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恶念空间 > 第98章 延期

恶念空间

《恶念空间》 横峰扫月/著, 更新于: 2021-02-23 18:47:16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8章 延期

沈星暮的手机里还保留着他与徐小娟的对话录音。那时也是在恶念空间里,他认识她才短短几天。录音里清楚记录着她的一段原话,便是“在遇到你们之前,我从未遭遇过如此不可思议的事情。什么‘恶念空间’、‘死亡游戏’、‘善念之花’、‘恶念之花’之类的词汇,我根本就没听说过。我怎么知道我为什么能看到恶念空间的入口啊?”

这段话本身没有任何问题,徐小娟的确是在遇到沈星暮和叶黎之后才遭遇这些光怪陆离却又惊险无比的事情。可是这段话中也藏着一个隐晦的漏洞,当时沈星暮并没有察觉,但后来被夏恬发现。

在徐小娟说那段话之前,沈星暮和叶黎提及过“恶念空间”、“死亡游戏”、“善念之花”,却绝对没有提及过“恶念之花”。

如果徐小娟一开始就和恶念空间没有任何关系,她是怎么知道恶念之花的?

这个漏洞的确存在一定的牵强成分,但沈星暮又不得不重视这个漏洞,毕竟事关善念之花。

沈星暮回蛰城已接近半月,这段时间里,他除了去集团大楼开了两次高层会议,在会议中着重打击沈星夜和赵慧妤之外,剩余时间都在家里陪伴夏恬。

值得一提的是,沈星夜和赵慧妤真的走得很近,像极了热恋中的情侣。然而他们明显不是善男信女,这两个人走到一起,必然在筹划某些阴谋。

对此沈星暮只是冷眼看过。他知道,凭他们两个人,绝对不可能扳倒沈临渊。

沈星暮真正好奇的是,夏恬和徐小娟到底聊了什么。他直言问过,但夏恬拒绝回答,拒绝理由依旧是“我们女孩子聊的话不能随便告诉你”。

沈星暮盯着她,好久之后才质问道:“莫非你忘了徐小娟本身的问题?”

夏恬莞尔道:“是我们多虑了。小娟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子,她和叶黎在一起,一定会非常非常幸福。”

沈星暮冷笑道:“善恶相对,有善念之花就有恶念之花,这勉强可以解释徐小娟说出‘恶念之花’这个词。但她为什么要假装失智?你可不要告诉我,她仅仅是为了让叶黎更关心她,才装成弱智?”

夏恬欢快地拍手道:“星暮,你真是太聪明了,我还没解释你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

沈星暮的眼角轻轻抽动,面无表情道:“莫非你听不出,我刚才的话完全出自反讽?你认为我会相信这个解释?”

夏恬忽然不笑了。她的眼中泛起淡淡的忧伤,用尤为低郁的语气说道:“星暮,具体原因我不好解释,这件事牵扯太多,为了小娟的安全,我不能对你透露太多。不过你刚才的解释的确对了一半。小娟装成小女孩,有一半原因,的确是为了得到叶黎的关怀。至于另一半原因,我不能说,你只能自己去想。”

沈星暮想不出来,便不去想。他盯着她,忽然温和一笑:“我忽然发现,佯装漠不关心、佯装什么都已忘记,好像是你们女人管用的、以退为进的招式。”

夏恬道:“可是你把这招用得更好。”

沈星暮忍俊不禁。

夏恬继续道:“星暮,你相信我,小娟没有任何问题,以后不要再叫人去监视她了,这样只会越加僵化你和叶黎的合作。”

沈星暮点头道:“我相信你。”

关于徐小娟的问题在此告一段落。沈星暮完全相信夏恬,在他心中,这个世上再没有比她更值得相信的人。

现在他们该关心的是另一个问题。就在前天,夏恬接到夏秦的电话,说是肖浅裳已经答应这场婚事,十月初,他们就要结婚了。

这无疑是一个重磅消息。肖浅裳不仅仅是霓城肖家的三公主,更是仇世的合作搭档。她忽然答应嫁给夏秦,这其中不可能没有猫腻。

无论她是为了做肖家的内应,还是为了不可控的善恶游戏,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眼下是九月中旬,距离夏秦和肖浅裳结婚的日子还有半个月。而这半个月时间,足够发生许多事情。

沈星暮和夏恬最希望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便是夏秦与肖浅裳的婚事能取消。

可是这种事情只靠祈祷是完全没用的。冥冥中的神明可不会眷顾凡人的祷告,不然每个人都亿万富豪。

他们必须付诸行动。而他们的行动便是找夏秦谈心,最好是能用言语说服他,让他放弃这场婚事。

夏恬是夏秦最爱的妹妹,他一向宠她,只要她撒一个娇,就能轻易改变他的决定。

然而这一次却有些意外。夏秦的态度非常坚决,不因夏恬的三言两语而动摇。乃至是夏恬使出“最终武器”,佯作委屈、掉眼泪,他也不为所动。

然后夏恬就真的感觉到了委屈,仿佛最爱自己的哥哥忽然就变成了别人的了。她咬着嘴,一边哽咽,一边指责道:“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啊!我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我在你心中,居然还不如一个长得稍微有点姿色的女人!”

夏秦抬手抚了抚脸上的伤疤,淡淡说道:“恬恬,其他事情也就算了,这次你就不要再胡闹了。哥也是人,总不能形单影只一辈子。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讨厌浅裳,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她很好,好到甚至让我觉得自己配不上她。我相信,以后你就不讨厌她了。”

夏恬吼道:“你明知道肖浅裳嫁给你是有阴谋的,你还帮着她说好话。我看你是色欲熏心,迷了心智,连我这个妹妹也不要了!”

夏秦挠头,干笑着安慰夏恬,但嘴上却不松口。他是铁了心要娶肖浅裳。

沈星暮坐在一边安静听着这对兄妹的对话,直到夏恬完全没了词,这才很随意地开口道:“夏秦,你知不知道,这世上比肖浅裳漂亮的女人并不少?”

夏秦道:“这个我当然知道。但是漂亮又如何,不漂亮又如何?只要我看得顺眼,哪怕她满脸麻子也无所谓,如若我看不顺眼,纵然她倾国倾城我也不屑一顾。恰巧不巧的,我看肖浅裳非常顺眼。”

——这像极了男人们标准式的诡辩。这世上有几个男人能看一个满脸麻子、丑陋不堪的女人顺眼?

沈星暮心里嘲笑他,脸上却没有表情,淡淡问道:“那肖浅裳看你顺眼吗?你有没有想过,娶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感觉?”

夏秦问:“是什么感觉?”

沈星暮道:“是一种明明吃过饭,却又好像饿着肚子的感觉。”

夏秦的眉目一冷,厉声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沈星暮皱眉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夏秦冷声道:“我是问,你是怎么知道娶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是什么感觉?莫非你认为恬恬不爱你?沈星暮,你给老子听好,就是因为恬恬一直爱着你,老子才没有一刀劈了你!你若只是这样想想也就算了,如果你敢做对不起恬恬的事情,老子一定把你剁成肉酱——”

他的话还没说完,沈星暮便面无表情地接下后文:“然后倒进潲水桶喂狗。”

夏秦怔了一下,尔后讥诮道:“你以为我在开玩笑?”

沈星暮道:“我知道你没有开玩笑,但你实在不该偷换概念,转移话题。我为什么知道娶一个不爱自己的人是什么感觉?这种事情不是用脑子想一下就知道了吗?一定要亲身体会才知道?夏秦,你还是如实说一下你对肖浅裳的看法的好。毕竟你们的婚事牵扯到许多问题,其中不仅关乎枪神社与肖家,我们沈氏集团也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夏秦沉默。

夏恬在这时添油加醋道:“哥哥,你就相信我们吧。肖家和枪神社早就结了仇,肖浅裳忽然答应嫁给你,一定藏着很深的阴谋。说不定整个枪神社都有可能因此而覆灭。如果你真的想结婚,换谁都好,我一定尊重并支持你,但肖浅裳不行,她太危险。”

夏秦安静掏出衣服口袋里的香烟,正要点上,沈星暮便一把抓过他手中的香烟,皱眉道:“夏恬是病人,别在她面前吸烟。”

夏秦又老老实实把烟盒收回口袋,沉吟着说道:“恬恬,沈星暮,你们来找我,说了这么多,为的就是叫我别娶肖浅裳。”

沈星暮和夏恬同时点头。

夏秦目光幽深地盯着夏恬,问:“恬恬,如果当初我不答应你嫁给沈星暮,你会难过吗?”

夏恬立刻反驳道:“哥,你不要随便举例子,这两件事完全不能混为一谈。”

夏秦沉声道:“恬恬,你先如实回答我的问题。”

夏恬埋下头,小声道:“会难过,可能难过到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夏秦尤为平静地说道:“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

夏恬扬起头,张开嘴想说什么,可她看到夏秦的脸之后,又什么都说不出了。

沈星暮把从夏秦手中抢来的香烟塞到嘴里,打火机一响,香烟就燃了起来。

夏秦立刻吼道:“你他妈是不是脑子不好!不让老子吸烟,你反倒吸起来了!?”

沈星暮淡淡道:“我出去吸支烟,你们慢慢聊。”

沈星暮真的扭开门就出去了。

他在门外吸了一支烟,又等了几分钟,夏恬出来了。

沈星暮的目光透过虚掩的门看到夏秦正坐在沙发上吸烟,似乎他此刻也非常郁闷。

夏恬抓起沈星暮的手,嫣然道:“星暮,我们回家。”

沈星暮问:“怎么样?夏秦怎么说?”

夏恬道:“这件事基本上解决了。哥哥已经答应我,要找肖浅裳好好谈一谈。我知道,哥哥并不是蠢货,肖浅裳喜不喜欢他、爱不爱他,他自己能看出来。”

沈星暮却摇头道:“有的男人精明得不得了,但在女人面前就变成了头脑简单的蠢货。”

两人回了家,却都有些无聊。他们打算再去附近的景区旅游,叫上叶黎和徐小娟。

沈星暮还记得,叶黎的家乡在蛰城,辞县,云鱼镇,那里有一个雪林山,山上有寺庙,冬季可以赏雪,秋季也能观赏山林风景。

沈星暮想去叶黎的家乡看一看,顺便拜访一下叶黎的父母,便提议去雪林山旅游。

夏恬答应了。

沈星暮当天就给叶黎打了电话,想即刻出行。电话里,叶黎尤为抵触地说道:“要不过两天,后天的样子再去吧。我和小娟都有点怕我的父母,我们想先过两天安宁的日子。”

沈星暮想到叶黎的父母也都是富国社的成员,便知道叶黎所说的“安宁的日子”是什么意思了。

他答应了,决定后天再去旅游。

然而他们还没等到后天,夏秦的电话便先一步打来了。

让沈星暮没想到的是,肖浅裳居然来了蛰城。而且她身边并没有任何随行保镖,连禹自强都没来。

她来的时候还带了许多礼物,大多是保健品,送给逐渐年老体衰的刘俊。

最不可思议的是,所有人都认为刘俊不会轻易服用肖浅裳送的东西,他却当着她的面,直接就吃了一剂。

莫非他不怕这些保健品有毒?抑或是,他已百分之百认可了肖浅裳,对她不设任何防范?

当然,这件事是夏秦在电话里说的,沈星暮和夏恬都没有亲眼目睹。

夏秦大咧咧说道:“恬恬,沈星暮,你们来边郊吧,就是恬恬以前住的那栋别墅,我和浅裳都在这里。呃,对了,恬恬不会打麻将,沈星暮,你再多叫一个人来。”

——打麻将?莫非夏秦叫我们过去是为了陪肖浅裳打麻将?

沈星暮感觉好笑,但他没有拒绝。这是沈星暮第一次有机会见肖浅裳,他也想知道这个比夏恬还瘦的女人是不是真的和照片长得一样。

沈星暮原本想打电话叫高哲羽一同前去,因为高哲羽的麻将技术很好。但转念一想,他过去可不是为什么打麻将,肖浅裳是仇世的搭档,她本身便存在莫大的玄机,他还是叫叶黎一同前去的好。

沈星暮打电话给叶黎说明了这一趟出行的重要性,叶黎一口便答应了,并且要带徐小娟一同前去。

沈星暮,叶黎,夏恬,徐小娟四人抵达别墅时,夏秦和肖浅裳就在牛奶白的栅栏里静候着。

自从夏恬搬走,这栋别墅变得寂寥,没有保镖,没有司机,没有佣人,连别墅外小狗屋里的狗子也被夏秦牵走。

偌大的别墅里只有他们六个人。

原本别墅里并没有麻将机,因为夏恬并不打麻将。现在别墅大厅里中心的茶几不见了,被麻将机取代,而且桌子还非常新,像是今天才买回来的。

夏秦和肖浅裳连招呼都不打就已入座,沈星暮和叶黎对视,均心照不宣地点头,也跟着坐上去。

麻将机运转,麻将在桌子里“哗啦啦”碰响,直到麻将洗出来,立在沈星暮面前,他仍目不转睛盯着肖浅裳。

她的确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她的美丽不仅仅体现在柳棉一般纤细的身段上。她的面容光洁、平滑,没有一丝瑕疵。她的发丝柔顺细长,宛如乌黑的绸缎。她的肌肤雪白、细腻,且肌肉匀称,线条平顺,像名匠打磨出的羊脂玉。

她身着浅绿色纱衣,纱衣很长,当她坐下时,便旖旎至地面,风情万种,迷人无限。

哪怕是她打牌的时候,纤细的手指抓起麻将的动作,也显得优雅美好。

她的确是一个世间少见的美少女。

沈星暮看着她,又忍不住看了一眼夏秦。他的相貌原本还算英俊,只不过脸上多出三道疤之后,英俊变成了凶厉,像行走在尸山血海的杀神,显得凶恶无比。

一个甜笑如雪的美少女和一个行走黑道的杀神,果真是一点也不般配。

可是他们坐在一起时,又显得好生融洽。仿佛他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人。

沈星暮的麻将技术非常糟糕,而叶黎还不如他。

他们两个坐在麻将桌前,就好像慈悲无限的“善财童子”。

不到三个小时,沈星暮和叶黎各自输了好几千块。这些钱换成糖果,又够徐小娟吃上好几年。

太阳渐渐西沉,兴致高昂的肖浅裳与夏秦也都有些累了。

最后一把牌打完,肖浅裳伸了一个懒腰,忽而甜笑着对沈星暮和叶黎伸手。她说:“沈星暮,叶黎,初次见面,以后还请多指教。”

沈星暮迟疑片刻,握了握她的手,淡淡说道:“其实我们并不是第一次见。上次我有见过你。”

肖浅裳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像是开玩笑一般说道:“上次我们没有好好打个招呼,还真有点遗憾。不过没关系,以后我们见面的机会多的是。我还等着你们两位来给我送零花钱呢。”

沈星暮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肖浅裳和叶黎握过手之后,忽然看向夏恬。她的目中有一丝惊讶,兴许是被夏恬不弱于她的美貌惊住了。

尔后她看向徐小娟。两个女人对视了好一会,却连一句话也没说。

肖浅裳并不急着回霓城,但在这之前,她也并不与夏秦同居。肖浅裳觉得这栋别墅非常不错,就决定先在这里住几天。

晚饭过后,肖浅裳便打着呵欠下了逐客令,仿佛这栋别墅已经变成她的,她要洗澡睡觉了,其他人就必须离开。

五人从别墅里出来,沈星暮和夏恬都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夏秦便先一步说道:“恬恬,我和浅裳的婚礼延期了。”

夏恬惊讶道:“为什么延期?我看你们在一起时不时很融洽吗?莫非她还在考虑,所以提出延期?”

夏秦淡淡说道:“延期是我提出来的。脸上的融洽不代表心里的融洽。她的目光很是飘忽遥远,像是在遥望着未知远方的某个人。那个人绝对不是我。”

夏恬问:“这就是你提出延期的原因?”

夏秦道:“是的。”

夏恬问:“延到什么时候?”

夏秦斩钉截铁道:“延到她真正注意到我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