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桐华/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17

来源:虐心小说

第21章

「可是……」她欲语还休。

「铁儿呢?妳这一走,你要铁儿怎么办?」

二十几年没见的儿子,待她十分孝顺,但心思显然是挂在爱徒身上,虽然刁蛮不想与他交谈,还常赏他白眼,他仍是甘之如饴,直当她在发嗔。

对于他们俩,她当然乐见其成,难得铁儿有慧眼,能相中刁蛮。

「我……他关我什么事?」她羞赧的撇撇嘴,「师父您别误会,我跟他真的没什么。」

「欲盖弥彰。」她老神在在的下定论。

「什……什么意思?」她惊讶的大口喘气,师父好象在说她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铁儿已经向我忏悔,说你们已经有了肌肤之亲,早已行过周公之礼。」他还求她把刁蛮许配给他呢!

「哪有?」这小人胡说什么!他是唯恐天下不乱。

「他不是曾在情非得已之下,帮妳解了淫毒春药……」

她回想当日,霍铁心对她做的暧昧行为。

「那就是……那就是行周公之礼啊?」她瞪大眼,「就是采花贼盗人清白的事?」

摇头叹息,看来这次是铁儿使计,诱骗刁蛮。

「是师父不好,以为妳永远不会下山,所以才没教妳男女之别,风花雪月之事。」

看来她得重新再教育一逼。

刁蛮听完后,咬牙切齿的怒吼:「这臭男人,我要他好看。」说着就往他的书房冲去。

***

书房里,霍铁心正襟危坐的跟大小双刀、孙老头和几位大汉聊天。

说是聊天,其实是极力鼓动霍铁心把刁蛮留下,免得跟他们回山上操劳他们。

「这大小姐虽然是野蛮了点,但也不失纯真,脾气可说是刁中带劲。」可以整得人哇哇大叫。

「医术一流,以后家里头不必请大夫。铁兄人品也高尚,配小姐刚刚好。」小心她毒哑人的手法也是一流。

「她也救过你,你就以身相许要了她。」不然绝对没人敢接收。

他们全都脸红脖子粗,昧着良心说浑话,还越说越离谱。

霍铁心好性子,笑笑的听着他们的违心之论。

这些赫赫有名的高手,只差没跪地拜托。不、应该说,要是有用,他们甚至愿意跪下,只要刁蛮还给他们一个真正的退隐清静之地。

他们滑稽的模样,惹得霍铁心低笑。

「瞧你们把她当瘟神似的,她没那么可怕。」

喝!几位大汉面容惊骇的盯着他,他竟然说出这种话——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强中自有强中手,竟能容忍她怪异的性格,也或许是他还没尝过刁蛮真正的狠毒手段。

反正青菜萝卜各有人爱,只要能把刁蛮推销出去,他们愿意折寿。

「其实——」

当霍铁心侃侃而谈,准备安慰他们时,刁蛮那愤怒的嘶吼声,已然传到厢房。

几位大汉顿时草木皆兵般的防备起来,对着他做出一个好自为之的表情。然后,刷的一声,全都施展上乘轻功逃开。

一转眼,偌大的书房空无一人,寂静无声。

他好整以暇的等着佳人来「踹门」。

砰的一声,果然如他所料,刁蛮提起脚踹开门,她气得红霞飞上脸蛋。

「我当真以为妳要躲我一辈子呢!」霍铁心热切的凝视着她。

刁蛮怀着高涨的怒火,气呼呼的小手扠着蛮腰,不可一世的站在他面前。

「你还嬉皮笑脸。」便宜都给他占光啦!

亏他平时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想不到、想不到……他竟然……竟然行着救她的名义,对她做出偷鸡摸狗的行为!

这会儿她突然想起之前,他们两人赤裸裸的身体,紧紧密贴交缠在一起的情景。她不禁双颊酡红,说不出话来。

他怜惜的轻抚着她垂在额前的一缯发丝,语带爱意的道:「怎么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有什么事先坐下来再说。」

那双大手摸得她的脸好舒服……

不对!那双手摸遍她全身,还深入她的私处,还有他的舌头也……

刁蛮如遭雷殛,赶紧挥拍他的手,「不要碰我!」

「妳怎么了?妳脸好红。」

「不许你看,再看就把你的眼珠子挖出来!」她又摀住自己的脸蛋,恐吓是她唯一能做的事。

「妳这大小姐又在发什么脾气!?」

「你还敢问!你怎么能对我……对我做出那种事!?」她用尽力量大吼。

霍铁心总算明白她别扭的原因,但他故意装傻,反问:「我对妳做了什么坏事?妳说,霍某人愿意负责到底。」

「你、你……」她张大嘴,却不知从何开口,老半天才挤出,「你对我做的坏事数不尽。」

「愿闻其详。」他更靠近她一步。

「真要算起是数不完的,光说命令别人抓我就好了,你敢发誓,你从来没有怀疑我对你的表妹施暴?」

「我当然是相信妳。」他缓慢的摇头低笑。

「是吗?你可想清楚。」

霍铁心不动声色的靠拢在她背后,软言的呢喃,「会要别人抓妳,是情非得已,我不能打草惊蛇,更何况我那些三脚猫护卫,哪能动妳分毫。」

他不着痕迹的拍她马屁,藉以分散她的注意力。

「哼!」纵使有点高兴,她仍是扭开头、板着脸。

「燕表妹那件事更别说,妳向来是用毒,早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杀人何必用刀剑,是不是?」他的手趁机搂住她的腰道。施燕燕伤好了之后,早已证实凶手是陆青丝。

他为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她的丫鬟派去做粗重工作,不得求情,然后也准备为表妹找个婆家,免得刁蛮误会。

这些恶心话,听了虽然令人想吐,但她还挺受用,而且他那低沉浑厚的嗓音,十分好听。

刁蛮眼底带笑,娇憨的拍开他搂抱的毛手,灵巧的逃开。

「就算如此,你……你也不能骗我,说是帮我解春药。」

她宛如花蕊的长睫毛,翩翩的垂下来,苹果似的脸蛋,让霍铁心不禁心猿意马。

他拍拍自己的大腿,对她勾勾手指头,「来,坐这儿。我就告诉妳原因。」

「不行,师父已经告诉过我,这样于礼不合。」以前被他诓骗的,就算她傻啦!

霍铁心突然抱腹痛呼,跌坐在地。

刁蛮见状,以为他又被下毒,赶紧奔过去。

想不到霍铁心敏捷的箝制住她的手腕,往自己怀里拖,她就这么被他的气息团团包围住。

在清楚状况后,刁蛮早已被他紧紧的抱住,不得动弹。

「你又骗人。」她又羞又怒。

「我不这么做,妳肯乖乖过来吗?妳浑身都是毒药,像只刺猬似的,在话没讲清楚前,可不能着妳的道。」

「小人。」她挣扎的乱挥乱踢,「小人、小人。」

「嘘!乖,我疼妳。」

那种温柔呵护的语气,安抚她在之前所受的委屈,她压抑不住情绪,泪水忍不住倾泻而出。

「呜……你最坏了。」她啜泣的指责着,小手拚命搥打他厚实的肩膀。

「是,是我不对。」他把她搂在怀里。

她肩膀一耸一耸的抽咽,渐渐在他怀中平息下来。

霍铁心像是驯服小野兽般的逗弄她,内心踏实满足,他用下巴摩搓她的额头。

「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等向爹娘禀报后,请他们选个好日子,好娶妳进门。」

他开始幻想自己该添几个孩子,让家里兴旺些。童年过的太孤独了,他总觉得至少要生五个孩子以上,男女都好,最好能综合他跟刁蛮的个性,机灵又稳重。

他幻想着黑鸦鸦的一群孩童,冲上来喊他爹的幸福景象,不由自主地露出欣慰的微笑,彷佛未来美景已离他不远。

「不行,我不能嫁你。」

他还陷在幻想里,「名字就叫……」等等,他回过神,「妳刚说什么?」

不嫁!?

「现在妳除了嫁我,没有第二条路走。」他坚决又霸道的说道。

「不行,我要替师父找药医眼睛。」

「这事不急,等我们成亲后,我一定会遍请全国大夫来帮娘治病。」

刁蛮也很顽固,「不行,师父等的够久了,况且连师父自己都没法医,这代表一定要世外高人才有办法,所以我决定云游四海,为她找寻良医。」

「不准。」

「我要。」

「妳敢轻举妄动,我就让妳一辈子下不了床。」

哎呀!威胁她来着。

「我不怕。」

「让妳瞧瞧我的厉害。」

「放马过来吧!」

两人在书房吵吵闹闹,虽是大声斗嘴,却让人感到甜蜜有加。

远方的草丛边,躲着一群看热闹的人。

「嘿!这下我们终于可以放心回我们的百鬼谷了。」孙老头心头上的大石终于放下。

「真的吗?我们再也不必怕刁蛮吆喝我们了吗?」大朱欣喜若狂。

「你请放心,我们家少爷一定会尽力留下刁姑娘的。」旁边一个陌生的声音也加入他们。这个人正是展叶,他也加入窃听行列。

「可是刁儿她生性我行我素,我怕她还是会找机会逃跑。」连霍老夫人也蹲在地上偷听。

「耶!我相信我的儿子,不然就叫他来一招生米煮成熟饭,让我的孙子早点到来……想当初我们不也用这招。」霍老爷则比较乐观。

「这种丢脸事,你怎么可以说出口,羞死人了。」陆娇柔羞赧的轻搥丈夫。

「没错、没错,真是个好方法。」众人相视而笑。

里头、外头一样热情甜蜜,霍家热闹哄哄的日子,可能会持续很久很久。

上一页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