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踏乡记之叹流水兮 > 第75章 等闲不许春风见

踏乡记之叹流水兮

《踏乡记之叹流水兮》 谁家翁媪/著, 更新于: 2021-03-21 20:57:25

来源:手打8小说

第75章 等闲不许春风见

【一】《巴沟余韵》佚名

巴沟西桥,流风余韵;

韵在细柳遮羞,

韵在烟雨谜媚。

夏末的雨与春天恰恰相反,总是急匆匆地来,毫无预兆地下。

烟雨朦胧中,一道斑驳的灰影伫立在小河之上,静静地聆听下方河水流淌的声音;清风掠过,你可看见那残破的石桥上,顽强的藤蔓不时地摇曳着,柔软的身躯衬托出古桥的坚韧。

古桥是用石头砌成的,下面没有桥礅,只有一个拱形的大桥洞横跨在十米多宽的河面上。大桥洞顶上的左右两边,各有一个拱形的小桥洞。平时,河水从大桥洞流过,发大水时,河水还可以从两个小桥洞分流。这样的设计,既可减少流水对桥身的冲击,又可以减轻桥身的重量,节省了石料。

今年雨水少,不过,就算雨水再多,这么高的石拱桥也用不着从耳洞里过水。

在石桥的右侧,有一棵高大的杨柳树。它孤独地守候在小河旁,静静望着桥上行人的过往。虽然经过风吹雨打,使之身躯黑黝残破,但也树冠如盖,足能为人挡风遮雨了。

友乾牵着白马来到柳树下,寻一根低垂的枝条系上,又拍了拍马屁说道:“好好待着,别出去淋了雨。”说罢,便来到桥洞口察看清婉睡了没有。

清婉闭着双眼静静地躺着,仿佛在聆听下雨的声音——那细细的“沙沙”声。

友乾爬上了桥洞,吻开了清婉的双目。清婉随之坐起身来,仔细端详着这个古桥洞。

桥洞里很是干净,像是有人住过。

因为,在桥洞斜坡的地面高处,放着一个枕头,枕头的上面还整整齐齐地叠着被子和褥子。

清婉问:“谁在这里放了被褥,乞丐么?”

友乾笑道:“乞丐哪会有如此干净整齐的被褥。”

“难道是你?”

“我有世外桃源似的家,住这儿干嘛!”

“家有这儿好么!东塘西桥,流风余韵。”

“韵在何处?”

“韵在细柳遮羞,韵在烟雨谜媚。”

友乾淫意地看了清婉一眼,说道:“是呀,是个偷情的好地儿。”说罢,便过来搂抱清婉。

“去,去,去,一边去!”清婉推了他一把,问道,“你说,谁会在此偷情?”

“偷什么情,这是看守萝卜地的人在此过夜的地方。”

“那,人呢?”

“可能是回家吃早饭去了。”

“萝卜还需要看守吗?谁人会来偷萝卜呀!”

“哎~,这可不是一般的萝卜,这是从西域带过来的胡萝卜。”

“胡萝卜[1]?”

“你爹是太医,没带这种萝卜回家熬粥喝么?”

“没有呀!”随即,清婉又拉长了脸说,“哼,就算是带回来,也是送到甄姨娘家里去了。”

“哦,是这样啊!”别说,友乾还真在自己妹妹家吃过胡萝卜,便笑道,“待会儿,雨小了,我下去拔两颗给你尝尝。”

“它能生吃?”

“那当然,它和青萝卜、水萝卜一样,都是可以生吃的。不过,人们一般不拿它当食材,而是用它做医药。郎中说,吃这种东西,益肝明目,利膈宽肠,还管它叫什么‘金笋’、‘小人参’之类的……”

雨,越下越大。

雨水顺着桥面排水口的地方流了下来,开始像断了线的珠子,渐渐连成了一条线;河坝上的水越集越多,渐渐汇成了一条条小溪,顺着坡流向了大河。

“你饿吗?”友乾边说边打开了昨天买来的糕点。

“我不饿。”

“渴吗?”

清婉点了点头。

友乾说:“刚才,我在大柳树旁看见一堆柴火,可能是那看地的人备下烧水用的,你把他那把水壶递给我,我下去为你烧水喝。”

清婉把水壶递给了友乾,他提起它一跃便跳下了桥洞。

【二】《芳闺十胜》佚名.诗

脉脉双含绛小桃,

一团莹软酝琼醪。

等闲不许春风见,

玉扣红绡束自牢。

温比玉,腻如膏,

醉来入手兴偏豪。

不一会儿,开水便烧好了,友乾递给清婉说:“你别用他的杯子,脏,用我的杯子吧!”

清婉白了他一眼道:“你不脏!?”说罢,便笑着从马褡子里找出了友乾昨天喝酒的那只酒杯,倒上开水也是涮了涮,顺手泼到了桥洞外。然后倒满开水,用嘴吹着喝。

友乾顺手拔了一株山姜,扒掉一两层的“外衣”,从底部小心的撕下带膜的茎叶,对折后含在嘴里,学着鸟儿,清脆地鸣叫;又移步趴在洞沿上欣赏着清婉喝水。

听到友乾的叫声很是优美,清婉道:“别说,你吹的还真好听。”

友乾从嘴里拿出了山姜叶子,说道:“这鸟鸣声可不是‘吹’的。”

“不吹,它怎会响?”

“是靠我的嘴‘吸’。”友乾边说边示范给清婉看,“将对折的茎叶放在上下唇瓣间,用力吸;如果你还是发不出声音来,就再调整一下膜的位置。”说着,把山姜叶递给清婉。

清婉拿着叶子,只是脸红地坐着。

“你脸红什么?”

“谁脸红了?”清婉边说边丢掉了叶子,双手捧起水杯,挡住羞红的脸,“你不上来?你不见雨大了?”抬手举止间,你甚至可以看到清婉的长衫缝隙间的风光。

“有树冠遮挡,淋不到我的。”友乾盯着清婉不眨眼地看,这种朦胧的香艳确实对他有着不小的诱惑,但为了维持好男人的形象,仍然装作一副很正派的样子。

人们说:阴天,尤其是下雨,是最能激起男女对爱的向往。

友乾爬上了桥洞,躺在稻草上。他头枕着萝卜地家的被褥,对清婉说:“婉儿,刚才往下跳的时候,我好像闪着腰了。”

清婉一愣,说道:“怪不得你趴在洞沿上不敢动弹呢!”说着,便放下手中的杯子,过去查看。她跪在友乾的身边,刚一伸出手来,就让友乾一把把她拽进自己的怀里。

“呀,呀,小心腰……”

“你才妖呢!”

“快松手,别胡闹,让萝卜人儿回来看到。”

“下着雨,他回来干嘛!?”

“可,可我,我现在很危险,不敢的!”

“我只是看看。”

“你昨夜不是看了吗?”

“黑灯瞎火的,就见一团白花花……再什么也没瞧着……”

“你还想看什么?”清婉挣扎了一下,根本脱不了身。

就趴在他的身上琢磨:昨夜,在那荒郊野地,虽知道无人可见,但总感觉有人在窥视;今天,到了如此狭小幽静的洞穴,倒是有几分的安全。尤其,洞内的光线又略微有些昏暗,丝丝的小雨又是如此地舒缓。这种浪漫的氛围,怎能不让人余孽肆意呢?

便告诉友乾:“你先放开我,我脱给你看。”

友乾放开了她。

清婉背过身去,捣鼓了一阵儿,就从衣服里抽出了一件“合欢襟”,顺手摔给了友乾,笑道,“吶,给你,仔细看吧!”

友乾拿着这件小衣,问道:“咦~,你是怎么解下来的?”

“不懂了吧!”清婉笑道,“这是我们女孩子的绝招,就是能在不脱外套的情况下,还能把小衣从身上拿出来,这是你们男人学不来的。”

友乾也跟着笑:“我们学这儿干嘛!”

不经意间,清婉又轻轻解开了衣服的一两个纽扣,增加小部分肌肤的裸露。

对于清婉动作的迟缓,友乾很是欣赏:其意在解,而不在脱;他享受的是过程,而不是结果。

清婉也知道适可而止,她打开了一两个纽扣后,便坐在那儿一动不动了。

友乾问:“怎么了?”

清婉抬起头,羞涩道:“说好了,只许看,可不许,不许摸。”

友乾笑道:“好~,知道!”

对于一个男人,守着一个裸露的女子,哪有坐怀不乱的道理?

这道理,清婉当然懂,她之说以如是说,只是用来判断面前的这个男人,是真爱她,还是只想睡她。就算一时控制不住真的睡了她,她也会通过一些细节来判断爱的真伪。比如,他的态度是不是温柔啊,前戏是不是用心啊,做得是不是足够体贴等等。这些看起来很虚的东西,但又有真实存在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对于女人来讲,比做更重要!

听到友乾回答的如此恳切,清婉便缓缓解开了所有的纽扣,让外衣慢慢滑落……她那软玉娇柔的姿态和白皙嫩滑的轮廓,被身后的那片青石墙给衬托得格外分明。

友乾砰然心动,顿觉血流上涌。他努力地平息着自己的呼吸,唯恐喘气大了也会惊醒了她,就想这样静静地,多看她一会儿……

清婉也似一尊雕像,纹丝不动。

友乾便道:“你能转过身来吗?”

清婉慢慢回过头来,用那双乌黑幽深的眼睛害怕地望着他,那小巧红润的嘴唇还在微微颤抖……真有一种说不出,捉不到的丰仪在煽动着友乾的心。

友乾也凝视着她,那种深情,就是要告诉清婉——我要捕捉你的一分一毫,让她觉得她的每个动作和表情,他都想抓到心里去。

“你的身子,可否也转过来……”友乾又试探地说了一句。

清婉白了友乾一眼,随即转回头去,“就是后背,爱看不看!”

友乾突然起身,从后边抱住了她,扫开她颈部的头发,送上热吻。

清婉双膝无力,但还是回过头来,告诉他:“别亲脖子,会留下印记的,让他人看到,可不雅观。”

友乾捉住了她的嘴儿,感受她的呼吸,感受她的心跳……

————————————

注释

[1]胡萝卜

胡萝卜,又称红萝卜或甘荀,为野胡萝卜的变种,本变种与原变种区别在于根肉质,长圆锥形,粗肥,呈红色或黄色。

(1)本草纲目

「释名」时珍曰∶元时始自胡地来,气味微似萝卜,故名。

「集解」时珍曰∶胡萝卜今北土、山东多莳之,淮、楚亦有种者。八月下种,生苗如邪蒿,肥茎有白毛,辛臭如蒿,不可食。冬月掘根,生、熟皆可啖,兼果、蔬之用。根有黄、赤二种,微带蒿气,长五、六寸,大者盈握,状似鲜掘地黄及羊蹄根。三、四月茎高二、三尺,开碎白花,攒簇如伞状,似蛇床花。子亦如蛇床子,稍长而有毛,褐色,又如莳萝子,亦可调和食料。

周定王《救荒本草》云∶野胡萝卜苗、叶、花、实,皆同家胡萝卜,但根细小,味甘,生食、蒸食皆宜。花、子皆大于蛇床。又金幼孜《北征录》云∶交河北有沙萝卜,根长二尺许,大者径寸,下支生小者如箸。其色黄白,气味辛 而微苦,亦似萝卜气。此皆胡萝卜之类也。

(2)历史来源

公元10世纪从伊朗引入欧洲大陆,约在13世纪,胡萝卜从伊朗引入中国,发展成中国生态型,15世纪见于英国,发展成欧洲生态型,16世纪传入美国,于16世纪从中国传入日本。

“胡”在汉语中指的是北方或西域的少数民族,后来词义演变,人们把外国人统称为“胡人”。元朝,人们把从伊朗引入中国的这种萝卜,称作“胡萝卜”。

(3)食疗偏方

胡萝卜粥

原料:胡萝卜、粳米。

制法:将胡萝卜洗净切碎,与粳米同入锅内,加清水适量,煮至米开粥稠即可。本粥味甜,易变质,需现煮现吃,不宜多煮久放。

功效:健脾和胃、下气化滞、明目、降压利尿,适用于高血压以及消化不良、久痢、夜盲症、小儿软骨病、营养不良等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