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虐心小说网虐文 > 虐心小说 > 残音 > 44 番外--寒音篇

残音

《残音》 稻芽/著, 更新于: 2020-09-17 21:55:52

来源:虐心小说

44 番外--寒音篇

唉,我终于写完了,结局自然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拉,或许没有人满意,但是……这是我想到的结局,我认为最好的结局。如果,大家不满意的话,也请包涵一下,小妹我才疏学浅,跟不上大家的理想。

总之,谢谢,大家长期以来的支持,这坑也确实挖了挺久的了,苦了大家了。

至于有朋友问道,后来还会开什么坑啊,我构思了一篇现代的。大概讲述的是,女主角的好朋友是个有钱、洒脱、直率的大小姐,有个超优的青梅竹马未婚夫即男主角,女主角人不坏,只是坏家境不好,让她泯灭了她的一些真性情,她甚至为了嫁入豪门(其实她确实也喜欢男主角拉),用计和男主发生一夜情,她以怀孕为由强迫男主抛弃门当户对的好朋友,和她结婚,她的目的是达到了,她的婚姻却没有任何人的祝福,包括她自己的父母。男主的父母自然看不起她的哈,婚后生活,她自然努力过,希望可以和男主成为寻常夫妻,但是男主认定她的阴险,自然情路坎坷……等等,还没有想完,这只是开头,还有很多剧情哈,大家有没有觉得挺新颖的啊,呵呵,有兴趣的话,一两个月后来看哈麻。谢谢捧场哈。(可能会在起点去开坑了,这里太……了)

大家可以朝本文,扔东西砸了,小妹我……逃了哈我缓缓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他熟睡的脸,他总是喜欢像现在这样紧紧的抱着我入睡,仿佛害怕我随时会消失一样。虽然被抱得有些不舒服,可我还是没有动,因为就我十年来的经验,轻微的一动,他就会皱眉,然后重新将我搂回怀中,若再动一次,他必定会醒过来,紧张的看着我。不喜欢在这样一成不变的情节,所以我静静的呆在他怀中。在察觉到他快要醒过来之时,我会闭上眼睛,佯装依然在睡觉,他会注视我很久,然后在我额前印上一吻,很小心的起床。

听见他将门阖上的声音,我睁开眼睛,看向那扇紧闭的门,有一刻的恍惚。晃眼间,竟是十年,这比我预想的长太多,我以为……他坚持不了那么久,以他的骄傲、他的自负、他的薄情,怎么可能为了现在这样的我……坚持十年。然而,他却出乎了我的意料。

我起身着衣,门被人轻轻推开,走进来的是他的侍女。

“夫人,兰柯给您将水准备好了,您可以梳洗了。”她的声音有些酥软,带着一丝甜。

兰柯?我的脑中浮现出这个名字,不是我刻意去记,只是他近日来总是时不时的提起她,虽然对她并不感兴趣,可是我却不自然的记了下来。我的视线在她脸上划过,可以说是上等姿色,也算配得上他,我暗暗的想着。

十年来的岁月,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是值得特别记住的,他似乎对我很好,我知道,但是并没有任何感觉,我曾经无数次的在他眼中看见挫败与受伤,这就是所谓的无情无爱吗?若是如此,放弃我对他来说,该是最好的,这十年足以耗尽他所有的耐性,那他又为何不放下?脚步一滞,视线停住远处的凉亭中,他坐在那里,而兰柯在他面前扬起舞姿,我看见他脸上的宠溺与笑意,我的唇角扬起弧度,心中了牾。我刚想离开,却与他的视线对上。他猛的起身,往我这边奔来。我没走,停在原地,轻笑他的紧张,他是害怕我会有什么想法吗,他该明白……我不会对他有任何感觉,我只是在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结局,让我可以不被任何人挽留的理由。而这个结局似乎……已经很近了。

他愤怒于我的冷静,十年来第一次对我像这次一样咆哮,我却依然静默的等着他吼完,然后淡淡的回答:“你……早已料到会是这样,又何必奢求我……若是如此,当初,就不该让我回来。”我看着他由青转白的脸色,他早该知道的,我也知道。

那晚……他没有回房睡觉,我没有去找他,我的心里没有任何感觉,可是我却睁着眼睛到天亮。

爱,原来那么脆弱,原来终究是抵不过岁月的考验,即便是他……还是会因为爱我的无果而寂寞,所以……

第二天,他还是回来了,紧紧的抱着我,没有说话,我同样也没有问……

“夫人,求您了,成全我和主人吧。我跟了主人大半年,我也知道夫人根本就不爱主人,那么……您又何必在意我一个没名没份的侍女,我只是想要默默的留在他身边,将我和他的孩子生下来。求您了。”

我静静的听着兰柯的哭诉,扬起笑意,原来……这就是结局……

我来到极北之地,我曾经来过这一次,是我的灵魂重生的时候,这里便是月蒂花的栖息之地,当时……我就喜欢这里,所以请那些神……为我准备了这间小屋,我等待的是终有一天……我会最后回到这里。

他还是跟来了,一直跟在我身后,我不懂他为何还要跟来,他……不是已经找到,那个可以让他尽心呵护、疼宠的女子了吗?我不解,但是同样不想费神去想,我没有能力阻止他的所做,至少我可以掌控自己的。

他所建造的小屋,立在我的屋前,为我挡住风雪,我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注意我,可是我从未抬眼看他。

他总有一天……还是会离开的……我以为……

他说他要走了,我微笑,下一刻,我听出他的言下之意,他要去个很危险的地方,甚至再也不能回来,他会死吗?我的笑意不自然的一僵。我走到门边,听完他的话,我的手轻抚上门板,却是迟迟没有打开。我听见他话语中的哽咽,他的愧疚,我皱眉。

最终……我还是打开了门,只是……他的身影……已然成为雪地里的一点……

我站在门口,不知过了多久,收回视线,阖上房门……

他果然去了很久,可以说,他从来没有离开我那么久,我每日的生活依旧在继续,一成不变。

他的离开……久到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他……可是,却慢慢的,对他的记忆更加深刻,他走的时候说过,如果……他可以回来,天神就会如他所愿的让我重生情丝,我的头脑有些恍惚,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起这个……

我近日来……总会记得,曾经所有的记忆,十年里的,十年前的,我有时候甚至会不自由主的想到他而笑,有时却因为那痛苦的记忆而难以入睡,我不明白……

走到城镇,买到一把古琴,坐在小屋中,拂过琴弦,手不自由主的扬起,让琴声缓缓滑出,直到琴音跌宕之处,我才猛的忆起,这首曲子……是他曾经为我所奏的……那时的感觉,仿佛全都袭上心来,我的眼睛顿时湿润,豆大的眼泪,滴落在琴弦上……

这是他曾经用自己所有的感情奏出来的曲子……残音……

我的琴音未断,只是难以抑制的失声痛苦,肝肠寸断的哭泣……

或许我太过激动的哭泣声,以至于……我忽略了,除了我琴音之外,响起的另一阵琴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