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风华为你 > 第112章 镜儿妆(一百一十二)

风华为你

《风华为你》 古月瑚/著, 更新于: 2021-04-08 11:41:35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12章 镜儿妆(一百一十二)

火!

无尽的火!

自密林深处燎原疯长——

转瞬之间,整座龙翔山浸入火海,蟠桃林以及万千草木变成飞絮,琼楼玉宇破碎成残砖断瓦,银带般横亘青空的银河也在眨眼间干涸。一切都卷入大火,一切都乱了,人们的喊声,闹声,哭声,浑浊熙攘,沸反盈天。

《天行策》的书页哗哗乱翻,不断释放出地狱业火,一只金色凤凰仰长脖子痛苦嘶鸣,张开嘴无意识的吐出凤凰真火。两股截然不同却同样暴烈地真火撞在一起,烧红了天空,以迅速扩大的态势席卷整座仙山,且失控般疯狂弥漫,再这么下去,整个三十三重天都陷入熊熊火光的包裹中。

火势太烈,仙术低微的小仙逃命都来不及,没人敢不要命的试图灭火,且地狱业火和凤凰真火寻常法术根本灭不了。

太子长琴以仙术支了个防护仙罩,逆着大火冲进变成荒原的龙翔山密林。

一凤一书腾在空中,巨大的法阵中,遍布繁杂交织的图文字符,犹如一个盘丝错节的蛛网,网住了两只小飞虫。

长琴停在百米之外,再无法靠近一步。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脖子上的青筋凸出,双眼通红,死死盯着“蛛网”中的人,几乎捏碎了拳头。

这时,火凤似有所感应,混沌的意识突然有了一丝清醒,转头看向站在远处的白衣男子,虽然看不清面容,但她知道,那熟悉的轮廓一定是他。

她心想,真好啊,临死前,还能再瞧你一眼,算是赚了。

眼角的泪刚一掉落就蒸发干净。

身体里的凤凰真血快要流光了,她就要睁不开眼睛,视线里的人影越来越模糊。

她狠狠地咬掉舌尖一小块肉,剧烈而尖锐的疼痛让她的意识再度清醒了一点。

骤然睁开双眼,拼尽全力将自己的半数仙元抽出,一个毛还没长全的半透明小雏鸟躺在她手心,那是她的本命真元,只匆忙扫一眼,她抓着雏鸟朝《天行策》飞快冲去。

长琴看清她手里的东西,明白她要做什么,一瞬间心急如焚,拼命地喊,“阿凤,住手——”同时疯狂朝“蛛网”飞去,身子被重重弹回来,又一次次不要命的往上撞,最后身疲力竭的咯血,伤心欲绝喃喃着,“不要,不要这么做......”

火凤听不到外界任何声音,也听不到长琴的话,她只听到自己狂乱躁动的心跳,要跳出胸腔。

她深吸口气,抱着必死的决心,带着自己的本命真元冲进阵法中央。

身体很快被赤红的地狱业火吞灭。凤凰金翅保护着她的肉身,皮肉没有烤焦,那将人烤熟的滚烫温度却实实在在让她吃不消。

她忍住剧痛,施法念诀,书页快速翻动她想要的那一页——重塑命盘,改天换命。她要将自己的仙元换给长琴。她要让长琴长长久久的活着,和他喜欢的人幸福一世。

火凤自嘲般笑了,她向来活得洒脱自在,最是快活,也极狂妄自大,何曾在乎过什么。到了眼下,没想到竟愿意牺牲自己成全别人的幸福。

“谁叫你自作孽呢?”她自说自话,“长琴曾替你背了那么多锅,受了那么多次重罚,这一次,该是你连本带利还给他了吧。”

她轻轻闭上双眼,恢复人身,立在书前。

双手飞快运作,最后在胸前握拢双掌,十指和中指紧靠在一起,默念出一串口诀,随即,那半透明的雏鸟突然睁开绿豆大小的眼睛,仰起脖子依恋的看一眼火凤,撑起小身子,鸭子学步般摇摇摆摆的走上摊开的那一页,头朝下缓缓钻入书页,直到整个身子都没入其中。

火凤迅速换了口诀,同时手掌飞快的变换动作——她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关闭阵法。

大火肆虐,不消片刻,就要烧光整个三十三重天,天界一旦大乱,邪魔外道失去压制,整个苍生都要遭殃。

一簇地狱业火从斜侧迸发,闪电般刺向火凤腰腹,她感到一阵尖锐的刺痛,手上的动作便有所松动,此时,更多的业火变换着形状和角度,接二连三朝她刺去。

身体多处受伤,她的力气和灵力迅速流逝,再也没有多余心力企图关闭阵法。

她闭了闭眼,提起一口气,转身与化作利箭和藤条的业火缠斗。

火越烧越旺。

无数仙山琼楼变成尸山火海。

一众神仙面对此种嚣张肆虐的邪火,个个束手无策。

颛顼坐在金銮殿上,底下一帮神仙唉声叹气,没来由的,他突然感到一阵烦躁。他的女儿还不知生死,他们却只嚷嚷着自己损失了多少的仙府宝地,多少灵花灵草。对于如何灭火如何救人,竟都闭口不谈。难道真要等整个天界烧成灰烬他们才会感到事态失控吗?

“都给我住嘴!”天帝喝道,“来人,去请西王母。”

大殿上静了一静,有人反应过来,“对啊,西王母定有法子可灭火。”

有人很快想清楚其中缘由,接话,“西王母灵山上,养着一条上古鲲鹏,据说鲲鹏腹内装着沧海之水,想那无尽海水定能灭了这火!”

“玄机仙翁说得是,鲲鹏乃上古神族,神力无穷,可游于海,可翔于天。不过,我曾听说,那鲲鹏早在万年前就已归元天地,化作沧浪之水彭泽万物。如今西王母哪里还养着鲲鹏?莫不是仙翁消息有误?”

“的确如此,鲲鹏已去,世间再无上古神族,”另一人摇着扇子道,“茱萸仙君,你可听过一个传说?”

茱萸仙君整了整袍子,斯文的像周围仙友作揖,“白泽仙君可否道来,大家一同听听?”

异口同声,“说来听听.....”

摇着扇子,一身白袍的白泽仙君含笑,缓缓开口,“万年前,西海海水倒灌,不仅淹没凡间无数山峦湖泽,生灵涂炭,还淹没了灵山,西王母正逢万年一次的修道大劫,无力出山。她座下有一掌灯女史,唤作爻灵仙子......”

众人本来凝神听着,乍一听这个名字,不禁古怪的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

白泽仙君继续不急不缓道,“她为了报答西王母的栽培教导之恩,同自己的夫君华旭神尊一起离开隐居之地,一同济世扶危,治水救人。很快,海水不再倒灌,苍生不再涂炭,眼看他们的任务也完成了,可是,最后紧要关头却出了意外——”

“什么意外?”

“快说快说。”

“莫急莫急,”白泽一下一下摇着扇子,慢性子道,“在两人最后联手修复灵山时,爻灵仙子因灵力透支过俱,腹痛不止。怀胎三月的胎儿眼看就要胎死腹中,华旭神尊剖开胸膛,将一颗心挖出来,变成灵珠保住了胎儿。可是,华旭自己却失血过多,昏迷了整整三百年。当他醒来时,发现物是人非,灵山被毁,爻灵不知所踪,白日后,她的尸体在竹林中被他找到......”

“怎么会这样......他们的孩子呢?”

“他们的孩子被西王母救下,同一条锦鲤一起养在莲花池里。”

“嗐——”说话的茱萸仙君舒了口气,“发生什么了?”

“灵山发生过一场大战,具体为何,史书不曾记载,”白泽道,“后来,华旭替妻子报了仇,自毁仙元而死,同亡妻一起葬在竹林。他们的孩子,据野史载,是一条白鲲。”

玄机仙翁耐不住性子插话,“上古神族鲲鹏一脉还不是后继有人吗?咱这儿的火,一定能灭了。”

话题又饶了回去。

“话虽如此,不过那白鲲因在母体内受了伤,先天发育不足,至今不能修成人形,至于他父亲的能力是否还具备就不可而知了。”白泽摇扇叹气。

“那也要试一试。”玄机仙翁道。

“是啊,不管能不能灭火,先试了再说,总不能让这火一路烧下天去!”茱萸仙君附和道。

话到此,颛顼这才虎着脸对一旁的传令侍者发话,“还不快去请西王母出山相助!”

白泽风度翩翩摇扇而笑,他的故事说完了,其他的事便无兴趣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