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百闻集 > 第9章 同魂(共灵)

百闻集

《百闻集》 竺玖/著, 更新于: 2021-03-19 00:50:33

来源:手打8小说

第9章 同魂(共灵)

1

“你好?”

“你好,是姜侦探吗?”一道疲惫的声音传来。

“这里的确是侦探事务所,不过我是姜老师的学生,我叫方凡,您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方凡单手抓着电话,另一只手开始快速地拿起手机给姜绶发消息,毕竟现在是有警察的时代,而且像他们这种三流的侦探事务所有时候几星期都接不到单子,最近一单也是在上星期一的事了,而且是他第一次实习,印象深刻,现在好不容易又有机会了自然要快。

姜绶只简单明了的发了两个字:

来了。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才颤抖道:“帮帮我……有人要杀我。”

2

“医生说我有妄想症……”

方凡看着对面跟他老师长得眉眼有几分相似的家伙,在来之前从周围邻居那里打听到,他叫林沉22岁,一年前搬来社区独居,听说有一个在国外的哥哥,不过还没见过,他哥哥偶尔会给他寄一些吃的,他也会拿给邻居分享,所以大伙对这个素未谋面的家伙也是好评连连……

“妄想症?”姜绶重复了一遍,林沉低着头,十指交叉放在桌上,大拇指不断摩挲着,好像很紧张,许久才缓缓点了点头。

方凡脑子转得快:“那你还说有人要杀你,说不定是你想象出来的。”

“不!”林沉猛的抬头,幅度之大吓了方凡一跳,姜绶看了他一眼,方凡忙低声道了一句抱歉。

姜绶看着林沉惊恐而又强硬的脸,只觉得有点不习惯——他们俩长得还挺像,不同的是,林沉的面骨更加硬朗,眼神更加凌厉,在气势上,姜绶被压了一截。

似乎也明白自己过于激动了,林沉和姜绶对视了一眼又低下头:“那件事之后我就去找过警察了,警察也保护了我几天,不过一直无事发生,然后他们就打算离开了,我和他们讲道理……我说我真的可能会有生命危险,随时!但是他们只觉得我在拿他们寻开心,还让我去看医生。”

“那你找侦探是为了什么?”姜绶不太明白,毕竟就算遇到犯人,他们也不一定打得过。

“我哥最后给我发的消息让我跑,然后他就失踪了。”

“什么时候?”姜绶开始询问,方凡默默做着笔记。

“上个星期一晚上八点左右,他刚打电话说回来看我,已经下飞机了,然后电话突然挂断怎么也打不通,再来消息的时候只有跑啊两个字。”

上个星期一……姜绶的手摸了摸录音笔,又问:“你为什么不报警找你哥?”

林沉沉默了许久:

“我不知道他在做什么工作。”

姜绶点点头,“那你哥在哪个机场下的机?”

林沉又沉默了许久,摇摇头:“我不知道,保险起见我后来把消息记录给删了,再后来我发现他的各种社交账号都注销了,我感觉不对劲,也把手机卡这些都销毁了,换了新的。”

3

“这根本什么线索都没有啊,委托人还可能有什么妄想症,这单子不能接吧?”方凡一出来就不停抱怨,这不是让他们在茫茫人海里瞎找吗?

姜绶想了好一会:“你去医院打听打听他。”

方凡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打听啥……”

“嘘。”姜绶比了个动作让他去,方凡往后看了一眼就见林沉跟上来了。

这下子他明白了:“那我先去了老师。”

姜绶点点头,而后在原地等着林沉。

“还有什么事吗?”姜绶看着林沉。

林沉只是缓缓走到他身边:“哥决定从哪开始查起?”

“……”对于这个称呼姜绶缓了一会,而后冷静道:“附近的机场,只有一家吧。”

“我也想亲自去查查。”

4

最后林沉和姜绶还是上了同一辆出租车,同坐在后座的姜绶最后还是开口打破沉默:“据我所知,比我要好的侦探比比皆是,你怎么选到我们事务所的?还是关乎这么严重的事情。”

林沉垂眉:“或许是我觉得你比较像我哥呢?”

姜绶的身子僵了僵,在那一瞬间他只感觉毛骨悚然,只不过好在也只是一瞬间,林沉率先开口:

“说笑了,主要是相比于那些有名气的,我倒觉得你们这些没名气的更会尽心尽力去做事。”林沉靠到后座,让自己看起来挺放松,“况且那些有名气的人一去查探被眼尖的人认出来了也麻烦。”

姜绶让自己放松下来,但是心里总有一根弦紧绷着不肯放松。

“你们会是一个厉害的侦探的。”

姜绶礼貌回应:“谢谢。”

机场人流如织,姜绶决定只从附近道路的监控看起,支开林沉,姜绶花了好大的精力才从朋友那拿到几分钟查看监控的时间,拿出录音笔又仔细听了一番,确定了时间开始看那一段时间的监控,终于他看到了一个人。

5

“喂,老师,你这任务也太难了吧,附近的医院我都去打听过了,人家根本不说啥啊,还有一个护士小姐姐挺好心说这么帅的没见过,不过她还是还建议我去看看脑子……这行是不是没有什么人脉都做不成啊……”方凡有些颓废,絮絮叨叨地念着,最后感觉到一点不对劲。

“老师?你怎么了?”

“嘟——”

6

姜绶睁开眼的时候是在一个昏暗的房间,彼时正值日落,把墙壁刷成了红色,屋子周围摆了很多根蜡烛,似乎是想营造温馨的气氛,可姜绶感觉到的只有压抑。

“你醒了。”

姜绶往旁边扭头,看见了坐在身后床边的林沉,姜绶的面色阴沉下来。

“你想做什么?”姜绶看着林沉缓缓从身后绕到自己眼前。

“哥……”

“你明白的。”姜绶让自己冷静下来,“我不是你哥……医生说的你的病……”或许是真的。

林沉定定地看着姜绶的脸,许久才认真道:“哥,医生说我有妄想症……”

他凑近姜绶耳边,轻声道:

“可是我根本不记得自己有去看过医生。”

姜绶的大脑当机了一下,这话很矛盾。

“那天他说要走了,我跟他到机场。”

7

“哥……”

“你明白的,我走了能治好你。”

姜绶被留在冷风中,看着那个身影慢慢走远。

黑暗把他吞噬,他的周身压抑得让人无法呼吸,冷色的路灯让世界变得无比苍白无力。

但是在这个时候,路的尽头,人来人往的人群中,他看到了一个人。

他回来了,林沉不敢相信地朝路的另一边走去。

“有活?你先接着,按我教你的来就好,当做实习,录音笔用上,问一下基本的问题。”

“还能怎么回来?当然是跑啊!”

他在小路上狂奔起来,差点与从另一边过来逆行的林沉撞上。

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一个眼里是抱歉,一个眼里是狂喜。

但是他又跑远了。

“回来……跑啊……”林沉重复着听到的话,如同疯魔。

8

“你哥比你看的明白。”姜绶的手小幅度地挣扎着,注视着林沉的脸色冰冷了下去。

“或许你也明白,你的哥哥……你永远也得不到了。”

“闭嘴。”林沉的眼里有许些血丝,“他不就在这吗?”

“他回来了!”

林沉箍住姜绶的脖子,动作幅度之大,蹭倒了几根蜡烛,蜡烛倒在床单上,瞬间燃了起来。

姜绶被箍住脖子,脚上使力朝他踹去,却不想重心往后,他躺到了床上,火焰吞噬了他的衣服,也烧断了绳子,姜绶狠狠给了林沉一拳,而后脱下外套,在明晃晃的火光地照耀下,林沉就像一个恶魔,两个面容相近的人在火光之中对视。

“我丢了一切,我只有他了,可他也走了。”林沉扯下窗帘,随手扔到另一边的蜡烛堆上,火焰瞬间涌向空中。

落日余晖终于不受阻拦地闯了进来,火红的房间一时不知道是阳光更绚丽还是烛火更灵动。

“林沉。”姜绶被呛得咳嗽,不远处有警笛的声音传来,这让林沉恍惚了一瞬。

“我的录音笔。”姜绶指了指角落里烧毁的衣服。

“定位。”林沉面无表情地抬头看着姜绶。

“在我见到你的一瞬间我就觉得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后来你给的线索越多我也就回忆得越清楚,我在机场出来后见过你。”

林沉不说话,却还是看着姜绶。

“去确认了一番后,没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姜绶咳嗽了几声,黑烟让他喘不过气来,“你送走的人……他根本不存在。”

“那一天自始至终,都只有你一个人。”

9

“闭嘴,闭嘴!”

咔啦——

另一片窗帘被烧了下来,红蓝的闪烁光芒已经能看见了。

林沉重重喘着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又笑了起来。

“哥,你一向过分,所以你是故意支开那个家伙的?”

“只是以防万一,那孩子太傻了。”姜绶提防着林沉,分析着如何去门外。

“你真的一点也没变。”林沉抓起桌上水果篮里面的水果刀,比划了一下子,而后选择了抓起凳子,而后猛的一挥,姜绶下意识躲开,随着砰的一声,玻璃破了。

“哥,我恨你。”林沉逼近姜绶,姜绶看不懂林沉眼里的情绪。

“不过我还是坚信我的观点。”林沉看着姜绶。

姜绶皱眉:“我不会是他,永远不会。”

“你会是一个厉害的侦探。”

姜绶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说的是这方面。

“什……”

另外一个字卡在了喉咙里,因为他被林沉推了下去,一瞬间的失重让他一口气提到胸口僵住了。

坠落的一瞬间,他看见林沉在笑,开心的像一个孩子。

10

“林沉,七岁时父母吵架,父亲丢下母亲和两个孩子离开,母亲生前一直受到虐待,最后把气发在两个孩子身上,唯有林沉的哥哥一直在保护林沉,后来母亲把两个孩子关在房间,放了一把火打算一家人一起死,林沉的哥哥及时醒来,拉着林沉的一只手让他爬出窗外,但是木窗最后先塌了,直接压在林沉哥哥的肩膀上,林沉掉了下去,不过好在只有一楼高,人并没事,但是他哥哥救不回来了。”

“没错,就是那栋木屋,没想到他又给修好了,可惜现在又烧毁了。”方凡有点感慨,而后却发现姜绶在神游。

“老师,怎么了?”

姜绶摇摇头,“没事,只是想到了一点事。”

姜绶看着初升的太阳,美好的一天刚刚开始,昨天的一切仿佛一个梦,但是身上的伤又提醒着他真实。

不知道在他跌落的瞬间,林沉是不是透过他看见了曾经的自己。

也不会有人知道,林沉在跌落的瞬间,他哥哥对他说:

好好活下去。

《百闻集》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