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醉残年 > 第103章 三里浮华·下

醉残年

《醉残年》 半生木/著, 更新于: 2021-02-03 22:02:16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03章 三里浮华·下

阮扶双送亲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一时间,上至朝堂官宦,下至寻常巷陌,人人唏嘘。阮家小姐的名号也因此被更多人知道,这其中声音最多的,是骂她不守规矩。

王爷早猜到阮扶双和华徕有交情,却不曾料到她会做出这般出格的事。可回过头来想想,她做的事,又有哪件是寻常姑娘家该做的。

王妃明白他的性格,一接到消息就赶来劝他:“王爷,您消消气,双儿大了,她心里知道轻重。我们一直不怎么管束她,才给她养成了这么个性子,反正这事已经过去了,就随别人怎么说吧。再过不久双儿也要嫁作人妻,就是想见也不好见了。”

提起这事,王爷的怒气消了几分。

这时候教训她,到底是不妥当。

“而且,即便是你想教训,也得看着点贺少爷的面子。”

贺家和阮家是维持了三代的交情。

送亲的事过去之后,贺周荣来的越发频繁了,像是在借此帮阮扶双消去一些不好的声音。这些,阮氏夫妇都看在眼里。

贺周荣这是把阮扶双当做宝了。

而生性跳脱的阮扶双在温润如玉的贺周荣面前,也不得不乖巧一些。

因为两人大婚在即,贺周荣时常会耐心地和她讲解一些大婚礼仪,和贺周荣相处久了,阮扶双着实觉得他这人太有礼貌。

这么一个学识渊博的人,偏偏看中了她。

遇见华徕之前,阮扶双从未想过这一生会心生悸动,遇见他之后,她以为,下半生都不会再圆满。直到今天,她想,也许这次,父亲是对的。

只有一个温柔至骨的人,才能让她遗忘掉那个三年来融入她记忆里的人。

无论人言多么喧嚣,终不敌圣上一道旨意。

牡丹花争相盛开的日子里,阮扶双和贺周荣迎来了另一种崭新的人生。

大婚前夕,王妃告诉阮扶双,让她不要在贺周荣面前提起兵器。

之后,王妃讲了个很长的故事。

曾经,贺周荣是个骁勇善战的将士,鲜衣怒马少年郎,兵戈铁马震山河。三年前,有贼寇以他的弟弟作挟,邀他孤身前往一个地方。

贺周荣独自去了,可回来的时候,他依旧是一个人。

原来,贼寇抓到人后就将对贺周荣的恨施加到小孩子身上,而年纪尚小的孩子不堪羞辱,和贼寇拼命,惨死刀下。

那一天,贺周荣灭了贼寇一百多人。他抱着弟弟的尸体回到家,自己也是伤痕遍体、鲜血淋淋,从那之后他再不碰兵器。

如今,他是个儒雅的文臣。

听完这个故事,阮扶双一夜未眠。一直等到油灯熄灭,再到微光穿破暮霭,她才于一阵窸窣的热闹声中闭上眼睛。

给华徕送亲那日,似乎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

成婚佳日,红灯满天,君子倾城,佳人倾国。

阮扶双身着红色嫁衣,步步生莲,由人扶着上了贺家的花轿。

一路上,礼乐声响个不停。

贺周荣扶她下轿后,脚步有些不稳。盖头后,阮扶双一笑,回握着他手的力度紧了紧。

终于熬到了晚上,贺周荣亲自送阮扶双回房后又去应酬。身旁无人,阮扶双一下躺倒在床上,休息累了一天的身体。

朦胧中,听到低语声,阮扶双一个激灵坐起身,双手很规矩地交叠在身前,心里又激动又害怕。

贺周荣没有按规矩办事,他屏退下人们,来到阮扶双面前。

他不顾这些礼节,是因为在他看了,和她的故事无需他人见证,他会用自己的方式爱她。

“扶双。”他轻声唤。

“嗯。”此刻的阮扶双恨不得钻到床底下。

像是明白女孩在害怕什么,贺周荣隔着距离在她身旁坐下,“不用怕,我不会让你做不喜欢的事。”

他犹豫了下,伸出右手轻握她交叠的双手,“扶双,等你决定交付自己的时候,我们才算真正的成婚。”他打算用一生时间,让她爱上他,爱上他的温柔,以及他这个人。

阮扶双愣怔片刻。

他那么轻声地说话,一字一句都挠在她心尖上。

“明日还要早起,我们先把交杯酒喝了,然后睡觉,行吗?”

后来,阮扶双记不清他说了什么,只看到他郑重地掀开她的盖头后,眉目舒展,目光温和地注视她,和她对饮交杯酒。

因为熬夜,阮扶双第二天起晚了会儿,想着这是嫁过来第一天,有些恼火:“时辰过了,怎么也不喊我?”

丫鬟低头,大气不敢出:“是少爷吩咐让您多睡会儿。”

她唉了一声,自言自语道:“这多不吉利啊。”收拾好自己时,贺周荣刚好进来。

“起了?”

“嗯。”阮扶双不好怪他。

“爹娘他们在等我们用膳。”

阮扶双几乎一路小跑,奈何脚下的鞋子太显秀气,不适合跑步,她还差点崴了。

已经等候当时的贺老爷:“怎么还不来?”

同样等候当时的贺夫人训斥他:“你说话怎么怨声载道的,等会儿注意点,别吓着我儿媳了。”

贺老爷不满地哼了声,“早晚有你后悔的。”

二十年的夫妻了,他不是怕她,只是让着她。

阮扶双和贺周荣一起见他们,很乖地行礼:“见过娘,见过爹。”

贺夫人很喜欢这丫头,“不用在意这些礼节,就当自家一样。扶双,周荣,快,吃饭。”

该敬的茶还是少不了的。

按理说,贺老爷此时应该在上朝,按理说,贺老爷拿东西应该很稳。

当阮扶双看到他被茶水沾湿一点的袖口,又听到贺夫人强忍却还是露出一点的笑声时,忽然明白这是个口是心非的人。

怪不得别人都说她命好。

一个月后是阮扶双的生辰,贺家举办了一场宴会,很是盛大隆重。

贺周荣送了她一把亲自打磨的匕首。

“你不是不碰干戈了吗?”阮扶双忽然有点眼酸。

府中有一间兵器室,他不在的时候,她经常会拿着练手,但在他面前,她经过那间屋子时都是目不斜视。这些他都知道。

他抬手碰了碰她的眉,“你喜欢。”

“太贵重了。”现在鼻子也酸了。

“不喜欢吗?”

大概是一点点堆积起来的感动,被大风吹成了一种叫做喜欢的东西。

她握住匕首的手收紧,眼眸湿润,“不是,很喜欢。”

三年前参加完弟弟的丧礼后,他失魂落魄地跑到郊外,累了就随便躺到路边的草地上,枕着石头看太阳。骑马而过的女孩像一个小太阳,遮住射到他身上的光,而光,围住了她。

她逃离世俗禁锢,他逃离悲伤过往。

没有人特别坚强,不过是遇见了能拉着自己一步一步走出来的光,然后就这样活了下来。

那段早已成定局的婚约成了他心中的种子。而当三年后他以为她改变了时,她却冲他摇了摇头,在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荒唐事后,走到他身边,从此寸步不离。

“这就够了。”他脸上的笑,像是因为吃了最甜的糕:“你的欢喜,才是我最宝贵的东西。”

阮扶双小心收起匕首,轻轻抱住他:“公子,我们成婚吧。”

他一惊一颤一喜,许久才回神,低低地在女孩子耳边说了声“好”。

一些藏匿的、隐忍的、呼之欲出的情感终于浮出水面,他仿佛看到黎明时分,黑暗被死死压制,染了鲜血的山头黯然失色,有一个小小少年向他浅浅发笑。

于浮华中做了多少梦,这一次终于成了真。

……

【完】

这其实可以称作小番外,是崭新的故事。

《醉残年》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