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 第105章 斗败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樊家小妹/著, 更新于: 2021-02-24 18:49:34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05章 斗败

蓁恩气急,咬牙忍住脾气,笑意不达眼底,“看来你一点也不介意。”

江蓝神色毫无起伏,“你都不介意,我有什么好介意的,如果他爱你会舍得让你陪别的男人相亲相爱生子吗?”

“我说错了,你们的关系不是爱情,应该说是互利互惠,合作共赢?”

蓁恩面色难看,“尖牙利嘴有什么用,还不是留不住男人。”

“不,你说错了。”江蓝眼中多了一丝笑意,“我那叫舍弃糟粕,我现男友你也认识,闻氏总裁闻邈,你儿子的堂哥!”

她笑,“有一点我很好奇,闻志成刚没,你不在家睹物思人,跑来堵我做什么?”。

蓁恩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就整理好情绪,理了理胸前的头发,“你就不好奇我是怎么找来这里的吗?”

“很明显是跟踪季少白过来的,我为什么要好奇?”

蓁恩脸上笑意一僵,“也对,你们心理医生心思都重,我们普通人的想法在你们心里都跟明镜似的。”

江蓝不耐烦的打断,“有事说事。”

“我们做个交易,我知道季少白为什么想要闻志成死,这个筹码够吗。”

江蓝终于正眼看她,本以为是普通的挑衅,没想到能听到这么劲爆的料。

她说,“你想要什么?”

“股份!”蓁恩野心勃勃的说道,“我要的不多,只要闻志成名下所有闻氏的股份。”

“那你找错人了,这事儿应该跟闻邈谈,我没有那个本事。”

蓁恩不自在的动了动腿,“他不见我。”

要不然她也不会想出这个办法来堵江蓝。

江蓝恍然,以闻邈的脾气不难做出这样的事。

“那你找我也没用,闻氏的事情就算是总裁也不能随意做主,股东们不会坐视不理。”

“没事我就先走了。”

蓁恩,“你等等!”

“你就真的不在乎季少白当年离开的原因吗?”

江蓝转身的脚步微顿,并没有回头。

“那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我等他亲口跟我说。”

“那你这辈子别想了!”

蓁恩脱口而出,稳操胜券的她被江蓝气的没了脾气。

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一点都不按套路出牌。

江蓝眼睑微颤,不再停留抬脚离开。

他们两个人的缘分已经走到了尽头,当年的真相已经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陪在他身边的是谁,以后的路要和谁走下去。

江蓝回到工作室时,祁悦美已经在等她。

祁悦美,“妹子,你真是我亲妹子,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的人,竟然被你给找到了。”

江蓝双手被她握的太紧,冷白的皮肤上很快就出现红印,她不轻不重的拿开她的手,轻笑,“我也是碰巧知道。”

祁悦美察觉到没控制住手劲,忙轻揉她的手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太激动失了分寸。”

她不在意的摇头,带着人在沙发处坐下,倒一杯暖茶,“不着急,慢慢说。”

茶杯冒着热气,祁悦美的情绪渐渐缓了过来,眼神清明泛着光。

祁悦美,“我已经向法院递了资料,不出意外的话一周内就能受理开庭了。”

察觉到江蓝的诧异,祁悦美轻笑,“我也不怕你笑话,这钱一天没追回来我就一天惦记着。”

财帛动人心,更何况还是一笔让人衣食无忧的巨款。

“可以理解。”

让所有人都意外的是,蓁恩的野心这么大,前脚将吴峰的公司弄倒闭,后脚就攀上了闻志成,从时间点来算,几乎是无缝衔接。

论一个女人想要发财,野心的重要性!

祁悦美,“妹子,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帮帮忙。”

江蓝,“你说。”

祁悦美不自在的理了理衣服,手指顺过头发,“听说她现在的男人死了,我想见见她。”

江蓝眉眼微动,这题她懂,看前情敌过得不好,她就放心了,说白了,就是想在失败者面前炫耀自己的优越感。

“想见的话可以见。”

至于她过得好不好,闻志成刚死,蓁恩也算是一种另类的解脱?

祁悦美想见情敌的想法早就有,也已经调查到详细的地址,专门跑来和她商量,只是想要得到认可,从医生口中证明自己并不差。

见面安排的很快,江蓝也从祁阳口中知道了后续。

“我妈战斗力还是不行,要我说直接薅头发挠脸,光耍嘴皮子没用。”

祁阳说,“那样的女人就是惯犯,认钱不认人,她管你谁是谁,现在傻了吧,主动找上门受气去了。”

江蓝听完好奇,“你妈跟你说的?”

“那还用说嘛,我一猜一个准。”祁阳停下笔,也顾不上写作业了,专心八卦,“其实是我担心她吃亏,偷摸跟过去看见的。”

江蓝对他时常放学跑来写作业已经习以为常,倒是他情绪外放的模样少有,看来是真恼了。

她问,“你都看到什么了?”。

祁阳闷闷不乐,“那个女人很漂亮,我妈永远把家跟公司放在第一位,自己排在最后,昨天一照面就露怯了。”

“她本来是想炫耀不假,还专门穿了貂,结果人家睡衣加棉拖。”他说着比划两下腰身,“比人家粗一圈,也不知道她干嘛去了。”

她忍笑,祁阳比喻的太形象了,都不怕他妈知道后揍他。

江蓝,“行了,写你的作业吧。”

看时间祁悦美也该来接他了,背后论人长短被听到不好看,面上挂不住。

祁阳的心理问题康复后,江蓝和祁悦美越走越近,他也跟着时常往舒心跑,留下做作业更是常有的事儿。

果然被他说中了,祁悦美过来时面色难看,一副打了败仗的模样。

江蓝示意她坐,“出师不利?”

“害,别提了。”祁悦美抿一口茶水,张嘴想说什么又看到祁阳吃瓜的眼神,恼羞成怒的将人赶出去,“去,去外面自己玩去。”

祁阳慢吞吞的起身,还不忘抗议,“我已经是成年人了,有什么不能听的。”

“你长再大我也是你妈!”

江蓝笑看他们母子拌嘴,祁阳斗败,哼一声拎着书包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