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我捡了地狱级剧本 > 第126章 真想大白

我捡了地狱级剧本

《我捡了地狱级剧本》 軒十一/著, 更新于: 2021-02-24 00:48:0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26章 真想大白

“做什么实验?这秋千就算不小心摔地上,也出不了什么事!”

虽然已经再三检查这秋千不会出事,但出于谨慎,盛伦还是皱着眉问了一声。

杜桥目光朝周围扫了一圈,又估量了一下景晨的体重,最后在几道朝她这边看过来的目光下,抱起来一块不小的石头。

众人:“······”

虽然不知道这石头能有什么用,不过这位杜小姐力气大是真的。

陶陶在看到杜桥把石头抱起来后也是眼前一黑。

杜桥迎着周围众人瞪大眼睛看过来的视线,抱着那块大石头,最后走到秋千架前,把石头放了上去。

接着,转到秋千后面,跟帮别人荡秋千一般,拉着绳子后退几步,松手,秋千绳带着石头一块,就这么荡了起来。

“导演,这······”

盛伦抬手制止旁边工作人员要说的话,目光在杜桥脸上逡巡一瞬,又死死落在那晃来晃去的秋千绳上。

“一,二,三······”杜桥嘴里默念着秋千荡出去的次数,在念到“九”的时候,停了!

接着众人就眼睁睁地看着那本来缀着快一百斤重的大石头依旧没有发生摇晃的秋千,吊着的绳子在顶端猛地断裂,石头在往前摆的同时,直接被甩飞出去,落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这还没完。

杜桥走到掉在地上的石头前蹲下身把石头挪开,手在已经变得枯黄的草丛里小心摸了摸,等手抬起来的时候,手心里已经多出来几枚尖处被磨平了的钉子。

虽然被磨平了,但要知道这个时节他们身上穿的衣服还是很薄的,这要是直接在秋千的加速度之下趴上去······

盛伦简直不敢往下想。

后怕之后就是暴跳如雷。

“道具组!”

道具组组长满头大汗跑过来,二话不说先检查秋千,现在秋千上的绳索断裂,原因很快就找到了。

在绳索和秋千横杆的交接处,被人放了两枚很细但又极锋利的刀片,刀片是斜放的,如果你直接往下压,不会出任何问题,但要是你荡来荡去,刀片就会开始一次次磨到绳索,最后绳索断裂,人直接被甩出去。

但现在草丛里的钉子又牵扯到一个疑点。

做这件事的人是怎么肯定人会被抛飞到甩钉子的地方的?

这个疑问冒出脑海的同时,盛伦就朝杜桥看了过去。

杜桥迎上他目光,瞬间明白他意思。

低声解释道:“计算出来的。”

“计算?”盛伦眉头一皱,只觉得匪夷所思。

“人的体重,荡秋千会施加给绳子的力,刀片对绳子的压强,以及在力的作用下,抛物线和地平面的交接点。有了大概的重量,后面的都是可以计算的。”

盛伦:“······”

在一旁听到这个解释的道具组组长:“······”

两人眼睛同时变成蚊香圈。

杜桥摸了摸手里头的钉子,面色坦然。

盛伦想不通杜桥说的这些都是怎么计算的索性就不想了,毕竟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秋千上充当人的大石头被抛飞出去,落在钉子上,这是他一双眼睛真真切切看到的。

“把所有的道具再仔仔细细检查一遍,拆了再装上也行,不用怕浪费时间。”

道具组组长闻言重重一点头,转头招呼着自己的组员忙活去了。

盛伦深深看了杜桥一眼,“杜小姐,借一步说话。”

两人一千一后走出去老远,最后在池塘边站定。

这块地方方面百米内一片开阔,自然,也没一个人。

盛伦回头,开口:“你······”

杜桥把手里的钉子放到衣兜里,没等他说完,淡声接道:“我知道是谁做的了。”

盛伦眉眼一凝,急忙问道:“是谁?”

“李期。”

盛伦听到这个人名直接就是一愣,反应过来下意识就是不相信,但对上杜桥笃定的眼神,嘴巴动了动还是问道:“杜小姐怎么确定幕后做这一切的是李期?”

“我看到的。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我不知道。不过,”杜桥回头看了眼忙碌一片的片场方向,“张烨可能是知情的。”

“怎么可能,张烨手臂还伤着呢!”

“导演,”杜桥一片平静地看过去,“我只是提供这两个人名线索,具体的,还是您直接问他们比较好。”

盛伦看着面前一脸坦然的杜桥,眉眼愈深。

良久,才点点头,“好,我现在就着手调查。”

杜桥回到片场就被陶陶给拽住了胳膊,然后又被拉到了一个周围没有人的角落里,“怎么回事啊,桥桥。你到底是怎么知道那秋千有问题,还有草地里放了钉子的?还有,导演喊你过去都说什么了?”

杜桥回头看了眼张烨已经被导演给叫走了,这才跟陶陶回道:“等等你就知道了!”

陶陶:“······”她满心期待就得到这么个回答!

杜桥你良心痛不痛?

不过不管她怎么问杜桥就是不说,她只好放弃。

只要杜桥不想说的话,真的是挖空心思都听不到。

陶陶对这个认知又加深了一层。

张烨被盛伦叫走,将近二十分钟后回来,对上李期隔了几个人看过来的目光,动了动嘴,最后开口道:“李期,导演叫你过去一下。你,你好自为之吧。”

其实在秋千和草地被那个叫杜桥的演员检查出问题,李期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但现在亲眼看到张烨回来后朝她看过来的目光,以及那句‘导演找’,她还是忍不住手指颤抖了下,起身后先看了眼坐在不远处的小马扎上静静翻剧本的杜桥,这才朝张烨刚才回来的方向走过去。

依旧是那个四处无人的小池塘边。

盛伦看着走过来瘦瘦弱弱的小姑娘,想到方才张烨跟他说的事情,心情前所未有的复杂。

既有痛恨,痛恨她把自己辛辛苦苦筹建出来的剧组搅得一团乱,又有一丝没办法宣之于口的复杂,因为这姑娘做这些的原因只是因为报复。

等人来到近前,柔柔地唤了一声:“导演。”

盛伦闭了闭眼,“李期,我记得你大学专业好像是数学系?”

李期点点头,“是。”

“学以致用,你这丫头真的很厉害!剧组调查了这么久,我怀疑过很多人,唯独没有怀疑到你身上。”

李期不好意思地笑笑,“导演过奖了!”

“哈,”盛伦干笑一声,看李期这个模样他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自然被挑明了,那就干脆不装了,毕竟再装也没什么用了,“李燃,你有什么证据,证明《灵语》这个剧本是你哥李燃创作出来的?”

“我没有证据,”李期表面上看起来很平静,就像之前那些意外都不是她做的一般,只说出口的话能证明她的疯狂和偏执,“要是有证据的话,我还会用这么极端的手段来阻止这部剧拍摄吗?”

“也是,”盛伦点点头,语气却是一转,“但这件事就是这么阴差阳错。你哥出车祸变成植物人,当初写这个剧本的时候又是用的徐盛的电脑,要是你哥能清醒过来,还能为自己辩解,但他现在醒不过来,又怎么去证明这剧本不是徐盛写的呢?你不甘心你哥的心血为他人做了嫁衣裳,但我,剧组的工作人员,还有其他演员们,甚至是这部剧的投资商,对这都不知情,你说我们又做错了什么呢?你知道剧组现在承担了多少损失吗?”

李期垂眸不语。

盛伦看她这样子也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说,也不会打动这姑娘。毕竟若是换位思考,他也能稍微理解李期的心情,但绝不会做这么极端的事,只为了报复另一个人。

他心累地摆摆手,“你走吧,违约金我也不跟你要了,毕竟你还有个哥哥在医院里要你赚钱养活。剧组的损失我认栽,你想找徐盛报复,尽管去,但《灵语》这部剧的拍摄不是你想停就能停的,它会如期拍摄,如期播放,如果在播放之前,你找到证据证明这部剧是李燃写的,我会把总编剧的名字改回来,我能做的只有这些。”

虽然是不太可能能翻转回来的事,但他也不缺这么一个承诺。

只是知道这件事,到底心里还有是一点吞了苍蝇的感觉。

李期平静地听完盛伦对她的处置,欠了欠身,“谢谢导演。”

当天下午,李期和张烨收拾行李离开。

让张烨走也是盛伦决定的,虽然张烨不是共犯,但明知道剧组里是谁在搞鬼,依旧能眼睁睁地旁观这么些天,盛伦也是不敢再要了。哪怕张烨自己也是受害者。

索性一股脑都赶走了。

剧组一下子缺失两名主要演员,自然就需要两个人进来补空缺。

盛伦去跟制片人忙着开会讨论紧急选角的事,戏也拍不成了,众人只好收拾东西打道回府。

房间里。

不光杜桥和陶陶在,就连景晨和何清也凑过来了。

之前搞不明白的事,等看到李期和张烨双双离开,又是在检查出道具秋千有问题后,剧组一众人哪还有不明白的。

景晨这会还一脸恍惚,“我是真没想到搞出这么些意外的人是李期啊,那么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就这么能耐的,我到现在还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人脑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啊。只可惜,都用来做坏事了!”

何清在一旁点点头,对于景晨的话一脸认同。

她跟在景晨身边,对李期也算不上熟悉。印象里就是一个沉静内向的小姑娘,谁能想到骨子里这么疯狂!

倒是陶陶刚来,对李期印象还不深。

她现在更想知道,杜桥到底是怎么知道李期是制造意外的那个人的!

杜桥被她给缠的没法子,只好开口解释:“我是先看出来了李期和张烨在人前和人后的相处是不一样的状态。”

三个人齐刷刷看过来,陶陶张嘴要说,杜桥朝她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她只好又委委屈屈地把话给咽回去了。

“其次,有句话叫人不可貌相,我当时只是觉得李期那姑娘行为上有些反常。为了证实这个猜测,再加上我了解到剧组的意外大多都是道具问题出了意外,就趁着晚上没人碰道具的时候,去守株待兔了两个晚上。幸运的是第二个晚上就碰到了人,也就是昨晚,所以我今天就把要用的所有道具都检查了一遍,找到了秋千的问题。就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四个字在凝神倾听的三个人耳朵里回荡了好久。

三人面面相觑。

这到底哪里简单了!

首先,李期和张烨之间的异样她们在一起呆了这么些天都没有看出来有什么异常。

其次,李期反常吗?她们怎么没感觉到!

再次,大半夜跑出去守株待兔,她们也没那个胆子!

最后,没点能耐谁能看出来秋千的问题,没见导演和整个道具组一个检查出来的都没有吗!

所以,这也能叫简单吗?

三个人恍恍惚惚地收回目光。

杜桥拍了拍景晨肩膀,“回去好好休息吧,之前耽搁那么多天,哪怕男二和女二还没来,我估计导演也要发狠赶进度了,大不了先拍咱们三个的戏。接下来恐怕都不得闲了!”

景晨先是听得一愣,想了想顿时觉得杜桥说的很有可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也不去纠结李期和张烨的事了,拉着何清的手就往门口走,边走边摆手,“桥桥你也好好休息哈!”

房门关上,陶陶定定看了杜桥好几分钟。

杜桥被她给看得有些毛骨悚然,摸摸脸又拍拍身上的衣服,“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我在想,”陶陶托着下巴看着杜桥,“桥桥你今天简直是太帅了,这就是知识的力量吗?你说,以我的资质,我再去考个大学怎么样?我常因为自己的无知,而感觉跟你格格不入!”

杜桥:“······”

“你想考就考吧!”

“咱们一起?”

“可以。”

“那我这就查查自考本科怎么弄来着。”

杜桥这才抓住陶陶准备去拿平板的手,“我不自考。”

“那你想怎么考?”

“先去高三借读,拿到学籍,参加正常的高考。”

一直以为杜桥只是想自考一个本科学历的陶陶下巴掉了。

这志向对她这个已经经历过地狱高三的人来说,有点惊悚!

“那还是你考你的,我考我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