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再次婚姻 > 第160章

再次婚姻

《再次婚姻》 杰身自爱/著, 更新于: 2021-02-24 05:48:27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60章

我新找的工作照我原先的工作差得太多了,简直没法比。但是我也得干,哪怕是一个月挣一千块钱,也能维持我的生活,让我不至于挨饿。我现在的困境不容许我对工作有挑剔。

虽然都是服装,但是所做的类型不一样,要求当然也不一样,以前我在那个厂子可以说是轻车熟路,可是到了这个厂子那是哪哪都不行,哪哪都做得不对。

返工的活是一堆接一堆的。而且像我这样刚进厂子里的根本就干不上挣钱的活,凡是有一点难度有一点技术性,钱比较多的工序根本就轮不到我。到我手里的都是最不挣钱又最累最不好干的活。但是那也没有办法。谁让我是新来的呢?

厂子里一共有十个组,每个组都一样,组长会把一些挣钱的活给那些干得时间长点的工人。或者就是那些年龄小的工人,因为组长认为年龄小的有前途,干的时间也会长一些。而且也比我们这样年龄大的手快。

所以我每天都干着最累的活,挣着最少的钱。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这个厂子特别的欺生,不只是工人,就是组长也一样。要是他看着顺眼的人,他就给好活,给挣钱的活,要是他看着不顺眼的人,想要挣钱想都别想。

所以我每天加班到十来点钟,一个月才能挣二千多块钱。我来了北京这么多年,就从来都没有挣过这么少的钱。就算是我刚来北京的时候都比现在挣的多。但是没有办法。我现在是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这个厂子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挣得越多越吃香,挣得越少还就越受气。我这不只是挣的少,还每天被组长训斥,多少次我都想着不干算了,我不受这个气了。可是都说有钱任性,我没有钱,没有任性的资本。没有这个厂子我现在就活不下去。现在的这个厂子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只能抓住不放。

这个厂子虽然不算小,食堂的伙食也不错,可是车间和宿舍都非常的冷。而且为了安全,宿舍都没有插座,就是怕工人在宿舍烧水或者是插电热毯之类的东西。

我住的宿舍是在阴面,所以更感觉阴冷得不行。我因为这两年一直和张旭生气,所以身体已经造成了很大的伤害。由于身体不好,抵抗力以及耐寒能力自然差。这样寒冷的环境,别的工人还好点,可是我就惨了。每天无论是白天还是晚上都冻得哆哆嗦嗦的。我还有一个毛病就是血液循环不太好,一到天冷的时候手指尖就疼。要是在温暖的屋子里自然是没有事。可是在这个厂子的宿舍一到晚上我的手指就痛得不行。

那种痛就好像深入骨髓一样,每每痛得我半宿半宿的睡不着觉。为了减轻痛苦,我不敢躺在床上,总是跪在床上,然后匍匐着把头和脸都贴在床上,为了让手有一些温度,把两只手放到胁下,尽管如此,仍然挡不住那针扎似的刺痛。

我常常在心里大呼:“妈妈,你救救我吧,你救救我吧,你把我带走吧,我再也不要过这样痛苦的日子了。”就这样我每天都只能是这样在经过一阵阵的痛苦以后才能在下半夜睡那么几个小时。

而我睡着了以后也会做各种噩梦。不只我自己常常在梦中惊醒。就连我同宿舍的室友也不知道要被我吵醒多少回。她们嘴上不说,心里自然也是不乐意的。因为每个人都累了一天了,每个人都想好好的睡一觉。这样的我影响到了他们的休息。

有一次我同宿舍一的个大姐笑着对我说:“文丽,你每天睡觉的时候就像是在演聊斋。”

“真的吗?”这句玩笑让我有些意外。我虽然知道自己总是做噩梦,也总是在梦中惊醒,但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在做梦的同时会有那么恐怖的表现。

“真的,你睡着了以后,总是又哭又喊的,深更半夜,夜深人静的你想一想那情景真的和演聊斋差不多。有时候小文回家的时候我和你一个人在这个屋子里睡觉,有时候我都有点害怕。”

大姐说完了这些话我感到无比的内疚。我真的是让别人跟着我都受罪了。可是我又有什么办法呢?我睡着了,我也控制不住自己呀?我也不知道会发现这样的事。大姐以前不说的时候我还真不知道。

“大姐,真的是太对不起你了。你看,我睡着了也不知道会有这样的事,要不然我今天晚点睡,等你们都睡着了我再睡。”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觉对不起人家。和我住在一个屋子里真的是挺倒霉的。

大姐见我这样说,她赶紧说:“没事,你也不是故意的,我们出来打工都不容易,互相体谅一下呗。”听了大姐的话我心里挺感动的。还是通情达理的人多呀。

“文丽,你是不是心里有事呀?要不然不可能每天睡着了还是又哭又叫的。”

因为我是新来这个厂子的,所以别人不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我也没有和她们说我是嫁到北京来的,我只说我是东北来这边打工的,老公和孩子都在老家。我不想让这个厂子的人也知道我现在这个情况。

听到大姐这样问我,我便说:“也没有什么事就是太想我妈了。我妈活着的时候对我太好了,现在虽然是走了这么多年了,可是我心里仍然是忘不了她。”

其实我说的这些话倒真的是我的心里话。这么多年来我没有一天不想我妈妈的。

“想开点吧,文丽,人都有生老病死的那一天。你现在这样又有什么用呢?你妈已经走了,你就再想也改变不了什么。”

“嗯,我也知道,但有时候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晚上让你们休息不好,确实是挺过意不去的。”我再一次道歉。

“文丽,我看你的手是不是有毛病呀?”大姐说。

我的手一到冬天就看得出来。天冷指尖就冻得看着破破烂烂的。

“是呀,一到冬天就这样,屋子里又冷,所以手指尖就疼,我晚上做梦有可能和这也有关系。”

“你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你一定是手疼,一看就看得出来。文丽,你手都这样了,你老公怎么还让你出来打工呀?”大姐心疼似的说。

“他不让我出来,可是我年龄又不大,也不能现在就在家里养老呀?”嘴上这样说着,心里恨死了张旭,要不是因为他,我也不会受这么多的罪呀?以前的厂子虽然小,但是冬天的屋子里特别暖和,无论是车间还是宿舍。这现在所受的一切痛苦都是他给我的。他是罪魁祸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