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海上生明月番外集 > 第15章 长白起灵归(2015)

海上生明月番外集

《海上生明月番外集》 冲矢霞月/著, 更新于: 2021-03-18 23:50:21

来源:手打8小说

第15章 长白起灵归(2015)

————【小哥第一人称预警】————

我似乎忘记了一个人。

这个认知是在我看见青铜门外等待的朋友们时出现的。

他们已经等了几天,我看见吴邪和胖子挤在一起打盹,两个人脸上都有时间留下的痕迹,篝火的另一边,木和一个女孩依偎在背包上,女孩睡的很熟,木睁着眼睛,他看到我,眼里一下发出光来,我对他点点头,慢慢在吴邪身边坐了下来。

吴邪的手机放着歌,他并没有睡过去,我对他说:“你老了。”

胖子一下子跳起来,抓住我开始晃:“哪能跟小哥你比啊,你舍得出来啊你!”他比十年前还要重一些,我笑了笑。

木把那个女孩叫醒了,我听见他叫她大小姐,女孩从包里找出了一副墨镜,吴邪看到后拿过来就往我脸上按:“以后还你!胖子把篝火灭了!小哥刚从门里出来不能见强光!”他知道青铜门里是绝对黑暗的,是从蛇眉铜鱼上获知的么?

我连阴兵的盔甲都来不及脱下来,他们几个看着我全都笑了,木递过了一套崭新的衣服,上面还带着吊牌,胖子说道:“还是小月月贴心,天真,小哥衣服怎么到你身上来了?”

吴邪老脸一红,顾左右而言他:“走吧。”

女孩小声道:“对不起,我走不动了。”她看上去确实和普通人没有区别。

吴邪奇道:“小月,还没歇够呢?”

女孩往木身后藏了藏:“猪腿断了|ω・)”

猪?青铜门前哪来的猪?吴邪却习以为常:“那炖了吧。”

“救命!”女孩整个人藏到了木后面。

原来猪不是指可食用家畜,而是这个女孩的代名词,木叹了口气,把背包转到了前面:“上来吧,大小姐。”

女孩小声道了谢,我们顺着裂缝往有温泉的缝隙走去,那里通往外界。

我们在温泉旁边休整了一会儿,吴邪一直盯着我,可能怕我缩回门里去,胖子在一边挤眉弄眼,不知道在暗示什么。

木一直在照顾那个女孩,她无疑是所有人中体力最差的一个,我还是想不起来她是谁,吴邪不会带无关的人来接我,只能是我的记忆出了问题。

现在头不疼,天授暂时偃旗息鼓,我从包里没吃完的糖果里拿出一颗酒心巧克力递给吴邪,他呆了一会儿,问我:“小哥,青铜门后是糖果加工厂吗?”

糖果是木给我的,每年都有,在对抗天授的时候派上了很大的用场,但我并没有和他讲过童年的记忆,我甚至没有告诉吴邪和胖子,这些糖果是谁托他送来的?是那个女孩吗?

十年前,我靠一支香烟的尼古丁缓解头痛记住了吴邪,可我还是忘记了一些东西,我仿佛听见了天授无情的嘲笑。

随它去,我已经记住了吴邪和胖子,说明我的脑子开始能记住新发生的记忆了,这是一个好兆头。

女孩看上去很累,她的话很少,只能用亮晶晶的眼神看着我们,爬上长白山似乎耗尽了她的力气,我仔细观察了她的面部一阵,没能和我剩余记忆的任何一个碎片对上。

我看得太专注,吴邪胖子抱住我的胳膊问:“小月月/小月已经不是粽子了,小哥你还想拧头吗?”

新的线索:女孩以前是一只粽子,我拧了她的头。

什么粽子拧了头还不死……不对,她已经不是粽子了,难道被我拧头之后投胎了?

思考.JPG

休整完毕后我们从温泉裂缝返回人间,雪山在我们的脚下展开,吴邪胖子一开始轮流在前面开路,很快变成了我和木,木的体力很好,背着女孩依然能保持和我一样的速度,女孩趴在他的背上,似乎已经冻成了一只死猪。

我们下了山,吴邪打开车里的暖气,胖子坐上了驾驶位,木在副驾驶,他们把吴邪和那个女孩和我安排在了一排,这是非常不合理的,除非在他们眼里,我和这个女孩的关系要胜过胖子和木。

和一只粽子友好相处,不太可能,即使短暂相安无事,一旦失魂症发作我会立刻拧下她的头,从吴邪胖子的话中可以推断我确实这么做了。

她居然还敢坐在我旁边,不可思议。

副驾驶座探出一只摄像头,咔擦——

木拿着一个我没见过的科技用品,有点类似手机,但是屏幕比手机大了许多,拨号键也没了,他回头对我笑:“粉丝福利,小哥不介意吧(ಡωಡ)”

汪家拍照我都无动于衷,何况是朋友,我没有阻止他,我旁边的女孩开口了,声音很轻:“阿木,删了吧。”

木缓缓打出一个“?”

女孩面向我:“小哥,你还记得我吗?”

车里突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胖子是最快收回目光的,他差点把车开上护栏。

“月。”如果我回答“不”,吴邪一定会拉着我盘问他们的名字,我想发会儿呆。

吴邪如释重负,女孩却没有,她转向雾蒙蒙的车窗自言自语:“……小哥这么牛批?”

没有人看出我撒了谎,我准备发会儿呆。

女孩转了过来:“小哥,你真是个好人。”她的目光带着同情和心疼。

我可以确定那些糖果是她送来的了,她知道我在克服失魂症时会遇到什么,吴邪如果知道,也会希望我忘了他的。

还好,他永远不会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