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 第118章 陈家英的请求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年轻的我们闪闪发亮》 舞清影/著, 更新于: 2021-01-14 15:00:1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18章 陈家英的请求

陈家英马不停蹄地赶到沙拉家。

“英子,快进来,快进来!”沙拉看着门外的陈家英,脸上露出惊艳的神色。

简简单单的素色裙装,秀发在脑后盘了个发髻,神色间虽略显疲惫,但两眼清润有神,眉目如画,端的是一个美人。

他们兄妹是她平生所见长得最标致的人了,而且是纯天然的,看到未加修饰就美得让人肾上腺素激增的陈家英,那些千篇一律的整容脸立刻就变得索然无味了。

颜狗。

这是她和南燕从未摆脱过的宿命。

陈家英笑着进门,将手里的果篮递过去,“拉拉姐,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就随便买了点水果。”

“哎呀,太客气了。”沙拉接过果篮。

“我光哥呢?”

“单位加班。要不我让他回来吧,你们好久没见面了。他常念叨你,说英子只顾自己美丽,把她的光哥哥忘脑后勺了。”沙拉笑着掏出手机。

“别呀,我光哥干正事呢,别打扰他。等他回来了,你就告诉他,英子忘了谁也忘不了为我爬墙摘枣吃的光哥。”陈家英眼中含笑。

“你是说李和光摔断腿儿那次吧。他为了讨你欢心,不惜以身犯险,把自己都坑了那次。”沙拉回忆说。

陈家英挑起细细的长眉,捂着嘴笑了,“看来,拉拉姐还在吃我的醋。”

“切,我娃儿都多大了,我吃你的醋。”沙拉说着说着脸垮下来,“好像……是还有点难受。”

陈家英哧哧笑了起来,“我真的好喜欢你啊,拉拉姐,你这个人就是一个字,真!”

“是吧!我也觉得自己挺不错的。”面对根本不存在任何威胁的‘昔日情敌’,沙拉挺起胸脯。

陈家英竖起大拇指,“你最棒!拉拉姐你放心,我对我光哥从来,从来都没有过非分之想。若非说有,那可能是我对他还存有一丝奢望,想……”

“想什么?”沙拉瞪着眼睛。

陈家英绷不住了,笑得前仰后合,指着沙拉笑说:“想再要一个亲哥哥呀!拉拉姐,你以为是什么?”

沙拉呆了呆,噗呲一声,跟着陈家英笑了起来。

笑够了,她给陈家英拿了双新的拖鞋,“没穿过,干净的。”

陈家英摆摆手,“我穿北北的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你这样的美人,就得事事处处讲究,不然,你的脸……它会不高兴的。”沙拉指指陈家英美丽的脸庞。

陈家英莞尔一笑,她换上拖鞋,上前挽着沙拉的胳膊,打趣说:“拉拉姐还是这么幽默。”

“哪里哪里。我这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是怜香惜玉……唉,你说你整天都吃啥金贵的东西了,咋这么多年了,你一点都没变,还是那颗嫩生生的小水葱,又年轻又水灵……”

“拉拉姐……”

两人相视大笑。

南燕从卫生间出来,看到欢笑晏晏的两个女人,不禁多看了两眼,“啥事把你们乐成那样。”

陈家英笑着叫她:“嫂子。”

南燕听到这声久违的称呼,眸光顿时暗了几分,她勉强笑了笑,指着沙发,“坐下说吧。”

沙拉看她们姑嫂有话要说,借口切水果想要避开,谁知陈家英却主动叫住她,“拉拉姐,你也坐。”

“我……我在,不合适吧。”沙拉看到陈家英朝她投来恳求的眼神,一时间有点摸不着头脑,但她还是顺着沙拉的意思,坐在南燕旁边,“既然你都说了,我就留下来……听听。”

陈家英冲她感激地眨眨眼,然后正了神色,看着神情莫名的南燕说:“嫂子,这两天北北在我家,有些话我不方便讲,但这件事事关你和北北,我不得不亲自找上门来,当面跟你说。”

她侧身,从身侧造型小巧别致的皮包里掏出一个牛皮纸的信封,放在茶几上。

“这里面是我家的钥匙和一张五万元的银行卡。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陈家英抢在南燕拒绝之前说:“我决定搬回家住了,一方面照顾咱爸,一方面离舞蹈中心也近,省了路上的时间。等我走了,你和北北就搬去我那里住,这样一来,你和拉拉姐都方便,我知道你们感情好,不在意这些,但长此以往始终不是办法。抛却这些原因,主要还是北北。嫂子,你可以不为自己着想,但是必须要为北北的将来负责。难道你就任由北北与你对抗下去,变得偏激、暴躁、敏感,最终再失去她吗!嫂子,你错过一次了,难道还想再错第二次?这次可是北北,万一她……你,我,我哥,我们谁能承担那个可怕的后果?”

寂静的房间里,回声阵阵。陈家英目不转睛地看着南燕,看着她的情绪从激烈冲动慢慢转为欲言又止,最终,在沉默的对视之下,彻底冷静下来。

她两眼通红地看着陈家英,认命地低声说:“你这是在逼我……”

陈家英眼带暖意,“嫂子,我是在帮你。”

陈家英在沙拉家里待到入夜方才告辞离开,沙拉下楼送她,两人在院子里边走边聊。

“英子,你刚才是故意留下我听你们姑嫂说话的吧。”看陈家英眼里闪过慧黠的光芒,她叹了口气,“你是猜到若你俩单独说这件事,南燕肯定会拒绝的,对吧。”

“我也是没办法,我嫂子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幸好有你在,拉拉姐,关键时刻还是你说话管用。”陈家英说。

“收下那钱是吧。我顶破天也就是能劝她暂时收下,她最后不还是给你打了借条。南燕啊,怎么说呢,她这个人就是这样的。外表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其实性子特别倔,不然她离婚的时候,也不会那么决绝的想要跟陈家齐撇清关系了。北北的性子随她,当初南燕想让北北跟着陈家齐,以后少受点罪,谁知她这孩子却偏偏不听话,非要跟着南燕吃苦。南燕嘴上不说,其实心里一直很愧疚,她一直觉得是她拖累了北北。”沙拉感慨说。

“这可能就是北北难能可贵的地方。她和那些寻常孩子终归是不一样的。”陈家英说。

“希望这个不同寻常会变成大家都希望的不同凡响。”沙拉说。

“会的,一定会的,我相信北北。”陈家英目光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