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 第103章 案发地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今天的病人也很神秘》 樊家小妹/著, 更新于: 2021-02-22 14:44:36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03章 案发地

江蓝说话直接又现实,完全不考虑他的感受。

“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不论你们是哪一个闻秦,生与死都和我没什么关系,我现在愿意蹚浑水帮你们,是看上闻邈是我男朋友的份上。”

她眼神平静,“你没必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不是圣母,也不爱多管闲事。”

闻秦眼神变换不定,像是不相信他真的会撒手不管。

他说,“季少白呢?他是你的前男友,很可能这一切都是他做的,你真的不管?”

“你这话就可笑了,你哥是我的现男友,你让我去管前男友的事情,你哥知道吗?”

江蓝,“我不管你现在是哪个人格,还是你自己装神弄鬼,这件事本来就跟我没多大的关系。”

“不对,要说关系也是有的,我跟你哥以后是要结婚的,闻氏也有我的一半,如果你们麻烦缠身没了继承权,我也是受益人,不是吗?”

闻秦眼神微闪,脸上的癫狂恼怒消失,冷哼一声,起身离开。

江蓝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眼神明明灭灭,良久,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师哥,帮我查件事。”

被查封噬梦,没有了以往的热闹,出过人命的店,冷清的让路人都避之不及。

夜色下,江蓝仰头看着顶楼亮起的明灯。

大门开着,她顺着楼梯来到领导办公区,楼道里亮着灯,走近后有人站在办公室落地窗前发呆。

江蓝站定,看了眼门牌,眼神微闪,董事长办公室。

是闻志成的房间。

“怎么,来欣赏犯罪现场吗?”

她骤然出声,引得季少白猛的回头看过来,冰冷的眸子看到来人是谁的瞬间,盛满了温度。

季少白惊喜的快步走来,“蓝蓝,你是来找我的吗?”

江蓝上前几步,躲开他的触碰,眼神在办公室搜寻,将第一现场记在脑子里。

自然也忽略了季少白眼里异常的轻松感,就像是心头大石落地,没有负重。

她说,“闻志成是怎么死的?”

季少白眸色加深,笑意不减,“我也在等调查结果,蓝蓝放心,噬梦以后不会再抢舒心的客源了。”

江蓝侧头看他,“那都不重要,闻秦说在辰溪别墅区和你见面后就失去了记忆。”

他摘掉眼镜,好似没被岁月摧残的五官,一如年少。

“你认为我催眠了他?”

“是你做的吗?”

两人对视,江蓝满眼不可置信,她不相信老江培养出来的徒弟会这么坏,她不相信陪他长大的少年会这么残忍。

季少白嘴角勾了勾,温和的道,“蓝蓝你相信我,以后我再也不走了,谁也分不开我们,我会永远陪着你。”

江蓝,“已经迟了。”

她顿了顿,眼神忽变,“谁要分开我们,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季少白眼底闪过冷光,看向她时瞬间融化,“那已经不重要了,一切都过去了。”

“是闻志成?”江蓝大胆猜测,“你们早就认识了,所以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你别骗我,我给闻秦做过心理测评,他没有杀人倾向。”

他双手向前伸,握住她的胳膊,缓声道,“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他碰到我那天也看到了蓁恩和孩子,他一时半会接受不了他爸有了别的女人,冲动也很正常。”

江蓝点头,“你可真周到,连作案动机都想好了。”

“我们再说蓁恩,她不是你的人吗,联合她一起骗吴峰的事刚过去不久,你们的胆子真大,南阳市就是个圈,你就不怕被熟人撞见认出来吗!”

她刚拿到结果,当初逼祁悦美离婚,迷惑的吴峰抛妻弃子的女人,就是现闻志成的小三蓁恩。

上次骗空吴峰的资产没留下一丁点把柄,现在为了闻志成还生了儿子,该说她们很有敬业精神吗。

季少白的震惊掩饰不住,诧异的看过来,嘴角扯了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装糊涂也挺好的。”江蓝颔首,直视他的眼睛,“你真让我失望。”

胆子大到可以无视人命,他真的变成了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人。

季少白心里一慌,连忙牵住她的手,“蓝蓝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是师哥呀,相信我好不好。”

他眼底一闪而过的寒芒,蓁恩已经暴露了吗?真遗憾!

她想夺回手,用力挣脱不开,目光直逼他的眼睛,“闻志成的死跟你有关系吗?”

“没有。”

他回答的干脆利落,坦坦荡荡。

江蓝深棕色的眼睛里含着微弱的光,她没说信不信,只转身离开。

季少白会跟她说实话吗,江蓝没有自信,也不能骗自己相信。

只有凶手才会在无人时回到案发地,欣赏自己的杰作,旁人被蒙在鼓里只有他自己知道一切真相,那种感觉,刺激又满足。

“我送你回去。”

楼道里,季少白追出来,见她穿的单薄,想也未想就将自己的外套脱给她。

江蓝侧身躲过,“谢谢你的好意,你这样会让我男朋友误会的。”

季少白推了推眼睛,温柔的说,“乖,别说气话,我们还没分手哪来的男朋友。”

江蓝,“你也不用揣着明白装糊涂,迟来的深情让人讨厌。”

大门外,倚在车外等着的男人,看到她出门瞬间就向她走去。

闻邈,“说了让你穿外套,快上车,暖气开着的。”

江蓝看着他笑,“你手好冰,怎么不在车里等。”

闻邈侧头看了眼跟来的男人,眉眼微动,“不放心你。”

更不放心季少白。

江蓝假装没听懂,乖乖听话上车,坐下的刹那,扑面而来的暖意满是幸福感。

作为有男朋友的女人,出门见前男友这么重要的事,必须要报备。

闻邈随后上车,先揉揉她的头发,疲惫的面色里夹杂着由内而外的愉悦,“这次做的不错,继续努力。”

江蓝毫无负担的点头,“还成吧,给你最大的安全感,是我应该做的。”

车子走远,两人说笑的模样落在季少白的眼里,让他恨得收紧了手。

快了,总有一天,属于他的东西都会回来的。

包括江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