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纸片人她成精后又变野了

《纸片人她成精后又变野了》 孤是好人/著, 更新于: 2021-01-14 13:00:03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27章

云裳没有再继续关注她的声明引起的热议话题,退出微博后,转而点进微信,给顾御时发了个微信。

【3点左右你帮我去接许总到机场,我把地址发你。】

发完微信,云裳没再等顾御时的微信回复,把手机连上充电订好闹钟后便躺倒床上补觉了。

这边,顾御时刚准备打个电话,云裳发来的微信消息让他微微顿住拨号的动作。

见顾御时看着手机不知在想什么,许贞皱眉催促道:“你不是要给家良打电话让他查谁在背后制造小云的舆论么?想什么呢?”

顾御时转头看了许贞一眼,眉眼噙着淡笑道:“云裳让我接你去机场。”

许贞眸光一闪,嘴角含笑道:“这孩子自己的事还没处理完呢还挂念着我。”

顾御时淡淡道:“她确实有点奉献型人格。”

许贞笑说:“怎么,你才发现她的优点?”

顾御时否定许贞的话,“我不觉得这是优点...她应该想想自己。”

许贞不禁调侃道:“你这话说的...考虑别人的感受就是错的了?那未免也太自私了。”

顾御时没有回答许贞的话,眸底闪过暗色后,他便给云裳回了微信。

等了会儿没见他回,顾御时微微皱眉道:“还真有可能被您猜对了,她昨晚可能真是通宵了。”

今早起床看见关于《红丝线》的新闻,许贞便说云裳有可能为这件事忙了一个通宵,但是顾御时却没那样想。如果真有那么忙,他觉得云裳早就给他或是安雯打电话了,再说秦镇华昨晚也没有临时通知他加班。

只是当许贞的猜测根据云裳发给他微信内容的线索证实下,顾御时才意识到他竟然猜错了。

看来......他还并没有完全了解云裳。

“小云这孩子做事挺暖人,按道理讲昨晚那么忙她理应把你或者她另一个助理叫去,但是却没有。这么好的女孩你可要好好珍惜,千万不要伤了她。”

话顿,许贞又道:“据我了解她好像是天蝎座的,天蝎座的特质应该是十二星座里最鲜明的。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如果被对方伤了心要么不报复也不回头,要么就极端的把受到的伤害系数返还,让你这辈子都记住她,恐惧她成为你这一生的噩梦。”

顾御时握着手机的长指微微一紧,语气随是不疾不徐的平缓,但眼中却掠起细微的涟漪,“您又是从百度查来的?那地方的科普最不靠谱,正常的感冒症状都会被说成明天就要进火葬场,劝您还是别当真。”

许贞不轻不重地瞟了顾御时一眼,“你就逃避吧。我可是提醒你小云的生日了,倒时候该准备怎么样的惊喜不用我教你吧?”

顾御时漫不经心似的道了声:“我知道了,麻烦。”

云裳达到机场时,顾御时早就把许贞送到了。

她匆匆和顾御时发了条短信后,过完安检立刻走进头等舱的候机室。

推门而入,云裳看见许贞坐在进门就能看见的显眼位置等她,见她来,许贞笑着起身相迎,“来了?”

云裳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让许贞等她,立马从包里拿出昨晚完工的钥匙扣递了过去,“这是给顾先生做的钥匙扣,您看看还满意吗?”

因为这一阵子比较忙,所以云裳昨晚才找到闲暇时间把钥匙扣收工。

许贞很意外云裳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把她当时随口一提的钥匙扣做出来,如果不是云裳把东西给她,她都把这事给忘了。

“很漂亮,我先生一定会喜欢,谢谢你。”

云裳笑的越发不好意思了,“您太客气了。”

说着,云裳看了眼自助就餐区对许贞道:“您吃午饭了吗?没吃的话的咱们先去就餐区吃点?等到晚上我再请您?”

“你来京市我是东道主,怎么能让你请客?”许贞自然的挽住云裳的手臂,再望云裳的神情里,多了长辈对晚辈的慈祥,“我先生听说我结交了这么好的小朋友,今晚想见见你呢。”

云裳无法遏制地瞪目出震惊。

京市最具财富身份地位的真大佬,居然——想见她?

云裳还是自从有了自我意识之后,真真正正的感受了一把真实紧张的刺激。

见完真大佬以后,她是不是也算真正见过大世面的人了?

云裳再次赴京的这一路,可谓是惊喜与慌张并存。

可是真的近距离见到这位京市大佬——顾震森的庐山真面目以后,云裳的心情却变得晦涩复杂。

因为她发现,许贞的脸型和顾震森的眉眼组合起来很像一个人,或是说那人很像他们。

只单独见他们一人云裳都不会有这种古怪的感觉,但是俩人一旦坐到一起,云裳总是能从他们的脸上看见...顾御时的影子?

想着顾御时那晦暗不明的身世,他认识的那些人,再加他也巧合的姓顾——云裳的脸色逐渐变得凝重,不禁失了神。

“小云,你怎么不吃呢?怎么了?”

见云裳有些愣神,许贞担忧地道了声。

云裳顷刻间回了神智。

如果顾御时真是顾震森和许贞的儿子,那他绝不可能是被赶出家门的落魄贵公子!但——也没可能隐姓埋名放弃如此优渥的圈层来到海市闯荡社会。

可是,顾御时真的太像他们夫妻了。

云裳太想搞清楚这究竟真的只是巧合,还是顾御时确实是向她隐瞒了身份。

“聊了这么久,还没听您二位谈起顾公子呢,我在优秀也肯定比不过顾公子优秀。”

闻言,顾震森笑了笑,侧眸看了眼同样意识到云裳话语间存疑的许贞,似乎递了眼神方才道:“他谈不上多优秀,只是帮我管理管理公司而已。”

许贞与顾震森一唱一和道:“哪有当爹的这样评价自己的儿子的?你是不知道他最近这段时间处理的项目有多干脆利落。等下儿子过来给你送文件,你好好验收一下他的成果就知道了。”

闻言,云裳心头的疑虑被许贞这番话打消了大半,“顾先生工作上的事还没处理完便请我吃饭,我真是太惭愧了。”

顾震森道:“不要这样讲,能结识你是个很好的缘分。”

许贞附和道:“是啊,我们都已经这么熟了你就不要再这样客气,怪生分的......吃菜吧。”

饭局接近尾声的时候,云裳心中的疑影终于解开面纱。

‘顾少爷’把文件送进了他们吃饭的包厢。

看着‘顾少爷’的与许贞很是相似的侧脸,云裳不禁觉得自己猜测顾御时是他们儿子的想法荒谬的可笑至极。

可能这段时间和顾御时待的太久,感觉哪里都有他的影子。

查阅了李家良递来的文件没有问题之后,许贞怕云裳还是怀疑,便给李家良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主动和云裳说话。

早就有所准备的李家良将目光望向云裳,微微笑着绅士,“早就在我母亲口中听过你,今天终于见到了,我很欣赏你的作品。”

云裳没想到‘顾少爷’居然还能记住她这样的小角色,“你这样说我可有些愧不敢当了,我还需要进步的地方有很多。”

李家良端腔作势道:“你太客气了,以后有机会我还要麻烦你给我做身高定的西服。”

云裳微微笑道:“到时候一定让你满意。”

简单的交谈过后,四人一起走出包厢。

因为李家良有事先的心理准备,于是便很自然的走在顾震森身旁与他谈笑风生,顾震森也很配合。而许贞便和云裳说着话,三人的伪装毫无表演痕迹。

既便,这剧本里没有写到会遇见熟人的这一幕。

看着云裳与顾氏夫妇还有顾御时的特助走在一起,姜则根本没往三人是在演戏的那方面想,以为云裳已经知道了顾御时的真实身份,并且俩人已经飞速发展到见父母的地步了。

这便让姜则对云裳的那点惦念彻底幻灭。

他没有走过来和云裳他们打招呼,而是隔着距离向他们微微点头表示礼貌,而后便没做过多停留的离开。

但他不知道的是,因为隔得比较远,再加餐厅灯光的缘故,云裳根本就没有看出来姜则,心里还寻思着姜则是不是认错人了......

等到云裳等人走出饭店,夫妻二人想让李家良开车送云裳回酒店时,被云裳婉言拒绝了。

她想一个人散散步。

见云裳态度明确,夫妻二人也不好再多让,告诉了云裳明天见面的时间,便目送云裳走远。

等到云裳的身影消失在街口,顾震森叹了口气道:“这孩子这么实在,我们这样帮儿子瞒着太不地道了。”

许贞也怅然地叹了口气,“我也不想这样做,但是儿子不让我们插手他的事......相信他能解决吧。等以后小云嫁到我们家做儿媳妇,我们把她当自己的女儿宠。”

顾震森道:“就算没这档子事也要把这孩子当自己家女儿宠,不然白白让人叫了咱爸妈。”

李家良:“......”这还八字没一撇呢,夸张了吧。

云裳在步行回酒店的途中,被一家神秘的咖啡小店的文案吸引。

【想知道你的未来吗?进来坐坐喝杯咖啡,不准老板给你免单。】

云裳觉得这咖啡厅的宣传语还挺稀奇好玩儿,于是便走了进去。

一进门,咖啡厅极具神秘幻想的装修风格惊艳了云裳,尤其是背景墙上那一半天使一半魔鬼的涂鸦。

听见声响,百无聊赖玩儿着牌的咖啡厅老板一个回头,旋即便惊愕地瞪大双眼!

“是...是是云裳吗?!”

听见声音,云裳闻声望去,看见一个染着火红色头发,相貌极为精致漂亮的年轻小姑娘正愣愣地看着她。

云裳笑着点头,“是我。”

气氛诡异的沉默了几秒后,便是刺穿耳膜的一声尖叫。

“原来你真的这么美啊!太好了!见到你我终于能离开了!”

季知猛然起身朝云裳走来,精致小脸上满是偏执的兴奋,有些激动过头了似的。

云裳未免警惕起来,觉得眼前这个长得颇为好看的小姑娘,脑子貌似有点不太好使。

“你要是想我一样被困在这里这么久,你也会像个精神病。”

季知似是能听到云裳心中所想,这让云裳觉得眼前这个女孩不仅脑子不好使,还跟诡异。

“喂喂喂,你可以说我脑子不太好使,但是不能说我诡异。”

季知有些不太乐意了,云裳瞧见她眯起的双眼里似乎闪过刹那间诡谲的红光,那颜色与她发色呼应着阴森,瞬间就让云裳起了鸡皮疙瘩。

“我和你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方式虽然不同,但是我们本质上没区别。你应该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吧?”

望着季知嘴角勾着的诡谲笑意,云裳眸色一凝,一把抓住季知的手腕,但却被她像寒冰似的体温激的指尖一颤,不过云裳此刻也没有心思管那么多。

“你,是不是就是主角光环软件的开发者?”

季知皱了皱眉,真实嫌弃道:“这么low的名字是谁起的?我比它可高大上多了好吧?”

云裳攥着季知手腕的力度不自觉地加重,“你了解这个软件?”

季知咧着嘴把自己的手腕从云裳指尖挣脱出来,鼓着腮帮子郁闷地吹了吹被云裳攥红的皮肤,小声嘀咕抱怨,“你手劲儿也太大了,好没礼貌。”

云裳暂且按耐住澎湃的心境,“不好意思...我真的太想了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经历过奇异事件的云裳,丝毫不怀疑这个看起来有些疯疯癫癫的小姑娘在说疯话,她绝对知道些什么,绝对!

“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我知道的东西也帮不上你啥忙啊。”

季知摊摊手,表情夸张又丰富地叹了口气,继续道:“我呢~是自己造了穿越时空的科技想去到特定的时间节点来解决我的麻烦,但是没有人可以真正意义上做时间的旅行者,所以我跟管这档子事的人签订了契约。每穿越一次就要完成一个指定任务保证时间的守恒。”

话顿,云裳见方才还一副漫不经心口吻似的小姑娘,忽然狰狞起表情,挽起袖子像是要和谁打一架的气急败坏。

“可是老娘万万没想到!他妈的老娘居然在第三次穿越的时候忘了检查时间坐标,浪费了能量不说居然穿进自己写的小说里了我靠!都怪那个脑瘫!给我脑子都气糊涂了!”

云裳:“......”所以眼前这人就是塑造她生命的后妈?她是该说她活该的呢?还是该谢谢她全家祝福她平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