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春风燎火 > 第57章 定情:盛盛,跟了我

春风燎火

《春风燎火》 月初姣姣/著, 更新于: 2021-01-14 10:59:4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57章 定情:盛盛,跟了我

两人待在车里,隔绝一切。

有一种难以名状的东西在车内涌动。

林初盛的心,突然跳得极快。

想着病房自己干的事,想偷偷观察他,只是稍一偏头,就与他的目光撞了个正着。

熬了几天,他的眼底泛着红,化为一团火。

炽热得将车内空气燃烧得瞬间稀薄。

林初盛本能移开眼。

下一秒——

季北周一手撑在她的座椅上,倾身而来。

林初盛屏住呼吸,身体本能往后缩,紧贴在椅背上。

而季北周半边身子探过来,呼吸压上,灼烫的眼风,密不透风般,看得她窒息心慌。

“之前在病房里,你说的话都是真心的?”

长期熬夜,他声音比以前还低。

“我说什么了?”

林初盛咬唇,情况不同,有些话难以启齿。

“都忘了?”

他在笑,呼吸落在她脸上,笑声敲在她心上。

“当时我以为你受伤了,所以……”

在林初盛的眼里,季北周的脸越来越近,呼吸拂到她唇边。

“如果你忘了,我可以帮你回忆一下。”

说完,他微偏头,吻住了她。

雨水密集得落在车上,噼里啪啦,林初盛的心脏也跟着悸动轻颤。

他的唇偏干,却很烫。

呼吸交融,林初盛整个世界都好似崩塌了,失去思考能力。

一口气挤在嗓子眼。

林初盛的脸憋红了,心是颤的,身子也就软了。

……

“林初盛,你想起来了吗?”

季北周稍稍撤离,额头贴着,视线却紧锁着她,声音沙哑克制。

“你亲了我,你还说……”

“喜欢我。”

林初盛想把心里的顾虑告诉他,其实她能来找他,足以说明,心里有他,“其实我……”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季北周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你不需要想着如何才能抓住我。”

“因为我喜欢你,所以,就算我是风……”

“也会心甘情愿为你停留。”

就那么一刻,一句话,林初盛心底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软成一团。

唇边残留的热意,好似沿着喉咙一路烧到心底……

浑身都热烘烘的。

“我现在的情况,是因为我们没有在一起,如果有了你,我也会为我们的未来打算,调整工作,或者做其他安排,我们从来都不是两个世界的人。”

他难得如此正经严肃,眼眸深邃,如此动情。

“我们的未来,我们可以一起商量,一起努力。”

“感情,从来都不是一个人的事。”

林初盛瓮声点头。

季北周低声笑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发顶,“你说你一个小姑娘,心里怎么还藏了那么多事,倒是挺爱操心。”

他的呼吸随着笑声落在她脸上。

林初盛偏头躲开,呼吸就落在她耳朵上。

“盛盛——”

林初盛整个人都傻了,被他这声称呼叫得大脑一片空白,耳朵红得能滴血。

这个男人,怎么能如此肉麻!

真是要命。

他爸妈都不会如此叫她,有时朋友闺蜜打趣,可能会这么喊,那都是开玩笑的,谁能像他这般。

这句烧耳,下面的话,他说过。

那时听着就觉得烧心。

现在亦如此。

声音压着她的耳朵,震在她心上。

他说:

“盛盛,跟了我,嗯?”

最后的尾音,最是喑哑痴缠,勾人得紧。

林初盛觉得心跳太快。

大抵是离死不远矣。

季北周见她不动,倒也不急着催她。

反正根据他的经验,这场雨很大,他的时间还很多。

手臂这么撑着,也难免酸麻,正当他准备撤身回座位时,林初盛忽然伸手攥住他胸口的衣服,小脸微仰凑过去。

在他侧脸,轻轻啄了下。

浅啄声,被雨水吞没。

他听到她低低说了声,“我们试试吧。”

……

大抵是过度狂喜,季北周愣了下,却林初盛推回座位,拿起咬了两口的三明治,又送到了嘴边,“有点饿了。”

有些事反复纠结,难下决定,可真的做了决定,心底一松,却又豁然开朗。

季北周抬头摸了摸脸,低笑出声。

说真的,若有面镜子,他定能看到自己笑得多傻!

季北周帮她拧开一瓶矿泉水递过去。

“谢谢。”林初盛之前心里负担太重,此时摊开,倒也舒服自在,接过水,刚喝了两口,准备拧上盖子,就被季北周接了过去。

就着杯口,跟她喝了同一瓶水。

林初盛低咳两声,低头继续吃三明治。

“我这次过年,不知道有没有假期,上次休假回去时间太长。”季北周捏着矿泉水瓶,若有所思。

“你们一年可以放几次假。”

“看情况吧,说不准,我们这里虽然管理严格,但毕竟不是企事业单位,上次你也看到了合照,每年都不一样,人员变动很大。”

林初盛点头应着。

“我难得放假,要是过年能回去,想带你跟我爸妈见一面。”

“咳——”林初盛被噎了下,“这、这也太快了吧。”

“不快,我们两家本来就互相认识,就是换个身份重新认识一下。”

季北周说得自然有道理。

“而且我爸妈本来就喜欢你,小彧和弟妹也拿你当朋友,如果知道我们在一起,肯定会笑着祝福我们。”

“对了,小彧说,我们结婚时,会给我们准备一个大红包。”

林初盛:“……”

季成彧,你当时真的是被狗咬了腿?

不是撞坏了脑子?

“这雨什么时候才会停?”林初盛偏头看着窗外。

季北周向外打量了一眼,“半个小时左右。”

林初盛听了只是一笑,哪有能预估这么准确的,结果真的在半个小时后,雨停了,太阳冒头,雨林又恢复往日的湿热。

他既然能判断雨停时间,那必然也能预测什么时候有雨。

联想从医院出发时,于奔的话,林初盛偏头看向季北周,“你该不会早就知道,我们这时候回来,一定会遭雨吧。”

“嗯。”季北周没否认。

“那你还坚持要走?”

季北周偏头,冲她一笑:

“我想跟你多待一会儿,就我们两个人。”

林初盛没作声,看向窗外,嘴角轻轻扬起。

雨停后,雨林中的动物也开始活跃,象逐水,鹿食草,鹰追兔……一切都鲜活而有富有生机。

——

车子抵达驻地时,已接近晚饭时间,季北周贴心帮她拉开车门,“我还要去汇报一下工作,有不少事情需要安排,就不送你回宿舍了,自己没问题吧?”

“我认得路,自己能走。”

“我晚上不知几点能结束,如果你还没睡的话……”季北周余光瞧见有人过来,凑过去,低声道,“我去房间找你。”

“……”

这,真的大可不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