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纸片人她成精后又变野了

《纸片人她成精后又变野了》 孤是好人/著, 更新于: 2021-01-27 12:40:22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40章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顾御时也能把云裳的脾气性格摸个大概了。

简单一句话总结——一副铁打身体的拼命三郎,再没有人比她还能对自己这么狠的。

饶是他、他妈、他爸都自愧不如。

听闻顾御时的话,云母若有所思起来,“她怕我和你伯父担心不和我们说也情有可原,不和你说难道是算准了我会找你打探消息,索性连你都不告诉了?”

顾御时眉眼间的神色不觉凝重起来。

抛开任务谈,他现在是真的很担心云裳的身体。

若说以前他会担心云裳忙于工作,他没办法刷好感值续命。现在就是他不仅担心云裳的身体,还怕云裳沉溺于工作所得的成就里获取满足,不想再考虑感情。

那他连最单纯的喜欢都没办法向她表达。

萌芽了情感的顾御时,曾有过几次瞬间觉得这比他兢兢业业的求生之路好像更令他向往。它的存在就像破除乌云密布的阳光,让他的心都会不觉温暖的存在。

很特殊,很难用话语说清,但就是想留住。

所以现在,顾御时是真真实实的对云裳有好感。

“可能吧?”顾御时眸光微微闪烁一刹,“不过您和伯父也不要太担心,姐姐也不是小孩子,她不会用自己的身体胡来。”

云母笑着意味深长道:“你还真是替她说话,替她宽慰我啊。”

长睫眨动,顾御时似是被调侃羞赧地不自觉坐直了身,“伯母,我这话不是您想的那个意思。”

云母笑得开怀,“伯母也没说什么意思啊?你怎么还紧张上了?”

说着,云母微微压低着嗓音,一副已经看穿一切的眼神直直地盯着坐姿越发不自然的顾御时,“小顾啊,你是不是喜欢裳——”

“哎?你怎么在这?”

云母的话刚说一半,便被披星戴月般走进客厅,满脸诧异的云裳打断。

闻言,顾御时愣了下,旋即微瞪双目的寻声望去,浅棕瞳中满是抑制不住的喜悦,“......姐姐?”

然下一刻,他的目光便暗色下来,眉头也随之蹙起。

许久未见,瘦了十斤的云裳在外形上给了顾御时极大的视觉冲击。再加她本身个子就比较高,整个人更显清减了。

“我这才一个星期没见你,你怎么又瘦了?”

云母语气里是止不住的心疼和埋怨。

“这个星期又干什么了?你这孩子就算身体再硬实也不能这么消耗啊!”

眼见云母心疼的红了眼眶,云裳赶紧放下公文包坐到云母身边哄道:“诶呦我的好妈妈,我这是为角色正常减肥呢。你又不是不知道镜头多显人胖。在电视里看着丰腴的人现实就是正常身材。”

云母埋怨似的瞪了她一眼,但双手却紧紧抓着云裳的手,“要我说你就是没事闲的,干嘛赶在公司正忙的时候还拍戏?你稍微错开些时间不好吗?”

云裳古灵精怪似的道:“时间不等人啊,不趁热度继续发展,等热度下去以后那不得赔钱吗?”

云母:“你怕赔钱当时还收购韩氏集团租楼开影视工作室?买地皮建景?你干的这些事哪些不是高风险的项目?”

云裳继续笑着讨好道:“但是我现在基本都挣回百分之八十了啊,事实证明我对市场的嗅觉很敏锐!”

云母佯装不悦道:“油嘴滑舌。”

其实她虽然心疼云裳劳累,但是也高兴云裳的事业开外挂般的如日中天。

见云母情绪平复下来,云裳这才转头重新看向顾御时。

当四目再次相对时,顾御时眼中的情绪看得云裳不自觉心头一跳。

她眨了下眼,压抑下这份微妙的异样,状态平常的对他道:“正好你来,我有事找你。”

云母看了眼顾御时,又看了看云裳,有了自己的心思。

“行,你们去书房聊吧。聊完留下来一起吃个饭,你爸也快回来了。”

云裳眸光微微闪烁了下,但是却什么都没说,带着顾御时去了楼上书房。

门关上的瞬间,在此时此刻的空间内只剩下云裳和顾御时二人时,云裳方才在楼下的不明心悸便浮潜上来,让她的心跳重了跳动的力度,鼓动着胸腔,震动着胸骨。

这种感觉就像她这段时间做的如同连续剧的梦一样,梦里的反派主角对降世神灵甘愿牺牲拯救时的那一瞬的心悸差不多。

虽然这个反派的心里是她自我解读的......

“姐姐你找我是有什么工作上的事交代吗?”

顾御时的话让云裳回了思绪。

她抬指摸了鼻尖两下,神色像是变得有些难以启齿的不好意思,在斟酌如何措辞开口前又捏了耳垂两下,“那个......我最近在网上连载了一篇小说,被出版社看中了。但是我写的内容不是正剧,就是一些感情纠葛的言情向文风,略有那么点儿矫情。

我想写这文的原因是因为我最近做了个连续剧的梦,每个细节都比较清晰,我想着不记录下来凑个网文的热度可惜了,润色过后就发文了。但是吧——”

“但是姐姐没想到会被出版社看中,你不想让人知道这篇言情文是你写的。”

云裳双手一拍,“对!我倒是不觉得我写的不行,怕被人评头论足。我是因为这篇文的感情内容。我怕大家觉得我想恋爱了,或者是以为我因为受了什么感情刺激有感而发。你也知道现在的人对感情这事多八卦......所以就想着能不能以你的名义发表?”

顾御时似是愕然的愣了愣,“......我?可是你在平台注册的信息都是实名认证,这个没办法瞒。”

云裳忽然就心虚了,眼神闪躲的不敢看顾御时,小声含糊道:“这个......我和编辑谎称我是个为了求老婆复婚的丈夫,用老婆的身份信息注册了笔名,想让她在以后收到稿费的时候看见这篇文想起我们的曾经,心软不和我离婚。编辑虽然挺无语,但是也给我想办法更改实名信息了。”

顾御时足足愣了十几秒没有说话,再开口时便是无奈地笑道:“姐姐还真是......有做编剧的潜质。”

云裳一脸的尬笑比哭都难看,“我知道让你顶着写言情虐文的出版作家头衔挺尴尬的哈,但是我实在找不到其他人了。

安雯她以前虽然上大学的时候写过网文,但是她写的是下饭沙雕小白文,而且还扑街了。我总不能让人扒出她的黑历史吧。

兰芷更不行了,她的感情黑历史好不容易过去,现在也有自己的生活了。她替我发表肯定会被人以为是旧情难忘,我不能这么坑人不是?”

“那也确实只有我能帮姐姐了。”顾御时笑得温润,很是乐意替云裳解围的模样。

但是这笑容却看得云裳有点内疚。

顾御时是真不怕她坑啊。

“多谢你解围!版权收入都归你。”

“这怎么行?”顾御时义正言辞道:“这是姐姐的劳动成果。”

云裳无所谓地摆摆手,“也不是我的,就是我做的梦。你要看了就知道这剧情绝对不是我的生活经历能写出来的。”

顾御时忽然就对云裳的文章内容感兴趣了,“不知道姐姐的笔名是什么?我想看。”

【神慈悲,愿弃神格换魔进入累世轮回饱受生老病死灾痛之苦,偿还业障得道归来。只因魔在得知真相后的幡然悔悟,为枉死她剑下的生灵捏碎魔元,违背天命使其者重回六道,甘愿让业火焚身永生永世。】

读完开篇的楔子,顾御时眉心忽然一阵冰麻。脑中忽然闪过一个画面。

熊熊火焰吞卷着被血浸染的红衣,触目惊心。

面容模糊不清的女人奄奄一息的躺在一个人的怀中,一颗清泪砸落上那人白皙的拇指,烫得那人指尖一颤。

那人身上的洁白圣衣与女人滴着鲜血的红衣画面讽刺。

顾御时胸口没来由的一阵抽搐,手机蓦然滑出手心,紧咬齿关的和系统用积分兑换了续命。

“小哥哥,我们要赶进度了。再扣分就要翻倍80了,目前的积分距离下一次抵消病发还差点哦。”

逐渐平复下来的顾御时,微白着脸色,颤抖的握紧指尖。

怎么会突然发病?

难道——云裳的连续梦是诱因?

“嗡嗡”

掉在地上的手机忽然响起震动。

顾御时眸光一闪,视线落向收到微信消息通知的手机上,缓缓弯身捡起。

【云裳:我爸还有十分钟下班,你上完厕所就下楼吧,我们直接去餐厅。】

顾御时没有回复云裳的消息,但却若有所思的看着云裳的名字,逐渐凝重了神色。

“姐姐,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做那个连续剧的梦的?”

去餐厅的路上,顾御时忽然开口问云裳。

云裳挑了下眉,“一个月前。”

说着她像是终于找到一个人可以抒发最开始做梦醒来后身临其境的心情,叹气道:“你是不知道......我最开始以上帝视角做这个梦在醒来以后还清楚记得梦中细节,而且还是连续的感觉有多复杂。狗血的太不可思议了。”

顾御时轻轻眯了下唇,望着云裳侧脸的目光略显深幽了,“如果我说,我看完姐姐的楔子以后看见了一个画面,姐姐会信吗?”

云裳扶着方向盘的双手一僵,眼睛瞪大一瞬的惊怔,旋即打了转向灯把车停在路旁。

“你说真的?”

云裳神色复杂地看着顾御时,凝重的神色比往日更多复杂。

她并不觉得做这个连续梦是偶然事件,虽然她问系统,系统没给她任何明确的回答。再考虑到上次去京市遇见的那个创造出这个世界的神秘小丫头说得话......云裳觉得这个连续梦可能和她到底是谁有关。

但是她不认为自己是梦中主角的任何一人,因为如果梦中的人是她的前世,她不应该是上帝视角。

云裳如此重视这个问题的表现,让顾御时心中笃定了一件事。

云裳可能和他一样,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原本,她的行为处事与系统给的资料有误差被他当做是系统的资料未更新,但是现在再想——如果系统连这么重要的资料都没有更新,那这场任务也没有意义。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此云裳非彼云裳。

如今云裳的梦境也让他有了奇异的反应......他现在开始怀疑任务只是解开他身世真相的幌子,其根本目的是让他解清与云裳的关系。

“姐姐相信玄学么?”

顾御时没有直接回答云裳的问题,但是他相信如果云裳真的印证了他的猜测,绝对会有表情上的变化。

双眼凝滞几许后,震惊浮烁。潜台词下的信息量让云裳几乎瞠目结舌地看着顾御时,不可置信道:“你......也信?”

顾御时居然、居然也和她一样?!

都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等顾御时回答,云裳忽然又变了神色,警惕之余又连珠炮似的追问道:“你信什么?事业金钱健康还是爱情?”

顾御时微微蹙了下眉,反问道:“姐姐呢?”

还真是!

云裳眨了眨眼,似顾虑要不要和顾御时说实话,不过在几秒钟的斟酌过后还是开口道:“你看我是为什么忙碌为什么消瘦。”

话顿,云裳双眼忽然一亮,似是有所悟般,摸起下巴眯眼打量顾御时,“我说你个公子哥怎么会来到我身边?是不是为了帮我搞事业?”

顾御时瞳光似微凝一瞬。

云裳竟然会觉得他到她身边是辅助她搞事业?

她是没有情商,还是她的任务压根不给她往感情的事上去分心?

“不是。”顾御时摇头,眼神变得讳莫如深了。

云裳摸着下巴的动作顿住,忽然的狗血但是又符合人生处处是‘惊喜’的想法在脑中聚现。

“别告诉我你是搞爱情来了。”

顾御时依旧没有正面回答云裳的话,清隽眉目蕴了温润,他望着云裳的眼神无辜纯良,“如果一开始是抱有目的的接近,但是现在是真心,那姐姐会不会生气啊?”

话音落下的瞬间,云裳感觉脑子里有个什么东西炸了,轰隆一下让她从头至脚迅速变得麻木。唯独胸腔里的那颗心脏在此时‘特异独行’的狠狠一跳,震得她胸骨都是一颤。

顾御时......是在向她告白吗?

俩人陷入短暂又格外凝固的沉默中。云裳的思维刚刚一动,忽然听见“啪”的一声轻响,顾御时已经解开安全带,视线也已收回,语气轻松地道了声:“姐姐我忽然想起来我还些工作上的事没有处理完,你帮我和伯父伯母说一声,我就不去吃饭了。”

云裳当然知道顾御时这话不过是在缓解尴尬,可她还是像没缓过劲儿似的,怔怔地看着顾御时开门下车。

等到顾御时的身影走远,她才好似后知后觉,微微睁了下眼睛,呢喃了声:“......好。”

——

很难受的说一下,对不起,我要弃坑了。

状态越写越拉胯,不知道怎么调整,我这只菜鸡太需要学习补给我的匮乏了,一段时间内不会再开新文了。

虽然弃坑,但是我要把我这本文的主线剧情交代一下,就算是给它画上一个不完美的句号吧。

女主的真实身份其实是野心磅礴的恶魔反派,因为谋权发动战争导致生灵涂炭。男主是神,为救苍生牺牲自己的神籍堕入轮回让女主顿悟。女主为忏悔自己的过错自愿接受惩罚,成为恶毒但结局凄惨这样类似女配的既定人设进入无数轮回受罚,在受罚没有结束之前女主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纸片人”。恢复了自我意识是因为男主轮回期结束要恢复神籍,女主需要成为男主的攻略对象,对男主再次认可才能让男主真正回到神位。男女主在任务中产生了爱情。

关于夏茜、兰芷、韩裕,夏茜和兰芷其实是一个人,她们是女主的亲妹妹,韩裕是女主在发动战争时的领兵大将,因为助纣为虐也跟随女主一并被既定了“人设”受罚。

女主走事业线的任务设定是因为神界担忧女主劣性未除,半是试探半是控制女主。如果女主在任务中有任何不轨心思她都会被抹杀。

——

——

拜拜啦~

《纸片人她成精后又变野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