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 第三百四十五章.最终章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三生三世 十里桃花》 唐七公子/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6:19

来源:虐心小说

第三百四十五章.最终章

光华流转,就在月修的眼前,一个‘女’人半透明的身影缓缓显现,而刚刚那颗蓝‘色’的宝珠此刻就飘在了她的左‘胸’处,好像心脏一般。

‘迷’茫的双眼盯着眼前的‘女’人,她忽而喃喃地低唤,“母君!”

琉璃般的眼睛细细看着地上仰望的孩子,渐渐透出浓浓的心疼,她的手轻轻抚上月修的脸,温柔摩挲,仿佛母亲一般。“我最疼爱的孩儿,何人竟将你伤至若此?”

猛然回神的月修顾不得脑中‘混’‘乱’的画面记忆,也顾不得去想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此刻的她只想着要救迦洛,只本能般知道面前的这个人是可以安心依赖的,就像母亲一样!仿佛,那是刻在灵魂深处,生生世世抹灭不去的眷恋信任。

眼中重新满含了希望,她急切地唤着,“母君,母君,救救他,求您救救他!”

看着面前焦急的孩子,‘女’人没有多说,手中的光芒轻轻扫过迦洛。然而‘女’人脸上的微笑却刹那顿了一下,惊疑地看了眼迦洛,再看眼月修,眼中闪过一丝明了,一点欣慰,一抹放心。

白‘色’的光芒圣洁让人安心,将迦洛完完全全罩住。做完这些,她才重新望向月修,带着些欣慰的笑容,“我的孩子,你终于真正长大了啊!”

“恩?”看着光芒中迦洛脸上逐渐好转的气‘色’,月修终于放了些心,这时听到‘女’人的话,想起刚刚的那些,俏丽的脸上不禁浮现一点赧然尴尬,“你是……”

似乎是被‘女’孩如此的模样逗乐了,‘女’人掩‘唇’轻笑,一时别样风华,让月修都有些移不开眼,“瞧你刚刚的那样,我还以为你记得我呢!”

一番调笑,让月修更感羞恼的同时,心中却不自觉涌上一点温暖,还有一些便是淡淡的疑‘惑’。她当然了解自己,以她的为人本心,是绝不可能与一个一次见面的陌生人如此熟稔的,更何况是眼下这种情景之中。

但是莫名的,面对着那微微的笑,面对着那双流光溢彩有着相似的紫‘色’却别一样得温暖动人的眸子,她自然而然地就放下了一切戒心,不自觉地想要依赖,就像面对慈母的孩儿!

轻轻的一声叹息,‘女’人看着眼前的孩子,心间瞬间涌上的满满的一切最终都只化作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就是那所谓的创世之心。”忽而,‘女’人指着‘胸’口的蓝‘色’宝珠,微笑着望着月修,“我想,你应该也已经猜到了,我就是人们那所谓的创世之神。”

看了眼如心脏般还微微跳动的蓝‘色’宝珠,月修点点头,这个并不难猜,只是她却更加疑‘惑’自己与眼前这个创世神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关系,现在这样的情况,怎么都不像只是一个久远后裔那么简单了。

似乎是看出了月修的疑‘惑’,她抚上‘女’孩的脑袋,顺着月修苍白的发,眼中的心疼显而易见,“而你,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是我最疼爱的孩子啊!”

“其实,严格来说,我算不得创世神!”

“你从另一个位面回到这里,加之你已经掌握了一定的空间法则,那么我想你也应该了解了,其实广阔的总空间里,有着许许多多的各自独立的位面。而我们,则应该算是每个位面的先行掌管着吧!”

双手结印,再缓缓展开,一副画面便出现在了月修面前。

似乎是在上古洪荒之时,天地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只一个‘女’人,远远走来。细看去,墨发紫瞳,倾城绝‘色’,正是现在月修身边之人的样貌,可是,却又似乎有着什么不同。

没有在意月修的疑‘惑’,她看着镜面中的画面,继续说着,“每一个位面最起源,就像这镜中的,一片‘混’沌,什么都没有。所以,就要分派一个掌管者,来到这个世界,开始最初的创造,带来生命,直到天道完全,直到这个世界自己的法则真正完整,比如你之前所在那个位面的,盘古。而我,同样是这样的一个掌管着,叫做牧云。”

“你……”竟然出现于天道之前!

这一惊却是不小,月修是修道之人,修的便是天道,其间自然少不了对天道的体悟理解,而越是理解深入,对天道的博大神秘便越是敬畏。而这个人,竟是生于天道之前,更是掌控着最初的天道!

好像是明白月修之后没有说出的话,牧云微笑着点点头肯定,“我们的职责就是要唤醒这个位面,给它带来生命的机能,让它开始真正有了自己的生机,循环天道。 只是这却实在是一个太漫长的过程。”

听着她的话,月修脑中一闪,看着眼前半透明的身体,她终于想起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了。眼前的人,并不是完整的,心中有个实在算不上好的想法,让她的眼睛蓦地睁大,身手便要抓住眼前的人,“那之后呢?天道完全,位面开始生机之后呢?你到哪里去了?”

顾不上手中一下扑了个空,她急急地问着,可是牧云却淡笑着摇摇头,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修儿莫急,一切自有定数。”

拍拍‘女’孩的脑袋,“我的职责,本来便是要让这一个位面真正完整。”看着瞬间僵硬似乎时刻就要爆发的月修,牧云的眼眸瞬间一暗,却又立时恢复,淡淡地扬起一如既往的微笑。

“这个过程真的太过漫长,而那空旷一无所有的洪荒‘混’沌啊,就只有我一个人,寂寞了好久!”

“但是,也许真是我的愿想实在是太过强烈,在天道初始尚未完全的时候,天地间竟化出了你。”

“我?”

“对,就是你!我本便是这个未免孕育出生命的契机,而你,更是我强烈的愿想的直接产物,分出了我的一些灵魂,一些生命,一些原力,所以,你其实是我一个孩子。而在那种荒芜里,你不知道,你的出现,给我带来了多大的惊喜,你几乎成了我最真心,最大的寄托。所以我说啊,你一直都是我最疼爱的孩子。”

“其实说你是我的孩子,你却又算是我的一个分身。所以,你又或多或少继承了我的力量,甚至是我命理上的一处分支。所以,你也同样可以创造生命。”

牧云的话让月修脑中一转,“那……”

只见牧云微笑着点点头,“是的,那些异兽便是你不喜那迫人的寂寞空旷而创造出来的生命。这本不应当,但是因为当时天道已经初具规格却又并不完全,提前孕育出这样的生命算是钻了个空子,加上我也没有创造生命,所以也没有制止你。然而这样的生命最先出生却也注定了日后将会受到更多的束缚不能掌控这个位面。不过很显然,你的‘性’子真是从来如此,竟连造出的异兽某些方面也如你一般,对于这样的后果竟全都不甚在意。”

说着,牧云叹了口气,“不过也是因为不能算是完全的孕育化身,所以,你的这种‘性’子其实是一种缺失。”

“我觉得这样‘挺’好!”

笑着摇摇头,牧云轻轻点上月修额间的额珠,“我也真是说不清你是不是天生如此了。不过确实是我的疏忽,当时的你并不完全。而这样的缺失,随着时间的慢慢推移所造成的后果就是我也无法推知。”

“但是我还没有找到解决的办法的时候,他却在这时诞生了!”说着,牧云指向了地上的迦洛。

“迦洛?”

“是的,海神洛!其实在这个位面,他的出身甚至应该算是最纯粹高贵的。因为他是这个世界真正自己孕育出来的一个神,从海洋中走出,掌握了最原始的生之力。”

“可奇的是,他虽然一出生便已经接受了全部的传承,生来便是神,但从一次见面,他却就对你相当上心,而你和他也是出奇地投缘。有了他的存在,你虽然还是没有那些正常的心绪,但是我看得出来很多却已经开始有了征兆。而长久相处发现了你身上缺陷的他甚至甘愿将自己的命理与你相连。”

“命理相连?”

“是的,”笑着瞟了眼地上的迦洛,牧云转开的视线里说不清是欣慰还是‘女’儿被抢走的‘痛恨’,“他使了个巧,竟避开了天道独自来找我,说他爱上了你,希望我也能帮忙将你们的命理连到一起,生命共享,永远相伴,其实也是为了救你!”

“但是不得不说,确是天意如刀!我们算计着天道的时候,却也被天道摆了一道。”

“为何?”

“因为我!”

“你?”

“对,因为我!我是这个位面世界的守护者,开创者。而当我的使命完成,我就必须化身天道,相融相合,完成最后的天道。这种融合,其实也算是消散。”

“我并不在乎融合天道,天命如此!每个位面的掌管着最终都是这样的!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只是我却放不下你!虽然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但是你的命理本身就与我相连,天道却也不肯放过你,可是我不想看着你也一同消散。”

“所以,无法之下,我拼着修为将刚刚孕育出生将会大兴掌控这个世界的人族的一丝气运强行牵在了你的身上,将你生生转成了这个世界真正的神,掌握人类的**心理,以此补你所缺,另一方面也是希望你能借此更深的体悟天道,毕竟人族是万物灵长,是天道之下的宠儿。”

“那我为什么会流落异世?”

“因为我最终还是棋差一招。我没有能准确衡量,本就在本心上有此缺失的你,在这一方面实在是太过薄弱,突然被强行牵进此中将面对的就是更大的危险,一个不慎便会走火入魔,更快地消散。”

“所以才有后来的封印打入异世?”

“也不能算。”眼中满是浓浓的歉意心疼,牧云摇摇头,“当时你在这个世界会更加危险,我们与天道的冲突已经达到了极致,所以,我只能请求了那个最近的位面掌管着,将你送入了那个位面。同一时间因为我的融合已经迫在眉睫,最后更是迫得迦洛将你失控的心魔修为一同封印,开启异世之‘门’送你前往。那之后我与天道强行相融,也存了扰‘乱’阻碍之意,以致那次‘混’‘乱’虽然确实阻住了天道,最后竟也没有融合完全,意外地让我留下了这一丝神念。所以我只能留在这里由守护者几族守护着,勉励维持着这个世界,也等待着你的回归,我的孩子!”

镜面中如实地展现了当时的情景,月修看见那镜中已经渐近完全消散的牧云还无力心疼地望着自己,而自己疯魔一般挣扎,眼中却又时而清明,同那无奈站在巨大的‘门’前徒劳伸手默默流泪的男人一般,悲伤绝望!

“这是……”

“也难为了他,甘愿沉睡千万年,重新转生重修,只为了换你能回来!”

“对不起,我的孩子,我知道,这么长的时间,我的无能为力让你一直那么孤单寂寞!”

咬着‘唇’默默地摇了摇头,月修看向光晕中的迦洛,“他真的没事了么?”

叹息着闭眼摇头,牧云的态度立时让月修的心狠狠一揪,眼泪不受控制地刷刷落下。

“唉!”张开双臂,慈母轻轻拥住疼爱的孩子,“莫哭啊,我的孩子,我身不完全,但是你还可以救他,母君会帮你!”看着眼中悲伤却又燃起些期翼的孩子,牧云扬起一个温柔的笑靥,“我真的很高兴,我的孩子,我终于等到你回来了,并且看到你真正长大了,学会了掌握了很多,再不会受到曾经的威胁,你已经真正完整。”

轻轻在月修的额上落下一个‘吻’,“我的孩子,那个孩子一直都那么爱着你,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有他陪着你,母君也放心了,这是母君最后的礼物,也是母君最后的祝福,我的孩子,要幸福啊!”

眼瞳猛地一缩,月修反手就要抓住眼前的‘女’人却依旧扑了个空,“不,不,母君,你要做什么,母君,不要离开我!”

“不要哭,我的孩子,这是天数注定,那个时候强违天道就已是不该,而母君一直拖到现在也已经是极限了。母君终是要完全与天道融合的,在这样下去这个位面也将遭受毁灭的打击,而首当其冲的就是他和你。别哭,我的孩子,母君融合天道之后,这整个位面,全部的世界,母君将无所不在,也算是一直陪在了你身边……”

“不,不,我不要那样,母君,我们想其他的办法,总会有办法的,母君,不要离开我!”

母亲抚上孩子的脸,抹去从那双一‘摸’一样的紫瞳中流出的仿佛也染上了紫‘色’光华的泪,“听话,我的孩子,你应该知道,他的情况已经不容多等。为了救你,身为掌控生之力的海神的他硬抗了那股庞大相克的能量,他的元婴都破碎了,即便是我也只能如此暂时稳住他的灵魂,拖不得的。修儿,他真的等你太久了,那么长的世间,母君看得分明,他值得托付,而且,最重要的是,你也爱他的,对么?我的孩子,幸福不容错过,等不得下一次!”

不……

无力地摇着头,她的祈求却最终阻不住母亲心脏上那颗蓝‘色’的宝珠瞬间光彩绽放,丝丝缕缕地缓缓透进她的额间。

“不~~”身体里,一股股暖流窜进,流转,恍惚间,身体忽地一轻,连接上下的天地桥仿佛陡然无数倍地拓宽,有什么在身体里上下丹田流转奔腾。

终于,“轰”,响彻耳畔的轰鸣声。再看清时,上丹田内竟是一片星象升腾,点点一同头顶上的星空,以一种玄妙的路径运转不息。而原本栖于上丹田的元婴已然不见。

星光闪耀,韵白的光彩顺着天地桥缓缓流泻,直照在了下丹田的元婴上。而此刻,元婴原本光洁只有一朵莲‘花’额印的额头,竟也有一点微微拱起,却是同月修整个人一般也有了一颗额珠,将原本的莲‘花’托在了里面,仙带缠绕,光华闪耀。

与此同时,外面也起了巨大的变化,头顶似乎亿万年不变的星空在这一刻竟自动大规模运转变动,缓缓形成了一幅新的星图。而环绕在九大岛周围的七十七小岛这一刻仿佛重获新生,甚至之前有些被击得粉碎的也迅速重组,缓缓升空,以一个新的顺序重新排列环绕在了九大岛周围,缓缓运转。

“这是?”所有的人,都被眼前的奇景惊得目瞪口呆,此刻,两方之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在这样的奇景面前,所有的人再也转不开注意。

“轰~~”新形成的星图最终定型,‘乳’白的巨大光柱在最后一刻轰然而下,将新的八十六飞环岛全部罩在了里面。只是众人被强烈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的一刹那间,一切又都恢复了正常,而他们的眼前,仿佛一场梦一般,什么都没有了。

那终究成为了一场传说。

十年后的一天,平静许久,整个位面的海水忽然异样地翻涌‘波’动,无管海中陆上,那一刻所有的海族之人都‘激’动非常地望向了一个方向,虔诚地伏身拜下,他们感觉到了,他们的神,已经醒来,重临世间。

就在一个不为人知的海岸边,忽然,海水欢快地分向两边,从中缓缓走出了一个蓝发黑眸的男子,超脱出世的美貌却丝毫不影响他如‘玉’般的温润,仿佛周身都笼罩着一片淡淡的薄雾,更添神秘又不减生机。而此时,他的旁边还有一个小‘精’灵般的小美人鱼欢快地摇着尾巴,临空在他周围打着转,可爱非常。

“明陌!”动人的声音一如他的人,温润好听,不疾不徐,轻柔带着笑意,却立时便让小‘精’灵安分了下来,飞在前面,乖乖领路。

两人看似缓慢地前行,但绝不同于别人,他简简单单跨出的一步却是直接穿越了相隔久远的空间。

仿佛只是眨眼间,他们已经出现在了一处山脚下。深吸一口气,按捺下狂跳的心,他抬起微微颤抖的手,咬破指尖,轻轻按在了面前的结界之上。

如水文般‘荡’漾,透明的结界缓缓打开,还不及踏入其间,却突然一阵海螺欢快的吹奏声便传入了耳中。有些惊诧地走入其间,他抬头竟看见那山上一大一小两道身影。

前面的小身影正欢快地吹着一个海螺,一只小手还紧紧牵着身后白发紫眸正微笑地看着孩童的美丽‘女’子。突然一个蹦跳,孩童正对向了他,两人都是一惊。

小小的孩童已经展现出了惊人的美貌,蓝‘色’的长发,漂亮的紫眸满是笑意,额间若隐若现一个小小的珠台,里面一抹即便在海族皇室也象征绝对高贵血统的沧澜竖纹。但是其实更让两人都惊住不动的,那孩子虽然也像那个‘女’子,可只要看看他,就会发现那孩子的容貌简直就是从他的脸上临(摹)下的一般。

一股狂喜瞬间涌上几乎将他全然淹没,他‘激’动地望向后面那道熟悉的身影。十年,他不得不沉睡在他真正诞生的那处海泉重新孕养灵魂身体,而她也不得不困守这里维持着因为他的重伤而休眠竟险些失控的位面原力,直到今日。

愣了一下,孩童已经停下了吹奏,惊喜地望向了身边的‘女’子,声音轻灵动人,“娘,爹爹……”

“修!”

声音不大,却让听到孩童的话还没反应过来的她下意识地猛然回身,猝不及防便撞入了那个熟悉的温暖怀抱。

你终于来了啊!

恩!

我们等你好久!

恩!我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