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佛向生 > 第204章 夜来心事为谁愁

佛向生

《佛向生》 奥赛君海儿/著, 更新于: 2021-04-06 23:39:26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04章 夜来心事为谁愁

夜来心事为谁愁,北风呼秋耐月寒。

哪个能人不孤独,最怕挑逗忆梦游。

刘海对着明月,喝着清酒,也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应该想些什么事情。

尘世间的纷纷扰扰,让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困惑。

王朝更新换代,无非只是新老霸主的交换。

都想活成人上人,何为人上人,这句话最起码要有俩个人。

若世界都没有人了,那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兒儿与家族欢聚此刻暂且不说,该来的总是要来,就比如这衣衫褴褛的乞丐老头。

刘海酒足饭饱过后,没事儿干就喜欢溜达一圈,一来就是那永恒不变的主题减肥,二来,心情不太美。

身后的乞丐跟随刘海走了大概俩三条街道,不用想太多,这里绝对有事儿。

乞丐老头虽然衣衫褴褛,却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蓬松的头发有些花白,黑亮的烂衣有些扎眼,就是这走路的样子有些酒醉,虽然离刘海有一些距离,那难闻的酸臭味儿还是刺激到了刘海的鼻子。

月亮很弯儿,星星却并不多,街道俩边的高楼大厦却挺多,来往的人却少的可怜。

刘海心想,这老头到底是一个什么货色,也不像是灵枪社的保镖,莫非是尸鬼山的刺客?

俗话说得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

就算是刘海这等在灵枪社挂上名号之人,也要小心对头们的迫害。

正所谓,人怕出名猪怕壮,还没等刘海反应过来,乞丐老头虚影飘忽不定,诡异的步伐瞬间到了他的身边,还用右手搂住了刘海的水桶粗腰。

“咳咳咳,别动,绑架听说过吗?乖乖跟老夫走,要不然,捏出你的油脂,谁叫你大晚上不好好睡觉,瞎溜达。”

刘海忍不住捂住了鼻子,这酸爽,太让人受不了,嗯了几声,也就没下文了。

“嗯嗯,哼!”

就这样,一老一小,一新一旧,一香一臭组合,往犄角旮旯里走去。

穿过一条宽窄巷,踏过一段泥水路,约莫转了几个弯儿,来到了一处茅草旺盛的地方。

扒拉开一条小路,乞丐老头示意刘海跟随着他,耳边不时传来狼哭鬼叫,也不知道是风声还是真有怪兽。

擦干净额头的汗水,苦笑一声,心想,横竖都是个死字,奈何好奇心作祟,在搞不清楚老头是敌是友之前,万一这逃跑是一条生路,那或许因为好奇心作祟选择了死路一条。

“前辈?想必您这身家,定然不菲吧。”

乞丐老头回头瞅了一眼刘海,看着眼前毕恭毕敬男子,内心有一些邪火爆发。

“呸!狗东西!”

“你!”

刘海心想,这乞丐老头一点都不文明,此去必然结果就只有一种猜测。

没好果子吃。

乞丐老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把自己的腰带绳系在了刘海的左胳膊上,就在刘海准备逃跑之时,乞丐老头右手一用力,刘海旋转着就进入了老头的怀抱里。

一脸懵逼的刘海,内心忍不住寻思自己的清白之身,也不知道眼前这脏老头到底要做什么。

乞丐老头这次没有客气,把刘海抬在肩膀上,像扛着半扇大肉一样。

那画面虽然不美,却也有几分似曾相识。

此刻的刘海,眼神有些戏谑,悲喜各半,悲的是担心结局命运,喜的是因为内心之中的好奇感。

既然如此,睁着眼睛又难受,这种时候,还不如闭起眼睛,反正都这样了。

当刘海被甩下肩膀时,脸先磕在了地上,流没流鼻血,这个暂时就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地方,让他有一种特别的兴奋。

粉色系的宫廷楼阁虽然说显得有些破旧,不过,这灯光的搭配还是显示出有一些暧昧。

刘海内心咯噔一下,心想,偌大的宫殿,又是这个粉调调,一个是委屈的自己,另外一个是酸爽的乞丐老头。

“你!你别过来!”

“呸!王八犊子,闭嘴吧你!”

刘海心想,虽然在灵城得罪了不少人,那也是因为他自己不劳而获被别人羡慕嫉妒恨,一向做事情都很低调。

“莫非?是那件事情儿!”

那件事情儿得往前翻腾一段时间。

刚来灵枪社管辖区灵城时,遇到过一群乞丐,二话没说就把刘海给抢了。

一穷二白的刘海内心也有一些窝火,心想由于自己心地善良,结果选择施舍他们,反过来的话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件事情。

等刘海在灵城发达后,刘海就再也没有施舍乞丐任何东西。

莫非?

没等刘海想明白,刘海的嘴角笑了,因为他看见,乞丐老头扭头走了。

“好,终于空气不臭了。”

粉色系的大殿内,还是有些阴冷,前半道刘海知道路线,可是后半道却一睁一闭,也不知道具体来了哪里。

朦朦胧胧之中,几位白条少年从粉红纱帘后走了出来,何为白条,自行脑补。

“双黄一帝,唯独,缺少一帝。”

刘海越听这话,越觉得变扭。

这声音也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双黄指的是俩个人,一帝也就是说是另外一个人。

双黄有了,一帝空缺,这黄是指皇上?帝?莫非指女帝!双龙戏珠!

“你就是这一帝的候选人之一。”

“NO!我不是珠子!”

冷不丁跑出来这么一句话,把白条少年们吓了一跳。

只见,乞丐老头换上了一件比较体面的露背装,坐在了大宝座上。

“呸!死损色,拉出去砍了。”

刘海认得台上的乞丐老头,心想老头绝对不会砍了他,要不然也不会亲自把他抓到这个地方。

“黄丐爷,有话好好说,不知道您这是要干嘛?”

乞丐老头摆了摆手,咳嗽了几声,开口道。

“忘了给你介绍一下,老夫是这灵域的二黄之一,名叫黄岐。”

刘海一听,言外之意就是说,这灵枪社顶头上司,实际控制权在二黄一帝的手里。

“你走过来一点说话,你要想明白了再说,知道吗?小耗子儿。”

刘海心想,也不知道这老头的俏皮话为何如此之多,寻思了半天,却也想不出为何要抓他来竞选这所谓的一帝。

“你丫儿的有病啊,会不会好好说话,我忍你很久了,能不能客气一些,老古董!”

黄岐微微一笑,似乎并不在意刘海的辱骂,反而呼唤了左右一声,就这样,刘海被关押进了水牢之中。

小腿肚子被食尸鱼咬来咬去,估计用不了多久,那破裤子就要烂掉了。

所谓佛系,那就是说要无欲无求,真能做到顺其自然,那就离佛系不远了。

不争不抢,会饿肚子。

不卑不亢,会惹毛旁人。

世界不是你一人的世界,你却是你自己世界的唯一。

要是从谋方面想,无为不如不为,不为之事那就没有对错之分。

不做任何解释,那干脆不做。

既然选择了不做,那又何来的过错。

刘海前思后想,若卷入这灵城的是非之中,非但很难全身而退,到头来还要成为有心人的垫脚石,这买卖确实有些不太划算。

别人在灵城那是有计划有目的的行动,而刘海不同,他并没有任何的理由与借口长远待在灵城。

就算是成为了灵城的主宰又能如何呢?

“人,最重要的是心有所属。人,最重要的是有归属感。人,最重要的是开心。既然为人,又奈何为人,这种矛盾心里,一天不消除,那就会一天又一天的积累,找不到出路与找不到方向也差不了多少。”

“你的鸡毛再好,小爷我也不稀罕拥有。没有白来的宝贝,也没有逼来的圆满。”

刘海对着水牢门口有光亮的地方自言自语。

说者有心,听者有意。

一心一意,总是会发出光彩。

水牢缓缓消失不见,宛如虚幻一般的梦境。

刘海再次醒来,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宽敞明亮的客房内,就算刘海不停的柔眼睛,也不得不让他相信,此刻的他,是真真实实的他。

那夜的梦,绝对不会真是一场怪梦。

刘海轻轻的推开房门,门口的小二笑嘻嘻的迎了上来。

“贵客,您早,饭菜已经为您准备完毕,请这边走。”

刘海表情有些古怪,不知道这里头到底有何来轮去脉,捏了捏自己的大腿根儿,那种真实的疼痛感传遍全身。

刘海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景色,左摸摸右踩踩。

“奇怪?这到底怎么回事儿?”

下楼梯右拐,青草铺满过路,那种淡淡而又舒适的感觉是那么的真实与宁往。

“那个,小哥,向你打听一下,现在是几月初几?”

店小二愣了一下,尴尬的笑了笑,开口道。

“客官,现在是丰年的九月初三。”

刘海脑补了一下,灵城的年月日有些古怪,却分单双年。

这丰年先不讲有何意义,可是来到这里的刘海分明记得是馨怡年才对呀。

“那敢问小哥,馨怡年已经过去了吗?”

店小二愣了一下,惊讶的有些古怪。

“馨怡年?小人从来就没有听过还有馨怡年。”

刘海心里咯噔一下,心想不管以前是活在梦里还是此刻是活在梦里,他都可以肯定,他来灵城的时候是馨怡年绝对不会记错。

每个地方都有习俗与风俗,刚刚才开始的馨怡年,万万不会早早的结束,莫非这里头还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吗?

双黄一帝,到底指的是什么。

莫非这灵城会存在在俩个不同的时间里?

若果真如此,那也就是说,灵城同时存在俩个不同的时空。

“莫非?双黄指的就是俩个共同存在的灵城?那也就是说,这里的人们同时活在不同的时空之中,而且他们还并不知道这种处境?”

“不应该呀?同一个人,活在不同的时空里,难道说,俩个时空的自己也会出现重合?”

“思维重合?生活习惯与地位也在重合?那就是说,昨天的自己并不是今天的自己,今天的自己并不是明天的自己。而是另外时空的自己在出演旧时空的自己?”

刘海越想越头疼,这里到底出现了什么错误。

新时空与旧时空若重合错乱,那存在的意义又会是什么。

假设今天的你还活着,明天的你已经死去。

新旧时空混乱后,新时空的你依旧会重复旧时空你的生活。

“莫非?时空混乱后,凡人可以规避生死,真正做到不死不灭吗?”

“这样的话,那就是说,只要你存在与这个世界,你依旧会是你。”

刘海边吃边琢磨着灵城让他疑惑不解的事情。

要是想不出办法,那他永远也离不开这灵城。

《佛向生》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