜。

苏茜——整整四年了,苏琅都没有接到过姐姐的电话,哪怕就是一个简单的短信。

自从四年前,苏茜在电话里给她留下了那句狠话后,就斩断了和她的一切联系。

无论她给姐姐打过多少次电话,或逢年过节时,发过多少回的祝福短信,苏茜都狠心的没有回复过她。

苏琅只偶尔从父母的口中,听说那个许轩哲为姐姐安排了一套高档公寓,所以,姐姐似乎就更少回家了。

即使回去,也大多挑在苏爸爸出门的时候,和母亲简短的聊上几句,便匆匆而去。

她和那位许先生到底发展的怎么样,她的身份得到许家长辈的认可了吗?四年过去,她和许轩哲们正式结婚了吗?即使苏琅曾多次向来美国探望她的父母问起这些事,苏父苏母不是一脸的阴沉,三缄其口,就是含糊其辞,不愿详解。

可今天,姐姐放下身段,主动的给她打来越洋电话,想和她说什么?

苏琅踌躇了片刻,按下接听键,“喂,姐姐吗?”

这百感交集的一声,仿佛触发了电话那端苏茜的泪腺按钮,让她就犹如回到了多年前在豪华别墅的书房里。

“苏琅,你……你在哪儿?”苏茜话没出口,先哭哭啼啼的抽泣起来。

“姐姐,你……你怎么了?”苏琅马上激动的问,“告诉我,出什么事了?你先别急着哭呀!”

“苏琅,我……我……”苏茜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半天也憋不出一句话完整的话来。她突然捂着嘴巴,发出一阵沉闷而古怪的声音,就像吃得太饱,忍不住打了一个长长的嗝。

紧接着,苏琅就听见姐姐好像是拿开手机,慌不措路的跑起来……再然后,便是一阵痛苦而剧烈的干呕声……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你在哪儿?你是不是生病了?你是不是在吐,你快跟我说话呀!”苏琅在电话这头,顿时担心地叫起来。

过了好一会儿,只听电话里传来马桶冲水的哗哗声,苏茜终于重新拾起手机,有气没力的贴在耳边说,“你放心吧!这会儿,全吐干净,已经没事了。”

“姐姐,你到底在哪儿呀?吃过药,看过医生了吗?”苏琅追问。

苏茜发出一声自嘲似的轻笑,顾左言右的说,“我现在在家,当然不是在爸妈的家,是在我自己的公寓里。”

“嗯。”苏琅心知肚明地点了点头,“那……那个许轩哲现在也在你身边吗?”

“他?你居然会问起他?你怎么会问到他?”苏茜莫名其妙的一串反问。

“是啊!”苏琅没有察觉到不妥,继续滔滔不绝地说,“我听爸说,他不是帮你买了套大房子,你们俩不是已经同居了吗?或者……”

“你们已经结婚了?”苏琅不甚确定的试探道。

“同居?还结婚?”苏茜又是凄凉的一声苦笑,就像被妹妹的话,刺激到了哪根神经,陡然不顾一切地吼起来,“你不要再跟我提那个名字。许轩哲,他根本就不是人,他身上根本没有流着像正常人一样的热血。他……是冷血,他是魔鬼,他根本不懂爱,也不需要爱。我恨他,讨厌他……我忍了他四年,恨了他四年,也怨了他四年。我受尽煎熬,每天顶着他未婚妻的名头,堆着笑脸,在人前演戏,在他面前演戏,只期望他能多看上我两眼,可他……”

“他?他怎么了?”苏琅大惑不解,这个许轩哲不是因为喜欢姐姐才和她订婚的吗?他到底对姐姐做了什么?会让姐姐像活得夹缝里一样,如此的痛苦,不堪和无奈。

但苏茜就像喝得醉熏熏的酒鬼,突然放弃了先前的话题,发出一阵尖锐的失控般的大笑,“大家都说得对,其实他只是在利用我,他只是需要一个漂亮,又能任他摆布的未婚妻,来装饰他的胳膊,装点他的脸面,顺便敷衍许家的长辈,再帮他阻退和我一样盲目仰慕他的女人。而我这个没权没势没背景的未婚妻,除了安安静静的躲在阴影里,随时随地等候他的召唤,没有胆量,更没有底气,去他面前大吵大闹。因为,我真的好害怕丢掉这个未婚妻的名头,好害怕会变得和从前一样……一个一无所有,从廉租房里走出来的灰姑娘。呵呵,为什么所有人都看清了这一点,偏偏只有我一个人没有看清。苏琅,我是不是很傻,是不是很蠢很笨很该死……”

“姐姐!”苏琅难受的叫了声。她万万没想到,这四年来,姐姐居然是在许轩哲的冷落和漠视中度过的。

“四年了,他从来没有踏进过我这里,从来没带我去看过电影逛过街,更甭说带我去见许家的长辈了。可每每一旦他的电话来了,我就得马上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尔后,还得强颜欢笑的飞奔去他身边……”苏茜犹如祥林嫂,一遍遍絮叨着自己的不幸,“除了房子和支票,煎熬——大概就是他送给我唯一的礼物。”

苏琅感同深受,义愤填赝地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他是不是还有别的女人?那你今后打算怎么办?姐,挺起胸膛和他分手吧。回家,回到爸爸妈妈的身边去吧!”

“不!我不能回去……也回不去了……”苏茜哭着摇头,“现在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姐姐,什么晚不晚的。爸爸妈妈是不会真的和你生气的,”苏琅动之以情。

苏茜却朝她丢出耐人寻味的三个字,“你不懂!”

苏琅还想力劝,电话里突然传来一阵清晰的门铃声。

苏茜顿时止住哭泣,好像是打起精神,抹了把脸,“呵呵,一定是他来了。”

“谁?许轩哲吗?”苏琅问。

苏茜没有回答,只是说,“我改天再打给你吧。”

苏琅望着手里被挂断的电话,缓缓的抬起头。面对程宇棠关切的目光,一时揪心的竟无言以对……

噩耗,是在一个周末的深夜传来的。

苏琅听到父亲在电话里,哽咽着说出“你姐姐死了,你姐姐自杀了”的时候,恍惚觉得这只是一个无聊的噩梦。

但梦醒过来,辗过她心头的,却是几乎沉重到令人窒息的悲痛……

苏琅捂着脸,在宿舍昏暗的灯光下,从夜半一直哭到天明。

从小到大,姐姐为她做过的一切,都一点一滴犹如电影胶片似的浮现在她眼前。

“她为什么这么傻,她到底是有什么想不开的,天大的事儿,不是还有我和她爸吗?”

当苏琅乘坐最近的航班飞回国内,风尘仆仆赶回到苏家时,看到的就是母亲抱着姐姐的遗书,顿足捶胸,哭得昏天黑地的场景。

苏家,一切如昔。

除了苏琅这几年在异国他乡日思夜念的味道,还泛滥着浓浓的,失去至亲的忧伤。

厅堂中央,摆放着姐姐的遗照。黑白的色调,一点也没抹杀她的美丽,她的一颦一笑,依旧如绽放的烟花绚丽多彩,明艳动人。

这还是苏琅恢复视力后,第一次目睹到姐姐的容貌,想着姐姐最后打来的那个电话,她追悔莫及,禁不住一瞬间又泪如雨下……

“你们谁能告诉我,姐姐到底是怎么死的?”苏琅丢开行李箱,与父母相对而坐。

“前几日的傍晚,有人在跨海大桥上,看到她一个人在桥面上来回转悠。再然后,等天完全黑下来,周围的人还没有反应,她就已经跳下去没影了。”苏爸爸捏紧拳头,泪水不禁潸然而下。

“都怪你。这都怪你!”苏妈妈听到这儿,愤怒拧了丈夫一下,“她前一天晚上还打来电话,说有话要和我说,被你狠心的挂断了。你当时为什么不让她说话,你为什么不让我劝劝她……”

苏父犹如入定的老僧岿然不动,只有脸上,挂满了懊悔的泪水。

“那么许轩哲呢,他对姐姐的事又怎么说?”苏琅又问。

“你不要再给我提这个人。”苏爸爸突然一声怒吼,活像许轩哲就是逼死姐姐的罪魁祸首。

苏妈妈痛定思痛地摇了摇头,“别说你姐姐出事这几天,就是他和你姐姐交往的这四年里,我也没真正的见过他一面。他就从来没有踏进过我们苏家半步。我现在真后悔,后悔当初不该把支票交给小茜,后悔不该鼓励她去追求那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这世间,最苦的三件事之一,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

苏琅不想再揭父母的伤疤,于是没再追问,默默从母亲怀里,抽出那封在姐姐公寓里发现的遗书。

可等她带着期许的打开信封,取出四四方方的信笺纸后,却看到上面只有娟秀的六个大字——我走了,我恨你!

这六个字,是姐姐弥留之际,写给那个许轩哲的吗?

为什么……姐姐既然已经看透一切,为什么还要为了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去死呢?难道就为了当年的一句气话,或是愚蠢的指望,能用这种方式,换来许轩哲的另眼相待吗?苏琅无法理解,更永远也找不到答案了。

回来的第二天,苏茜去了趟姐姐的公寓,收拾她的私人物品。

她怕父母睹物思人,没有叫上他们作陪。

姐姐的公寓,超出她想像的豪华。两层跃式,带着一个坐南朝北,阳光充足的大露台,当白色的窗纱被晨风轻轻撩起时,有种童话般梦幻的味道。

卧室的衣柜里,挂满了诸如LV,爱玛仕,普拉达……这些姐姐以前朝思暮想的奢侈品。

其实对于一个女人,爱情才是最弥足珍贵的奢侈品。只可惜,姐姐直到最后一刻,才明白这一点。

苏琅回过头,看到床头柜上搁着一只三星plus。

那是姐姐的手机。看来,姐姐离开时,的确做好了不再回来的准备。

苏琅径直走过去,拿起来,习惯性的按了按解锁键。

手机显然没电了。她正准备把它收进包里,突然在床头柜和垃圾桶之间的夹缝里,看到了一样东西……

苏琅两眼一亮,弯腰捡了起来。

那是一根已经使用过的验孕棒,两条红线。两条……红线!苏琅顿时蹿起来,姐姐她怀孕了?

难怪,那一天姐姐在电话里吐得死去活来。而自己,竟傻乎乎的以为她只是生病了?

可……是谁的孩子?苏琅环顾了一圈轩敞的卧室,不由自嘲的抽了抽嘴角。

这还用问吗?身为公寓和这间卧室的男主人,许轩哲,他到底对姐姐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竟让姐姐怀着孩子一起走上了绝路?

苏琅心潮澎湃,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没想到时隔四年后,她居然会像恨老魔鬼一样的,痛恨一个男人!

她拉开床头柜的抽屉,找出充电器,给姐姐的手机充上电,然后开机,一长串醒目的未接来电,率先扑入她眼帘。

这些未接来电显示的时间段,不正是姐姐自杀前后的事儿吗?谁在那个时候急着打这么多的电话找姐姐,又是许轩哲吗?

苏琅盘腿坐在床前的地板上,盯着这串没有备注的手机号码,毫不犹豫的反拨回去。

电话很快通了。

但手机里,传来的却是一个破锣似的嗓音,“喂,哪一位?”

“许轩哲!”苏琅深恶痛绝,直呼其名。

“谁?”对方好像是没听清,反问道,“美女,你说你要找谁?”

苏琅这才注意到,对方吊儿郎当的声音,着实不像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于是,平心静气地问道:“你是谁?”

“我?”对方嘿嘿笑了两声,真正像个十足的痞子,“美女你打我电话,却问我是谁?怎么,你想调戏我呀!”

这……苏琅赶紧把手机拿远了,生怕对方的声音,荼毒了自己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