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都市现言 > 我出生在九六 > 第281章 想吃,可以自己买!

我出生在九六

《我出生在九六》 赤子练/著, 更新于: 2021-02-21 02:41:49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81章 想吃,可以自己买!

怎么会?

学习委员一直都是很开心的样子,成绩也是一直很稳定。

事出有因,难道是她谈恋爱了?

虽然我马上否定了这个答案,但最先想到的还是这个,这个大人们最有可能拿来逼问我们的理由。

回答是与否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想听到的只有我们对他们的承诺,不会谈恋爱,还会好好学习,争取在下一次考得更好的成绩。

这在无形之中都给了孩子压力。

爱笑的学生不再笑了。

本就不爱笑的人,连上前去喊住一个曾经熟识的同学都不敢。

车来车往。

我还是在店门口练着跳远。

一味埋头苦跳。

跳累了我就回到店里休息,这一次,出现在门外的人,是冬阳。

他带着别班我不认识的同学来复印东西,好想是那个同学的书掉了,快要学期结束了,重新买一本,不如只复印后面的,反正除了上课要用,平时也不看。

老爸出去招呼生意。

我就坐在里面的椅子上,柜台横在我和冬阳他们之间,可即便是坐着,我依旧能看到他灿烂的面容。

他在和他身边的男同学说着话。

这大概是他常常午休时间很晚回来的理由,不是见什么女朋友,而是找以前认识的同学玩一会。

在以前的同学面前,冬阳的眼神自始至终没有往里看过一眼。

我想,我有点明白学习委员说的那句话了。

我是希望和大家在一起玩的,不管是以前的同学,还是现在的同学,只是我没有办法融入而已。

看着冬阳远去,心底忽然有些失落。

好在,学校里,总能看到他潇洒不羁的身影,让枯燥的学校生活没有那么阴霾,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他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了。

下了课也很少出去,很少和小玲吵闹,一个人坐在位子上低头做题目。

做的是数学题。

他好像遇到了难题,站起来朝着我这边走来。

又换了座位。

我和冬阳之间只隔了两个人,我在前,冬阳在后,中间坐着小月,还有另外一个女生。

冬阳过来的时候,小月正在和我说话,她也在问我题目。

“轩文,这道题你写了吗?”

她的意思就是要借我的参考一下。

我懂,但我还没写,拿过她的本子看了眼,想把解法告诉她,让她自己写。

冬阳在一旁插话:“又要抄好学生的作业啊?”

小月被说得面红耳赤,多回作业本要自己写:“没有抄,我就是问一下。”

她拿着笔小声念着题目,迟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我看不下去,准备给个提醒。

“你先把公式列出来,把这个先算出来。”等算完这个,再算那个就行了。

小月终于动笔了,可还是没开窍。

冬阳站在旁边还不走,犹豫了半天有话问我:“帮我也看看吧,这道题怎么做?”

他把作业本递过来。

我看了眼,是后面才会教到的函数,不会,要做就必须先去翻书,把基本的概念看懂才行,太麻烦了,一个下课时间都不够。

我选择了直接拒绝:“我不会。”

“好吧。”冬阳没有立刻离开。

我感觉他还在看着我,就像看着一个在撒谎的人露出马脚。

我说了实话,可还是心慌不已。

小月还在为刚才的题犯难,她做了一会做不出来选择了放弃:“算了,先不做了。”

“教了你,还不会啊。”冬阳在说她。

她的脸更红了,抬头回嘴道:“关你什么事,轩文乐意教我,就不教你,不教你。”

事情似乎变得越来越微妙了。

原本是一件很寻常的事,结果变成了我讨厌冬阳,所以故意疏远冬阳,不愿教他我本就会的题目。

眼看他们就要吵起来,我看着小月出声道:“你先把上面的数字代进去算算看,会得到一个等式的,后面会用到。”

被我忽视的冬阳还没有离开。

而坐着的小月没有心思继续做题目,站起来出去上厕所。

我也不再劝她留下写完,无奈转身忙自己的事,早知道,就好好看看冬阳给我的那道题了。

现在再去,不是坐实了小月的那句话吗?

刚才是我故意不想教。

现在,是想挽回颜面罢了。

太丢脸了。

冬阳在身后,站了一会也回到他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学校里的生活还是平静地进行着,三人行,形影不离。

我,小月,还有小玲。

外人眼里,我们三个的关系很好。

但其实,我和小月也只是小学同学的关系,或许只是因为我们被分在了一个班,总比完全不认识的陌生同学要好相处一些,所以才在一开始玩在了一起。

小玲和她才是志趣相投。

她们都喜欢吃棉花糖,牛皮糖,都有能拍照的手机,还都有一个坏毛病。

明明兜里有钱,却喜欢顺手牵羊。

最起初,只是学校里露天卖零食的小摊大妈眼花,错将她们错给出去的一毛钱当成了一块钱,她们说说笑笑也就过去了。

可后来。

她们迷上了这种可以赚取利益的手段。

拿两样东西,偷偷藏在手里,然后只付一样的钱,午饭过后的点,小摊上都是人,大妈忙不过来,常常让她们投机取巧成功。

她们就变得越来越大胆。

甚至敢在小摊上只有两三个人买东西的时候耍一些小手段。

一个人打掩护,一个人就下手。

我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她们两个是认识的,结伴走在一起都不自觉想要离远点。

我知道她们这样不好,她们也知道我知道她们的行为。

因为我什么都不说。

她们继续在我的面前违法犯罪,甚至怂恿我也这么做。

在小摊上被识破了一次之后,她们就不再去买东西了。

学校里还有一个小超市。

密密麻麻都是人,就算有监控,也不是坐着一个人一直盯着,只是装装样子,起震慑作用。

小月和小玲把目标放在了超市新进的牛皮糖上,花钱买要五毛钱一块,很好吃,我也买过,但粘牙,太甜对牙也不好,后来很少买。

尤其是看到她们抓起一大把就往衣袖里藏,穿着校服外套,藏进去很多糖也看不出来,校服本就是宽松臃肿的,可她们的神态难免会是紧绷的状态。

什么都不买就出来太可疑了。

所以她们会刻意买上个五毛或是一块的牛皮糖。

排队的人很多,我走慢一点,排在她们后面的后面。

挤来挤去,她们得手出来后都松了口气,庆幸刚才袖子里的糖没有掉出来。

小玲看我没有买,大方地递给我一块,要我也尝尝。

“很好吃的。”

我知道,我想吃可以自己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