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 第78章 丹炉之中的真相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雪古樱子/著, 更新于: 2021-02-23 22:47:4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78章 丹炉之中的真相

左苏御的死讯传至将军府时,赵渊正与高通商讨如何将左苏御在朝堂之上的势力全部清扫。

书房内,烛火深幽,捉摸不定,案桌前的茶已经凉了许久。

“你说得可是真的?”

“回禀将军,鹿河县的探子亲眼所见,百珠姑娘亲诊,确定左苏御已死。”

赵渊退后了几步,有些不敢置信:“是……是蛊毒提前发作了么?”

“是鹿河县主亲自将人诛杀在县主府,但左首辅他撑着一口气去见了沈大小姐最后一眼。”

“他对她竟……”

阿御,你我之间的仇还未解,你怎么能这般轻易的死去?

男子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的忧伤,他同左苏御相斗这么久,他本以为用蛊虫相控,他便能赢了内阁第一大首辅。

可在听闻到他的死讯之时,才惊觉得自己输了。

“阿渊,他既已死,朝中之局,便简单得多了。”高通拍了拍他的肩,叹了一口气,转身出了书房。

自己这个表弟,到底对左苏御是何种情绪,他也道不明。

大抵是隔着仇的知己吧。

那个男子死了,或许晏京少了这个处处与阿渊作对的人,便缺了一丝趣儿。

高通抬眸看了夜空,算着日子,他也应该回俞州去了。

……

鹿河边,血腥味不散,黄沙翻腾,河面一片霜覆盖,依稀能够看到一个影子在上头晃动。

男子气急败坏,朝着江面怒吼:“黑澈,你给本帝滚出来!”

水面下的猫儿蹙眉看着水上的影子,得意地扬起了嘴角。

没想到几千年未见,幽冥神君的脾性变得如此暴躁,阿墨曾说过喜欢的事温润的男子,如若她见玄御这般模样,定不会喜欢他的。

“我当是何人在这叫嚣,原来是幽冥地界的阴人。”猫身破水便化了人形,黑澈站在玄御的面前,男子的狼狈映在了他的血红的猫瞳中。

“你以为你改本帝的命,她便会看上你么?”不管是千年前还是千年后,她都是他的,也只能是他的。

“失去肉身,你已经没有筹码能同我相较了,幽冥神君?”黑澈轻笑继续道:“你于她的记忆尽数消失,你觉得你又有几分胜算呢?”

“你?!”影子晃动,却也无力出手教训眼前的猫儿。

黑澈大笑,笑声在江面上传开了一阵有一阵波纹。

老树曾问他,改了这话境的命数,取了那女子的记忆,差点颠覆整个话境,这事儿到底值不值?

他告诉老树:不值。

却他还是做了,因为心中的执念未得一缕安抚,即便是不值,在他负伤于鹿河之底,将冲破佛印禁锢,逆了这话境。

“当年你将她丢入丹炉之时,可知她会如何?”

黑澈眼底的血红更深,他将那抹影子缩至自己的手掌之中,后直直丢进了河中。

如若不是因他负伤在身,定能让玄御魂飞魄散。

在阿墨未归来之前,只能将他的魂魄囚在鹿河河底。

……

三日后,左府。

左苏御的尸首已被料理完毕放进了雕花的大木棺里,北伊一身素衣,头戴白花跪在堂前棺木边,面容悲凄。

堂前的吊唁的大臣们陆陆续续入了堂。

他们手持香烛,口中无非是念叨着什么天妒英才罢了,女子面无表情地送走一波又一波人。

秦霄一身白衣眉头紧锁地站在她的身后,此次左苏御突然离世,亦不知是喜是悲。

她的丈夫死了,或许他可以……

天渐渐扯了夜幕,堂前人散,北伊遣走所有的府丁和婢子。

秦霄上前动作轻柔地将她扶起,并拭去她眼尾的泪珠。

“公主,节哀。”

“阿霄,你可知……我同他无半点夫妻情分,见到他尸首之时,却依旧有些不敢相信,父王处事太过狠厉……”

她不是那般心狠之人,入左府的这些日子,左苏御待她算是好的。

丧夫之仇,她又该寻何人去讨?她的父王么?

男子眼中闪过一丝妒意,冷声道:“你可是喜欢上他了?”

“左苏御是我名义上的夫君,不管如何,我自然是……”

秦霄扯下她发间的白花,将她推倒在棺木前,“可是你别忘了,那日在刑部大牢,你已是我的人了,伊伊,你可知左苏御当时身在何处?他在暗门后,亲眼看见你我苟合……”

男子的手缠上了她的腰,咬上了她的脖子。

他的声线阴冷:“我的公主,我们回……北漠吧。”

“好。”北伊泪眼婆娑,看着男子对自己为所欲为,她不知她的阿霄为何变了一个人一般,似乎身上多了些许戾气。

元喜躲在柱子后,不敢上前,因为首辅死了,诺大的晏城里头,她们所能依靠的只有秦大人。

……

暖阁内,百珠坐在榻前看着眸子紧闭的女子,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三日了,沈姑娘似乎还并未有要醒来的征兆。

“百珠姑娘,小姐她……她何时才能醒来?”

“大人之死对她打击甚大,是否能醒来只能看她自个儿的意志了。”

没想到沈芸墨对左苏御的感情竟如此深厚,昨日夜里莫殊已送来了蛊毒的解药,按理说今晨便能醒来的,到这个时辰不醒,定是困在自己的噩魇中的。

左苏御到死恐怕也不知,在花锦死在醉花楼的里的那一刻起,整个左府其实早已尽数在赵渊的控制之下了。

榻上的女子额间又冒了些许冷汗,眉目狰狞痛苦,阿冉上前用布巾为她擦拭着,这几日到这个时辰,她总会如此。

在白雾缭绕之地,沈芸墨似乎又见到了那个同她拥有想同样貌的女神仙。

只是这一次,她似乎能看见她。

“他死了……你可知他死了。”

女子悲凄的声音让沈芸墨只觉头皮发麻,

她一脸茫然望着女子,却想了半晌,也不知是何人死了?

女子上前狠狠捏住她的肩:“当年我因爱入魔,阿御想以幽冥的丹炉炼化我心中的魔气,却不料我的真身无法承受那幽冥之火,他随我一同跳入了丹炉中,他用真身裹住我的魂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