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浮世德 > 第13章

浮世德

《浮世德》 陈晨/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6:39

来源:虐心小说

第13章

他看着屏幕,不由得皱了皱眉头,但脸上又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如果你死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公主殿下,请您千万不能死呀!”

他笑着给滕汐回了这条信息,但不知怎么,发送了两遍都是失败。他又按了发送键,小沙漏转了好几圈才终于发送成功。而此时的烟焰,并不知道危机的存在,他的脸上依旧焕发着像汗水一样光亮的幸福。

就像面对即将来临的市跆拳道大赛,他并不知道这个过程有多艰辛和坎坷,他始终充满着信心和希望。

而给他信心和希望的,并不是比赛的冠军,而是冠军后面尾随的一小串数字。

——奖金:5万元。

虽然不是一笔特别大的数目,但足以让爸爸渡过难关。一向脾气急躁、性格火辣的妈妈心平气和地与医院方面周旋,只是不知道还能撑多久。房东每天来催,不过是一个月六百块的房租,架势却比催几万块的医药费还大。但妈妈每次都和房东对骂,还操着拖把叫嚣“老娘就是赖着不走,你又能怎样?!”若是往常,在房间里的烟焰听到都是会暗暗窃笑的,甚至会拉开脏脏的窗帘,观看这场免费的好戏。

但是自从爸爸因为车祸住进医院,至今昏迷不醒,需要大笔钱动手术后,每次看到妈妈这样和房东对骂,烟焰都在光线昏暗的房间里咬着嘴唇,他强忍着不让自己流泪。

他争取到了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参赛资格。

除了林森,没有人会知道或者相信——永不倒下与屈服的战士,会跪在教练的面前,含着恨意的泪,恳求教练给他参赛的机会。

而林森,他也给自己下了一个赌注。就像第一次看到烟焰的练习时他就相信,不管到了一个怎样的境地,他都会走出来。不管是哪一场赌注,烟焰都会赢。只是最后,他一定伤痕累累。

13

然而对于山岚来说,赌注才刚刚开始,她就已经陷入绝境之中。

凌晨3点,她突然从噩梦中惊醒。她扭亮台灯,然后跌跌撞撞地走到卫生间里,用冷水洗澡。

冰冷的水从头一直冲到脚跟,她冻得浑身哆嗦。

她像一个精神错乱的人一样死死抓着自己的头发。

“我想我一定是疯了,竟然和自己的学生接吻……”

“对,一定是疯了。”

那个可怕的梦境里,是在上数学课,她在黑板上抄好习题。她转过身,发现台下的学生低着头,她喊着让同学们抬起头看黑板上的习题,可没有人听她的话。但不知道是哪里发出了骇人的笑声,同学们一个个都缓缓抬起头,却都是一张张没有五官的脸,唯独季岸那张精致的脸庞依旧五官分明。她惊慌地冲下课桌,拉住季岸想冲出教室,可一瞬间,那张沉默但英俊的脸庞像是被融化般,变成了一张没有五官的白脸。

梦境里充斥着骇人的笑声。

季岸冰冷的手,仿佛是这场悲剧的暗示与前兆。

14

银色的月光倾洒在这个城市的中央公园里。

季岸含着泪,咬着嘴唇,艰难的对着山岚说:“为什么不可以?!告诉我……为什么!”

山岚别过脸,倒吸了一口气:“你是学生,我是你的老师,我们的关系——只能这样。”

“不会!也不可能!从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知道,我喜欢上你了,你的神情和我一样,充满着对这个世界的绝望。别人看不出来,可我一看就知道!”

山岚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手紧紧攥着包,越攥越紧。脸上的泪光在月光下像一片片泛着涟漪的湖泊。

——不能!不能!不能!

仿佛有一个声音在山岚内心的山谷里呐喊着,但那个声音越来越微弱。奔腾的河流里看不见有人在里面挣扎。

“我走了。”季岸强忍着眼泪对山岚说。

然而山岚的手却从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季岸。

“要走,我和你一起走!”

城市在某一刻变得无比安静,嗖嗖的风声像是叹息。

15

周日上午的学校空空荡荡,没有课程,返校的学生也还没有来。所以,这大概是一周里学校最安静的时候了。

走廊上和教室里都没有人。所有的一切,连同那些罪孽和秘密,好像都消失在了星期日的早晨。

而清晨的阳光照进池海翔眼睛里的时候,他还是因为微微的刺痛感皱着眉头微微眯起了眼睛。

害怕光,憎恨光,憎恨将一切真实和缺陷暴露无疑的光。

害怕别人窥视到自己的秘密。可后来却发现,那些秘密,连自己都会惧怕。

然而当教学楼里所有班级的门都紧闭的时候,美术教室里传出了“沙沙”的铅笔摩擦声。少年们在周日早晨就开始了素描练习。十多个美术生从不同的角度对着石膏体聚精会神地练习着。吴晗穿梭在画架之间巡视指导。

“阴暗面的线条不够细,用橡皮进行模糊处理!”

“头像比例完全不对!撤纸重画!”

“你到底有没有在专心画啊?”

吴晗边指导边叹着气。

这个时候,窗户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同学们都不由得朝教室外看去。

一个瘦小的男生,有些胆怯的站在窗外。他低着头,本身就很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

“池海翔?!”吴晗的语气有些激动。

“你还是来了……”吴晗欣慰地说道。

“嗯……我来了,老师。”男生低着头走到了门口。

教室里顿时激烈地讨论了起来。他们在说些什么池海翔听得并不清楚,但那些嘲讽的、惊讶的、不屑的、幸灾乐祸的语气却一针一针的扎进他的耳朵里。

“同学们,这是美术班的新同学,他叫池海翔。”吴晗兴奋地介绍着。

“我们都知道他啦。”女生抬起涂满指甲油的手。

“不就是那个怪胎吗?他也能画画啊。”一个平头的男生装作惊讶的语气问道。

“他来做什么啊。”

“一个废物而已。”到处都是嘲讽不屑的话语。

废物。

吴晗看着站在门前孤立无援的海翔,他的身子微微颤抖着,脸已经通红。刚想说些什么,他突然拽着画筒朝走廊跑去,大概是因为身体的畸形,他跑起来踉踉跄跄,像是随时会跌倒。

“海翔同学……”吴晗失望地冲到教室门口。

海翔弱小的身影颤抖地消失在了走廊口。

——原谅我,纪澜,我还是没能走到那一步。

——因为,我不仅是一个怪物。还是一个,废物。

15

城市的另一个角落。

房门外是“砰砰砰”的撞击声。

而没有开灯的房间里,一个满头杂乱卷发的女人,压着声音颤抖地说:“莹莹……好像有人……莹莹……”

门外是三个穿着黑衣的男人,边用手撞着门,边骂着:“老子知道你们在里面!今天要是再不给那六万块钱!我们就撞烂你家的门!!”

卷发女人的双手在前面晃动着,她的眼睛在五年前就瞎了,但家里的环境对她来说仍是非常熟悉。她战战兢兢地走到门口,缓缓地伸出颤抖的手,想去打开房门。突然,缪莹从后面蹿出来,紧紧地抓住了她颤抖的双手。

“不要……”缪莹压低声音说,“我们没有钱,打开门……只有死路一条。”

所有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好像都凝固了。牙齿紧紧咬着嘴唇,慢慢渗出了血来。

然而在市体育馆,气氛同样紧张。

即将开始的是全市跆拳道大赛的决赛。纪澜兴奋地拉着滕汐的手:“看!烟焰在那里!他马上要上场了!好帅啊!”而滕汐只是淡淡的微笑。

“请现场安静一下,下面有请决赛选手入场,来自曙光高中的烟焰和市少体校的熊林!”主持人对着话筒大声喊着。

决赛选手已经入场,烟焰显得格外精神,他朝观众席看了一眼,并不知道滕汐坐在哪里,但他能感觉到,那个他深爱着的女孩,一直在默默着注视着他,为他祈祷。有滕汐在,他一定会赢。

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掌声。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滕汐突然紧紧地握住了纪澜的手,纪澜不经意地回过头,发现滕汐皱着眉头,用手捂着胸口,脸上是窒息般痛苦的表情。她顿时大声叫了起来:“滕汐!你怎么了!!”而在她叫出口的那一刹那,滕汐使出浑身力气捂住了纪澜的嘴巴。

“不要……不要让他看到……”

这个冬季最强劲的一股寒流已经渐渐逼近这个城市,然而电影里的少年们并不知道,他们还沉浸在温暖的幻觉里。

一场大雪,从四面八方袭来,像是复苏的困兽,肆虐着要吞噬掉整座城市。

本文由4020电子书提供下载,更多好书请访问4020/

电子书论坛:shuku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