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设计部的小首席 > 第83章 怦然心动

设计部的小首席

《设计部的小首席》 爱吃香瓜的女孩/著, 更新于: 2021-02-24 09:48:4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83章 怦然心动

徐昊平看深长的女孩。“你这么感叹做什么?”

“贫富差距,让我多愁善感。”

“都拿下荣达了,还跟我卖惨呢。”

“你知道吗?Verdiga(威斯迪加)这个品牌,是沈亚鹏给他儿子玩的。”

“沈亚鹏就这一个儿子,以后整个荣达都是他的。”

“他不会真这么做吧?沈海川那个恐怕连毕业证都拿不到,只会泡妞的富二代担得起?”

“沈亚鹏就是初中没毕业的,他儿子学历已经比他高很多了。”徐昊平说着问她。“说起来,你不也是没有毕业证的吗?”

她不是拿不到,是经济不允许。艺术这玩意太烧钱了。

李星河笑。“我是没有,可我也没有千亿家产要继承啊。”

徐昊平忍不住笑。“这倒是。”

“徐副总,请教你个事呗。”

“你说。”

“你会写年度总结吗?”

徐昊平一脸见鬼的看她。“你问这个?”

李星河郑重的点头。“有什么问题吗?”

“我们刚才不是在谈千亿家产吗?”

“千亿家产固然上头,但没有我这个重要。我的年终奖,一毛也是爱。”

“这玩意我也头痛,你去问陆总吧。”

“他还要写?”

“废话,你要写,他不用写?现在你们才是同级。”徐昊平说着想到什么。“他的应该快写完了,不然你去贿赂他一下,让他把PPT给你抄抄?”

这……

感觉不道德。

但是又不缺德,更不犯法!

李星河起了心思。“徐副总,那我先进去了,你慢慢思考人生。”

徐昊平挥手,看她飘扬的长发,不知想到什么,脸上的笑瞬间散去,只剩下愁苦。

李星河回到办公室,看外边走掉的徐昊平,收敛起刚放飞的心思,想怎么问陆辰舟。

直接要PPT肯定是不适合的,他一个那么大公司的CAO,做的东西虽说不是要保密的,但也不可能随意外发。

李星河想了想,还是决定向他请教这个事情要怎么做,毕竟她以前真没做过。

她这次发信息,对方照样隔了一会儿才回她,说在开会。

李星河想了下,回他:等你结束。

陆辰舟:哪不懂?

李星河:哪都不懂。

陆辰舟:写到哪了?

李星河:第一个字。

陆辰舟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她,估计是被她气到了。

李星河撑着脑袋,另只手搭吧的敲桌子,有些烦躁。

她是真不知道怎么写。

以前童林知道她懒,从不让她写这些东西,更惨的是每次开这种会议,她不是玩手机就是走神,压根没仔细听,现在连抱佛脚她都不知道要怎么抱。

过了大约十分来钟,陆辰舟发来一张图片。

是很简单的手稿,告诉她应该先写什么,再写什么。

图片上的字纤细有力,看着非常好看。那框架的细条很直,如果不细看还以为是用直尺画的。

李星河转过图片,望着上边的字,心想真漂亮,这大概就是艺术了。

这么漂亮的字,不用它来做点什么,好像有点浪费。

李星河想了想,把Flipped发给他:陆总,能用柔和的笔锋写下这个吗?

Flipped,怦然心动。

陆辰舟看着这个词,沉入沉思。

不是在讨论总结报告吗?为什么突然让他写这个?

是她知道了什么,还是她想表达什么?

想了许久的陆辰舟,换了张新纸,也换了支笔。

他一笔写完,便拍下发过去。

李星河看到照片,心情十分激动。

她顾不得什么总结报告了,把照片打印出就跑出去找张剑尘。

就是这个,就要这个做品牌LOGO!

可她兴冲冲跑出去,外边差不多是一片漆黑了。

今天周五,明天放假,人都差不多跑光了,包括张剑尘。

李星河蹙着眉看时间。

妈的,又快十一点了,得去赶末班地铁了。

想着即将到来的地铁,又看手里的Flipped(怦然心动)。

李星河纠结的想了两秒,转头进办公室。

她把纸平铺在桌上,瞧着优美而修长的几个英文字,手指有节奏的敲着桌子。

想了会儿,李星河在笔筒里找了个红色的改字笔,在“i”上面的一点画了个叉。

两笔相交,变成了一个瘦长而随性的小心心。

李星河左看右瞧,觉得十分满意。

她这一点,跟上次提案,陆辰舟改自己广告语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点题之作。

李星河此时已经顾不得什么地铁和陆辰舟了。她把纸扫描进电脑,接着打开设计软件就是干。

不把这个LOGO做完,她回去心里也惦记着,还不如一鼓作气把它做完。

而发了照片的陆辰舟,盯着迟迟没有回复的对话框,再次陷入沉思。

是对他写的不满意,还是写Flipped(怦然心动)这句话,携带着其它隐藏意思?

陆辰舟深邃的眸子,沉沉的望着聊天记录,在一无所获后,放弃思考。

这女孩的心思真难猜。

他做完手头上的事情,准备下班的时候,收到条信息。

是张图片。

刚才他写的Flipped,“i”上加了颗小红心。

陆辰舟看着这颗红心,心绪愈加复杂。

好在下一秒,她又发来张图片。

这次的图片是被软件处理过的,没有光影杂色,一张纯白背景上,是一笔勾成的英文字,以及那颗偏粉红色的小红心。

李星河:陆总,你觉得怎么样?

陆辰舟一脸阴晴不定的打了个:?

李星河:好不好看?

陆辰舟:好看。

李星河:这是郑小姐的品牌,Flipped,怦然心动。是不是看着很优美、很浪漫、很让人心动?

陆辰舟:不好看。

李星河:……你刚说好看的。

陆辰舟:设计费记得结一下。

啊?怎么感觉突然翻脸了呢?

李星河:好、好啊……陆总,你怎么收费?

陆辰舟:我收费很贵。

看到这五个字,李星河莫名想到那天晚上想的声优……

啊啊啊,她完了完了,这颗肮脏的大脑不能要了!

李星河摸了下感到一丝热气的鼻子,在确定没有鼻血后,镇定的回:陆总,你的费用我肯定给不起,但这设计我必须用。

陆辰舟看她无赖的话:还在公司?

李星河:对啊。这灵感来了,不把它做完会睡不着。

陆辰舟:请我吃宵夜。

李星河:行,上次的茶餐厅见。

不就是陪你吃甜品吗?长这点肉肉,能给甲方爸爸一个好的品牌LOGO,值得!

-

李星河到未止书店的时候,就看到在茶餐厅门前等的陆辰舟。

他仍旧是风衣黑裤,挺拔高挑的身形将这得体的着装,衬托得买不起的样子。

骨象极美的脸,叫路人回首。轻愁薄雾的眼睛,淡漠疏冷,又让人恐于靠近。

他就站在那里,幽远深邃的望着远方,在寒风萧瑟的夜晚耐心等待,没有任何的不快,显得无比绅士和优雅。

李星河快步过去,没等她开口,陆辰舟便看了过来。

对上他清冽的视线,李星河语顿,一下忘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

陆辰舟望着唇红齿白,精致如画的女孩,在她心生警惕时,没说什么的转身进入餐厅。

李星河略有疑惑,见他进去,便将到嘴边的问候吞回去。

大概是今天少一些人加班的原因,里边客人比较少,陆辰舟还坐在上次的位置。

李星河在他对面坐下。“陆总,你到很久了吗?”

“刚到。”

这位置在他们两家公司差不多中间的位置,他早到大概是因为腿长的原因。

李星河没多想。她翻看菜单点餐的时候,特意看了下店名。

风清茶悦。

挺文艺的名字。

陆辰舟没看菜单,对服务员讲:“一份水晶虾饺和一份水晶茶树菇。”

“好的。”服务员记下,虽然是转向李星河,视线却不时偷偷看矜贵帅气的男人。

李星河把菜单看了遍。“来一份凤爪和两份银耳木瓜冰糖水。”她说完问对面的人。“陆总,可以吗?”

陆辰舟瞧着她狡黠黑亮的眼睛。“……可以。”

“嗯。服务员,就这两个。”

“好的。”服务员记下,走的时候想:天天陪女朋友吃甜品,这男人真好。

李星河看对面似乎不太高兴的大阎王,努力搜索。“陆总,你字写的真好看,是有练过吗?”

“嗯。”

“那你是不是还会写毛笔字?”

这次他连声都不吭了,大概是觉得自己问的问题很无聊吧。

李星河思来想去,跟他这刚刚搭建友谊桥梁但始终还是竞争对手的人,发现实在没什么好聊的。

陆辰舟在她放弃的时候,问她。“总结写了吗?”

“没有。”

“下周一。还早,不急。”

加上放假都只有两天了,还不急。

要放在学校,绝对是最后一个交作业的。

李星河想到什么反问:“陆总,你们几号开年会?”

“跟你们同一样。”

“好巧啊。”

陆辰舟望着她,没说什么。

李星河讲:“总结报告大概只能周日写了。周一再抽时间修改一下,应该问题不大。”

“明天有事?”

“明天我要跟团队去工厂参观。”说到这事,李星河抑制不住激动的讲:“陆总,虽然我们没竞争到波音公司的合作,但你却错失了沈董这个项目,要是知道他们这么大投资,你肯定会后悔。”

陆辰舟瞧她得意的样,没扫她兴。“怎么了。”

“Verdiga(威斯迪加)这个项目的广告预算是1.1亿!实打实的,亿级大盘。”

“恭喜你。”

“这么冷静吗?”李星河瞧着他,比划的追问:“没一丝丝遗憾?”

陆辰舟面无表情。“没有。”

“你骗人。你心肯定在滴血!”

“一架747三亿五千多,美元。”

“这又不是你的。”

“那同样也不是你的。”

李星河望着他深邃俊逸的眼睛,不想理他。

要不是看在他脸的份上,这宵夜她都不想吃了。

真的,超级讨厌。

陆辰舟感到她的不满,想了几秒,跟她解释。“长盛国际已经有成功的汽车案例,做荣达这个项目意义不大。”

意义不大?

上亿的项目居然说意义不大?就算是对他本人不大,但是它至少赚钱啊!

不过长盛不缺钱,陆辰舟也不缺钱,他缺的是挑战。

要自己是他,大概也会选择波音公司。

李星河看跟自己解释的陆辰舟,算是满意的“嗯”了声。

这时服务送来点心。

两笼饺子,李星河一笼尝了个,就开始啃自己点的凤爪。

凤爪皮软骨酥,吃的很方便,不用上手爪。但还是要吐骨头,吃的时候有点费劲。

大概是吃到美味的食物吧,啃了两只爪子,李星河心情大好。

她喝着糖水,八卦的问:“陆总,你知不知道,原来沈亚鹏做这个汽车品牌,原来是送给他儿子的。”

这事她没告诉曾宏博他们,是因为这件事跟工作并没多大关系,另一个是怕他们八卦。

陆辰舟不同,他不是一家公司,而且看他样也不是江文瑶和卢一飞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到处乱说的人。

所以她权当这事没地说,跟他说两句,当消遣。

陆辰舟看她。“怎么了?”

“倒没什么,就是感叹一下。”李星河说着笑起来。“我发现做首席还有一样好处。”

“什么?”

“可以知道这么多大佬的八卦。”

她以前当助理时,以童林对她的照顾,她同样可以知道,只是她不屑参与。

现在这么说,大概是迫不得已,自己找乐子。

陆辰舟问她:“你喜欢吗?”

李星河想了下,无所谓的讲:“听听倒也没什么,当涨见识了。就是这事挺考验人的。”

“社交吗?”

“不是。人是很容易被同化的。跟你们这些大佬在一起久了后,会觉得自己也是大佬。同样的,跟他们这些有钱人在一起久了后,心就容易飘、容易膨胀,但是钱包它依旧一成不变。”

李星河又喝了口甜掉牙的糖水,皱起眉。“所以说,让我这等普通人来做高职位,注定是场极大的修练。”

陆辰舟看她轻蹙的眉。“对你来说,困难吗?”

“有一点挑战吧。还好我小时候是个‘富二代’,算是见识过的。”虽然这富二代做的,整个家业都没沈亚鹏随手一件礼物来的贵,但怎么也是富过的。

李星河说完打量他。“陆总你呢?不论你后生功名,单这修养来说,家境也应该不错吧?”

陆辰舟垂帘喝糖水。“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