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风之玫瑰的葬礼 > 第98章 被坑了

风之玫瑰的葬礼

《风之玫瑰的葬礼》 揽月无声/著, 更新于: 2021-02-23 21:47:3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8章 被坑了

在水里泡了两三分钟,秦励整个人都没了精神。被人拉到岸边之后,秦励一直双手抱肩瑟瑟发抖。

晶莹的水珠顺着湿淋淋的头发,哗啦啦的向下落。朝天竖的刺猬头,瞬间变成了软绵绵的长毛卷。

看着秦励,宋喻脑海中就浮现出三个字,“落水狗”。

“哈哈哈……哈哈哈……”宋喻捧腹大笑。这个秦励到底是马尔济斯呢?还是泰迪呢?

被宋喻嘲笑,这可是奇耻大辱。秦励攥紧拳头,两眼圆瞪。风一吹过,他心中冉冉升腾的火气,被吹灭了一大半。

冷!

锥心刺骨的冷!

“咳咳咳……咳咳咳……”秦励连着打了好几个哈欠。

“秦励,原来你也有走霉运的一天啊!”

手上拿着弹珠的少年,笑呵呵的从树上跳下。走到秦励的身边,转了两圈,给他做了个鬼脸,笑嘻嘻的跑走了。

“死小子……”秦励抡起拳头,追着少年跑。刚跑两步,就上气不接下气。

衣服湿哒哒的,沉得要命!

“看,秦励落水了!”

“真的诶!那旁边是莫黎吗?”

“他脸上是怎么回事儿?”

“两人干了一架?”

“不过,莫黎身上的衣服怎么是干的?”

“莫黎不会打赢了吧!秦励真是水……”

“连莫黎都打不赢,还整天吆五喝六的,好意思吗?”

……

这些刺耳的声音!

秦励烦躁的掏了掏耳朵,他一脸怨怪的看向莫黎,只见莫黎正被一群人围着。

“你怎么把秦励弄水里去的?”

“你还真是厉害……”

“以前,真的是小瞧你了。”

“对了,和我同住的小乔要出去了,你要和我住一起吗?”

“你凑什么热闹,一边去。莫黎,你要搬到我这边来吗?”

……

莫黎突然成了抢手的香饽饽。而且,宋喻正站在那里,朝着他做了一个挑衅的手势。

“莫黎……都是你的错……”秦励黑着脸,将吃瓜群众赶到一旁。

“秦励,你要不去换件衣裳?对了,你那边还有像样的衣服吗?需要我支援你两件吗?”

宋喻说得一本正经,可话听到秦励的耳朵里,却像是赤裸裸的嘲笑。

“不用!”

“那……我们先走了。那位大钢琴家还在等这个冤大头。不过,秦励你也真是没品,打人打脸,等会儿都不知道该怎么圆了。”

宋喻一脸嫌弃的对着秦励竖起了中指。

“宋喻……”秦励越发的火冒三丈。

“别喊我,我又不喜欢你。怕被人误会。”宋喻隔空对着站在体育馆门口的双马尾女孩儿做了个wink。

双马尾女孩儿害羞的将脑袋埋进粉色的围巾里。

“梦梦……”秦励的眼睛简直在喷火。这个女孩儿,他都不敢上前去打招呼,宋喻居然直接抛媚眼。

可是,她目光的落脚处,怎么那么奇怪?

顺着女孩儿的视线望去,他正好看到了宋喻……旁边的莫黎!

“是……他!”秦励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难怪赵梦这三个月来少管所的频率增多了,原来,她是为了看莫黎。

“我这里有……有药……给,给……给你!”女孩儿害羞的从包包里拿出刚开封的治跌打的喷雾。

女孩儿打开包的瞬间,莫黎和宋喻同时看到了装在包里的喷雾包装盒。很明显,这瓶跌打喷雾是刚拆装的。

“谢谢。但是,这里的规矩,不能随便接受外来人送的东西!”莫黎冷冷道。

那声音,冰冷得无一丝情绪。

女孩儿本就是温室里娇养的花,从小到大被人捧在手心上,没怎么体验过被人无情的拒绝。

对上莫黎那没有温度的冰冷目光,女孩儿的眼中渐渐有了泪光,“可是……”

眼看女孩儿就要哭出来,莫黎直接拽着宋喻走了。盯着莫黎那决绝的背影,女孩儿终于抽泣起来。

刘所长赔着笑脸,将几位大领导好言好语的送到大门口,可是听到女孩儿的哭声,他们猛然停住了脚步。

“那不是梦梦吗?”陈区长眯着眼,透过鼻梁处厚厚的镜片看向湖对面的人群聚集处。

赵梦的围巾太有辨识度了,他不可能认错。

“老唐,你不把你的宝贝侄女带走啊!”

“难怪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原来是把那丫头忘这里了!不过是哪个胆子大的,敢惹这个大小姐哭!”

唐杰一面叹气,一面往回走。另外两个人也跟着他一同往回走。刘所长一脸怨念的望向,仅与他有三步之差的铁门。

把领导送走,怎么这么困难呢?

赵梦的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串接一串的向下落。唐杰最怕这个小公主哭,四周扫视一圈,目光锁在全身湿漉漉的秦励身上。

“你……欺负她了?”

“不……不……不是我!”秦励的牙齿不停的打颤。这里真的是冷啊!

“那是谁欺负她呢?”唐杰扶额叹道。

赵梦哭起来就没完没了,女孩儿真的是麻烦。但谁叫她是老爷子的心尖宠呢?

“梦梦,谁欺负你了?”唐杰不耐烦的问道。

“是莫黎!“女孩儿缀着眼泪,呜咽道。

小林一脸无语的看着赵梦,莫黎真的是倒霉,居然惹到了这个任性的大小姐。他默默的从人群中退出来。

“他的脸受伤了,我本来好心的要把药送给他,但是他态度恶劣的说不需要。”女孩儿突然大哭起来,眼泪如泉水般涌出。

“脸受伤了?”唐杰疑惑的皱起眉。

少管所这个地方,见不得光的事情一大堆,但是有哪个傻子,会直接打别人的脸。

重新扫了眼全身湿漉漉的秦励,唐杰心中便有了个大致的猜想。

“梦梦,走吧。回去了!”唐杰懒得多管闲事。这个地方可是老陈的直属辖区。事情说破了,老陈的面子上挂不住。

赵梦可不买他的账,执着的拽着他的手,眼中泛着泪光,请求道:“可是,他被人打得很惨,伤得很重,我很想把这个药给他。”

“梦梦!”

唐杰恨不得把赵梦抓起来吊着打。她也有十二岁了,怎么嘴上还是没个把门呢?

回头一看,果然,老陈的脸上一半铁青一半乌黑。刘所长和老陈是同款表情。

“刘所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发生欺凌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