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我在古代做王牌夫人

《我在古代做王牌夫人》 小丫丫因/著, 更新于: 2021-01-15 01:01:40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8章

萧云灵虽不太明白原本喜欢灯火通明地与她恩爱的俊王爷为何现在每回都要熄灯,但她却能感受到俊王爷疯狂的爱意。

另外,为了弥补只给她云侧妃名分且未举行婚礼的亏欠,这一个多月来,俊王爷将内府的事务皆交给萧云灵打理。

萧云灵心中虽有委屈,却也渐渐安定下来,只一心一意往她的正妃路上继续跋涉。

所以,此番举办家宴,萧云灵使出了浑身解数,将一切事宜安排得妥妥当当,只等俊王爷和天筝长公主验收成果。

她自信满满,哪想,今早突然从王府的丫鬟口中得知俊王爷派薛妈妈去萧府请萧大夫人和萧五小姐去了,而且,俊王爷还带着一干宾客亲自在府门口迎接。

仿佛当头一棒,萧云灵立刻蒙住了。

她虽知俊王爷不会轻易放过积善堂,但却不明白他为何这般看重萧轻灵?难不俊王爷当真见过那贱人的容貌,迷恋上了萧轻灵?可若真的如此,俊王爷这一个月来与她的恩爱又当如何解释?

心头虽有隐隐的不祥,萧云灵却不敢往深里细想,只恨不能直接到晚上,她可以使出一身媚骨撬开俊王爷的嘴。

偏偏俊王爷今日似乎特别忙,萧云灵找了一早上的机会也没能和俊王爷说上一句话。

万般无奈,她只好悄悄尾随而来躲在府门之后偷看。

外面人山人海,萧云灵晕晕乎乎也没看清楚什么,却突然听到人群议论纷纷,说是萧大夫人觊觎俊王爷,当众非礼了俊王爷。

萧云灵吃惊得差点没晕过去,这才将半个身子伸出来想看个究竟。

哪知,刚探出半个脑袋,就被目光犀利的天筝长公主发现了。

到底是萧府花大力气培养的娘娘级选手,萧云灵打了两个哆嗦便迅速调整状态从门后走了出来。除了面色煞白眼圈有些发红外,倒也显得落落大方。

走到天筝长公主跟前萧云灵不敢左顾右盼,目不斜视地垂眸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地冲长公主盈盈一拜,万分柔顺道:“妾身见过长公主!”

但见她温顺乖巧双眸含泪,天筝长公主的面色缓和了不少,冲她点点头道:“起来吧!”

萧云灵刚刚直起身子,天筝长公主鹰隼般犀利的目光又扫向正打算从侧门悄悄溜进去的萧府马车,厉声道:“萧五小姐好大的架子,便是不给本公主面子,萧大太太好歹也是你的母亲。

所谓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萧大太太晕倒,萧五小姐却连马车都不下,是何道理?”

她这番话说得虽刻薄尖锐,却大义凛然,众宾客们顿时想起这场闹剧的真正主角乃是萧五小姐。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随着她落在了已驶入大门一半的萧府马车上。

坐在马车内的萧轻灵无奈地叹了口气,唉!她到底招谁惹谁了?怎么躺着也会中枪?

话说,这天筝长公主当真不简单,所有人都没注意到萧府的马车,偏偏就她注意到了,而且还能准确地说出马车中坐的是谁。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看来,今日她要对付的不仅仅是沈明轩那个草包,还有这位底细不详的长公主。

也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只管走一步看一步便好。

“呵呵!”伸手主动扶住呆若木鸡的薛妈妈,萧轻灵轻笑道:“薛妈妈,我们下去吧!长公主叫我们呢!”

薛妈妈不由一抖,她的耳朵未聋,长公主唤的明明只是她萧五小姐,与她冰人有何相干?

本想找借口推脱,怎奈柔柔弱弱的萧五小姐握住她手腕的手指竟如铁箍般无法挣脱,且那双笑意盈盈的眸子冰刀般直戳心脏,竟骇得薛妈妈下意识地起身弯腰主动扶住了五小姐。

车门缓缓打开,先下来一个面部扭曲眼神惊恐的婆子,熟知俊王府的人已然认出这婆子正是俊王府的冰人薛妈妈。

随着薛妈妈倾身向前,一只白皙纤细,美奂美轮的小手轻轻搭在了薛妈妈的手臂上。

下一秒,众人只觉呼吸一窒,一个亭亭玉立的紫衣少女已优雅地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天筝长公主一瞬不瞬地盯着走下马车的紫衣少女,只见她面如皎月,出尘不染,白皙光滑的面颊吹可弹破,双眉修长如画,双目璀璨如星,挺直的鼻梁下丰润饱满的红唇娇艳欲滴,让人瞧一眼便想主动一亲芳泽。

天筝长公主乃皇室长公主,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所阅美女可谓数不胜数,但此时却觉这一生阅尽的美人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眼前这位萧五小姐。

脑海里不由自主涌现出那首千古流传的佳句:“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本来这位紫衣少女不卑不亢的气度,便让天筝长公主觉得赏心悦目。待走近时,突然嗅得一股若有似无的淡淡清香,竟让人忍不住心生向往。

眼前莫名出现了另一个绝色的身影,仿佛正笑吟吟地冲她招手,眼眶忽然一热,竟涌上点点泪意。

天筝长公主心头警铃大作,看向萧轻灵的目光便多出几分戒备的探究来。

周围早已响起一片吸气声,有人脱口嚷道:“这是萧府的五小姐吗?不是说是个丑女吗?原来萧府竟将如此倾国倾城的女儿藏于深闺。”

“没错,我认出来了,这双眼睛正与当日被俊王爷逼迫退婚的萧五小姐一模一样,真的是萧五小姐!”

“天哪!真没想到萧五小姐竟是这般风华绝代的美人儿,俊王爷,怎会,怎会与她退婚?”

“可不是么?俊王爷他……”

萧轻灵仿佛对周围的惊叹声充耳不闻,直至走到距离天筝长公主和沈明轩三步开外,才不卑不亢行了一礼,道:“轻灵见过长公主,见过俊王爷和云侧妃,祝姐夫姐姐白头偕老幸福美满!”

萧轻灵面上带着浅浅笑意,言语却客气至极,周身带着股超然的霸气与淡定。

不待众人从惊滟中清醒过来,她又浅浅一笑,像是夜幕之中突然跃起一轮明月,瞬间便盖住了所有的星辰:“长公主教训的是,轻灵这就瞧瞧萧大太太!”

她只说萧大太太不说母亲,却没有一人质疑她的冷漠与无礼,仿佛眼前这个笑得云淡风轻的女子真的和王氏没有任何关系。

所有人都在顷刻间屏住了呼吸,就连天筝长公主也觉得呼吸一窒,但谁也没有俊王沈明轩这般激动。

强烈的渴望和占有欲充斥着沈明轩的头脑,让他呼吸短促面色潮红,思维和感官第二次消失,心里,眼睛里,甚至呼吸里,能够容纳的只有眼前这位萧五小姐。

沈明轩从未像现在这般感激过自己的父皇,那么英明的父皇,那么慧眼识玉的父皇,当真宠爱他至极才会将这样一个天上人间再难寻觅的美人儿许给他为妻。

他有种下意识的冲动,冲上去,抱住她,将这个让他寝食难安的美人儿搂进怀里好好疼爱怜惜一番。

或许,现在他就该将她抱走藏起来,再也不叫其他人看见。

别人没注意沈明轩的反应,天筝长公主却是注意到了,心头微微叫苦,这个皇侄贪恋女色是不是太明显了点啊?怎么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害怕沈明轩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天筝长公主赶紧不动声色地给萧云灵使了个眼色。

萧云灵反应也快,收到天筝长公主的暗示后,忙依偎过去紧紧挽住了沈明轩的手臂,半个身子几乎都挂在了沈明轩身上。

忽略掉沈明轩、天筝长公主、萧云灵和所有人的反应,萧轻灵一瞬不瞬地注视着倒在血泊中的王氏。

说心里话,她巴不得这个歹毒的欧巴桑现在就死掉,她才不屑于去做什么高尚的白莲花。

可是,这个该死的欧巴桑现在不能死,至少不能这么轻松地死。

微蹙眉头缓缓蹲下身,萧轻灵终于伸出一只手轻轻探向王氏鼻下。

她的态度可算对天筝长公主十分怠慢,但天筝长公主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不阻止也不说话,只是静静瞧着,一副静观其变的模样。

长公主不表态,其他人自然更不会说什么。俊王府门口虽被围得水泄不通,但却一片寂静,便连跟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得到。

探到王氏气息虽弱,却还算平稳,萧轻灵不慌不忙从袖袋中摸出一个小瓷瓶,从里面倒出一粒洁白剔透的药丸,托住王氏的下颌撬开牙关,用食指抵住王氏的舌头,才将药丸推入王氏舌下。

萧云灵的心虽自始至终在俊王爷身上,但王氏到底是她母亲,见萧轻灵将药丸喂进王氏嘴里,心头一慌,脱口道:“萧轻灵?你给我母亲吃的是什么?”

王氏这种体型和年龄的女人,最容易患高血压和心脏病。

王氏有没有高血压和心脏病萧轻灵不知道,不过被沈明轩痛扁一顿,王氏若血压不飙升便不正常了。

所以萧轻灵给王氏吃的正是她自己配置的速效救心丸,里面还有一些降血压的成分。

这种药丸成分虽不复杂,但在这个时代也算罕见的特效药,倘若不是情况特殊,她岂会用给这个老欧巴桑?

一片好心被人当做驴肝肺,她萧轻灵可没那么大肚量和好涵养。

看都不看萧云灵一眼,边用帕子擦拭手指上王氏的口水,萧轻灵边冷声道:“我娘亲留下来的护心丸!

四姐姐若觉得是毒药,只管从大太太嘴里抠出来好了,反正这种药丸需舌下含服,一时半会儿化不了!”

她的声音不大,语气亦糯软温和,却带着冷彻人心的不满。

一时间,众人的目光都鄙夷地落在萧云灵的身上,便是天筝长公主也下意识地扫了萧云灵一眼。

萧云灵不由自主打了个哆嗦,然,不待她盈满泪水的大眼睛风情万种地冲沈明轩抛媚眼,萧轻灵又道:“四姐姐来搭个手吧!”

一个月前她才在萧轻灵身上吃过亏,此时哪敢帮忙?所以萧云灵非但没有上前,反而往后退了两步。

她一直挽着沈明轩的手臂,这么一退,便将沈明轩也拉扯着往后退了一步。

拉扯后退下,沈明轩像是突然还了魂,想要杀人的目光倐地移到了萧云灵身上,直将萧云灵呆若木鸡地钉在地上,半天都不敢喘一口气。

萧轻灵等了几秒钟不见动静,不由抬头看过来,正好瞧见这夫妻二人四目相对大眼瞪小眼。当下心中更是鄙视,竟轻轻挑了挑眉。

索性不再搭理萧云灵,萧轻灵直接看向沈明轩身后的王强等人:“王强大哥!劳您领几个人将萧大太太抬到萧府马车上去吧!谢谢!”

沈明轩正想一掌劈死挂在他身上的萧云灵,突听萧轻灵跟王强说话,顿时打翻了醋坛子。

一把将挂在身上的萧云灵扯下来,两步冲到王氏面前在萧轻灵身边蹲下:“吩咐王强做甚?轻灵需要什么尽管跟本王说,本王定当尽心竭力!”

他的声音和表情与方才面对萧云灵时反差实在太大,也实在太过谄媚,便连天筝公主都是一愣。

沈明轩却犹不自知,还冲萧轻灵呲呲大白牙,伸手便要去搀扶王氏。

大总马这个猪,若是这么一下子将老欧巴桑搞死了,指不定她萧轻灵要背多大的黑锅。

想都没想便伸出白皙美好的小手阻止,萧轻灵厉声道:“住手!不要把她扶起来。”

见沈明轩正愣怔怔地瞧着自己,眸中闪过一丝厌恶,萧轻灵垂眸道:“俊王爷只管让两个人小心点将她抬到马车上便好。”

看着近在咫尺的如花小脸,沈明轩哪里还顾得上其他,往萧轻灵身边靠了靠,讨好道:“萧府太远了,一路颠簸恐有不慎,还是让大太太在本王府中养伤吧!

轻灵尽管放心,本王会派人好生照看的!”

不等萧轻灵答应,他又扭头对身后发愣的王强等人喝道:“尔等都愣着做甚?还不赶紧将萧大太太抬进去?

萧五小姐说了,不能扶起来,要平着抬,你们都小心点儿,若是有个闪失,本王唯你们是问!”

许是觉得这话还不够殷勤,沈明轩索性站起身自言自语道:“一群毛手毛脚的奴才,怕是办不好,还是本王自己去找门板吧!”

说完,头也不回地往府里去了,竟是用跑的。

萧轻灵顿觉一头黑线,这大总马还能不能更白痴更奇葩一点?恶心死她了好不好?

其他人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地谁也不敢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