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稳定提供虐心小说在线阅读,虐身有肉小说,虐恋小说在线观看。喜欢看小说你就来!

追寻幸福的定义

《追寻幸福的定义》 亦善/著, 更新于: 2021-04-03 20:31:16

来源:手打8小说

第275章

在众人的期盼之中,十一月初的一天,程依璇和赵君豪的婚礼如期而至,举行婚礼的场所,是一家中档酒店。

因为今年疫情的缘故,程依璇和赵君豪商议一番,决定只宴请来往得比较亲切的亲朋好友。

再加上,程依璇在地震中失去了父母,女方没有直系的长辈出席。为了避免尴尬,在婚礼开始的前一天,程依璇特意拜托前来参加婚礼的高母担任长辈,和赵母一起作伴。

高母原本只是想要安静的吃喜宴,听到程依璇的请求,有点受宠若惊。她继而,考虑到女方在这种大喜的日子里,没有一名长辈,确实会有些缺陷,就同意了程依璇的请求。

此刻,高母陪伴着赵母坐在家属席,最重要的主位上,被喜宴欢喜的气氛感染,心情愉悦的和赵母谈家常。

同时,以程依珺为首的家人,正在化妆间里陪伴着程依璇,和程依璇聊天,缓解她当前紧张的情绪。

程依珺看到赵君豪为了表示对程依璇的尊重,给程依璇买了适合中式新娘服佩戴的各种黄金首饰,对赵君豪的满意度无可挑剔。她摸了摸程依璇手腕上的黄金手镯:“看着这镯子的分量,君豪肯定花了大手笔,足以证明,你在他心中的位置。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我必须弄清楚,结婚之后,家里的财政大权,谁来掌控。”

程依璇有些不好意思,看到苗心依和李美欣都以同样关切的神情望着自己,把实情告知:“这一点,我们早就商议好了,钱财由他管理。但是,为了让我在这段婚姻中,感受到踏实。他特意用多年的积蓄,买了婚房登记在我的名下。大姐,今天是开心的日子,拜托你不要多问关于金钱方面,扫兴的话题了。”

程依珺皱眉摇头,想要表达想法时,李美欣担心快乐的氛围被破坏,适时转移话题:“依珺姐,依璇姐,我们目前最重要的是,不是该考虑待会儿,新郎过来敲门时,该如何为难他一番,让他证明自己想要求取依璇姐的心意吗?”

苗心依觉得有道理,连连点头表示应承:“美欣姐说得非常在理,是该好好为难一下新郎,让他知道,娶我们程家的女人回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样,他在未来的婚姻生活中,才会珍惜三姐。美欣姐,你有没有什么好的建议,说出来,让我们大家参考一下!”

李美欣非常的兴奋,牵着苗心依的手,在角落里面言语一番,把自己的主意告知,得到苗心依的高度赞成。

两人合计好对策,相互击掌之后,在程依珺和程依璇的注视下,把程依璇的新娘鞋藏起来,让默不作声的两人深感好笑。

程依珺和程依璇考虑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没有阻止两人想出的主意,任由两人接下来玩个尽兴。

等到赵君豪在已经改换了原来名字的程允辙和高明轩的陪伴中进入到化妆间,想要接走程依璇时,不意外的受到两人的刁难。他按照两人的要求,给出一系列求婚的承诺证词,唱出好几首证明爱意的歌曲,给足了换新娘鞋的红包,才成功接着程依璇去到酒店的包厢里面,进行婚礼的流程。

在出席喜宴的亲朋好友的见证下,赵君豪道出让程依璇足够感动的誓词,保证余生尽全力去爱护她后,得到亲朋好友热烈的掌声。

在婚礼仪式的结尾时,程依璇把手中象征着幸福的捧花,送给了李美欣,由衷的希望她和程允辙可以携手走进婚姻。

热闹的婚礼结束后,苗心依抽出时间,回彭城老家接苗母到上海来长住,享受含饴弄孙的生活。

苗心依看着苗母把随身的行李物品一一进行打包,连牙膏和牙刷都没有落下,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妈,家里什么都有,只需要您人过去,就行了!您带这么多零零碎碎的小物件,我看着都觉得好麻烦,您听我一句劝,还是少带点吧!况且,逢年过节的时候,您还是要回来小住。您把家里搬空了,回来又要重新购置,很麻烦!”

苗母颇为无奈的摇摇头,停下手中继续收拾的动作:“行行行,我听你的!心依,我怎么发现,你自从有了孩子后,变得非常的唠叨!”

苗心依不满的嘟嘟嘴:“妈,人家只是给出一个,自认为好的建议,您要是不喜欢,就随您的便,您怎么开心,就怎么来!”

苗母用自己的肩膀碰了碰苗心依的肩头:“只是,和你开开玩笑,而已!你不至于,这般小气吧!”

苗心依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妈,动作还是快点,搬家公司的人马上要过来了!趁着还有点时间,您好好检查一下,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遗漏了!”

苗母看着大包小包的物件,忽然想到苗父的遗像差点被自己给遗忘了,在苗心依的注视下,去到放置遗像的位置。她对着相框中的黑白照片言语道:“老头子,我们今天要搬家了,中途可能会有些劳累,你可不要嫌麻烦啊!”

苗心依看着相框中,苗父的黑白照片展现出来的微笑,心房被一股哀伤填满。她从苗母手中接过相框,单手抚相框中的苗父,抑制在眼中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出来。她任由泪珠滴落在相片上,以极度悲伤的语气道:“爸,我会照顾好妈妈,您安心的呆在那边的世界,不要为了我和妈的生活,而过度担心。您要是,想对我和妈说些什么,就晚上托梦来找我,尽量不要打扰妈妈,让妈妈安生的过日子。”

苗母对苗心依的懂事儿,深感欣慰的同时,心中也生出几分悲凉。她从苗心依手中拿下相框,放到行李箱中:“心依,搬家应该高兴,才对!都怨我,不该提起你爸,惹得你伤心!”

苗心依不赞成的摇摇头:“妈,对于爸的去世,我本就难以接受。先前,没生下孩子的那段时日,我不敢过度忧伤,是害怕对腹中的孩子造成伤害。现在,可以发泄情绪了,哭一哭也好,以免情绪抑制过头,对身体造成伤害。”

苗母还张嘴还想要出言时,苗心依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她看到是周母打过来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接通。她听完苗母关心的话语,深受感动的给出回应:“妈,谢谢您的关心!我和我妈已经把该带上的物品清理好了,搬家公司的员工,也差不多该到了。我不和您多说了,以免搬家公司的员工到了,我不方便交代他们做事儿!好了,您去忙,我挂了!”

坐在沙发上沉思的苗母看到苗心依朝着自己走来,有些担忧的询问道:“心依,帮我想想看,还有没有什么重要的物件,我没有带上!”

苗心依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要我说,您干脆把整座房子,都带到上海去,就不愁有东西遗漏了!”

苗母的怒意逐渐涌上心头,扬起手掌想要和往常那般,给苗心依一个脑瓜崩时,听到自家院门口传来呼喊的声音。她和苗心依一同站立在大门口,就看到搬家公司的员工以专业性的语句,向她们咨询两人之中,是谁下的订单。

苗心依去到院中,把栅栏门打开,让身穿制服的员工进入到家中。她嘱咐一番,看着他们把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件的搬到停在巷子口的面包车上。

待到搬家公司的员工,把所有的行李物品搬完,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

为了确认是否有遗漏的东西没带上,苗母在家中逛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不妥当之处,才走出家门,把大门锁上。她看到苗心依站在院中角落的葡萄架下,闭着双眼,嘴角上扬的幅度不断加深,猜测出苗心依在回忆儿时,与苗父在葡萄架下相处的种种情景。

尽管,苗母不忍打断苗心依当下的好心情,但考虑到她们和搬家公司约好发车的时间,快要到了,去往到苗心依身边站立。她单手搭在苗心依的肩膀上:“时间也该到了,我们走吧!”

苗心依的思想回归到现实当中,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确认距离发车还有将近十分钟。她淡定的表明想法:“妈,我还想在院中,安静的待一小会儿,您先过去吧!您帮帮忙,去和搬家公司的员工说一声,让他们多等几分钟。”

苗母十分担忧苗心依会因为陷入到过往的回忆中,而影响到情绪,直接提出反对意见:“你听话,还是和我一起过去,我不放心留你一个人在这里!”

苗心依表情严肃的举起手指,如同电视剧中的人物发誓般,给出承诺:“妈,我向您保证,我不会做出过激的举动!我只要想到,以后回家的时间不多了,就有点舍不得,想待在这里,回忆一下儿时的趣事儿!”

苗母还想要出言拒绝,看到苗心依祈求的神态,心下一软,点头表示应承。

苗心依看着苗母走出院子,整理好心情,抚摸葡萄树的叶子,思绪回忆起儿时贪吃葡萄的情景。她的视线,不由自主移向家中大门方向,恍惚间,竟看到儿时梳着两个马尾辫的自己,从家中跑出来,兴奋的奔到葡萄架子下,尾随而来的还有拿着剪刀的苗父,拿着菜篓子的苗母。

只见,苗父从葡萄架子上,剪下一串串成熟的葡萄,装在苗母手中的菜篓子里面。

年幼的苗心依蹦跳着接住苗母递到自己手中的菜篓子,扬起开心的笑容,脚下生风的离开院子,往不远处沈玉杰家中方向走去,小巷子中还回荡着苗心依的呼喊声。

被回忆左右的苗心依鬼使神差之下,走出了院中,往沈玉杰家中走去。

然而,苗心依还没走几步,就看到沈玉杰一手牵着温尔雅,一手抱着他们的孩子,往自己这边走来。她瞬间清醒过来,双脚犹如生了根般,停在原地不动,呆愣愣的看着沈玉杰一家三口逐渐走到自己身旁,与自己擦肩而过。

直到时间过去了好久,苗心依听到手机铃声响起来,才回过神来。她转身,望着前方的巷子口,一步步慢慢的走去,脑中依次回忆起,儿时和沈玉杰兄弟俩,在巷子中玩闹的场景。

她进而,忆起自己曾经和沈玉杰恋爱到分手的过程,忽然觉得命运很奇妙。她也明白了一个深刻的道理:人活一世,不能事事如愿,错过不代表遗憾,有可能是全新的开始!

(完结)

接近一年的时间,终于完成第一部小说,非常的满足!我也知道,还有很多不足之处,我会精进写作手法,在下一步小说中,取得突破。

《追寻幸福的定义》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