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我在悬疑文里搞玄学 > 第113章 第二层梦境(七)

我在悬疑文里搞玄学

《我在悬疑文里搞玄学》 木兑兑/著, 更新于: 2020-11-01 18:17:03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13章 第二层梦境(七)

陶宁摆弄了会儿地上的珠宝,试探着把一个珍珠项链塞到自己的怀里,看了眼黑龙。

黑龙的眼睛明显注意着陶宁,看到陶宁看过来,又很快移开视线,余光注意到她把珍珠项链塞到了怀里,爪子一勾,项链到了它的爪子里。

陶宁叹了口气,看来现在还不能偷偷把珠宝什么的运走。

下一秒,脖子一凉,陶宁低头一看,珍珠项链戴到了她的脖颈上。

所以……刚刚把珍珠项链拿回去是为了给她戴到脖子上?

黑龙脖子一扭,继续摆弄手里的珠宝。

她也太笨了吧,都不知道这个一串圆圆的是挂到脖子上的,唉,看来以后只能好好护着她了。

对小黑龙的想法一无所知的陶宁只是在窃喜,只要她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所有珠宝丢掉,这层梦境就破了!

接下来的日子,陶宁白天陪龙玩,晚上偷偷移珠宝,每日都很充实,黑眼圈都要熬出来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堆珠宝从小山那么高变得只到陶宁小腿,又变得只有地表浅浅的一层。

对于珠宝的消失,黑龙像是没有看到一般。

准确来说,这段时间黑龙醒着的时间很短,它最近好像很困倦,睡觉的时间明显多了,这倒是给陶宁偷运珠宝提供了机会。

这天晚上,陶宁把最后一堆珠宝毁掉后,踏着夜色回到城堡,打着哈欠正准备上楼睡觉时,突然发现楼梯上站了一个人。

少年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模样,皮肤白皙,黑发及腰,额头上长着两个黑色的小犄角,金色的竖瞳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陶宁,不知从哪里弄来的黑色法袍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身上,露出一片白皙的皮肤。

嗯???人???

陶宁揉了揉眼睛,楼梯上的少年歪了歪头。

楼梯上真的是站着一个人!

陶宁看少年的模样,心底有个猜测,试探着开口喊道,“小黑龙?”

少年直勾勾盯着陶宁,应了一声,“嗯。”

陶宁咽了口唾沫,妈呀,这……弟弟长的也太勾人犯罪了吧!又奶又纯还欲……

她偷偷瞥了眼少年半敞的胸膛,又急急移开视线,罪过罪过!她可不能馋人家身子!

看着面前面容姣好的少年,陶宁找到了这些天黑龙沉睡的理由,她突然想起那些珠宝以及空荡荡的大厅,不自然地试图挡住少年的视线。

其实从陶宁第一天偷偷移动珠宝时,少年已经发现了,但他并没有开口,默许了她的这种行为。

少年看了眼试图掩盖她的罪行的陶宁,嘴角微微上扬,不记得是谁曾经说过,若是一个雌性为了一个雄性争风吃醋,那就是爱情了。

陶宁丢掉他喜欢的珠宝,一定是怕他不喜欢她。

想到陶宁喜欢他,少年的耳尖红了,一种隐秘的从未出现过的欢喜如同藤蔓般包裹住他的整颗心,丝丝入扣。

既然陶宁如此喜欢他,那他就勉强接受了。

陶宁对少年的想法一无所知,见他没有注意空荡荡的大厅,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奇怪,为什么珠宝都丢光了,这尾傻龙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绝望甚至还有些……高兴?

陶宁有种不好的预感。

这种预感在随后几天成了真。

面对珠宝的消失,少年一点儿也不在意,甚至连问都没有问!

陶宁惆怅地坐在城堡外的草坪上,望着湛蓝的天空幽幽叹了口气,这样下去,她怎么才能破了这层梦境啊!

“宁宁,给。”

少年手里的荷叶上盛满了令人垂涎欲滴的各色野果,是现实世界中从未见过的果子,味道也是一顶一的好,有巧克力味、抹茶味……很多味道的果子,其中最多的还是陶宁最喜欢吃的酸奶味。

陶宁看着满眼都是她的顾印年,虽然很开心他在梦境里也是如此喜欢她,但仍旧很惆怅。

伸手拿了个酸奶味的果子丢进嘴里,再次叹了口气,她要怎么让顾印年绝望啊。

陶宁不是不知道这层梦境的顾印年是喜欢她的,但绿了他,说着容易,做起来却……再说这偌大的森林里,除了草就是树,也没有合适的对象啊!

看着又乖又软满眼都是她的顾印年,陶宁仿佛觉得自己体会到了萧亚轩的快乐,想到该死的任务,她又轻声感叹了一句,草(一种植物)!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几日城堡的天空都挺蓝的,一团团的白云像是棉花糖一般挂在天空上,衬得天色愈发好看。

今日的阳光甚是舒服,陶宁决定暂且把任务放一放,享受一下这久违的快乐。

但绝对不是因为她懒!绝对不是!

突然间,阳光一寸寸消失,湛蓝的天空被乌云霸占,狂风平地起,裙摆作乱飞。

陶宁睁开眼睛,一脸懵逼,什么情况?

一旁的少年停止投喂,金色的竖瞳里带着深深的防备,眉头紧皱,下意识抓住陶宁的衣袖。

陶宁扭头看向少年,少年的神情防备,还有不易察觉的……紧张?

她看了眼被少年抓住的衣袖,若有所思。

“尤迪若,我亲爱的弟弟,我们终于见面了。”

低沉的声音由远及近,随着话音落下,一个英俊的男人凭空出现,踱步而来。

男人拥有着同少年一样的金色竖瞳,棕色的短发衬得他的皮肤白皙,额头的龙角表明了他的身份,一身简单的白色衣袍规整地贴在他的身上,赤足而来。

陶宁眨眨眼,她这是解锁了新人物?

等等,尤迪若是谁?

男人的视线放在尤迪若紧紧抓住陶宁的衣袖的手上,他的眼眸暗了暗,那衣袖,那女人,着实碍眼!

他压下心底翻涌的怒气,含笑的眸子紧紧盯住尤迪若,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他不知想过多少次,从眉到唇,他都在梦里细细品味过。

可惜现实中的猎物却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底线,这一次还让他逃了那么长时间,若不是月圆化形之夜,尤迪若的气息暴露,他还不知这小东西居然如此胆大,藏匿在巫女殒身的地方!

百年来,耗费他如此多的心血,好不容易把小东西身边所有碍眼的事物全部除掉,他还没来得及拆开他精心培养了几百年的礼物,礼物自己就跑掉了,他怎么甘心啊。

礼物,还是要自己一点点拆开,一寸寸拆吞入腹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