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医路伴你行 > 第96章 扩建

医路伴你行

《医路伴你行》 平安如一生/著, 更新于: 2021-01-14 08:59:31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6章 扩建

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了,还有不少人在排队。

天海拿起大喇叭:“不好意思,提醒大家一句,我们的义诊活动五点半就结束了,请排在后面的朋友们不要再等了。”

陆平抬头看了天海一眼,目光带着询问。

天海却非常坚定地朝她摇摇头。

为什么自己开诊所,就是不想被迫加班加点。

带着几分失望,后面的人纷纷离去。

五点半还没到,就彻底没人了。

“收拾一下吧。”天海拿着喇叭说。

宋子祥看着在那悠闲指挥的天海,笑着说:“你如今倒挺悠闲的啊。”

天海也笑着说:“是啊,如今管着一家小诊所自然是比管一家公司悠闲。”

宋子祥却趁机拉着天海走到一边,低声问:“如今,陆平的病毒研究刚刚取得突破性的进展,继续研究下去必定大有作为,为什么忽然出来开诊所?不会是你劝她的吧,以陆平的能力,可惜了。”

天海如实回答:“不是我的意思,是她自己的主意。可能是忽然觉得累了吧。”

宋子祥像是思考什么:“以我对陆平的了解,她最终可能还是会放不下。”

天海点点头:“我明白,如果哪一天她又想继续研究下去了,我会支持她的。”

宋子祥又看了看天海:“那你呢,你就真的甘心只看着一家小诊所。”

天海的能力,没人比宋子祥更了解,给他足够的平台,别说一个天宝集团,十个天宝集团的规模,天海也能做出来。

天海却淡然一笑:“你不也挺羡慕我的悠闲吗?”

宋子祥:???

羡慕?他从哪个字眼中听出他的羡慕的!

正当子祥还感慨天海有点大材小用了,就听到天海悠悠地炫耀道:“而且,我不是来看诊所,我是来看自己老婆的。”

宋子祥差点没气得吐血,他好心来关心他,他却直接把狗粮撒到他这支单身狗脸上。

真不够义气!

算了,咸吃萝卜操淡心,不管了。

见老友脸上直接写着我不开心了,天海解释:“其实,我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她的专业技术我自然不担心,可是开个诊所也不是单医术好就可以的,还要处理乱七八糟的杂事,就她那个傻样,肯定处理不来!”

宋子祥瞪着天海说:“你居然说陆平傻!”

天海抬起眼回瞪:“她的研究生论文都能被人抢了当第一作者,你说她还不够傻吗?”

“哦!”宋子祥终于明白了天海嘴里的‘傻’。

那边,王磊把桌椅都收拾好了,转头对天海说:“江天海,我们今天可帮了你个大忙了,帮你做了半天的免费宣传,怎么着,你也得请我们吃一顿吧。”

天海却伸出手指算一算:“请你们自然会请的,不过今天不行。”

“为什么?”

天海转眼瞅着陆平:“因为今天我和平平要回家造孩子!”

众人:!!!

他们这夫妻是不秀恩爱就不舒服吗?

**

诊所开张第一天虽然没赚下一分钱,但是开了个好兆头,接待了近乎五百人,附近的乡里乡亲都知道这里开了家诊所,有了头疼脑热的就想起这家诊所,不去舍近求远非得去大医院看病了。

就像她们一开始预料的,来看病的大多是感冒发烧,最多还有就是肚子疼。

每天接待二十多个病人,小日子过得的确还算悠闲,赚得也的确不多,但是养家糊口的确也够了。

其实想赚更多很容易,延长营业时间,可是天海不同意,每天到了五点半就准时关门了。迟娜也想多回家照看小宝,也没意见。

小日子就这么悠闲地过着。

其实真的说起临床经验来,迟娜比陆平的经验要丰富不少,毕竟迟娜比陆平在医院多干了两年,特别是对于儿童的常见病。

秋冬季节多是呼吸道感染,夏季多是肠道感染,十个病人九个来了直接下诊断基本没错。

“孩子发烧吗?”迟娜一边问,一边低头写病例。

“早上量了,是39度。”孩子的母亲看着很着急。

“咳嗽吗?”

“有点咳嗽,但是不多。”

迟娜拿出听诊器给孩子听了听,呼吸音有点粗,偶尔还有点啰音。

“支气管发炎了,给输点液吧。”

孩子的母亲对这个处理似乎很不满意:“可是,医生,这孩子两个月来已经反反复复三次了。”

迟娜解释:“天气转凉,小孩子又爱乱跑,热了出汗,再喝点风,再加上家长的治疗不彻底,见孩子好了就停药,支气管反复发炎非常常见。”

“哦。”家长也不好再说什么。

陆平就坐在旁边看迟娜看病,如今,小孩子来看病,都是交给迟娜处理的。

陆平盯着小孩子看了一会,觉得很眼熟,就问了一句:“你们之前是不是来我们这里看过?”

孩子的母亲立即点头:“是的,是的,来了好几次。”

陆平就点开自己的记录:“孩子的名字叫什么?”

研究生留下的习惯,所有的事情都要落实到文字记录下来,陆平每看过的病人,都会记录他们看病的时间,症状,做出的诊断和处理,有后来继续来看的,陆平还会问一问,之前的治疗效果会怎么样?

“杨旭。”

陆平搜索了一下,短短半年,就有六条杨旭的记录,每次都是支气管炎。

这孩子的发病频率也太高了吧。

陆平就盯着孩子细看看,这孩子看着面色有点白,可能有点贫血。

“孩子,你过来。”陆平对着孩子招招手。

四岁的孩子有点怕生,母亲推了推孩子,陆平伸手拉了一把,还是把孩子拉了过来。

卷起孩子的袖子,陆平仔细看了看,左侧手臂有一处青色的瘀斑,又卷起孩子的裤子,小腿后侧也有一处瘀斑。

“孩子最近受伤了吗?”陆平问家长。

家长这才发现瘀斑,一脸震惊:“没听他说啊。”

陆平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反复感染,发烧,贫血,易出血,这一切都预示着一个可能。

想了想,陆平说:“孩子妈妈,这孩子可能不是简单的支气管炎,我建议你带孩子去大点的医院查一查,最起码查个血常规。”

孩子妈妈一听,慌了:“你们这里能不能查什么血常规。”

看陆平检查得仔细,孩子妈妈就觉得陆平很靠谱。

陆平歉意地摇摇头:“我们这里只是小诊所,不能做检查。”

“好,我知道了,我这就带他去华光医院看看!”

说着,孩子妈妈一手拎着大包,一手抱着孩子就走了。

那孩子四岁多了,三十多斤了,她说抱就这么抱起来了,哎,可怜天下父母心。

目送走那母子俩,陆平转头看迟娜,迟娜的脸色有些尴尬:“那孩子不会是得了白血病了吗?”

陆平面色沉重:“有可能,但是不能确定,得看检查结果。”

低头沉默一会,迟娜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了:“陆平,都怪我看病不够仔细!”

陆平不由松了一口气,迟娜不生气就好。

都是做医生的,大家都明白,医生最忌讳的就是同行当着病人的面指出自己的诊断错误了。

一般就算是知道别人的诊断不准确,都是等病人走了,私下里再悄悄说,看似那么不经意地提一句,大家就会心知肚明了。

迟娜没有生气,还能承认自己的错误,真的很难得了。

陆平笑笑说:“以后我们都得仔细点,多问一句,多查一下,总归不会错的。”

迟娜点点头,人挪到陆平的电脑前,指着那一堆密密麻麻的表问:“你这都记的什么啊?”

“病人的历史记录啊。”

迟娜盯着屏幕念:“姓名,性别,年龄,症状。。。。”

念到最后,迟娜不由叹道:“你这差不多快成病例档案系统了。”

陆平摇摇头:“我的这个离病例档案系统还差多了,我只是简单记录,成熟的系统还能分析,总结,我这个只能看看。”

迟娜想到华光医院的系统,又想到溧阳区医院的系统,随口说了句:“咱们要是也弄个电子病历系统就好了。”

陆平觉得不现实:“先不说一个电子系统要多少钱,就咱们这小诊所,连个血常规都不能查,怎么弄电子病历系统。”

“说得也是。”迟娜也只好作罢,看着陆平记下的密密麻麻的数据又问:“那你干嘛还费劲记录这么多东西,难怪你看病这么慢,我一个病人五分钟看完,你十分钟都看不完。”

陆平也不知怎么解释:“习惯了,研究生那会就习惯什么都记下来,总想着也许以后能有什么用处。你看今天不就用到了吗,要不是看杨旭生病生得这么频繁,我也不会朝白血病那个方向考虑。”

“嗯。”迟娜点点头,觉得好像很有道理。

今天的事,迟娜算是得了一个教训,想了想,迟娜说:“那好吧,以后我也把所有病人的信息都记下来。”

陆平见迟娜这么认真,满意地笑了:“好啊。”

一旁的天海安静地听着两人地对话,不由点点头,难怪这么多年了,迟娜一直和陆平这么要好,迟娜虽然有时说话不中听,但人品真的不错,大是大非上拎得很清楚。

低下头,天海开始分析这个月的账目,每天接待差不多二十个病人,每个病人花销一百左右,去除药物的成本,租金,给雇来专门负责输液的小护士的工资,每一个月盈利也就一万多,不到两万,分到迟娜手中的也就几千块钱,还是少了点,他和陆平倒是不缺钱,可是周峰一家用钱的地方很多啊。

天海不由陷入了深思。

“你想不想给诊所引进一些检验设备?”晚上一回到家,天海就向陆平征求意见。

“什么检验设备?”陆平问。

“比如血常规,心电图这些非常常见的检查设备?”

“你怎么会想起这个?”

“你不是说了吗,目前诊所什么检查都做不了,对一些疾病无法有效诊断?”

虽然现在的日子是轻松惬意了,可是天海还是觉得委屈陆平了,感觉她有一身的本领却派不上用场,让陆平只一辈子给人看看感冒发烧,天海也不舍得。

因为没有检查,一些疾病不能下诊断,天海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陆平深有感受,不过她还是有点小担心:“我们的门面这么小,没有地方放啊。”

天海双手环在胸前:“这个你不用担心,隔壁的商铺其实我也早就租了下来,是先暂时租给水果店老板的,就是担心你以后想扩大门面。我看水果店生意也不好,我要把店面收回来老板应该会同意。”

陆平上下打量了一番,顿了好久才说:“江天海,你是不是做什么事都这么未雨绸缪,深谋远虑的。”

天海也不谦虚,伸出八字支着下巴:“是啊,我本来就是一个运筹帷幄的领导者,你今天才见识到你老公的厉害吗,怎么,要不要奖励我一番。”

陆平却没接着和天海胡扯,接着谈正事:“就算有了地方,还要买设备,买了设备还得雇一个检验技师吧,房租,设备,再加上技师的工资,这得多少钱啊!”

陆平掰着手指开始算钱。

“陆医生。”天海忽然这样称呼陆平:“你是不是当了几个月的门诊小医生都忘了自己干过什么好事了?”

“我干过什么好事?”陆平以为天海要和她翻以前的旧账。

天海却掏出手机,在屏幕上点了几下,然后把手机屏幕送到陆平面前:“数数有几个零。”

500,0000.

六个零,陆平第一次见这么多钱。

欣赏着陆平的震惊,天海慢悠悠解释:“这是杨江制药今年的专利费和股息。”

陆平猛地一拍自己脑门,终于想起自己还有颗摇钱树了。

天海不由再次肯定了自己的决定,幸亏他亲自看着自家老婆,要不然她真的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说吧。”天海一副很豪气的样子:“你都想要哪些设备,我给你买。”

“血常规,尿常规,肝肾功能,血糖,血脂,电解质,哦,对,当然还有心电图。”

陆平舌头都不待打结的,一口气报出这么多项目。

天海黑着脸在那里一动不动,好一会,眉头跳了几下:“好吧,我明白了。”

原来,自家老婆败起家来也这么凶,人家老婆都是向老公要衣服要首饰,大一点不过要个车,他老婆倒好,张口要大型设备。

他这刚到手还没怎么捂热的五百万怕是捂不了多久了。

如果这五百万都不够怎么办,难不成,他真的要把杨江制药的股票卖出一部分,如今,那支股票正飞速往上涨呢?

不过,既然自己夸下海口,老婆也张口要了,他自然要给买,不但要买,而且要买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