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 > 第79章 思念

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

《等待下一世花开遇见》 颜香沁儿/著, 更新于: 2021-02-04 17:04:48

来源:手打8小说

第79章 思念

半个月后,一家名为“缘”的古风气息酒馆开张了。

这是一家以卖佳酿为主的酒馆,古今结合,没有酒吧的喧闹,也没有饭馆、茶馆的单一。

这里来的人可以和夏清雨说自己的故事,也可以品尝各式各样的酒,亦可以吃饭喝茶。

唯一和餐厅不一样的,这里可以自己挑选客人,资产不是服务的标准。

至于为什么叫“缘”,夏清雨解释过,“既然能够一起分享故事的相遇,那就是一场奇妙的缘分,缘起缘灭,缘聚缘散,一切自有安排。”

李游也觉得“缘”这个字很适合他这家主题酒馆的初衷和意境。

就这么皆大欢喜,酒馆顺利开张,生意也很不错。

看着每天来来去去、各式各样的人,听着他们不一样的故事,夏清雨忽然发现时间也可以很快的流逝。

不知不觉中就过了两个多月。

这些过去的日子里,除了上班时间填补的故事,就只剩夜晚无人时的思念。

那种思念就像是一颗发芽的树,慢慢在心底扎了根,一点一点的成长,直到它开花结果,却不会凋落。

夏清雨不禁在想,若是不离开妖界,拼尽最后的努力在一起,哪怕只有几天,会不会不那么难受。

以前总笑诗中所写相思苦夸大其词,如今看来,其中苦不仅万分之一。

外面开始飘雪了,不知不觉中,秋尽冬来,一个四季又完成了一次轮回。

这一天,颜惊鸿照常来上班,听着一个女孩子讲她和自己男朋友的趣事。

外面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三个人。

夏清雨看到月琉璃挽着萧祎的胳膊和李游一同走进来,眼中先是由不信慢慢转变成了更多复杂的情绪。

夏清雨连忙从吧台跑出来,站在萧祎面前,不敢上前一步,眼中渐渐蒙上了水雾。

李游很自然站到夏清雨身边,笑着说,“我看他们在门口,就带着他们一起进来了,清雨你不介意吧?”

夏清雨根本就没有听到李游说什么,眼中只有萧祎。

萧祎也看着夏清雨,眼中满是柔情。

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谁也没有开口。

月琉璃紧了紧挽住萧祎的手,笑着说,“祎想来人间走走,我们就随意逛逛,看着这家酒馆不错,就想进来尝尝。是不是祎?”

月琉璃满脸幸福的笑看着萧祎。

萧祎没说什么,点了点头。

随后,月琉璃挽着萧祎满意的从夏清雨身边走过,他们两人选了了一个双人位置坐下,点了酒和一些吃的东西。

夏清雨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李游赶紧扶住夏清雨,关切问,“清雨,你还好吧?要不要先送你回去休息?”

夏清雨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随后看着李游,笑着说,“我没事,刚刚那个女孩的故事还没有说完,我还要听完。”

夏清雨神色自若的走进吧台,坐下对女孩说,“不好意思,刚刚看到了故人,你继续说。”

女孩看了看萧祎他们那边,笑着说,“姐姐,你的故人颜值好高,男才女貌,好般配。”

“是吗?谢谢。”夏清雨淡笑着说。

女孩见好多人都在看他们,也没有太在意,继续说着自己的故事。

夏清雨认真的听着女孩说话,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看都没有看萧祎他们那边一眼。

月琉璃尽显一个温柔漂亮女朋友的气度,又是倒酒又是喂吃的,萧祎都没有拒绝,一一回应。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对璧人秀恩爱,只有夏清雨知道,这是一场多么屈辱的重逢。

孟婆接到消息,赶紧来人间看望夏清雨,她怕夏清雨和月琉璃出手,夏清雨受伤,她在的话,还能保护夏清雨。

等她赶到酒馆时,地府的前来办事的鬼差告诉孟婆月琉璃他们已经进去了。

孟婆赶紧变了一身现代装,急忙推门进去。

里面很平静、祥和,丝毫没有打斗的迹象。

原本应该抱头痛哭、互诉思念的两个人,一个如往昔般坐在吧台听故事,一个与恶毒女二平静的吃饭。

孟婆一下子就懵了,她自语道,“这是个什么情况,怎么有点看不懂。”

孟婆也没有多问,坐到吧台前,点了杯酒。

夏清雨神色如常的倒了酒给孟婆,笑着问,“孟姐姐,你怎么来了?”

孟婆发现自己更糊涂了,她回复,“刚好有事来,顺便来看看你。”

夏清雨依旧笑着,没有任何不同。

孟婆身边的女孩子满眼艳羡的看着孟婆说,“姐姐,你好漂亮啊!比电视上明星都好看!”

孟婆敷衍回复,“谢谢,你也很可爱。”

“姐姐姐姐,我能拍一张你的照片吗?你给我签个名好不好?……”

面对陌生女孩的纠缠,孟婆直接点了一下她的额头,让她趴在吧台睡着了。

孟婆刚想说什么,月琉璃就带着萧祎过来道别。

“哟,孟婆也在啊,正好,我们吃完了,钱放桌上了。”

“我跟祎还要去甜蜜二人约会,就不陪你们了,拜拜。”

看着月琉璃轻松自如、甜蜜幸福的笑脸,孟婆就一阵生气,酒杯差点被她捏碎了。

夏清雨笑着说,“安好!保重!”

月琉璃挽着萧祎走出去后,夏清雨手上拿着的酒壶直接就掉下去了,酒撒了她一身,众人被碎了器物的声音吸引,纷纷看了过来。

夏清雨慌乱的掩饰眼中的情绪,笑着说,“抱歉,那么好的桃花酿,都喂了我的衣服了。”

“我去一下卫生间,你们随意。”

说完,逃命似的跑到里面她单独休息的小屋子,锁上门,坐在地上捂着嘴痛哭。

“开了灯,眼前的模样……我好想你,好想你,却不露痕迹……”

广播中《我好想你》的歌词如同魔咒一般缓缓流入耳中,夏清雨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

李游担忧的站在门外,他敲了敲门,着急的问,“清雨,你还好吧?你先开门好不好?”

夏清雨隐忍着哭声,哽咽的说,“求求你,让我一个人呆着好不好,不要管我,求你了!”

李游觉得自己的心被刀割了一样,疼到他无法呼吸。

他好想踹开门进去将夏清雨揽入怀中,跟她说还有自己在。

但是他知道,这样做只会让夏清雨离他更远。他能做的,就是站在门外陪着夏清雨一起痛。

过了一会儿,夏清雨哭到声嘶力竭,躺倒在一旁,不住的流泪。

李游听不到夏清雨的声音,又敲了敲门,喊了几句,没人回应。

正当他想踹门之时,孟婆来了,她拍了拍李游的肩膀,说,“让我来吧。”

李游看着孟婆就这样消失在眼前。

孟婆看着已经如同破碎娃娃的夏清雨,轻声叹息一声,蹲下,将夏清雨抱起,然后手一挥,门就开了。

李游看着孟婆怀中眼中毫无生机、只会流泪的夏清雨,满眼的心疼。

孟婆淡淡的说,“清雨我会带走几天,麻烦你看顾一下这个酒馆。”

说完,还没有等李游回复,就消失不见了。

李游双眼含泪,紧握双拳,狠狠敲了墙面几下。

随后,他整理好情绪,脸上挂着职业笑容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