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 第38章 泼皮色猪吃醉酒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穿成偏执首辅的心尖宠》 雪古樱子/著, 更新于: 2021-01-15 00:01:2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38章 泼皮色猪吃醉酒

吃醉酒的小姑娘,神智总是半清不醒的。

上一刻,沈芸墨脑海之中还在考量着被阿御小夫君剁成肉泥的事,这一刻,便开始在地上打起滚来,这是她喝醉之后的正常操作。

当年发小拿绳捆着她,也无法改了这个毛病,今儿的沈芸墨在男子的眼中就像只泼皮色猪。

男子无奈轻摇了头,这色猪大概是自他出生以来见过最不像话的女子,可他却鬼使神差地想要哄着她。

“墨儿,乖,起来。”

“我不……”

女子朱唇微翘,执拗地又在地上翻腾了几圈,身上的褶裙松松垮垮,左苏御眸子暗了几分,尔后伸手将女子拦腰扛起,不过只扛了几回,他这套动作显然早已是行云流水。

女子下意识发出一阵惊呼,闻声本应该离去的白冠羽用力推开了门,“住手,你……放开她!”

虽说沈芸墨口中说这男子是其小夫君,但是他总觉得其眼熟,那充斥杀意的眸子,恐并非普通的公子哥。

“花锦,你可应该解释什么?”

左苏御并未理会白冠羽,而是转身往榻前去并开口隔空道了几句。

花锦一直躲在暗处,这冷不丁被人提了名,只能现身为首辅大人解决了这想撬墙角的钉儿。

“阿御,这是楼里新来的大夫,不懂事,我这就带下去调教一二。”

言罢,花锦伸手就是一阵猛拉狂拽,这一顿操作白大夫目瞪口呆,面前这公子哥到底是什么来头,竟能在醉花楼里横着指使掌事?

屋里静了不少,左苏御这才慢慢将肩侧的女子小心放到榻间,那衣袍之上印出了几片血渍。

这女人太重,竟压住了他的伤口。

左苏御轻解衣袍,从榻后取了些药,自个儿处理起伤口来,大抵是太专注的缘故,那女人睁着圆溜溜的大眼望着他时,他竟然未有发现。

“阿御……怎么受伤了。”

“无碍不过是些小伤罢了。”

沈芸墨眸间均是担心之意,她半起了身,贴着男子的手臂,细细瞧着那伤口,只一眼,便让她酒醒了十分。

蜿蜒的血肉翻腾,不用想也只知道这伤来自北漠特有的暗器,沈芸墨在心中更加笃定了眼前的男子参加了三公主的刺杀行动。

这怎么可能是小伤呢?!

女子夺了男子手中的药,贴着其身子小心地为那男子上了药。那日只隐约见他八块腹肌,竟不知他身上这般多伤口,身为杀手,在刀口上谋生活的日子定有诸多不易。

一想到阿御小夫君有朝一日会命丧赵渊一派之手,小姑娘的心便不住地抽疼了起来,眼眶也湿润了不少。

“小夫君,你且忍着疼。”

“我同你说过,不过些小伤罢了。”

左苏御大抵见不得女人这般模样,随后他便伸手握住了她的腕夺了药,放回了原处。

小姑娘双颊微红,一时之间分不清是酒染成的还是因眼前人之故,“阿御!”

“我若死了,便没有人杀你了,你有何好难过的。”

“你死了,怎就……没有人来杀我!左府那个左苏御……定会为了爹爹的藏宝图……加害于我的。”

左苏御霎时哑口无言,她始终以为自己不过是左首辅手下的杀手而已,如倘若有一日,她知道了对她沈府赶尽杀绝的人便是他,她还会如此贴着他的身甜腻地唤他一声“阿御小夫君”么?

“他不会的。”这是他给她的沉诺。

沈芸墨离了左苏御的手臂,撇嘴道:“你又不是左苏御,又怎会知道你家主子心里头是怎么想的!”

“那你觉得主子心中应该怎么想?”

在这个世上除了狗作者还有谁能比她更了解左苏御——血腥残暴的冷血变态。

“你家主子是北漠的暗子,眼下北伊公主要入晏城联姻,你家主子他……”

忽的小姑娘对上了男子的眸子,在那幽深的瞳孔中,她瞧出了一丝毛骨悚然后,立即住了嘴。下意识觉得大事不妙,她这是泄露天机了,阿御这杀意的眼神,这是又想杀她么?

她与他连见面次数都屈指可数,如若说这么快有深厚的情意,总归太过于牵强了。

一个活命,一个觉得有有意思。

她被冠下沈家余孽的身份,也空有美人计这一处好用;他过往的二十年岁中,突然出现这么一个奇奇怪怪的女子,身为一个正常的男子,难免情不自禁想要接近。

正如眼下,那杀意的眸子逼近,在女子颤抖着身子闭了眼时,忽觉唇上微凉,苍兰的气息搅动着她的心湖。

如若上次她对他是蜻蜓点水,那么这次他还回来的便是铺天盖地。

过了许久,唇间那抹凉意才才消散了去,留下的却是火辣之意。

左苏御抬手抚了抚女子的青丝,温柔道:“我家主子的事,同你无关,日后不可再提。”

沈芸墨似乎并未从方才的事中缓过心神来,他为何要亲她?

这是轻薄么?

阿御小夫君这是在轻薄她?

本应该同其争论一番,她这不争气的心七上八下的竟有些欢腾!

“阿御小夫君,你这是在护我么?”

女子咧嘴笑着蹭了蹭男子的衣襟,“既然唤我夫君了,为夫难道不该护你么?”

她这该死的心竟与纸片人的相互撩拨之中沦陷了,到底是母胎单身的缘故。

北漠一事,还是需尽快处理。

……

防盗

阿御小夫君这是在轻薄她?

本应该同其争论一番,她这不争气的心七上八下的竟有些欢腾!

“阿御小夫君,你这是在护我么?”

女子咧嘴笑着蹭了蹭男子的衣襟,“既然唤我夫君了,为夫难道不该护你么?”

她这该死的心竟与纸片人的相互撩拨之中沦陷了,到底是母胎单身的缘故。

北漠一事,还是需尽快处理。

她这该死的心竟与纸片人的相互撩拨之中沦陷了,到底是母胎单身的缘故。

北漠一事,还是需尽快处理。

本应该同其争论一番,她这不争气的心七上下的竟有些欢腾!

阿御小夫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