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医路伴你行 > 第114章 结局

医路伴你行

《医路伴你行》 平安如一生/著, 更新于: 2021-02-01 08:53:1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14章 结局

安平诊所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天海开始密切关注凉城的情况。

确诊的人还在增加,但是病死率开始下降了,治愈率开始了提升。

陆平研制出的药物都是私下给病人使用的,到现在都没有公开的消息。

等了几天,还是没有任何说法,天海给郑领队打了电话。

“喂,郑领队,我妻子研制出来的药物现在可以正式进入药物审批流程了吗?”

郑领队笑着说:“哎呀,江先生,我正准备给尊夫人打电话呢,她留在凉城这边的药剂没有多少了,病毒研究所的人过来分析一下里面的成分,到现在还没合成出一样的药剂。”

天海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幸亏他及时打电话问了,要不然,这最后的研究成果又不知被谁抢去了。

当初,使用这药物去救王磊,那是因为情谊,也是因为情况紧急。

甚至拿这药物去救治汉城医疗队的那几位被传染上的患者,天海也没意见,可是,这毕竟不符合正常的流程,若想大规模使用,还是得走正规的流程,让这药品正式合规地上市。

这药物是陆平长久以来的心血,天海绝不允许任何人抢了她的功劳。

想了想,天海回答:“好,我这就和我妻子商量这件事。”

挂了电话,天海把陆平找了过来。

“平平,治疗新病毒肺炎的药物你是想申请专利,还是想发表论文,或者,我们直接委托杨江制药直接生产,走药品上市的流程。”

陆平想了想:“发论文吧,现在国内外疫情都很严重,走专利是保护了我们的利益,可是会延误病人治疗的时机,那可是一条条命啊。”

天海看着陆平,点点头:“好,我明白了。”

三天后,陆平把论文整理了出来,把实验的每一条步骤,每一个注意事项都写的清清楚楚。

天海把论文翻译成英文,同时向国内外期刊杂志投了稿。

五天后,陆平接到一通海外的电话,陆平的英文不是特别好,只听了个大概。

对方向她表示了感谢,表示敬意之类的。

第二天这篇论文便在国外的杂志上刊登了,紧接着,第三天,国内的杂志也刊登了这篇论文。

这时,国内很多人才知道治疗新肺炎的药物已经研发出来了。

药物迅速进入了审批流程,而杨江制药最先通过了审核。

一个月以后,死灰复燃的新肺炎肆虐了五个多月后被彻底扑灭了。

全国人都知道陆平这个名字,但是她是男是女,多大年纪,身处哪里,履历如何,没有人知道,网上,查不到一点关于陆平的资料。

超声检查室外,天海在安静地等着,终于,门打开了。

陆平扶着腰出来了,天海赶忙迎了过去:“怎么样?”

陆平笑着回答:“一切正常。”

天海紧张的脸终于松了下了。

“还有一件事。”陆平戳了天海一下。

“什么事?”天海又紧张了起来。

陆平眨眨眼:“想不想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替陆平做检查的就是和陆平很熟的宋大夫。

天海扯了扯嘴角,笑得难以形容:“不想,我想等到时的惊喜。”

陆平憋着笑:“好啊,可是你说的,我就不问了。”

陆平把拿出一半的手机又塞进了口袋。

华光医院离翠湖小区不远,陆平现在月份大了,需要多走动走动脚才不肿,两人就一起慢悠悠地晃回家。

憋了十五分钟,天海终于开口了:“要不,你还是问问吧。”

“问什么?”陆平狡黠地眨眼,明知故问。

“问男孩还是女孩?”天海狠狠瞪了陆平一眼。

噗嗤,陆平低头一笑,还是慢悠悠地去拿手机了。

还没开屏,手机忽然响了,是个很奇怪的号码。

“喂。”陆平接了电话。

“XXX”对方说了一句话,陆平完全听不懂。

不会是诈骗电话吧,陆平直接挂了电话。

这边,委员会的成员听到电话里传来了忙音,面面相觑。

“Tryagain!”其中一名成员说。

陆平还在给宋大夫发消息,奇怪的电话又来了。

“谁啊?”天海忍不住问了句。

“不知道,说的话,我完全听不懂,可能是诈骗电话。”

诈骗电话一般不会连着打两次,天海拿过手机:“我来接试试。”

陆平就站在旁边,听着天海说了几句她听不懂的话。

天海的脸色很奇怪,陆平完全看不出他的情绪,看着好像很高兴,但是又好像很严肃。

两分钟后,天海终于挂了电话。

“天海,出了什么事了?”陆平担心地问。

天海的表情很严肃很严肃:“平平,刚才那个电话是诺贝尔评选委员会打过来的。”

陆平的表情有点怔。

天海扶助了陆平的肩膀:“平平,你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了。”

“你说什么?”没有喜悦,只有不可思议。

“你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了。”天海的声音都在发抖。

“你再说一遍。”陆平的眼眶竟有点湿润了。

“你获得了诺贝尔医学奖了。”

两行泪水就顺着面颊流了下来,忽然,陆平抬起脚,小跑了起来。

天海吓坏了,赶紧追上去:“平平,你小心点,小心点。”

陆平一直跑,一直跑,直接跑家里,推开门,直奔陆军的牌位。

“噗通!”陆平就这么硬生生地跪了下了,天海听着就觉得心疼。

“爸爸,平平拿到诺贝尔奖了!”

“爸爸,平平终于完成您平生的夙愿了!”

“爸爸,您,能原谅平平了吗?”

...

就这么几句话,陆平反复说,一直说,一边说一边哭。

陆平刚跪下,天海就想过去把她扶起来,可是,听到那句‘您能原谅平平了吗’,天海停住了脚步。

陆军的死,是陆平一辈子的痛,是解不开的心结,就让她痛痛快快地哭吧,哭完,也许她就能把这个心结打开,就能原谅她自己了。

**

陆平和天海到底没有去问孩子的性别,他们还是决定等到时的惊喜。

可是这样就有一个麻烦,要准备两个名字。

女孩的名字,天海一早就想好了,江可心。

这个名字,天海几乎没费心思,一想到陆平给自己生的女儿,天海脑子里就直接蹦出两个字:可心。

小小的一团,圆睁圆睁的眼睛,白嫩白嫩的小脸蛋,再戴上两个酒窝,怎么看怎么都‘可心’。

可心两个字简直就是为他的小女儿量身打造的。

可是男孩子的名字,天海绞尽脑汁,查了不知多少字典,古籍,就一直没找到如意的字。

但愿是女儿吧,就因为名字,天海甚至更希望孩子是女孩。

也真是巧了,陆平和迟娜同一天见红了,同一时刻进了产房。

原本,天海想找一家私家医院生产的,这样整个过程他可以一直陪着,可是陆平不同意,觉得只为生个孩子就花十万块钱不值,根本就是在交智商税。

而且,她想和迟娜一起,如果她去了私家医院,那迟娜怎么办。

最后,天海没拗过陆平,还是选择了华光医院。

进产房前,陆平对天海再次交待:“你不要紧张,不要着急,就和王磊一起在外面安心等着,有什么事,我会打电话告诉你的。”

天海:...

这是陆平生孩子还是他生孩子啊...

“我知道了。”天海的脸色不太好看。

产房的门关上了,王磊拉过天海,笑着问:“怎么,哥们,很紧张?”

天海一脸怒气地瞪了他一样:“我不紧张。”

王磊强撑着的笑意垮了下了,一脸担心:“可是,我好紧张...”

天海...

于是,整个生产的过程变成这样,迟娜和陆平在产房里聊着天,叙着旧,连阵痛都没怎么感觉到。

天海就不得不在外面不停安慰慌成一团的王磊。

陆平和迟娜出来时,天海还在讲当时周峰等小宝出生的糗事。

看到陆平出来,天海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么快就生完了。”

他没觉得等多久啊!

陆平白了他一眼,还有老公这么说的。

“快去看孩子。”陆平没好气的说。

天海这才接过孩子,偷偷掀开一角被子,笑了。

是个女孩,是他的可心。

他不用再费力想名字了。

那边,王磊一看到迟娜,直接奔了过去:“老婆,你还好吧!”

王磊的眼泪都快流了下来。

陆平看了心里有点不舒服,看看,人家的老公这反应,这才正常吧,谁像她老公,竟来了一句‘这么快’!

护士把孩子递给王磊,也不等他掀开背角,直接告诉他:“是个男孩。”

王磊眼泪还没干,就对着迟娜傻笑:“老婆,我们又有儿子啦。”

迟娜却是一脸愁容,她砸那么倒霉呢,两个儿子,这不是要了她的老命吗?

抱着自己的儿子晃了又晃,王磊凑到天海旁边,抬起手臂,把自己的儿子向天海怀里的女孩靠了靠。

“儿子,来看看,这是你媳妇,和你同年同月同日生的。”

天海的脸立马黑了,发出中气十足的一个字:“滚!”

迟娜也立刻站出来反对:“王磊,你不要胡说,可心可是小宝早就预定好的。”

天海的脸更黑了,可是,对着迟娜,他总不能也来一个‘滚’字吧。

把可心又往自己怀里收了收,天海后退几步,唯恐自己的宝贝被人拐走了。

“呦,这么抢手啊,刚生下来就被人抢!”

是宋子祥,知道陆平今天生产,下了班他就顺道过来了。

天海眼皮都没抬,看都没看宋子祥一眼,陆平笑了笑:“师兄,你来了。”

子祥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陆平笑:“还好吗?”

“还好。”

这边,王磊直接跑到宋子祥面前,把自己儿子又太高了几公分:“宋老五,我儿子!”

显摆的意味太明显了,宋子祥一脸嫌弃地推开他,走到天海面前,低头一看。

只一眼,心就化了。

那么小,那么嫩,那么白,那么乖,闭着眼睛在乖乖睡觉,浑身都安安静静的,不像王磊那家伙的儿子,手足舞蹈的,一点不安分。

一向对孩子不过敏的子祥开口了:“天海,我能抱抱吗?”

天海在自己怀里又捂了一分钟,才递给子祥:“要托着她的头,知道吗?”

子祥的手很大,手掌托着头,手臂托着身子,一只手就把她抱了起来,往怀里轻轻一收,抬起另一只手在她的小脸蛋上轻轻一点。

“取名字了吗?”子祥轻声问。

“江可心。”陆平回答。

“可心?”宋子祥低声重复了一遍。

真是好名字。

“江可心,你好,我是的你宋叔叔。”

宋子祥又轻轻点了可心的小脸蛋一下。

接连被骚扰两次,可心努了努嘴,颤了颤睫毛,睁开了小眼睛。

圆睁圆睁的小眼睛,就和她母亲一样。

可能是因为还看不清眼前的东西,原本一直很安分很乖巧的可心努力地晃了晃自己的小胳膊,猛然,碰到了一根东西。

小小的手掌用力一握,握住了那根手指。

握持反射,宋子祥明白,这是婴儿的条件反射,可是在手指被握住的那一瞬间,子祥的心仿佛被什么抓住了一样。

**

颁奖典礼十二月份举行,,可心才刚满月,但天海又不放心陆平一个人去领奖,思来想去,还是把可心交给迟娜和王磊照顾,他陪陆平去领奖。

天海也曾出席过不少大大小小的宴会典礼,可是,这一次,坐在不是特别宽敞的大厅里,他第一次感觉到了心潮澎湃。

台上,陆平穿着简约的礼服站在那里。

只是简单地向下面扫一扫,陆平便找到了那熟悉的身影。

不知道有多少次,他在台上发言,她在台下望着他,似乎,这是第一次,她在台上,他在台下。

张开嘴,陆平用着不太标准的英国开始了自己的获奖感言。

“虽然我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下了我,但是,我是个很幸运的一个人,因为,我遇到我此生中最重要的三个人。”

“第一个人是我的父亲,他把他一生所有的感情和精力都投注到我身上。从他身上,我获得了和其他孩子一样多甚至更多的爱,我从未有过缺失母爱的遗憾,因为父亲的太多,足以弥补那缺失的母爱。”

“父亲不但疼爱我,更是耐心悉心地教导我。”

“我家里有一个大书架,上面摆满各种各样的书,诺贝尔这个名字,也是我从那些书里得知的。”

“父亲对我非常宽厚,在学业上,他从不苛求与我,他总是这样对我说,做你自己真正喜欢,能够让你从心底里感到愉悦的事吧。”

“可惜,年少的我并不懂父亲的苦心,我肆意挥霍着父亲的爱,追逐着那些似乎能让我高兴,但其实只能让我感到空虚的东西。”

“我真正喜欢的是什么,我的梦想是什么,甚至我的人生意义是什么,我一直没弄明白,因为,我一直不曾静下心来去想。”

“直到父亲病危,我终于静下心里,开始思考,也终于想清楚了自己要做什么,我要做一名医生,我要去研究病毒,我要攻克那个夺走我最爱的父亲的病毒。”

“生恩,养恩,几乎每个孩子都会欠下自己父母生恩养恩,可是欠我父亲的还有教诲之恩。”

“我生命中的第二个重要之人,便是我的老师,傅同教授。虽然我听过他讲过一堂课,跟他做过一次实验,可是,他对我的教诲远远超过了我在课堂上听到的。”

“因为父亲的离世,我对病毒是恨之入骨,是傅同教授教导我说,面对病毒,要怀有敬畏之心。更是他教育我说,对于病毒,一味地去压制只会适得其反。”

“当时,我对病毒的研究进入了死胡同,是傅同教授给我指明了方向,提醒我尝试另一种方式,结果才有了这篇获奖论文。”

“今天,我能获得这份荣誉,有很大一部分是傅教授的功劳,他应该和我一同分享这份荣誉,可惜,他老人家也在一个月前离世了。”

“上帝创造了生命,她赋予生命的第一准则就是自私,为了自我能持续生存下去,可以采取一切手段。

“自私,是写进生命的基因里的,是所有生命体的本能。父母对孩子的爱是这种自私本能的扩展,因为,孩子是父母的延续,是自我的一部分。”

“可是,世上有一种东西是违法这一准则的,那就爱情,非常幸运,我遇到了我的爱情。”

“下面,我要说的就是我生命中第三个非常重要的人,那就是我的爱人,江天海。”

“我真的非常幸运,在我的父亲离世之际,我的爱人便接过这根爱的接力棒,代替我父亲继续守着我,爱护我,这么多年,不管他是不是在我面前,他一直都在默默守护着我。”

“一个男人到底怎样才算真正爱一个女人,我想大概就是在她需要什么的时候就给她什么吧。”

“我的爱人在我寒冷的时候给了我温暖,在我流离失所的时候给我一个家,在我迷茫无助的时候给我自信,在我决定奔赴险境时没有阻止我,而是毅然决然寸步不离地陪着我。”

“他甚至比我自己更了解我,他永远知道我需要什么,他永远都会把我需要的东西提前帮我准备好。”

“我知道,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我回首,他都会在我身后默默守护。”

“我的父亲让我找到我这一生要走的路,医学的道路,傅同老师是我这条医路上的明灯,给我指明方向,但是一直牵着我的手,不曾松开过片刻,陪我一路走来的,是我的爱人。”

“江天海,真的谢谢你,遇到你,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我上辈子一定是做了非常多大的好事,此生才遇到了你。

我下辈子一定还会遇到你,因为这辈子有你,我做了一件拯救全人类的好事。

回国的飞机上,平稳得像无风的水面,陆平安静地靠在天海肩上。

“天海,我记得你是喜欢画画的吧。”

天海轻笑:“怎么忽然提起这个。”

“我还记得你说,你想在海边买一栋房子,买一艘船,天气好了可以出海,可以画日出东海图。”

天海轻抚着陆平的头发:“傻丫头,想什么呢?”

“想对你好一点。”

“你在我身边陪着我,我就很好了。”

“天海,下辈子,我还想和你在一起。”

“好啊。”

“下辈子,我一定对你更好一点,帮你去实现你的梦想。”

...

航道上,几十公里外,两团乌云越靠越近。。。

《医路伴你行》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