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 第154章 你想好了吗?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舞清影/著, 更新于: 2021-02-21 15:42:47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54章 你想好了吗?

又一个周末,苏娅菲开车去外高接儿子丁垚江。

因为头天已经和儿子说好了,所以她到了学校门口也没再给儿子发消息。她坐在车里边刷手机短视频边等学生放学。不大一会儿,下课铃响了,学校门口的伸缩门慢慢开启,一群又一群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男少女们迈出校门。

她撂下手机,手肘搭在车窗边缘,食指轻叩着方向盘,盯着从校门里涌出的学生。

等了约莫半个小时左右,学生散的差不多了,就连各县学生乘坐的专车也已经陆续开走了,丁垚江还是没有出来。

她拧着眉头拿起手机,拨了儿子的电话。可打了几遍都是关机。她的表情由晴转阴,胸口升腾起一阵燥郁之气。

“搞什么呢。”她拉开车门,下车,踩着一地落叶向学校走去。

刚走到校门口的小广场,她就看到一个瘦高个的少年从校门里面急匆匆地走了出来。

她的目光从少年的身上掠过去,忽然顿了顿,又折返回来盯着已经走近的少年。

是他!

那个打了小江的男生!

他好像姓顾,顾什么东来着?想起来了,顾锡东,他叫顾锡东。

他是张院长儿子的好朋友,听说他是个孤儿,身世可怜,所以张院长恳请她能原谅顾锡东一次,不要再继续追究对方的责任了。

提起这件事她就心生不忿,她苏娅菲的儿子是谁想打就能打的?她原本是抱着让顾锡东断送前程的想法要置他于死地的,谁知半路杀出个张院长,亲自跑来当和事佬不说,还逼着她半夜去派出所参与调解。领导张口了,她也不好把事做绝,毕竟她还想在医院干到退休呢。虽然这事最终以她得到2000元赔偿款作罢,可她哪里是缺钱呢,她就是想刁难刁难顾锡东,以泄心头之恨。

再说了,她听了那个姓江的警察放的揭发小江的录音后心乱如麻,她万万没想到,小江为了阻止她和陈家齐在一起居然做了那么多疯狂的事情。小江被打的事,她没法再追究下去了。她稀里糊涂的在调解书上签了字,还违心向倪校长解释,说两人只是同学间玩笑打闹,学校千万不要处分顾锡东。

之后,气怒交加的她连夜把‘装病’的小江带回家暴打一顿。戒尺打的折成几段,小江才哭着向她求饶,说以后再也不敢了。

小江又变回以前那个异常听话顺从的小江,她说什么他听什么,从来不反驳。但她心里却总是觉得不安,看似乖巧听话的小江似乎哪里变得有些不一样了,他变得愈发沉默寡言,回家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只有吃饭时才出来。她在儿子的眼睛里看到的,只有遥远的冰冷……

顾锡东也看到苏娅菲了。他面色一凝,步子慢了下来。

之前在派出所的调解室他与这个女人见过一面,那时的她咄咄逼人,眼神像淬了毒的刀一样,一个劲儿的朝他身上刺过来。现在也是如此,从她盯着他的眼神就能看出来,即使她得到了2000元赔偿金,她也是不甘心的。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两人越走越近,气氛也变得越来越紧张。

“妈——”

突然,不远处传来儿子丁垚江的叫声。

苏娅菲愣了愣,扭头看着与她距离五六米远的儿子。

丁垚江的身上穿着件又宽又大的藏蓝色校服,大风鼓荡起衣摆,愈发显得人瘦小可怜。他的脸被衣服的重色衬得蜡黄无光,下巴上青黢黢的,像是长了胡子一样,整个人看起来懒懒散散的,颓唐又消极。

看到苏娅菲紧皱的眉头和不悦的表情,他推了推眼镜,遮住眼睛下面的阴影,向妈妈身边那个瘦高的背影瞥了一眼。

又撞见了。

他明知道不出去,妈妈会着急,会生气,可他还是关掉手机,故意在班里磨蹭了一阵儿。他在脑子里幻想着妈妈大发雷霆的样子,想象着自己被戒尺抽打手心时那火辣辣的痛楚,只要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莫名的觉得痛快。

打吧。骂吧。

除了随心所欲地打骂他,盯着他的考分之外,她所关注的,就只有那个男人了吧。

他本以为捅破窗户纸之后,妈妈总会有所收敛,或是为了他着想,断了那份心思,可她还是给那个男人打电话,在卫生间,在阳台,甚至在厨房,她以为他睡着了,听不到她说话的声音,其实他被失眠的滋味折磨得生不如死,他已经很久没睡过两小时以上的觉了,他发现他现在没什么食欲,肚子很饿,但一吃就想吐。

他曾经向妈妈提过他身体上出现的症状,但妈妈却说是他学习压力太大所致,还给他送来了一大包安神醒脑的中药。

后来,他对此事就缄口不言了,因为没有必要了,她认为对的事,即使是错的,对方也要无条件服从。

她一直就是这样一个专制又易怒的家长。

顾锡东从苏娅菲身边大步走了过去。

苏娅菲回头盯了一眼顾锡东的背影,转过头,脸色很差地质问儿子丁垚江:“你在学校干啥呢?不知道妈妈在外面等你吗?打你手机还关机,你现在给我解释一下!”

“我……做卷子忘了时间。”丁垚江面无表情地说。

他的确做了一张物理试卷,但早在下课前就做完了。

苏娅菲听到儿子是因为做卷子忘了时间,脸色稍霁,她嗯了一声,“下次再做卷子,手机别关机。”

丁垚江答了声是。

“你可别学的和刚才那个穷酸一样,成天不知道好好学习,净想着惹是生非,这样的人,你可给我离他远着点!听到没?”

丁垚江皱了皱眉头。

苏娅菲见他不吭声,大声又问,“听到没?”

“听到了。”丁垚江说。

上车后,丁垚江神色沉郁地倒向座椅靠背,合上眼睛。

苏娅菲发动汽车,正要转动方向盘起步,手机响了。

她一看手机屏幕,眼里掠过一道喜悦的流光。她转头瞟了眼身边一动不动的儿子,清了清嗓子,低声说:“小江,妈妈下去接个电话。”

丁垚江眼皮没抬地嗯了一声,她下车走到树下,背对着汽车按住胸口做了个深呼吸,然后用食指戳了戳手机屏幕。

“家齐,你想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