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金玉归海 > 第169章 番外 约定 (五)

金玉归海

《金玉归海》 不知春将老/著, 更新于: 2021-02-08 11:15:17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69章 番外 约定 (五)

一个人的日子,小萌并没有荒废时间。她没有忘记看学术论文,想办法多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所里也给她安排了一些科研性质相关的工作,算是正式开始了工作状态。

可是一日日的,柏君还是没有消息,小萌实在等的有些焦灼了起来。她想了想,还是决定去办公室找王艾问个明白。

路上,她反反复复地想着这些日子的见闻,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如果柏君真的是进山工作了,可是他几个同部门的同事却还在所里,这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小萌心下隐隐觉得有些担忧,又实在不知道真相是什么。那种不安感,难免一点点的在心底散漫开来。

当小萌来到办公室的时候,敲了半天门也没动静。门是虚掩着的,于是她便轻推开了门,就看见里头没有一个人。

不凑巧,王艾这是不在了。

小萌茫然地走在道上,望着这天空,蓝的好似新洗刷过的镜子,折射出这秋日里特有的余辉来。此情此景虽是有情致,她却没有什么心思去欣赏。

“诶哟,这不是小萌嘛!”小萌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娇笑声起,不由得回过身去瞧。这时候,就看见宋露站在那里,笑盈盈的望着她。

“宋露,你好。”小萌也跟着打了一声招呼。

宋露笑了笑:“你这是要往哪里去?”

小萌回身望了眼王艾的办公室:“原来有些事情,想找王主任商量。可是没看见他人,就想着改日再来了。”

“哦?有什么事情么?如果我可以帮得上忙,我倒是愿意效劳的。”宋露边说,边走近了几步。她翘起手指,透过指尖的细缝看着一脸焦虑的小萌。

“或许……你知道柏君什么时候回来么?说起来,他去山上应该很久了吧?你们以前到山里做项目的时候,难道所里也是保密的,一点音讯也不知晓的么?”小萌不由得问了一句。

“哦?”宋露旋即抬起眼来,望着小萌:“山上?”

小萌点了点头:“师母他们都说,柏君去了山上忙新项目。可是这也去的太久了,怎么就没点消息呢?”

宋露的一双眼珠子在小萌身上溜转了一番:“呵呵,秦柏君呀,诶……看起来,怕是你还不知晓呢,他呀……”

“宋露,你在这里干什么?快同我去一趟办公室,有事情找你呢。”陈溪易不失时机地出现了,一下就打断了宋露的话。

宋露眸子一敛,讥笑道:“陈溪易,你出现的可真是时候。”

小萌明显注意到,宋露的口气有些不大友好,这自然听得陈溪易有些不舒坦。

他不由得扭过头道:“宋露,真有急事找你呢,我又不是吃饱了撑的要跑这一趟,快随我走吧。”

宋露挣脱甩开陈溪易拉扯的手道:“你们这些人那,个个都不知道安着什么心思呢,怎么就不把实话跟施小萌说清楚了?她千里迢迢来一趟可不容易呀!”

陈溪易觑起眼来,瞄了眼小萌,忙对宋露道;“别多说了,没意思的。走,索性跟我直接一起去主任那里,主任另外还有任务要交代你呢。”

“嗨,得了吧,你们一个个的,这是唱大戏呢?怕是唱戏的都没你演的好。”宋露不屑地剜了眼陈溪易,而后转身对小萌大声道:“我说施小萌,你呀,可别被蒙在骨里了。秦柏君现在太惨了,真是可怜,我见了都跟着掉眼泪呢!”

“宋露,你这是要做什么?”此时,李秋雁和王艾刚从外头回到所里。

宋露觑起眼来,来回打量着王艾和李秋雁,脸上带着一丝看好戏的表情:“主任、师母,既是你们也来了,咱们倒是不妨把话给说明白了。这秦柏君,现下到底是什么情况?我想你们不是比我更清楚么?”

这个时候,小萌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自从她到这里的第一天开始,那种心里不踏实的感觉就从来都没消除过。

宋露的话如同一枚炸弹,在小萌心底炸开了来,叫她先前所有的疑虑都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主任,师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萌面色有些苍白,她轻咬着下唇,憋着劲问道。

李秋雁牵过小萌的手,轻抚道:“有些事情,怕是一时半会也说不好。等改日吧,时机合适了,我们再同你仔细说一说。”

“师母,这还有什么好隐瞒的么?秦柏君他早就在肃城的精神病医院里头了!他已经疯了!彻底了!难道你们就是这样欺骗他的未婚妻么?”宋露一股脑的就将心底的怨气一下给发泄了出来。

“啪”的一声,几乎没有人想到,平日里老实的陈溪易,直接甩了宋露一个巴掌。

宋露就狠瞪了陈溪易一眼:“你什么意思!啊?陈溪易,你出息了你!”

陈溪易早已经气的面色涨红了起来:“你最好注意你的措辞!柏君那天,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们,又怎么会被石头砸到!又怎么会伤到脑袋!你就是这样报答他的么?!你的良心真是被狗吃了!”

宋露一下被陈溪易噎的说不出话来:“你!”

那厢,郭梁伟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眼见着宋露吃了一巴掌,拎起陈溪易的领子就是一顿揍:“竟然敢打女人!混账东西!”

两个人不由分说的就扭打作了一团,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简直打的难解难分。王艾与李秋雁忙着劝架,一人拉一个,还被连带着摔了一跤,这现场简直可谓乱透了。

小萌愣愣地站在一边,心下不断地想着他们方才的对话。

精神病院?石头?

她渐渐有些晕眩起来,眼前闹哄哄的景象,缓缓跟着出了一层层的叠影。

“小萌!”在李秋雁的一片惊呼声中,小萌一下就昏厥了过去。

————

几日后,午间。

小萌在李秋雁的陪伴下,来到了肃城的精神病医院探访。天空原本还是湛蓝一片,就在小萌下车的那会,一下就下起了雨来,且雨势越下越大。

不知道为什么,小萌觉得脚下有些气虚,进了楼里一路都是扶着栏杆走的。那狭窄的楼道好似特别的漫长,总也走不到尽头一般。

水泥台阶已经被灰尘和水渍晕染成了土黄色,上头粘着一两片枯黄的落叶。在一处转弯口的病房门口,两人同时顿住了脚步。

小萌伸出了手,却迟迟没有落下,她始终没有勇气按下电铃。一阵狂风掠过,那屋内淡黄色的窗帘被风吹出了窗外,肆意摇曳着。

密密麻麻的雨点,顺着窗户扫射进了屋内,小萌几乎都可以听见雨点簌簌打在桌子上的声响,就如撒豆子一般密集。

小萌略略转过身,身体情不自禁地有些发颤了起来。如果不是李秋雁拉着她,恐怕她早就从楼梯口跌落下去了。

“小萌……”李秋雁担忧地问了一声:“如果你觉得身体不舒服,那咱们改日再来探访也是可以的。也不是非得要急在这一天……”

小萌暗暗抠紧了手心,整个人深深地吸了口气。好不容易,她方才定住神道:“师母,我……”

李秋雁轻揽住小萌道:“柏君当时,其实真的伤的很重,我们一度都以为他没的救了。就连医生都说该准备后事了,可是他就是硬拼着一口气给活下来了。在他数度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喊着你的名字呢。如果他看见你现在的样子,怕是也要很难过的。”

小萌直起了身来,抹了抹眼角:“师母,我们进去罢。”

李秋雁道:“不要逼自己太狠了……”

“不,我们走吧,我已经错过这么多可以见到他的日子了,不能再多浪费任何时间了。”小萌边说,边推开了那扇门。

房间很小,只有一张床、一个柜子和一张书桌。大雨瓢泼而至,桌面早已经被打湿了大半。

秦柏君就呆呆地坐在床沿边上,望着窗口的地方发楞。他整个人看起来头发蓬乱,胡子也是拉碴的。整个人搭拉着眼皮,恹恹的,一点神色感知也没有。

旁人见了,怕是很难想象,这曾经是一位多么意气风发的科学家。他似乎听雨听的很认真,并没有注意到有人进了房间来。

小萌慢慢上前,在柏君跟前蹲了下来,然后握住他的手,含泪笑道:“柏君,我来了。”

柏君的眼睛依旧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窗外,只不过睫毛略略抖动了一下。没料着,这泪一下也就滚了下来,直落到了小萌手背上。

这热泪滚烫、滚烫,叫小萌心下生疼不已,仿若整个人都被扔进了火海里撕烤似的。

“小萌……”秦柏君含含糊糊地喊了一句,嘴边的口水也跟着溢了出来。

小萌整个人俯在柏君身上,终究忍不住哭出了声来:“柏君……我们再也不分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